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 第561章 虚坤小绝阵,无生!

第561章 虚坤小绝阵,无生!

 热门推荐:
    第561章虚坤小绝阵,无生!

    ‘我也要斩天!’

    一股英姿勃发的战意,首次从姚云神魂深处产生,她那双美眸更清澈阴冷了,回归化神境后,无比好大的气息,如星河倒卷般在体内冲撞,积蓄找个突破口发泄。

    不但如此,在元婴眉宇间,一丝灰芒时隐时现,还蕴含着一股很恐怖,又有些荒凉萧瑟的狂暴气息,被她暂时压住,此刻大敌当前,没有时间细细查看和接触。

    “那把剑,名曰青华!”

    在影哭族总旗抛起千丈大山,向姚云狠狠贯下的刹那间,忽然又隆隆之音传到此女耳中,如春雷阵阵,蕴含一股玄奇之力,将她体内那股莫名的暴躁,诡异的彻底消除,还送来无可替代的清凉。

    ‘青华?’

    匹练夺目,一剑横空,该出手了!

    姚云闭上双目,仅凭感应战斗,她双手握剑,将庞大阴元倾力注入,要杀此獠,也仅需一击。

    铿锵——!

    轻鸣回荡充斥苍天,那份孤傲无可复制,这无数年间,所有的怨恨和懊恼,以及顿悟与通达,都融合在竹节暴涨的巨剑里,全部送给影哭异类,此后长发仙衣只问天法。

    青色剑芒无悔,卓绝的意念宛若海洋,把姚云全部融汇在锋利法则内,刀剑追溯本是同源,切开一切就是硬道理。

    陆寒余光内,发现下方有青锋嘹亮,起初并还不起眼,但转瞬间就爆出铺天盖地的剑意,青芒的核心蕴含一条金缕长江,仿佛要贯日的神兵,瞬间和千丈大山碰撞。摧枯拉朽迸射万千。

    ‘区区长剑,能有多大力道,究竟还是蠢啊。’

    影哭族总旗官顿时不屑,将那丝紧张也甩去,和他硬碰硬等同于以卵击石,这三个小棱子,被自己凝练三百年,硬度可砸碎星辰,非顶级灵宝而不能破。

    ‘轰隆隆——!’

    剑气在接触的瞬间,影哭总旗才蔑视完,忽然化为最为璀璨的剑气长虹,如青色骄阳般绚烂,从中狂涌出精粹而卓绝的力量。

    里面蕴含的那股流淌的金色长河,倏然凝固并扩展到剑身,无比重力重重叠加,眨眼间增强万吨,锋利和沉重彻底融合,以无可匹敌的姿态暴轰在大山上。

    ‘噔噔噔……!’

    影哭总旗浑身巨震,连续倒退三十丈,才看看稳住身躯,嘴角流淌出丝丝血迹,被恐怖撞击眨眼震伤,转而大惊失色,这还是一把剑吗?

    “可恶,伤我灵宝!”

    他顿时怒不可遏,即便坚硬非常,仍旧在表面留下不可磨灭的切痕,但是发现那人族女子,纵然一剑抵消了千丈大山下拍趋势,其凌空度虚度的身躯,也仿佛流星轰地,被狠狠贯进大地,深度可达十丈。

    啵!

    按说这一击,双方等于半斤八两,影哭总旗仍旧占据优势,但奇怪的声音接连响起,原来那把剑竟又起变化。

    恐怖轰击波释放的刹那,一道匹练炸成五朵金花,将大山底部尽数覆盖,这一幕直接将影哭总旗弄懵,此为何意?

    滋啦啦……!

    下一秒,炸开的碎裂匹练,就化为无数朵密集的金火,开始猛烈灼烧山峦灵宝,转眼间便出现许多大小不同的窟窿,并且快速向里深入。

    “好胆,竟敢用这等阴毒手段,今天吾币撕碎你,给我开!”

    影哭族总旗管立即恍然,这把青锋竟然暗藏无数奥妙,品质上和他的至宝的确相差一筹,但是暗含的火属性,却可超越间距非寻常可比,他岂能坐视继续。

    那只竖眼几乎蹦出火苗,恶狠狠凶呆呆瞪视姚云一眼,一股疑惑竟然闪过脑海,为何她还动也不动,而且身影莫名虚幻了不少?

    窝草,上当了!

