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 第498章 我来了,请继续!

第498章 我来了,请继续!

 热门推荐:
    叶闲云感觉自己的血都冰冷如霜,她在思索这波杀手又是谁在操控,和先前几次不一样,真的带着杀心汹涌而来。

    惶惶而黑沉的雷暴,令她战战兢兢毛骨悚然,雷属性高阶强者,一举一动都会给人留下精神烙印。

    天劫就是修士的送命关,长久存积的敬畏和忌惮,在心底深处波及到罕见雷修的身上,他们仿佛就是法则的代言人,所过之处只有毁灭!

    今天来的杀手都非善类,能驾驭懂这些人的,副宗主有实力,大长老也有,都耕耘上千年,各自的底蕴仅仅露出冰山一角。

    陆寒已经动了,他的身影一个模糊后彻底消失,左侧两人都穿着紫红金云战袍,就连任何动作都丝毫相同,只是容貌千差万别。

    鹰钩鼻下长着的竟然是小嘴红唇,满头白发与绛黑色的脸完全不配,两条胳膊一粗一细,仿佛得过肌肉萎缩。

    而另一个则更加渗人,鼻梁坍陷还是轻的,下方根本没有嘴唇,龅牙森森外露,长着一对尖尖的狐耳。

    在瞬间的皱眉之后,陆寒立刻将俩丑鬼作为首杀对象,再出现时已经到了对方身后,一把三丈长的长剑轻轻挥出。

    “庶子敢而!”

    鹰钩鼻最先感应到异常,根本头也不回,身躯反而前冲,右手拦住同伴,左手呼噜噜一阵怪响,背后便出现一副巨型画卷。

    顿时水流涛涛山岳倾倒,十几里内仿佛地动天崩,以末日降临的恐怖威能,要为二人挡住一击。

    结果的确如此,森森剑意和利刃,再也没有见到丝毫,反应过来的狐耳修士微微吃惊,随后勃然大怒,这神通有些诡异。

    但是,他们面前两丈处,莫名的再起波动,非常纯洁的剑光,仿佛皓月降临。竟然直接忽略掉防御,溃散后重新汇聚,仍旧闪电般的向两人划出。

    大惊!

    那幅画卷名为‘万古崩裂图’,是货真价实的上品灵宝,对着莫名其妙的利刃,完全没任何阻挡作用,两人顿时齐齐变色。

    ‘砰砰!’

    ‘轰隆隆隆……!’

    想瞬移都晚了,接着就是浑浊的爆炸声惊天动地,剑光触及两人身躯的刹那,从里面同时泛出一对强光,耀眼如骄阳,威能堪比炸弹之母。

    无暇剑光顿时被映衬得一文不值,并且在冲击下寸寸碎裂,爆炸核心只是冲击了一次,然后决裂收缩,原地出现两个黑洞。

    百丈外,两个身影先后浮现,脸色难看嘴角挂血,难以置信的盯着陆寒,方才他们被逼着动用保命秘术才逃过一劫,却内伤已生,法力损耗严重。

    “该死的,那不是灵宝,多加小心!”

    鹰钩鼻厉声嘶吼,两人都被震惊的呆住,直接刷新了三观,但陆寒的杀意并未因此而停止,剑光再次降临,而且又分化成三把小剑。

    蓦然,一股离奇的压制诡异降临,附近虚空仿佛被禁锢住,二人本想驭宝相抗,或者再次闪避,都在片刻间成为奢望,顿时狂骇惊叫。

    ‘砰砰!’

    身躯接连炸开,他们不惜损毁重铸的肉体,元婴被各自的灵宝护着,已经跑出三里外,用惨重代价突破法则压制,争取到一丝生机,岂能不疯狂逃遁。

    在他们眼里,陆寒就是索命的厉鬼,片刻前还被他们鄙视请看,转眼已经不可触及。

    再次发动瞬移后,神念紧张的向后查看,心情顿时轻松不少,魔头级别的对手竟然没追来,他已经冲向烈烈火云之内,这才微微庆幸。

    “啊——!不好……!”

    鹰钩鼻还未彻底放心,当察觉前方忽然有些异样时,狂遁这已经撞了上去,绝望惊叫半途戛然而止。

    原本并无异样的虚空,忽然变得无比圣洁,一片银月色光幕闪电般卷下,两个元婴只是强光一闪,在闷响中已经被裹在里面。

    ‘咔咔咔……!’

