顶点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三千四百一十三章 驯服?

第三千四百一十三章 驯服?

 热门推荐:
    这时候,那似乎已经挣脱束缚的六劫强者一个个世界的走过去,在几乎每一个世界之中,都留下了自己的痕迹。

    而随着他在那些世界留下自己的痕迹,隐隐间,他身上那种挣脱束缚的感觉,似乎变得愈发的强烈起来。

    就好似,随着他在那众多世界之中留下自己的痕迹,那原本加载在他身上的枷锁,已经是更进一步的解开了一般。

    这种情况,让那些六劫强者一个个的眼神变得发亮起来。

    哪怕是依然受到束缚,但能够有着他的这种待遇,那也远远比起自己现在的待遇要好太多了啊!

    而按照对方所说的,这似乎并不是一件多困难的事情。

    似乎,自己等人也有着这样的基础,有着这样的可能,只需要自己深入去想就可以了……

    这样一来的话,他们该怎么做,那难道还用得着多说?!

    这时候,这些六劫强者一个个的便开始仔细的感应自身,感应世界,感应那个由他们所有人和那个世界组成的整体。

    靠着这样的感应,他们终于能够以前所未有的姿态,感应自己被纳入这信息化天地之后所产生的一切变化。

    他们的内心,他们的身躯,他们的力量,他们的修为,他们的神通,他们的意志,他们的本能,乃至他们的世界观,等等等等,一切的一切,其实都已经是有了改变。

    毕竟,在这之前,他们乃是一种诡变的状态。

    这种诡变的状态使得他们直接就在那诡异的掌控之下。

    现如今,他们却已经是摆脱了那种诡变,大体看上去,是恢复了诡变之前的那种模样。但显然的,这只是看起来而已。

    事实上,他们相比于当初诡变之前,终究还是不同了。

    不然的话,这时候他们也就不至于会落入到被罗帆彻底掌控,无法摆脱这个世界,无法脱离这个整体的现状了。

    在这之前,他们对此没有太过清晰的感应,只觉得这一切似乎都大差不差,自己和最初诡变之前,似乎并没有本质的区别。

    但现如今,随着他们开始仔细感应自身,仔细感应自己的一切,仔细体察自己身上的任何细微的细节,他们却是渐渐的发现了自己与最初的不同。

    这种不同,或许有着很大一部分乃是因为自身在这诡变的过程之中获得的成长,自我本心的某些微妙改变。

    但,更多的,其实都是因为罗帆的影响所造成的。

    也即是说,是因为罗帆,使得他们在这过程之中,发生了这样的变化,造成了这样的影响!

    发现了这些,对他们来说,显然是一个极大的心灵冲击。

    他们忽然间发现,自己对于真正的自我到底是什么样的,已经是有些模糊了。

    他们的自我,到底是完全恢复诡变之前的模样,还是就是现在这种模样,还是这种模样减去罗帆所对他们施加的影响之后的模样?

    真正严格来说,自然是第三种,也就是将现在这种模样减去罗帆对他们施加的影响之后的模样是他们的真实自我。

    但,显然的,就算是这样减出来的自我,也和最初的他们有着极大的区别,看起来已经是完全不同了。

    这样的他们,对于他们来说,其实他们是不太愿意接受的。

    至少,他们认为,对于他们自己而言,那样的自我,其实并不算是真正的自我……

    他们的本心,排斥这样的自我!

    而本心既然排斥这样的自我,那么,这个自我,当然便是不稳定的,便是随时可能改变,或者说扭曲的。

    如此一来,他们这时候自然不可能粗暴的,就直接将那当成是真正的自我,不可能直接就努力的去追求将自我重新恢复那个模样。

    至于前面两个自然不用多说,哪个看起来都有巨大的破绽,相比于第三个只是他们自己无法接受而已,前面两个却是看起来完全说不通,说不过去!

    这样一来,他们自然不可能选择前面两个。

    所以,他们三种情况,都无法选择。

    或者说,他们需要对这三种情况进行取舍!

    得到什么,失去什么,这是他们接下来需要决定的。完美,当他们开始诡变之后,就已经是不存在了。

    那众多六劫强者一个个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无比艰难的体察自身,衡量那种种选择的优劣,想要真正的,让自身稳定下来,铸就一个真正的自我。

    一旦这个真正的自我铸就,那么,不管原来这个自我是怎么个模样。

    哪怕是被强制扭曲而成,当他们真正接纳之后,那就是他们真正的自我,再没有任何疑义。

    最终的结果,其实是没有多少疑问的。

    所有的六劫强者,都选择了,这时候他们被罗帆影响之下所形成的自我!

    并不是因为这个自我最为稳定,也可能在这个整体之中有着某些优待,某些优势。至少,并不完全是因为这些。

    之所以他们几乎全部选择这个时候的自我,真正的原因是,这个自我,便是他们这时候的自我,也是这个自我,正在做出选择!

    显然的,对于这个自我来说,若是选择其他两个,那其实就相当于牺牲现在的自我来成就原来的自我。

    或许,对于六劫强者的这个个体而言,选择过去的某个自我,对其来说更加有利,算是更彻底的恢复,算是他彻底回归了本我本心。

    但,那只是对于这个个体来说是这样而已。

    对于现在做出决定的这个自我来说呢?那却就相当于抹杀自己,牺牲自己来成就这个整体!

    这种大无畏的牺牲精神,或许有些六劫强者的自我会做,但显然的,绝大部分的自我,都是不可能会去做的。

    哪怕是,现在的自我,并不是真正的,这六劫强者从零开始一直到最近所形成的那个自我,但那又如何。那个自我和现在的自我有什么关系?对于现在的自我来说,继续下去,自己便还能够生存,若是回归了自我,那自己岂不便再无生存的机会了?