    汗毛几乎根根倒竖,无比的奇寒透彻心扉,影哭族总旗蓦然心跳加速到极限,几乎不假思索,庞大身躯就像发动瞬移,青光已经笼罩全身,分秒间建立起一道护盾。

    然而五丈外的背后虚空,一只玉手悄无声息弹出,向前飘飘的摁了一掌,却有三尺大的掌影,核心处带着上古灵纹,灰色中饱含毁灭气息,结结实实打在护盾上,看似从未用力。

    上古灵纹快速幻化,宛如制造一个世界,灰色的光芒泛滥如海,将异类大敌覆盖在内,波及到的地方,时空和光阴都纷纷退却。

    那剑光无可夺势,那金花能焚烧万物,那身影被重创坠落……面前精彩纷呈,原来都特么是假的,人族狡诈至极。

    “啊!啊啊——!你仍然奈何不了……”

    ‘嘣!’

    发狂的话只突出近半,这位影哭族总旗官,就感觉通体冰冷僵硬,自己被送入荒凉的古地,立即笼罩在绝望、荒芜、万法难存的地方。通体冰凉,

    当空一轮灰色圆球,撒下半死不活的暗淡,草木山河尽显死寂,只有一个高达百丈的巨大身躯,自己就掉在他脚下。

    巨人仿佛是这里的神祗,堪比蚩尤魔神般充满霸意和强悍,最最关键的,是一把擎天重锤正被举起,挡住苍穹仅有的光线,把黑暗和灭亡抛弃扔下。

    ‘胆敢入侵圣地,给我死!’

    不,他不想死,伟大的影哭之母还在等待捷报,还要本体降临,否则就要被吞天王捷足先登了。然而不能动弹,也无法言语嘶吼,目瞪口呆看着重锤落下,比其他的千张巨山,更加庞大无边和刚硬。

    砰——!

    原地炸开,神魂皆灭尸骨皆无,看似轻柔的一掌,却能克制万般坚硬,护盾如纸糊般,和主人一起踏上幽冥。

    三十丈外,空间阵阵涟漪,姚云从里面缓缓挤出,幽冷无比的扫了一眼漫天碎屑,那巨山失去催动,立即不断缩小,并一分为三退回原型,接连掉落尘埃。

    此刻,巨坑内一动不动的‘姚云’,才砰的一下消失不见,原地留下的只是半张残损灵符。

    “这些宵小,也配去惊扰陆大师,坚决一个不留。”

    一股杀意还未落下,另一股恼怒勃然暴涨,姚云仰头眺望,却看见极其震撼的一幕。

    影哭战士直冲上去,近千身影汇合成诡异的大片蓝光,将陆寒彻底合围,无数法器狂轰乱炸,就算将帅已经陨落都被忽略了。

    可惜只能在十里外,再也无法前进分毫,没看见护盾,也没有遮拦,陆寒仅仅挥了挥手而已,便产生无懈可击的隔绝。

    刀芒乱砍剑刃横飞,各种法器狂轰乱炸,却都被莫名的一一弹开,打出去的威能甚至原路送回,一会就有几个身影自食恶果。

    姚云疑惑这其中的神奇,陆大师的神通当然不能被自己揣度,却仍然仗剑而上,但是又见陆寒动了,一脚踏出万千丈,瞬时到达自己近前。

    那种气势和风姿,完全可以一眼万年步行九天,随意踏步就能走出君临苍生的意志,大能不可欺!

    “姚云拜谢陆大师,哪怕三生五世,都无法偿还半点恩德……”

    “休要啰嗦,我观两千里外,正进行着一场更加残酷的大战,速速参悟方才战斗所得,还要继续磨炼。”

    陆寒随意摆摆手,将姚云下拜的娇躯拖住,随后正东一指,他已经感应到更强大的杀意,哪怕微乎其微。

    ‘他在那!’

    ‘他跑了,是如何过去的?’

    ‘啊?总旗官也死了,咱们怎么办啊?这样是不能就此回去的。’

    ‘对!必须留下这两个人类,否则影哭之母的愤怒更加生不如死,一起在冲上去——!’

    一顿乱锤的八百影哭战士,忽然发现中心处已空,纷纷喧哗聒噪,发现一男一女旁若无人般,怒吼声更加狂暴,纷纷转身就要再次席卷而来。

    “陆大师,就让我斩了他们。”这一幕正被姚云看到,立即杀气丛生,那把青华剑感应到战意,吞吐的锋芒开始延长。

    “区区蝼蚁,不值一看,他们已经死了!”

    额?