    这等级别的厮杀,叶仙云根本难以插手,三大护卫形成三角形,同时抵挡住四人猛攻,压力顷刻重若千钧。

    黑衣花强独自迎接两大杀手的暴击,双眼黑芒大盛,使用的灵宝是一只大佛手,但毫无半点庄严,完全是暗灰色的非常诡异。

    把前面空间防御的风雨不透,将自己负责范围内的风险彻底挡住,这片三五里内虚空很快就破裂,全部都是中上品灵宝。

    两大杀手奋力猛攻,内心却有些惴惴不安,因为都目睹了陆寒疯狂的情景,化神后期的同伙,如切菜一般被灭掉,简直太惊骇太震撼。

    ‘噗噗噗噗……!’

    “他们或许是废物了点,但如此快被你干掉,仍旧出乎意料,老夫也想领教你的诡异剑光。”

    极度炙热的小火苗,在陆寒跨进火云时,立即被四面堵住,几千度高温不断翻滚,就算山河五岳也能被瞬间消融。

    说话的是一张脸,全部由火焰组合成的大脸,阴恻恻笑着满是狰狞,偶尔有一朵赤红烈焰射出,被陆寒的光盾挡在几尺外难以靠近。

    “才玩得转一点‘赤蜃星火’,就敢出来肆意妄为,火灵没教你如何做人吗?那东西胆小的很,你却一意孤行,恐怕至今也未能悟出多少烈芒精髓,臣服我是条出路。”

    陆寒蔑视的开始说话,声音似乎很小,却如炸雷般惊骇了巨脸,仿佛每个字都如炮弹,狠狠射进他的心脏。

    “什——么——?”

    那张脸顿时扭曲而模糊,在云朵某个角落,一个青年正襟端坐,脸上勃然变色,如被鸡蛋噎住,仔细的回味听到的每个字。

    ‘赤蜃星火’?他……他怎么知道的?这个界面没人清楚啊,而且还说出火灵的存在,并且懂得其性情,就连自己的底牌都一清二楚,天呐!

    臣服?该死的家伙,这人真的那么强大吗?休想,我顾飞烈其实被束缚之人,纵然被认出火属性根源,知道和打败我之间,根本不存在任何关系。

    绝不屈服任何人,顾飞烈必将以星火神通碾压混坤大陆,神挡杀神,万古自由!

    “考虑好了?速度跪下来叫主人,陆某或许能告诉你更深奥的火属性法则,当赤蜃星火进化为星魂,那才是能入眼的存在。”

    “住口!你真该死啊,我顾飞烈一火冲天,只能焚毁天下人,阻挡者都是灰烬,杀——!”

    这家伙被激怒了,哈哈哈!陆寒转身面向西北角,虽然那张大脸再次恢复正常,并且怒吼如奔雷,但本身所在根本瞒不住他。

    此人顶多不过千年寿元,就因为得到赤蜃火灵,如此快冲击到化神后期,已经是非常逆天的修士,一路走来可谓如鱼得水,没吃过亏啊……。

    头顶高温骤然提升,就算是打造法宝的庚精,恐怕也坚持不了多久便被融化,火灵的威能真能炼化世间万法,可惜这家伙不得宠。

    一圈火环猛地落下,套住陆寒后就瞬间收缩,同时脚下火焰暴涨,四面的热焰直接化为高墙,里面温度一时间几乎达到七千度高温。

    “破!”

    ‘啾啾——!’

    忽然,晴空一阵凤鸣响起,几乎在那瞬间,百里内的虚空都位置一紧,天地猛然间巨震几下,将所有修士惊得愕然。

    数里火海顿时猛烈激荡几下,顾飞烈就感觉心神空荡荡的,立刻勃然站起,大惊失色的盯着前方。

    进攻陆寒的无限烈焰,顷刻间被狂风吹袭的四散崩溃,一道虚影中天而起,愉悦畅快的凤鸣在此大作,在彩光中横空飞舞。

    “啊啊——凤凰?不对,是青鸾神鸟,你竟然蕴含真灵血脉?”

    顾飞烈不顾失态的大叫道,岂止他瞠目结舌,不好的预感如冷水浇头,就是围杀叶仙云的四人,也面色骤变开始惶恐。不远处的雷暴立刻一阵鼓动,万千雷芒再次收缩,只剩下不足里许大小,内部光芒狂闪犹如天地初分之时。

    十几丈长的鸾鸟虚影,猛地向下一扎,漫天火焰顿时如受到召唤般,蜂拥着冲天而起,化为熊熊火柱,被一张大嘴快速吞噬,眨眼间失去三分之一。

    “住手!你给我住嘴!”

