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明末汉之魂 > 第四百六十七章:孔有德跑了

第四百六十七章:孔有德跑了

 热门推荐:
    高起潜这个监军自从方正化这位携天子剑的监军带着直领的人马来到登莱就只得靠边站。

    太监都知道自己的一切来自于圣眷,邀功、争宠、互相算计属于无师自通。

    眼看着登莱叛军只剩下了最后的一块地盘登州城,明明知道叛军无粮,登州大有可能不攻自破,高起潜心里恨透了横插一杠子的方正化。

    理由很简单,如果不是方正化带领京营和锦衣卫来登州,平定叛军收复失地的滔天大功就会被高起潜获得。

    眼看着竞争对手方正化在犯大错,高起潜心里暗自高兴,他根本不出言阻止,心里已经在盘算。

    一旦今夜的攻击损兵折将无果而还,他就要密奏天子弹劾方正化独断专行不肯接纳众将逆耳忠言,导致京营损失惨重。

    他此时刚巧发现吴三桂嘴唇动了动想要出班建言,立刻使眼色制止,他比较喜欢这个心思玲珑的干儿子,还想着重新夺回第一监军的位置后多多提携他。

    吴三桂现在是个正三品游击将军比黄汉小两岁今年二十,血气方刚相当好战。

    此时被锦衣卫和京营集体请战要求夜袭的举动感染了,他也想着率领本部人马参战,刚刚想开口请令,却被死太监干爹制止,只得赶紧闭嘴。

    认一个太监做干爹乃是权宜之计,哪有一丝的真心,当方正化携带天子剑来监军,吴三桂就有意创造机会巴结。

    可是由于好友黄汉的缘故,方正化对关宁军没有一丝好感,见已经认了高起潜为干爹的吴三桂上赶着来拍马屁觉得无比恶心。

    方正化今夜更加失望,不仅仅对关宁军寒了心,对其他援剿人马也是心灰意冷。

    他内心里本来还认为打进登州守住四门把叛军的财帛全部收入囊中做法太狠吃独食的吃相太难看。

    见了这些明军将领麻木不仁的态度,方正化没有了任何愧疚,他想着与其让这些渣渣拿了银子纸醉金迷,还不如自己和李若琏带着麾下分一部分,留下大头继续练兵。

    他看见了吴三桂意图出班说话,心里还存有期待,谁知高起潜一个眼神,那个少年将军就缩了脖子。

    方正化更加不喜欢吴三桂了,同时心里也在提防高起潜,很明显那孙子在给咱家玩阴的。

    比阴毒方正化不亚于高起潜,他还亲手杀过几十人心理素质甩高起潜半条街。

    况且方正化还有家传武艺弓马娴熟,还有嫡系人马几千,职位大了高起潜足四级,高起潜跟他斗纯粹是自寻死路。

    高起潜不知道自己的一个眼神暴露了他居心叵测,他还想着方正化带着京营和锦衣卫上了战场之时私下联系关宁军做些以防万一的准备。

    谁知方正化乃是高智商,下达了开始行动的命令后诸将分头行动,他直接拉上高起潜上了挂榜山观战,并且命令四个精选的功夫宦官带领一个百总亲卫守卫左右,所有人准进不准出。

    方正化和黄汉合作多次,如今的做派有些模仿黄汉,他最是知道准进不准出的必要性,因此不管谁有什么心思,只要坚守住准进不准出这一基本原则,任你足智多谋也是枉然。

    京营人马一万一千加上锦衣卫人马两千三百左右,其中方正化和李若琏的嫡系相加足有八千三百多,在叛军开始出逃之时选择一面城墙蚁附攻城成功的概率很大。

    逃跑的孔有德带上的都是嫡系,绝大多数是辽兵、是东江镇旧部,战斗力当然是叛军中最强大的存在,其他叛军要不就是乱民、要不就是被俘的明军,战斗力和战斗意志基本上没有。

    如果不是有坚城可凭,这些非嫡系兵丁受到打击会即刻溃散。

    崇祯六年二月十三,月明星稀,明军在四更天忽然在登州城南发动了突然袭击。

    消停了足半个多月的神机营部署在挂榜山上的红夷大炮全部开火,偷偷运到登州南城下的弗朗机炮也统统打响。

    刹那间登州南城墙上乱成一锅粥,随即就有守将派遣家丁前往水城禀告在那里坐镇的“都元帅”。

    可是水城大门紧闭,城头黑灯瞎火没有一人应答,被抛弃的叛军顿时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很快“都元帅”带着嫡系人马跑了的消息蔓延开来。

    接下来在南城进行抵抗的叛军一哄而散,他们都涌向水城,期望能够找到船舶逃之夭夭。

    四更天开打正是时候,给了孔有德足两个时辰的逃跑时间,使得城头守军根本找不着指挥官,还有一个大好处,天越打越亮。

    锦衣卫试千户张超果然勇猛,亲自率领他的百户率先登上城头立下先登大功,接下来简直是摧枯拉朽,叛军一触即溃,许多人冲入水城在争抢十几艘马船和数量不少的小船和渔船之时被挤入大海……

    由于马船属于大型运输船比较笨重船速比二号福船和三桅炮船慢多了,孔有德担心大型马船会拖累整个船队的速度留在水城,也算留给被抛弃的将士们一线生机。

    可是叛军涌上了马船之时发现他们中没有人懂如何使得这个大家伙航行,一个个欲哭无泪……

    八千京营人马和锦衣卫进入城池一刻也不敢浪费,收缴金银财宝,夺取物资忙得不亦乐乎,平均砍死一个叛军能够收缴一百两以上白银计的金银细软。

    到了晌午围困登州的将领们都知道了登州已经被拿下的好消息,他们顿时急不可耐纷纷点兵而来。

    可是所有要求进城的将领都无一例外遭到了锦衣卫的拒绝。

    锦衣卫的理由很充分,为了把明军将领中有可能私通叛军的将佐们挖出来故而严禁任何人入城,目的是防止销毁书信之类的罪证。

    来打仗的锦衣卫现在很高调表态在办案,并且明确告知,哪一位将领在胜局已定的情况下迫不及待要求进入登州,就得重点查查他的动机。

    此言放出,吓得蠢蠢欲动的各路将佐立刻又带着人马老老实实坚守防线去了,明知登州城里好处不少也不敢去跟锦衣卫和京营人马去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