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混子的挽歌 > 第一四四一 剧丰的邀约

第一四四一 剧丰的邀约

 热门推荐:
    随着我对张琳一句话问出口,房间内再次陷入了安静,张琳坐在椅子上,看着地上洒了一地的水,沉默不语,倔强的抹去了脸上的泪水。

    “张琳,这么多年以来,你办的每一件事,都很让人匪夷所思,不是吗,这么多年以来,我每次我遇见困难,你都能在关键时刻帮我还能给我提供消息……”

    张琳闻言,怒气冲冲的看着我:“怎么,我给你提供消息,难道还做错了吗?”

    “我说的事情不是消息本身,而是你得知消息的渠道。”我冷眼看向了张琳:“自从你当初开始给我提供纪思博的消息开始,你就一次一次的得知了连我都查不到消息的核心秘密,这些事情,到底是谁告诉你的,你又是从哪里得知了这一切?”

    “韩飞,你还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吗。”张琳听见我的问题,抬头看向了我:“你说过,永远不会干涉的私生活和自由,你还记得吗?你不觉得你现在的行为,已经开始越线,已经开始出尔反尔了吗?”

    “我是想要保护你!”我认真的看着张琳:“我比想要保护自己还想要保护你!”

    “韩飞,首先你要清楚,我并不需要你的保护,是你死皮赖脸的拖着不让我离开,而且我并不认为,挖出我的隐私,对于你保护我有什么作用,我是个成年人了,我能保护好我自己。”张琳依旧倔强。

    张琳话音落,我看了她一眼,声音不大的问道:“究竟为什么?”

    张琳闻言,也皱眉看着我反问道:“什么为什么?”

    “每次我问起你的势力和背景,你总是讳莫如深,而且情绪不自觉间就会变得激动起来。这是为什么?”我认真的看着张琳:“你究竟是在恐惧什么,还是在掩盖什么?”

    张琳听完我的话,犹豫了一下,忽然沉默了下去:“我说过,我没有必要跟你解释这些事情。”

    “你是不想解释,还是怕越说越错,越错越多?”我吐了口气,点燃了一支烟:“连我都不值得你相信吗?”

    张琳听完我的话,认真的看着我:“韩飞,你知道的,我不是一个害怕走极端的人,你别逼我。”

    听见张琳的话,我嘴唇颤动了两下,最终也沉默了下去,因为我明显注意到,张琳在回答我问题的时候,手掌在不自觉间握了一下拳头,原本我认为,张琳是在不自觉间卷入其中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察觉到道张琳肢体上那个小小的动作之后,有那么一瞬间,我忽然感觉,张琳其实什么都知道,并且比我想象中的还多,而且她的处境,似乎并非是我想象当中的样子。

    ……

    自从我把张琳接到身边开始,先后对她进行了无数的试探和询问,而张琳对于自己神秘的身份背景,似乎始终保持着有意识的防备和隐瞒,所以每当我把话题牵扯到这件事情上来,张琳都会变得格外敏感,而张琳越是这样,我就越相信了张宗亮的那番话,张琳的神秘背景,似乎牵在涉着一件很大的事情,但是以我跟张琳之间的关系,她如果不想说,我根本就问不出来,所以无奈之下,只能强忍着内心的煎熬,期待着任哥和张宗亮他们能够早一点查到我想要的消息。

    自从我们在沈阳回到安壤之后,时间不知不觉的就过去了半个月有余,这段期间内,我再也没见过万红仰,而东哥似乎也知道我对万红仰有情绪,所以刻意让我避开了他,随着时间流逝,盛东矿区的尾矿库每天都在发生着新的变化,并且越来越高。

    一眨眼间,距离盛东矿区停业整顿的日期,只剩下了一个月,窗外的树叶已经彻底掉光了,举目四望,街道上行道树的树干也只剩下了光秃秃的枝丫,而我也整天留在办事处,陪伴着张琳,我原本以为,张琳吸D是因为逃避现实,甚至有故意跟我挑衅的意味,不过随着两个人接触的时间越来越长,我才发现张琳真的是有很严重的D瘾,而且这个曾经无比倔强的女孩,已经没D品彻底磨灭了尊严,每天陪在张琳身边的我,每每看见她这幅样子,心中的负罪感也就积压的越来越深,无比期待着任哥或者张宗亮可以查到些什么,但是命运似乎就是在跟我开玩笑一般,在我这边越是无比渴求答案的时候,他们那边的消息似乎就仿佛泥牛入海,渺无音讯。

    自从我跟任哥通过电话之后,他就去查了国际酒店那边的信息,不过结果正跟我猜测的一样,因为时间太过久远,我见到张琳那天的监控视频已经被清理了,而张琳他们那天开房间的两张身份证,经过核查,全都是假的,如此一来,我只能盼望着张宗亮能早点开始散货,引起白头翁跟他的争端,然后想办法打入白头翁那边查消息,没想到张宗亮那边的生产,又因为购进原材料的渠道出现了问题,也陷入了短暂的停滞。

    伴随着气温越来越低,身上的衣服越来越厚,不知不觉的,冬天都快来了。

    这天晚上,我吃完晚饭之后,推门走进了张琳的房间,看着桌上已经冰冷的饭菜,皱眉看向了张琳:“你又没吃东西?”