    这是耗费数百年,才从火灵那里换来些许赤蜃星火,这熊熊火海就是鸡蛋大小的一团所化,如今动用大半,眨眼成了鸾鸟补品,简直疼煞他心扉。

    “我们走吧,看不清那家伙的底蕴,能有真灵血脉的,咱们雷属性再强横也难以奈何,长久对峙将陷入不利。”

    噼啪乱响的雷暴中,两个头戴蓝色圆帽,同色马甲紧身的两个身影,正藏匿在河西女户窃窃私语。

    “好!那人出价甚高,果然这笔钱不太好赚,此人太棘手,神通是我平生未见,或许就是苍元境尊者伪装,咦……他人呢?”

    气氛顿时紧张万分,矮个修士一直到仔细盯着陆寒的举动,此刻发现那个身影越来越虚无缥缈,甚至即将溃散不见,顿时惊呼着凝神戒备。

    呼——!

    猛地,一股恐怖重压自天空拍下,是银月色巨型手掌,表面一阵模糊晃动,给人在不断旋转的错觉,甚至以为距离越来越远。

    “不好!快用‘崩雷符’,再分化!”

    高个身影暴跳着大叫,两人立刻猛地甩出几道蓝色光影,接着就把雷暴一分为二,化为百丈大小额两团,各向一侧分裂开去。

    ‘轰咔咔咔……!’

    迎接巨掌的光影,是足有五张之多的符篆,仅仅巴掌长短,表面雷弧疯狂闪烁,蕴含着极其恐怖的威能,眨眼间就贴在掌心处,接着轰然炸裂。

    “想走?要么臣服,要么去死!”

    陆寒雷霆之音顿时碾压一切,被窃听的二人更大惊失色,所驾驭的雷暴猛烈收缩,就化为直径三丈的雷球,原地滴溜溜疯狂旋转起来。

    这是雷遁,若运用娴熟,几乎额可以媲美跨越虚空的神通,转瞬间出现在几千里外。

    “领域——空间禁锢!”

    就在雷遁即将发动的刹那,两个硕大雷球,莫名诡异的瞬间停住,不但是他们,稍远处大战正激烈的场景,也骤然硬生生止住,接着就是漫天剑影飞射。

    ‘噗噗噗……!’

    围攻叶仙云护卫的四大杀手,身躯顷刻间爆开,被剑光彻底搅碎,连同消失的还有他们绝望和面如死灰额脸。

    而两道银丝,以匪夷所思的速度,闪电般穿过雷球,轻松射入两个雷修体内,也在此刻被对方撕开禁锢,接着就是破碎虚空般的猛烈爆炸。

    他们惊惧之下,不惜自伤来动用秘术,引爆积蓄的恐怖力量,将几里内都化为滚滚雷海,但接着却传来声声痛吼。

    鸾鸟虚影吞噬掉大半火云,吓得顾飞烈立刻收起剩余星火,凤族是戏耍灵火的祖宗,他的火灵虽然恐怖,但又非原始形态,只是几万载才生成灵性的外域星火而已。

    鸾凤虚影正吃的过瘾,见美食被一个卑微人族收了,顿时大怒扑下,双翅微微闪动就破碎虚空,直接到了顾飞烈身后,嘎的甩尾横扫。

    一对长翎分开,将其上下的空间,彻底扫乱封死,然后就不见了顾飞烈的踪迹,从外看去,那里的虚空彩光照耀,好像内部有什么东西在向外冲突,数次都无果而终。

    黑衣花强三人待在原地,旗鼓相当的对手,忽然就在眼前消失,血腥味历历在目,他们一时难以接受恐怖现实,几乎全身僵硬的站着。

    自己全力施为,不如人家挥挥手,九个杀手被陆寒全部包下,老脸何在?

    “咳咳咳……混账啊……无耻卑鄙……顾某认输了,还请宽宥一二……咳咳咳!”

    陆寒挥挥手,鸾鸟虚影溃散,那处虚空猛地掉出个黑不溜秋的身影,仿佛从火钻出般,形象惨不忍睹,还大声的谩骂,最后瘫在原地开始告饶。

    同一时间,两个雷修怨毒的瞪着陆寒,双手抱头仍旧痛叫,似乎已经被种下禁制,脸色非常难看。

    他们做梦也想不到,在最为自信的雷电世界内,在雷遁前的刹那,这个变态竟然能施展出领域神通,还瞬时被自己下了禁制,超恐怖!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