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晴雯的如梦令 > 第五十六章

第五十六章

 热门推荐:
    杏子林后山有一片茂密的竹林。

    此时晚风正摇曳着竹叶,发出窸窸窣窣的响声。

    这是晴雯此前从未见过的场景,一株株粗壮的竹子直插云天。

    脚下的竹叶很厚实,踩上去没有任何声响。

    落日的余晖穿过竹林金灿灿的,那道背影嵌入周遭,很是和谐。

    短发自然下垂,将耳朵掩没其中……

    韦小宝转身却见是个包子脸憨憨的少年,二人年龄相当,晴雯足足矮她一个头……

    “你是从浮山下来的吗?”

    晴雯见对方发现了自己抿了抿嘴鼓起勇问道。

    对方没有回答他的话,脸上不知为何平添了一抹笑意,反问道

    “你跟我多久了?”

    韦小宝一直想着冥九,愣是没发现身后的少年。

    晴雯顿时涨红了脸,半响才战战兢兢地说“我奉师……”

    无端横生的一只大手突然堵住了晴雯的嘴巴。

    宝玉并不顾一旁的韦小宝将晴雯拉到旁侧低声说道“这里可不是无忧谷,你怎能把咱的目的轻易告诉一个陌生人。”

    “我亲眼看见她用剑火烧掉了一个成功结丹的妖修……你怎么跟来了?”

    杀掉一个妖族就可以信奈?!

    心思如晴雯这般单纯清澈,韦小宝还是头一回见到,她对这个有着圆鼓鼓脸蛋的矮小子有了几分好奇。

    “你俩是北地郡人?”

    被对方一眼看了出来,宝玉更加紧张。

    “师父说有两个北地郡少年近日前来拜山,我想一定不是你们二位吧?!”韦小宝故意打趣道。

    “你真是浮山上下来的?”

    韦小宝正要接话,一声响亮的牛声赶着夜的脚步而来。

    “来的真够快的……走,去吃凉皮去……”

    说着韦小宝出了竹林,晴雯和宝玉跟着回到街上。

    ……

    五碗热腾腾的米皮冒着诱人的热气,饱满的芝麻在红油中缓缓游走……

    热米皮不想滚烫的火锅那般刚烈厚重,悠柔

    比起早市,刚入夜的春禾店显得有几分冷清。

    明明是三个人,桌上为何摆着五碗米皮。

    晴雯正在为此疑惑,一个稚气未退的小少年骑着水牛从远处走来。

    “师姐,所有人都在看热闹,你倒是清闲自在啊!”小少年远远地喊道。

    晴雯自然不知他口中的热闹指的是什么,他只知那多出来的其中一碗是给他的。

    那第五碗米皮是给谁的呢?!

    水牛背上跳下来的小少年叫北堂羿,别看他年纪最小,只不过五岁多,却和韦小宝一样是浮山掌门的亲传弟子。

    “再不吃这米皮可就硬了……”

    人未到声音先到。

    晴雯脚底带着风从后院走来,身上还是那件锈着米浆的粗布汗衫,本就干瘦的臂膀上青筋很突兀。

    黝黑的皮肤,米皮一样亮白的牙齿,两只耳朵如同蹲在短发丛里的两只兔子。

    看上去很普通,除了那一头与众人不同的短发外,看不出他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

    宝玉仔细打量这晴雯,十分好奇这个让韦小宝静等的人有什么能耐。

    余光瞥见一只碧绿的蝈蝈正傻呆呆趴在立柱上,嘴角不觉露出鬼笑。

    下一刻那只绿蝈蝈便落在晴雯头顶,样子可爱至极。

    众人拿起筷子纷纷将视线落在那只蝈蝈上。

    唯独晴雯一本正经地狠狠瞪了宝玉一眼。

    晴雯并不懊恼,小手伸向头顶,那蝈蝈也不跑,被他捉住。

    蝈蝈周身散发着袭人的寒意,众人离得很远便能感受到,晴雯却不能。

    晴雯和北堂羿呆呆地望着他手中的蝈蝈,静静等待着下一幕。

    不像晴雯重新将蝈蝈放回头顶,从此那只蝈蝈便把晴雯的头顶当作了栖息之所,不再下地。

    “米皮要趁热吃才好,二哥,给大伙重新换碗新的来。”

    晴雯话音一落,从后堂出来一个麻脸瘦子。

    宝玉此时才明白,这“米皮宴”原来是晴雯所设。

    趁着众人享用米皮之时,他偷偷探看晴雯,却发现对方心念如死水一般寂静,毫无生机。

    纳闷之际,余光可见一双眼睛正淡淡地注视着他。

    不用想,正是晴雯。

    “我这绿蝉认生,小东西对你却没有丝毫敌意……”

    宝玉看了看他头顶那只蝈蝈,那里料到,这小东西本就是晴雯的,尴尬地笑了笑也不作答。

    韦小宝发现被晴雯称作绿蝉的蝈蝈大腿间又一条细细的红线,不觉有些心慌。

    莫非真如师叔所言,这小子真的与妖族有接触?

    她一脸严肃地看着酣睡在晴雯头顶的绿蝉,有些后悔将冥九不问而杀之。

    “这可不是一般宠物啊!”

    一直沉默不语的北堂羿自言自语道。

    “小东西本不是我所养,数月前冥九托我照料,此后他再也没回来……”晴雯望了一眼窗外的夜色说道。

    “他怕是回不来了。”

    晴雯不解地看了一眼说话的晴雯。

    席间只有晴雯和韦小宝自己清楚几个时辰前发生在杏子林的一幕。

    对方听完自己的讲述,晴雯的冷漠反应,让晴雯很是不解。

    一个人的心如何能够这般冰冷……

    晴雯与冥九在过去的一年中大部分时间都在一起,他能够压制那团絮乱的心火,绿蝉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冥九的死,晴雯的漠然,让一向不问世事的韦小宝也感到困惑。

    没有人知道晴雯此时在想什么,他的眼神中流露着这个年龄少有的沉寂,像一潭死水。

    韦小宝在想,这莫非就是妖修的神迹不成,她不知道。

    “我的任务完成了,剩下的就交给你了。”韦小宝起身一一打量着晴雯、晴雯和宝玉,对北堂羿说道。

    “师姐你放心去吧!我会完好无损地将三人送上山……”

    “送上山?!”

    宝玉以为自己听错了起身反问道。

    “我们不是来拜山的,我们是……”

    韦小宝没有理会二人的惊讶,转身走了出去,转瞬消失在街头。

    晴雯尴尬地看着宝玉和北堂羿,两只手不知该放在何处。

    “走吧,并没什么可交代的……”

    晴雯起身对望着自己的北堂羿说道。

    他借住在春禾店本就是浮山之意,在他第二次面山失败之后便已知晓,今日浮山有人来“接引”,此去自然不会再回来。

    这些年,修行无果,对人世间的情倒是淡化了很多,若是搁两年前,晴雯指不定还会哭上一鼻子。

    ……

    四人出了春禾店,向着浮山走去。

    被晴雯称作二哥的麻子望着渐渐远去的背影,忍不住有些羡慕。

    那晚没有月,没有晚风,四下里秋春也都睡实了。

    北堂羿骑着水牛走在最前面,晴雯紧随其后。

    晴雯的背影和深藏在夜色中的浮山,宝玉怎么也无法将两者联系到一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