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同桌凶猛 > 第四十五章、疯魔!

第四十五章、疯魔!

 热门推荐:
    “这种人多着呢。”听到孔溪说「有些人就是活到八十岁也不懂这些情啊爱啊」之类的话,陈述立即就想到了自己身边发生的一桩现实经典案例。“我给你说啊,我在华美有一个同事,三十几岁了还没有谈过恋爱,也没有女朋友。公司里有一个女孩子暗恋他很久了,有一次,他接到邀请去参加那个女孩子的生日party。大家都在客厅喝酒唱歌的时候,他被女孩子拉到了卧室,黑暗中,他被那个女孩子亲吻了,然后女孩子害羞地对他说你再不走我们就要干傻事了,你知道我那个同事有多蠢吗?他点点头,就转身走了……”

    看到陈述眉飞色舞的讲述着他「前同事」的糗事,孔溪有种双手捂脸的冲动。

    “好丢脸!”孔溪说道。

    “对啊,好丢脸。我那同事和我们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快把我们给笑疯了……”陈述笑着说道。

    “你看过的那部电影我也看过了呢。”孔溪说道。

    “是吗?不过那部电影当时确实火,可以说是家喻户晓。后来上了小学,我们学校还组织全校学生去观看《风云雄霸天下》。”

    孔溪眨了眨眼睛,墨瞳仿若秋潭深邃,说道:“孔慈和我的名字很像呢。”

    陈述点头,说道:“还真是。挺巧合的。”..

    孔溪就不想聊天了,说道:“我回去了。”

    “好,我送你。”

    “……”

    走出校门的路上,孔溪不说话,陈述也不知道应该要说些什么。

    现在正是学校锁门前的「返校高峰期」,那些出去吃饭唱歌游戏开黑或者逛街的情侣纷纷回归。朝着校外走过去的陈述和孔溪就像是人群中的两行逆流,幸好孔溪头发很长,又刻意的低垂着脑袋,大半张脸都被遮掩,也没有人注意到她的真实身份。

    “我回去了。”孔溪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

    看到孔溪脸色不郁的模样,陈述出声说道:“是不是走路太多累着了?赶紧回去好好休息,睡一觉就补回来了。”

    “知道了。”孔溪拉开了出租车车门。“记得把剧本发给我。”

    说完,跳进出租车后座,砰地一声把车门关上了。

    陈述对着车尾摆手,然后转身回到自己的居处。

    陈述想到孔溪离开时的嘱咐,将自己做好的剧本文档通过微信转了过去,然后放下手机,取了换洗衣服去沐浴间洗澡。

    陈述洗澡出来,看到手机里面没有任何信息,也没有孔溪的回音,不清楚她有没有看到自己的文档。陈述有心想要发一条信息过去询问,想到刚才她疲惫的表情,实在不忍心再打扰别人休息,自已今天喝了不少酒,头有点晕,怕是没办法写作了。

    “成名又晚了一天。”陈述在心里轻轻叹息。

    陈述准备早早上床休息,毕竟明天一大早还要起床跑步呢。

    ---------

    斗牛直播间。

    李如意的专属直播间,很多人在屏幕上刷频聊天等待偶像的到来。

    “今天男神会出来唱歌吗?”

    “谁知道呢?咱们这位大爷是佛系直播……想播的时候就播,不想播的时候就不播。想什么时候播什么时候播…..怕是没有坐到摄像头前,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今天到底播不播。”

    “我是新来的,我想问一下是直接开骂还是需要走个流程?”

    --------

    正在这时,屏幕上突然间出现了李如意那张俊美无暇的小白脸。

    一刹那间,整个直播间都沸腾起来。

    “啊啊啊,男神来了……”

    “一心一意李如意,李如意我爱你,我要给你生猴子……”

    “男神的脸怎么了?怎么包裹上纱布了?”

    “男神就是把脸裹起来都那么帅……”

    -------

    李如意不闻不问,对所有的问题也置若罔闻。

    他抱着吉他调了调音,然后低沉沙哑的歌声便响了起来:

    在那些苍翠的路上

    历遍了多少创伤

    在那张苍老的面上

    亦记载了风霜

    秋风秋雨的度日

    是青春少年时

    --------

    《大地》,beyng的经典歌曲,亦是一代摇滚天王黄家驹的绝唱。

    苍凉、悲愤,不甘。

    无论历尽多少创伤,无论经历多少风霜,我都要勇往直前,永不停步,绝不妥协。

    你们不是不想让我直播吗?我偏播。

    你们不是想要我永无出头之日吗?我一定要闯出来。

    你们要的,我拒绝。

    你们拿走的,我一定要夺回来。

    有风也有雨,正是青春少年时。

    《大地》结束,便是一首《不再犹豫》。

    无聊望见了犹豫

    达到理想不太易

    即使有信心

    斗志却抑止

    -------

    问句天几高

    心中志比天更高

    自信打不死的心态活到老

    -------

    李如意声音嘶哑,双眼血红,双手疯狂的拨动着吉他。因为没有使用拨弦,手指被琴弦割得血肉模糊也不在乎。

    仿若疯魔!

