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同桌凶猛 > 第两百零四章、 背锅侠!

第两百零四章、 背锅侠!

 热门推荐:
    何止是刻意?简直像是个智障。

    要是在花城上海这样的大都市,趁着孔溪拍戏的间隙,俩人找一个隐蔽的地方见个面吃碗面,粘粘呼呼的拥抱一会儿,最多躲避一下狗仔偷拍,一般不会出什么问题。

    但是,在那连人都见不到几个的荒野山村,你突然间跑到剧组和人打招呼,这不就坐实了自己和孔溪之间的绯闻吗?

    剧组的人看到了,东正这边的人也就知道了。

    东正的人知道了,公司老板自然也就知道了。

    上次栗锟借助骆杰的嘴来敲打自己,倘若这一次再惹出什么风波,怕是他又要自己到他办公司看曲线图了吧?

    陈述必须想到一个合理的,能够让所有人都接受的理由。

    以个人名义向公司申请探班同事孔溪,怕是申请报告刚刚递交上去,老板就要打电话过来安排谈话。

    这样自己要背锅。

    让骆杰签字,以副总监的身份代表东正集团企划部去探班公司大牌艺人孔溪?

    这样骆杰要背锅。

    当然,陈述倒不在意到底是谁来背锅这样的小事情,想必骆杰也不会在意。

    只是,无论是以个人名义过去还是以企划部的名义过去,只要自己到了剧组,可能各种风言风语就会出现了。

    假如以编剧的身份过去,见到她就说:「孔溪小姐,这是我新写的剧本,你看看有没有合作的可能性?」

    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这样的招式就连汤大海都骗不过,更何况是孔溪身边的那些人?

    当然,骗取小梦的信任应该是没问题的,骗取郭旭冉就有些困难了。

    陈述躺倒在床上,转碾反侧。

    第二天一大早,陈述到达公司,却没有像往常一样给自已泡一杯清茶,然后进入忙碌的工作状态。

    他坐在椅子上稍微沉吟,然后拨通了王韶的电话号码。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王韶在电话里面的声音很客气,笑着问道:“陈总监,一大早打来电话,是要请我喝咖啡吗?”

    “韶姐果然厉害,一猜就着。”陈述笑着说道。

    “陈总监在公司?”王韶问道。

    “是的。”陈述说道:“我在办公室等你?”

    “没问题。”王韶看了看表,说道:“我在开车,十分钟后到达公司。”

    “注意安全。一会见。”陈述说道。

    王韶走进东正大楼,正好和带着助理进来的白起源碰了个正着。

    “白爷早。”王韶主动和白起源打招呼。

    白起源看了王韶一眼,说道:“王总监现在有时间吗?到我办公室坐坐?”

    王韶稍一迟疑,拒绝说道:“白爷,实在是不巧,我现在正好有点事情要处理。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后我去办公室找您,您看行吗?”

    白起源看到王韶眼中那一刹那的迟疑,点了点头,说道:“王总监先去忙吧。”

    “谢谢白爷,一会儿见。”王韶恭敬的说道。

    白起源进入电梯,看着王韶问道:“你不上去?”

    “白爷先上去,我打通电话。”王韶笑着说道。

    白起源按下电梯的关闭按钮,然后楼层数字快速上升。

    王韶松了口气,重新进了电梯,按下了企划部所在的楼层。

    王韶走进陈述的办公室,陈述恰好端着两杯咖啡过来。看到王韶,把手里的一杯咖啡递了过去,说道:“韶姐,请你喝咖啡。”

    “陈总监也太小气了吧?我还以为要请我去BVLGARI II RISTORANTE喝一杯呢?没想到就请我喝办公室咖啡啊?”王韶接过咖啡,以戏谑的语气嘲笑陈述小气。

    要是以前,她自然不会和陈述开这种玩笑的。而且,只要是出现在孔溪身边的「陌生男人」,她都是抱以敌对态度。

    又有猪想来拱我们家大白菜吗?

    但是随着陈述帮助他们解决了几次难题,而且两人在接下来的合作当中配合默契,这几个月收入暴增,她对陈述感观极好,俩人之间的关系也亲密多了。

    陈述这个人嘴巴恶毒,但是为人还是很不错的,不贪钱,不抢功。而且,他是得了理才不饶人,倘若自己占不住理的事情,也是会认怂或者道歉的。

    “办公室咖啡好喝又不要钱。”陈述笑着说道:“还能够无限续杯。想喝多少就喝多少,不用在咖啡馆里和人抢洗手间,是不是听起来幸福多了?”

    邀请王韶坐下,陈述小口的品着咖啡,看着王韶出声问道:“韶姐最近很忙吧?”

    “陈总监,大家关系都这么熟了,有什么话直接说吧。”王韶干脆的说道:“你请我过来,肯定不是为了请我喝一杯办公室咖啡,是不是?”

    陈述有些尴尬,出声说道:“孔溪生病了,韶姐知道吗?”