    只见陆寒仿佛无视,双手凭空划动几下,从他手上立即散发出奥妙至极的法则神纹,一圈圈荡漾开去,似乎仙王降世来传达终章。

    接着,刚要要蜂拥转身的八百影哭战士,就再次遇到先前一幕,被一层无形的反包围圈拦截,无论如何也无法前进丝毫。

    死了?

    姚云很诧异,这些异类分明还在活蹦乱跳嘛,她还疑惑着,就被一股力量裹挟着,风驰电掣般向前远遁。

    转眼间三百里外,她的神念再次降临无上法则铸就的包围圈,却惊呆般的发现,困住影哭族所在,不知何时已经天地变色。

    如混沌般的黄昏降临,接着就是一股黑夜到来,无形中从四方涌出肉眼可见的波纹,立即把这近千影哭战士覆盖在里面,现场顿时无比诡异瑟瑟。

    哗哗……

    波浪汹涌而起,越发像潮汐卷动,几乎凝聚的如同实体,这些已经惊恐尖叫的身影,开始分批次莫名消失,从上到下被接连融化。

    幽冥降临深邃恐怖,仿佛一朵朵碎叶,在汪洋狂潮中转瞬不见,看似虚无缥缈的其中,却蕴含灭亡和召唤。

    ‘影哭之母在等你们回去,归来吧……我的战士……呜呼——!’

    “还在发呆?区区一个‘虚坤小绝阵’而已,给他们用上都算暴殄天物,你想学吗?”

    “虚坤……小绝阵?”

    好厉害的杀阵,不知不觉间就抹去这么多修士,竟然还只算是个小的,那真正的大绝阵,岂非包围巨城消亡三山五岳?

    姚云忙不迭点头,生怕陆寒反悔,一脸期待和希冀外挂,那双眸子充满无穷想象,然而下一秒就被泼了冷水。

    “努力吧,即便是你,也非苍元境后期不可用,看似平平淡淡,其中奥妙非常人能透彻,这东西原本是就是灵界的。”

    大道有万法,一法可化万阵,各种玄机无穷无尽,修士界的阵法太多了,终其一生也难窥足三成。作为道君才可以究其根本,自行通达而直指精要,领略到诀窍就能呼吸间撒豆成兵。

    当初被带到霓霞宗,姚云就脱颖而出,不负众望的一路激进,修为直达化神境巅峰,几乎碾压天骄而超群,甚至和几大长老平起平坐。

    但又不知何故,从那以后如坠冰窟,在感悟到苍元境雷劫要降临开始,修为不进反退,一步步丛明珠坠落凡尘,纵然宗主雪上云坚持不懈的维护,也无法挽救她这具特殊体质的女娃。

    涅槃轮回,反复不休,陆寒的出现,又给她浇灌三缕甘霖,新的契机再次出现。

    她发誓要修成苍元之身,再回返宗门一展天颜,让那些低微者看看,自己可以踏入九重天,从此和平淡作别。

    “那些异界生物,究竟何以降临我混坤的?转眼间九州涂炭,陆哥哥莫非就是奔赴凶恶之源,带着我去一举荡平邪佞吗?”

    今天终于接触到新鲜事,前所未有的亲临险境,和这些怪物大战许久,却对入侵的异类毫无所知,若屡次对战,必须知己知彼。

    “它们所在的界面,和我们根本不在一个空间内,仅仅只是相邻而已,陆某在这之前也毫无所知,幸好有送上门的被我搜魂。”

    “影哭族,性情百死不屈,在几十万年间,每隔一段时光,就大肆侵略无数下等界面,甚至寻找到脆弱的空间结界,跨越一方作乱不止。在他们的记忆里,影哭祖先曾经横扫过这里,不过已经距离十多万年……”

    走出五百里,荒原上仅有的一抹苍翠绿色,是片不足五里大小的小湖,围绕草木构成些许生机,陆寒就带着姚云降临在其中。

    从夺舍岳姓女子的影哭族爆师那里搜魂所得,将一些重要信息告诉此女,那张玉脸被奇闻怪事搞得精彩纷呈。

    她不但知晓了影哭族的族群结构,还得到这些异类的战斗技巧,以及实力划分等奇葩特长,甚至诸如吞天族、夸灵族等其他超大族群的情形,若非许多关键点被陆寒摘出,几乎如一部百科全书般浩若烟海。

    “还有‘上古绝禁’这种地方?”

    听到入侵的节点,竟然就在东川某处,不但陆寒无语,姚云也目瞪口呆,她身居霓霞宗重地许久,博览万种书文,竟然没有这方面的丝毫记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