    他需要疼痛来刺激麻痹已久的神经!

    他需要鲜血来重燃那死去的激情!

    问句天几高

    心中志比天更高

    自信打不死的心态活到老

    ……

    突兀的,他的身体跳起,猛地将怀里的吉它朝着墙壁砸了过去。

    咔嚓!

    木块纷飞,断裂开来的琴弦划在墙壁上发出嘶啦啦的声响。

    ……

    洗完澡,用雪白的毛巾擦干头发,又在脸上敷上面膜在身上一些重要部位涂抹上身体乳之后,孔溪这才舒服的躺倒在沙发上。

    滑开手机,上面显示着十几条刚刚收到的最新信息。有经纪人给她发来的剧本,有朋友约她参加酒局,有以前合作过的导演制片发来最新的合作项目策划书。

    孔溪直接下翻,果然看到了陈述发来的文档。

    她点开文档,然后便开始认真的观看剧本。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孔溪也很快就沉浸在这个新的故事当中。

    时间点点滴滴的流逝,墙上的钟表秒钟发出叮叮当当的轻响。

    屋子里的灯光越来越柔软,屋外的黑幕也越来越是稀薄。

    等到孔溪将所有的故事内容看完,外面天色已亮,红日东升。一层薄雾缭绕在小区的花树亭榭,然后被那明烈的光线给驱逐。

    孔溪合上手机,闭上双眼认真的思索着。

    良久,她又飞快的滑开手机,点开陈述的对话框,在里面输入了一行小字:把剧本发到文学部。

    打完了这行字,孔溪的眼皮越来越是沉重,然后再也坚持不住了,倒在沙发上便进入了梦乡,手里握着的手机也「咔啪」一声掉落在地上。

    ---------

    面前放着一杯刚刚泡好的清茶,茶气袅袅,芳香扑鼻。

    陈述手里捧着手机,看着那一行小字发呆。

    “把剧本发到文学部。”

    这八个字和一个标题符号陈述已经看过了无数遍,在赶来上班的地铁上就一直在看。

    这条信息是清晨六点多收到的,那个时间陈述刚刚从大学城跑步回来。

    陈述不知道孔溪是刚刚起床还是一夜没睡,陈述更偏向于后者。因为按照这个剧本的份量,想要完全看完的话,大概需要几个小时的时间。

    而且,陈述也相信,孔溪是应当真正地看过剧本的。

    毕竟,她自己开口要剧本,却看都不看直接丢到文学部……这不是不尊重人吗?

    陈述一直在琢磨的是孔溪的意图。

    倘若孔溪认认真真的看过剧本,从自己发过去之后就开始看,一直看到清晨六点多才发来那样一条信息。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孔溪确实很在意这个剧本,收到剧本之后就开始看剧本内容,看着看着……就看不下去了。

    好不容易坚持看完,觉得这个剧本与她想要的相差甚远,又不好意思直接告诉自己说你的剧本不行我没办法用。于是就简单的发来这么一行小字。

    陈述知道影视公司的流程,剧本发放到文学部,经过文学部的审核之后才能决定这个剧本是否可以立项。剧本过关,才是下一步整体的筹备码盘问题。

    剧本原本就应当是一剧之本。

    当然,公司里面的大牌艺人是拥有优秀挑选剧本或者自己在外面找好剧本的权利的。

    若是孔溪说一声,这个剧本我演了。怕是整个东正都要围绕着这个项目来进行服务。

    但是,孔溪却说让自己把剧本发给文学部……

    “通过文学部来拒绝自己?”陈述在心里苦笑不已。

    “何必呢?我又不是经不起打击的人。”陈述说道,心里还是有些失落。为了这个剧本他准备了很久,也写了很久。他为此投入了无数的时间和心血,耗费了巨大的精神体力。之前还被凌晨各种抱怨,说自己对这个剧本比对她还要好一些……

    “看来自己还是没有写作的天赋。”陈述在心里想道。“还是死了那份心吧。”

    想到要「死了那份心」,陈述难过的眼泪都要掉出来了。

    “据说第一次写剧本的都没办法用,有些编剧写了十几年还没有写出来……我这是头一回,也是第一稿……”陈述赶紧又安慰了自己几句,果然,心里就好受了许多。

    他是一个很好骗的男人。

    就连他自己都可以骗倒他自己。

    虽然知道生机断绝,希望渺茫,但是陈述还是打开电脑,找到了文学部的邮箱,将自己的那份剧本给发了过去。

    谁让孔溪大小姐是自己的大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