    “是吗?”王韶一愣,说道:“这两天我一直在和小溪联系,昨天晚上还聊了几句,她并没有告诉过我这件事情。小梦和小冉也没有和我说过这事。严不严重?有没有找医看过?”

    王韶看向陈述,心想,我这个正牌经纪人都不知道的事情,面前这个小子却知道的清清楚楚……

    白菜还是被猪拱了啊。

    想到刚才遇到白起源的事情,心里只有沉沉的叹息。

    半个小时啊,半个小时后就要给白起源一个交代了。

    “严重。”陈述点头,表情严肃的说道:“情况很不容乐观。”

    “这么严重?”王韶慌了。她是孔溪的经纪人,孔溪是她的摇钱树。她的利益和孔溪的利益是完全绑定在一块的。孔溪赚钱,她也跟着赚钱。孔溪不红了,她也跟着完蛋。孔溪生病了,她比谁还要着急。“怎么没有人告诉过我这件事情?我现在就给她打电话过去。”

    陈述出声阻止,说道:“韶姐,你先别着急。孔溪之所以没有告诉你,就是因为她不想让你为她担心。”

    “那怎么办?我总不能不闻不问吧?她的病情怎么样了?有没有得到最好的治疗?实在不行派辆车把她送回来,我们在阳城或者花城治疗……就算剧组带了医生,但是硬件实在太差。没有什么事情比小溪的身体更重要。”

    “问题就出在这里,孔溪不愿意回来,甚至每天还要带病拍戏。”陈述一脸焦虑,说道:“你也知道,她拍戏的那地方条件艰苦,要是再在外面受了风寒,怕是要落下病根。”

    王韶坐不住了,放下手里的咖啡杯,说道:“不行,我这就给她打电话,必须要她停止工作……我还要给导演和助理打电话,让他们务必照顾好小溪,不能再由着她的性子来了。万一病情加重,可就不是小事情了。”

    陈述看向王韶,说道:“孔溪的性子你又不是不清楚,你觉得你能劝得住她吗?”

    “实在不行,我亲自飞过去一趟。”

    “就算你去了,就能劝得住孔溪了?”陈述笑着说道:“导演没劝住,助理没劝住,那么多人都没劝住。”

    王韶沉默了。

    突兀的,她的眼睛亮了起来,看向陈述说道:“你给我一起去。你去劝小溪,她平时最听你的话了。”

    陈述摇头,说道:“我不能去。我们俩的事情你又不是不知道?虽然我们清清白白的,什么事情都没有。但是。我要是去了,又有无数的人在背后乱嚼舌根,公司里怕是也会出现一些闲言碎语。”

    “都这个时候了,哪里还顾得上这些?你不用怕,公司找过来,我帮你扛着。”

    “韶姐,这样真的不合适。”

    “没什么不合适的,就这么说定了。”王韶声音坚定的说道。“我们明天就走。不,今天就走。我现在就订机票。”

    陈述犹豫片刻,说道:“那好吧,我找骆总监交接一下工作。就怕他不批我的假。”

    “我去找骆总监帮你说情。”

    “不用不用。”陈述赶紧拒绝,说道:“还是我亲自去吧,这样显得有诚意一些。”

    “是这个道理。你们自己部门的事情,自己去说比较合适一些。”王韶出声附和,说道:“你这边准备一下,我们下午出发。”

    “好的。”陈述点了点头,说道:“要是公司找我麻烦,韶姐可要替我解释一声。”

    “放心吧。和小溪的身体相比,其它事情都微不足道。”王韶笑呵呵的看向陈述,心想,臭小子,还敢在韶姐面前演戏呢?你不就是心心念念的想要去见孔溪,又不愿意承担压力,所以就想把我拉出来当背锅侠吗?

    行,看在你帮过韶姐那么多次的份上,这次我就被你利用一回。

    当然,倒是也不能说完全被利用,因为王韶知道孔溪生病这件事情之后,无论如何都是要赶过去一趟的,只是要带上一个「心怀不轨」的家伙而已。

    想到陈述出现在剧组的消息被公司高层知道,自己将要面临的险境,不由得又有些提心吊胆起来。

    自己这是要完完全全的站到孔溪和陈述撑着的那条小船上去了啊。

    -------

    白起源回到自己的休息室,打开IAPD开始看起《机长先生》的剧本起来。他回花城参加一个产品代言的发布会,顺便到公司来处理一些事务,下午就要立即赶到位于上海的剧组拍戏了。

    《机长先生》已经开拍,作为男主角的白起源也不能离组时间太长,那样会影响整个剧组的拍摄进度。

    白起源向来以温文尔雅平易近人的形象示人,圈内口碑极佳,自然不会做这种「耍大牌」的事情。

    “董事会是在几点?”白起源出声问道。

    助理米粒早就将白起源今天的行程单记在脑海,立即出声答道:“十点钟。还有二十六分钟开始。白爷可以十六分钟之后上楼,到时候我会提醒您。”

    白起源点了点头,视线一直放在IAPD的屏幕上面,漫不经心的问道:“王韶去了几楼?”

    “企划部。”米粒说道。

    白起源表情微沉,默不作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