    生存还是毁灭,这个问题,从来都不是问题……

    当他们做出决定的时候,一种莫名的轻松忽然从心而生。

    猛然间,他们便感觉到,那世界,那整体,那信息化天地对他们的束缚似乎放松了很大一部分。

    原本他们只能够被固定在那个世界之中,甚至只能够在那个世界之中的某一处位置一动不动,甚至连说话,都受到不小的限制。但现如今,他们却感觉,自己已经能够脱离原来的位置,甚至脱离原来的世界。

    虽然,尚且无法脱离这个整体,但相比于原来,已经是好了不知多少倍了。

    至于为何会这样,他们也已经是想清楚了。

    当他们真正接纳了现在的自我之后,却就相当于他们已经是与那世界从根源上完成了融合。

    这种融合,使得那些世界,真正的成为了他们的身躯,成为了他们的依凭。

    而这个世界,又是这个整体的组成部分,相当于这个整体之中的每一个世界,都已经是与这个世界建立了沟通通道。

    如此一来的话,他自然便能够通过这些通道,在诸多世界之间自由往来,获得之前所没有的相对自由。

    至于之前那第一名脱离限制的六劫强者所做的事情到底是什么,他们也已经是相当清楚了。

    那六劫强者所做的事情,其实便是将这种自由,努力的进行扩展而已。

    他们现在虽然已经是能够在这整体之中得到自由了,但事实上,这种有限度的自由,还是靠着他们所在那个世界本身的辐射才得到的。

    换句话说,是因为他们所在的那个世界,在诸多世界之间有着种种力量痕迹之类的存在,才使得他们能够借助这些痕迹在,在诸多世界之间往来,却并不是因为他们自己的能力,才使得他们能够在诸多世界之间往来。

    这样一来的话,在那些世界辐射不到的区域,他们自然便无法到达。

    这,显然就是一种极大的限制。

    这样的限制,若是不打破,对于他们而言,显然便是一种极大的不完美。

    而想要改变这种限制,想要打破这种限制,其实也很简单,那第一名挣脱束缚的六劫强者已经是将怎么做表现得淋漓尽致了。

    那便是,将自己的足迹踏遍诸多世界。

    在众多世界,真正留下属于自己的痕迹!

    这样的话,他便能够绕过世界的辐射,直接以自身的辐射,自身的力量,自身的气息,取代那些联系通道,让自身能够更加轻松往来诸多世界!

    至于这样能不能成功,那根本不用多说。他们已经是与世界融合为一体了,世界能够帮助他们在诸多世界往来,能够加强他们与诸多世界之间的联系,他们自然也就能够反过来帮助世界在诸多世界之间留下更多的痕迹,让他们能够帮助世界与其他世界加深联系了。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这其实就是他们自身在帮助这个整体获得成长,在帮助这个整体得到增强。

    对于增强这个整体,在之前那些六劫强者或许心中会有些戒备,可能不太愿意去做。但当他们真正接纳现在的自我,真正的将被罗帆,被这个世界,被这一方天地扭曲改变之后的自我当成真正的自我之后,这种戒备却就已经消失无踪了。

    毕竟,对于他们而言,现在的自我已经是与这个整体成为一损既损一荣俱荣的关系了。

    这个整体受到损伤,他们也同样会有所反应。这个整体得到增强,他们也能够得到一些好处。

    如此一来的话,这个整体当然是越强越好。

    所以,这时候在知道了这样做的后果之后,他们却就毫不犹豫的做出了选择。

    一名名六劫强者,首先开始在诸多世界之间不断的窜门,不断的行走,在一个个世界真正留下属于自己的痕迹,留下属于自己的联系通道。

    通过这样的通道,他们渐渐的绕过了那世界之间联系通道的限制,真正的做到不假外物便能够摆脱世界自身的限制,轻松自如的在诸多世界之间往来。

    而随着这样的变化,那些世界之间的联系也随着变得愈发紧密起来。这个诸多世界组成的整体,也随着在这个过程之中变得愈发的灵动,那整体的本能,变得愈发的强烈起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整个整体对于那些新加入的六劫强者的安排,却是剩余法的快速起来。

    看起来,也就是这个整体的变化变得愈发的快速了,诸多世界之间的位置改变,也变得愈发的频繁与迅捷。

    不过,相比于以前那些六劫强者被禁锢在自身融入的世界之中来说,现在这种变化,对他们的影响却已经是小到了近乎没有。

    毕竟,在以前,对于他们来说,他们被禁锢在自己世界之中,这种变化,便相当于他们自身被当做球丢来丢去,甚至自身的也变成某种材料,被揉来揉去,无法自主,难以自控。

    这样的感觉,自然相当不美妙,足以让他们相当排斥。

    而相比之下,现如今,他们却就已经是得到了初步的自由,那些世界怎么变化,怎么偏移,只要他们愿意,都不会影响到他们自己。

    他们,依然能够以旁观的角度看待这一切,坐视那诸多世界的变化,坐视这整个整体形态的改变。

    如此一来,这种变化,当然便不会对他们造成多少冲击,让他们有太多感触了。

    “我们现在,算不算是被彻底驯服了?”有六劫强者忽然苦笑出来。

    他们现在的表现,却就像是某种原本无比排斥笼子的生物在被彻底驯服之后,开始主动的维护笼子内部的规则,甚至主动的扩张笼子,以让更多的生物加入他们颇为类似。

    “或许是吧,但,我们有什么其他选择吗?”又有六劫强者苦笑起来。

    这种本质,他们怎么可能看不透?只是,形势比人强,他们又能如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