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明末汉之魂 > 第四百五十九章:釜底抽薪

第四百五十九章:釜底抽薪

 热门推荐:
    没多久恢复战斗力的流寇兵分三路杀出磨盘山,以阎正虎为首的一路流贼打下交城、文水裹挟百姓数万进逼太原。

    邢红娘、上天龙两个贼头破了吴城、向阳两座城池烧杀抢掠后人数瞬间倍增,现在往汾州进发。

    第三路贼兵更加厉害,贼头是当下颇有名气的紫金梁王自用和“八大王”张献忠。

    这路贼兵简直是势如破竹连下沁州、武乡,辽州人马号称十万。

    有了“红旗军”主动出击北虏又扬言宁远、金州防线固若金汤,东奴、鞑子来三五万人马都难撼动,边事有了好转迹象。

    “红旗军”打北虏、战东奴无一败绩,在朝廷有了话语权有了信誉,因此扬言宁远、金州防线固若金汤,基本上没有哪位大人认为是黄汉讲大话自吹自擂。

    方正化奏明平定登莱已经没有了悬念,崇祯刚刚觉得可以安心过年之时,内乱又大规模爆发。

    陕西被流寇打烂了,如今山西又被打烂了一小半,数十万上百万流民逼迫背井离乡开始了逃亡,在没有衣食的情况下,这些人很快就会往暴民、流寇转变。

    崇祯已经有些忌惮“红旗军”的战斗力,可是他又想大明能够拥有更多如同“红旗军”这样能打胜仗的军队。

    皇帝寝食难安,每天都在琢磨着接下来该当如何?是否能够抽调一部分“红旗军”入关去山陕剿寇?

    分其兵是削弱边将的不二法门,可是皇帝又担心关宁防线不稳固直接导致建奴能够攻打山海关。

    如果山海关有个闪失会震动京师,京城又得面临保卫战,京畿之地势必又是生灵涂炭。

    左右为难的崇祯日子过得憋屈,他面对大明乱局真的束手无策。

    黄汉在十二月中旬率领西征凯旋的大部分人马来到了高台堡。

    这个一直有明军驻守的城池不小,周长达到五里出头,现在当然是“红旗军”的地盘,在这里居住的军民已经高达一万五千户。

    那是由于有了“红旗军”驻防宁远一线,宁远西南貌似更加安全,直接导致宁远至锦州之间的卫所军、屯户携家带口往西迁徙。

    这些人大多数是辽民,本来都是以祖大寿为首的关宁军盘剥的对象,建奴杀来之时这些人又会变成炮灰。

    “红旗军”根本不怕得罪关宁军,发现有辽民进入宁远防线只要是携家带口之人就准许进入进行甄别。

    孤身的青壮年男子只要有某个辽民家庭作保证明清白也会被接受,然后就会给予田亩安置。

    反正这里采取准进不准出的一贯方针,即便混入奸细在严格执行军事管理的屯区,这些人也翻不起浪。

    扬汤止沸莫如釜底抽薪,抽调祖大寿的兵,再引诱他辖区的辽民越过宁远防线,长期以往祖家一定扛不住,祖大寿机关算尽两头下注,最后一定变成里外不是人!

    此次西征取得圆满成功,虽然缴获的金银财宝以白银计只不过八九万两,但是也差不多够给拥有斩首功的战士发人头赏。

    许多鞑子乃是死于炮击、枪击,因此核实战功之时会进行协调,一般情况下几个首级才能算足一级有效斩获。

    但是给予骑兵计算斩首数截然不同,冲锋对决之时得到的斩获有一个算一个。

    “红旗军”的镇抚官核功很严格,不是如同其他明军那样,一窝蜂冲上去砍脑袋,也不管是谁打死的,敌军的脑袋谁得了,军功就是谁的。

    这样的分配太不公平,会导致杀敌不积极,抢首级之时能自己人打起来。

    “红旗军”通过镇抚官现场记录,战士们互相证明来确认战功,扯皮现象会存在,但是能够做到基本准确,黄汉还规定了不让老实人吃亏的奖励办法。

    军功意味着赏银和升职确实不假,但是过于斤斤计较的战士和默默承受的军人在考察政治素养之时就会截然不同,最后得到提拔的当然是后者,哪怕他的军功少一些也无伤大雅。

    “红旗军”中就有这样的典型案例,王志诚每战都是横冲直撞,他只管杀敌从来不去收割敌军首级,但是他现在的职务比绝大多数同期追随黄汉的袍泽都要高。

    炮兵打散弹能够一打一大片,一门炮说不定能够干掉几十上百敌军,要是也按照几十两银子一级给人头赏,很不现实。

    岂不是会导致人人都要求当炮兵,米尼枪手在敌人集群冲锋之时手脚快的能够击毙三五个甚至于十几个敌人,为了彰显公平原则,也不能按照几十两一级发人头赏。

    现在“红旗军”中唯有冷兵器对冲之时砍下一级鞑子给银二十两,一级真奴给银四十两,使用热兵器打死敌军以三级、五级、七级算一级核功。

    “红旗军”在不断进步,条例也在不断规范,计算军功当然也与时俱进,不能够做到绝对公平,也要争取相对公平。

    黄汉在高台堡逗留几天,安置了一部分解救回来的汉民,看望了渡海来屯边的山东老百姓,给每家每户发了几斤羊肉一斗麦子过年。

    平辽将军亲自走家串户给战争灾民送温暖当然得到了太多好评,许多初来乍到内心忐忑的山东人立刻安心许多。

    数九寒冬这里也没有停止劳作,铁矿、煤矿、窑厂都在生产,水泥厂的备料需要太多壮劳力,现在太多汉子都在粉碎石料为春天的大生产做好准备。

    用蜂窝煤炉取暖的大屋子里往往都是十几个甚至于几十个妇女在纳鞋底、纺纱、纺毛线、织毛衣、织布。

    织毛衣是近两年才渐渐的兴起的新生事物,始作俑者当然是黄汉。

    想想也是奇怪,纺纱、纺麻、织布比纺毛线织毛衣复杂多了,为何大明就没有人想到织毛线衣?

    大明的第一件毛衣出自彩莲之手,这当然是黄汉指点的结果。

    汉人多聪明啊!有了这个点拨,黄汉的几个丫鬟不仅人人学会了织毛衣还带动了府邸里所有的女子,接下来居住在虎穴城将佐们的家眷都热衷于给在戎边的亲人织一件毛衣。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