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明末汉之魂 > 第一百六十七章:掩杀

第一百六十七章:掩杀

 热门推荐:
    这些由波斯商人长途贩运卖到大明的好马被建奴抢了,又被黄汉带着麾下玩了黑吃黑。

    因此“红旗军”拥有了小一百匹冲刺速度惊人的阿拉伯战马如虎添翼。

    骑士们全速冲击失去阵列的建奴,刀枪并举铁蹄轰鸣鲜血飙飞,这一通掩杀酣畅淋漓,损失小收获巨大。

    连黄汉都按耐不住兴奋的情绪,他带领五个总旗人马冲进建奴败逃的队伍杀了一个弧度又往回冲杀。

    毕竟这一次的胃口太大了,留下了超过四百建奴披甲人,五百余旗丁,几乎所有的备用马匹都被截下。

    黄汉知道贪多会嚼不烂,被狗急跳墙的后金军反噬造成大量伤亡就美中不足了,因此他明明有机会赶上更多建奴也选择了网开一面,只给他们来了一个腰斩,围进来了一小半人马聚歼。

    “红旗军”出动的人马九百不足,袭击了披甲人、旗丁合计近两千的队伍,由于敌人瞧不清状况就被打懵了,居然被截下了接近一半人。

    落马之敌未必死透了,“红旗军”骑士都知道唯有被砍下脑壳的后金军才值得信任。

    为了尽可能多得实惠少牺牲袍泽,黄汉带领人马穿插后不再往北追赶,而是选择折返跑往南砍杀,争取把已经被截断归路的敌人斩尽杀绝。

    此时的建奴不是二百多年后的八旗蛀虫软骨头加大烟鬼,这些渔猎起家的野蛮人确实比较顽强。

    被包围进来的建奴发出野兽般的嘶嚎不要命的乱冲乱撞,直到被斩落脑袋为止。

    落马之敌已知自己无法生还,他们困兽犹斗,混战在一起的两军人马都在搏命,意外随时都有可能发生。

    搞不好就有骑马奔到后金军身边的“红旗军”战士遭受到偷袭出现伤亡。但是此时“红旗军”骑士已经杀红了眼,人人奋不顾身。

    几百敌人虽然体力堪忧、饿得发晕,还大多数带伤,可是一个个都拿出临死一击的残酷进行人生谢幕之战还真的不太好打,一时半会儿“红旗军”还真的解决不掉他们。

    很明显“红旗军”没办法继续追击敌军扩大战果,眼下只能选择把留下的敌人变成斩获。

    黄汉为了使得麾下伤亡可控,及时下达命令,防止敌人临死前拉一个垫背的,要求所有的战士不要急于求成,注意保全自己。

    这时“红旗军”放慢了速度,由粗线条的冲击大砍大剁,改变战术变成交替掩护发动攻击,大家细致到连每一具敌军尸体都先砍下脑袋再说。

    甲喇额真巴都礼的战马被打死了,他自己也被射中几支羽箭情况不妙,这小子知道没了马匹那是死路一条,唯有抢到敌军的战马才会有一线生机。

    已经拥有正六品百户衔的总旗官黄四方运气不好,他带着十几人冲击五六个包围圈里的建奴之时,忽然三个建奴从一匹倒毙的战马后跳起来怪叫着挥舞手中的短柄斧、狼牙棒、鬼头刀近距离扑向他们几人。

    这时又从另外一侧跃起四个后金军狂喊着合身扑上,很明显这是后金军布置的战术,目的不言而喻,袭杀“红旗军”骑士夺马逃窜,能够跑一个算一个。

    这几个建奴都知道成败在此一举,人人都本着拼命的决心恶狠狠扑来。

    加上跟建奴哨骑游斗的次数,黄四方已经打了几十场骑战,早就不是战场菜鸟,临战经验丰富。

    他还算沉着,当胸一枪迅猛无比,建奴由于体力下降动作慢了半拍而已,而这一秒的延误乃是致命的。

    黄四方知道强中取强,下手目标是挥舞狼牙棒的矮壮建奴,这一枪又准又狠直接把对手刺穿了,可是准备拔枪再刺之时出了状况,手中虎枪居然拔不出来。

    一般情况下,后金军中使用狼牙棒的都是大力士,一个个都长得壮实,这个建奴胸膛被黄四方扎穿却不倒,扔掉了狼牙棒双手死死地抓住了枪杆口中喷血的同时发出如鬼魅般的狞笑。

    黄四方赶紧弃抢准备抽腰间佩刀拒敌,可惜此时已经来不及。

    挥着短斧的建奴抡圆了的一斧卸肩铲背而来,黄四方只来得及让过身子被一斧子剁在手臂处,这一下子太厉害,连铁臂手带半截手臂“咔嚓”一声就脱离了黄四方的身体。

    巨大的疼痛让黄四方有了要晕厥的感觉,他朦胧的意识还是作出了反应,顺着马腹滚落在地,这一滚刚刚好躲过了鬼头刀的劈砍。

    挥舞短柄斧的建奴正要补上一斧结果了黄四方的性命,还好黄汉随后杀到,他眼明手快发现情况危急使出了必杀技,手中斩马刀脱手而出直奔那个使斧子建奴的胸口。

    就在敌人的斧子接近黄四方的脑袋之时,那建奴飞了。十步左右的斩马刀大力投射冲击力很大,直接把那个建奴撞飞出三四步外。

    跟着黄汉冲杀的王展鹏、王志诚、张扬几个眼明手快,投枪、飞斧纷纷出手,那个使用鬼头刀的建奴拨挡投枪之时一不留神被张扬投掷的飞斧斩在右肩,疼得龇牙咧嘴右手已经无法挥刀。

    这个建奴是个拔什库巴牙喇,凶悍得很,他换左手握刀犹自死战不退。

    王志诚、张扬等等好汉都是会家子出身,混战他们最拿手,纷纷扑上去狂殴,上三路、下三路、虚招、实招足以让野蛮人眼花缭乱。

    一阵“嘁哩喀喳”过后,终于没有哪个后金军还有脑袋,其中就包括此次算计明军争取夺马的发起人巴都礼。

    见到第一次上阵就追随自己冲杀的兄弟满身是血倒下了,黄汉吓出一身汗,赶紧跳下战马去查看,发现黄四方断臂处在汩汩冒血,他连忙用随身携带的急救包里的绷带绑牢。

    这时刘大寿带着医护队冒着被建奴击杀的危险上来了,他们没有被要求仍然在混战状态上战场,但是刘大寿见到了许多袍泽急需救治主动带着几十人从隐蔽处现身。

    此时太阳已经升起,“红旗军”战士们更加注意防范,被建奴偷袭的情况越来越少,敌人的抵抗越来越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