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快穿:吾儿莫方 > 1346 自古病娇出少年13

1346 自古病娇出少年13

 热门推荐:
    现在最大的变数在于御邝,一个阴晴不定,残忍嗜血的人,如果无法掌握他的弱点,那他随时会改变注意,做出不利与自己的决定。

    思及此,巫晁永决定先好吃好喝供着这位祖宗,等他召集幕僚商议过后再行决策。

    反正现在有鲛人血在手上,这个小皇帝暂时还跑不掉。

    于是乎,阎贝母子俩就这样被人给供了起来,过上了王与王后才有的奢靡生活。

    只要是御邝的要求,巫晁永便极力满足,几乎没有下限。

    他这般举动,令御邝非常满意,连带着对他府里这上百的下人都送上了免死金牌,除非犯了致命的错误,否则轻易不取其性命。

    当然,他喜欢从身到心虐人的怪癖还是没有丝毫改变,只是阎贝时时出现在他面前,动不动就冒死阻止,这才没有见血。

    不过下人们伺候他时总是战战兢兢,不敢有丝毫冒犯,看得阎贝直摇头,却无可奈何。

    巫晁永每天都会像一个朝臣一样领着邕城的大小官员们前来请安,除了人数比不上在云中城那般多之外,御邝过的日子简直同在云中城没有任何区别。

    每天早午晚一碗鲛人血,深夜时不时还要加个餐,简直不知道过得有多快活。

    阎贝自从那日在大厅里尝了一点鲛人血后,心里就一直惦记着那种带来力量的感觉,每天看着御邝吃吃喝喝,心里别提多郁闷了。

    虽然她不知道鲛人到底是什么物种,但巫晁永明确说过那是妖族中人,这说明对方是活生生,并且有智慧的生物。

    只要一想起自己需要喝智慧生物的血,并且是以对方生命为代价,阎贝便打从心里抗拒。

    但重获力量的机会已经来临,如何能放过?

    下人有端来了香喷喷的鲛人血,暗红色的液体在碧绿色的玉碗里轻轻晃动着,刚一出现,御邝面上就露出了欣喜之色。

    优雅的接过玉碗浅浅尝了一下,似乎是发觉了阎贝那过于炙热的目光,立马扭头朝她这边看了过来。

    “尝尝吗?”他戏谑问道。

    阎贝果断摇头,“不需要。”

    “真不需要?”他并没放弃,反倒起身朝她这边走了过来,拿着一碗血在她面前晃来晃去,“你闻到这诱人的香味儿了吗?”

    “没有。”阎贝回答得一本正经,可藏在袖子里的手却紧紧握成了拳。

    “啧~,好吧,那我自己喝咯?”他试探的扫了她一眼,见她仍旧不为所动,顿时没了兴致,端起玉碗一饮而尽,喝完还发出了舒服的喟叹,逼得阎贝差点破功。

    好不容易等到下人把碗端走,这才大松了一口气。

    御邝吃饱了躺,睡够了继续起来吃,什么也不干,只要有源源不断的血液供应,阎贝觉得他可以一直死宅到底。

    “儿子,你见过鲛人吗?”

    室内突然响起某人好奇的询问,闭着眼休息的御邝立马睁开眼睛朝她这边扫来,似笑非笑的说:

    “自然见过,怎么,母后居然没见过吗?”

    还真没有!

    阎贝轻轻点了点头,试探道:“儿子,你能让巫晁永把鲛人带过来让母后看看吗?”

    “母后想看?”御邝撑起半边身子,顿时来了兴致,试探道:“鲛人美则美矣,却最喜欢将人迷惑之后吞入腹中,母后不怕?”

    “你都不怕,我怕什么。”阎贝谄笑道。

    “呵呵~”御邝戏谑的点点头,决定满足她这个要求。

    不过还不等他派人去找巫晁永,巫晁永倒是先跑上门来了。

    天不热,他却走得满头大汗,哪怕有下人在左右搀扶,也是走一步喘三下,一身肥肉上下颤动,看得御邝好心情全没了。

    “巫晁永,你这身肉看得孤真想动手帮你除了!”御邝丝毫不遮掩自己的嫌弃,懒懒从榻上坐起来,张口正想问他过来干嘛,惊奇发现,巫晁永身后居然还跟来一个人。

    身穿白色素袍,身量修长,一头飘逸长发高束于顶,左手背在身后,右手端在身前,手里拿着一块黑乎乎的阵盘。

    打从他一出现,便自带一股出尘气质,特别是在巫晁永这个庸人的衬托下,更是格外亮眼。

    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人长得居然比他还好看!

    不对!

    这也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身旁那个老女人居然看直了眼!

    真是丢人!

    她丢人?

    看到好看的男人多看一眼怎么了!

    不对,她不是因为这个男人好看才多看的。

    “儿子。”阎贝默默搬起小板凳凑到了御邝身边,在对方嫌弃抗拒的目光下,凑到他耳边轻声道:“你不觉得这个人身上透露出来的那种感觉有点熟悉吗?”

    御邝狐疑的朝那白衣男子看去,果不其然,对方忽然弯起嘴角,冲他露出了一个微笑。

    这个笑容乍一看并没有什么,倒是显得客气,可一联系到这前前后后的变化,不免显露出几分自负。

    似乎完全没将御邝这个王和阎贝这个王后看在眼里。

    本还不确定的御邝看到他这个微笑,顿时什么都明白过来了。

    不悦的看向气喘吁吁正在擦汗的巫晁永,皱眉问道:“巫晁永,这人是谁?见了孤也不行礼,真是好大的胆子!”

    巫晁永听见这话,赶忙走上前来,提醒道:“陛下,这是神域神官,您该起身相迎才是。”

    说完话,还怕白衣男子不开心,赶忙赔了个笑脸,“还请大人不要见怪,陛下尚且年幼,没见过神官英容......”

    “巫晁永!你想死吗?”御邝充满寒气的声音突然响起,打断了巫晁永还未说完的话。

    那双狭长黑眸淡漠的看着他,就像是在看个死人。

    巫晁永心里一惊,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话,立马扯出一个笑,默默往后退去,不再开口。

    当然,他也没忘记冲白衣男子投去一个“我没办法,我很无辜”的表情,企图撇清自己。

    毕竟比起这些高高在上,轻易便可定夺生死的神族来说,弄死他一个小小的商人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面对御邝巫晁永都没有这般放低身段,默默看着他这番举动的阎贝心中越来越疑惑了。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