    “吃不下。”因为长时间没有出房间的关系,张琳的头发已经乱糟糟的都开始打绺了,脸上也顶着浓重的黑眼圈,因为每天不吃东西的缘故,本就消瘦的她更是暴瘦了许多,纤细的脚腕似乎一只手就可以握住。

    “你答应过我,会试着减少吸入量,并且按时吃饭的。”看见张琳憔悴的模样,我心里特别难受:“张琳,我可以对你妥协,但这并不代表着你可以就此放纵,你别逼我送你去戒D所。”

    “你可以试试。”张琳病态的笑了笑:“反正对于我来说,痛苦的活着,还不如去死。”

    我看着张琳,眼神中透过了一丝愤怒。

    “怎么,对我没有耐心了?还是怪我打乱了你原本平静的生活。”张琳继续笑了笑:“放我离开,对你我都好,不是吗?”

    我没理会张琳的挑衅,平静了一下情绪:“答应我的事情,你得做到。”

    ‘哗啦!’

    张琳听见我的话,在床边的地上拿起一盒口服的葡萄糖摇晃了一下:“放心吧,我死不了。”

    看见张琳手里的东西和空洞的眼神,我继续努力克制了一下情绪:“你不能这样下去了,总闷在房间里,你的心情会越来越差,梳洗一下吧,我带你出去走走,行吗?”

    “不,现在对于我来说,这个世界上,没有哪里比这个房间能让我更舒服,我只想留在这里,哪也不想去。”张琳摇了摇头:“我累了,想休息了。”

    “呼!”

    听完张琳的话,我吐了口气,转身离开了房间,这段时间内,这种对话在我和张琳之间发生了无数次,随着张琳的身体越来越虚弱,几乎我们的每一次争吵,她在情绪激动之下都会痉挛、抽搐,甚至会有昏厥的迹象,所以我只能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学会向她去妥协,面对越来越偏执的张琳,我似乎也更加束手无策了。

    ‘铃铃铃!’

    我这边离开房间,刚站在走廊一侧的窗前发呆的时候,口袋里的电话急促的响起了铃声,我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调整了一下情绪:“喂,胖子。”

    “哈哈,忙啥呢,飞哥。”电话那端,剧丰笑吟吟的声音传了出来,听见剧丰的笑声,我的心情莫名其妙好了许多,这时候我真的很羡慕剧丰,羡慕他那种大大咧咧的性格,更羡慕他那种平平淡淡的生活,还有为人处世的心态。

    我笑了笑:“我闲着没事,自己呆着呢,怎么了?”

    剧丰也笑了几声:“没什么,就是想问问你明天有没有事,如果没事,咱们聚聚呗?”

    “聚聚?跟谁啊?”

    “也没谁,就殷小鹏咱们三个。”剧丰呲牙一笑:“我弟弟开了一家歌厅,剧波,你还记得不?”

    “记得。”一想起当年那个骚扰张琳的小流氓,我不禁感慨时间飞快:“在我眼里,他还是个学生呢,现在都开始做上生意了。”

    “是啊,他上学的时候不好好学习,出来也没什么事干,就在KTV干了几年服务生,这孩子小时候不着调,长大倒是稳当了,他父母给投了点钱,我又给垫了点,帮他弄起来了一个小歌厅,刚好明天开业,我想着咱们哥几个也好久不见了,趁机聚聚呗。”

    “只有三个呀?”我再次问了一句。

    “对,我之前也给啸虞打了一个电话,但是他说他人在外地,没时间参加,可能是去收车了吧。”剧丰没当回事的回应了一句,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剧丰不知道张啸虞为什么拒绝了他,但我知道,只从张啸虞上次被袭击之后,我就再也没去医院看过他,不管是因为大洋的事情,还是因为张啸虞那天去接冷磊,我心中对他的感情早都已经淡化了,估计啸虞死里逃生,也看懂了这些事情不是他能够逆转的,何况他在大洋死后还在继续帮冷磊,估计四狗子对这件事情也不会善罢甘休,所以不管啸虞是不是出自真心,他都会选择跟我们拉开距离,有时候想想,这样也挺好的,最起码啸虞不参与进来,我们大家全都不用左右为难。

    “飞哥,你在听我说话吗?”剧丰见我忽然失声,没回答他的问题,继续问了一句:“飞哥,明天你有时间吗?”

    “行,明天你给我打电话吧。”我被剧丰一句话拉回了思绪,再一想起张琳现在那副样子,也准备带她出去散散心,就把事情应了下来,因为前些日子我跟老仇去极速网吧对面那个饭店吃饭的时候,店里的老板娘也说过张琳经常会去那里怀旧,而当时坐在一桌的,就是剧丰和剧波我们这些人,我感觉剧波的店开业,或许张琳会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