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兵器大师 > 第四百一十七章 癫狂

第四百一十七章 癫狂

 热门推荐:
    “怎么了?”

    “地…地震了?”

    “快看那边!我的上帝……”

    a的人摇晃间捏住同伴的肩膀,视线所及的前方,大地龟裂,裂纹划出闪电的形状,朝四周蔓延,然后抬高。

    轰隆隆…这是大地崩裂的声响。

    断裂的土壤缓缓拔高,草的、树的根茎扯断暴露在外,泥块、土壤窸窸窣窣的翻滚落下,断裂的地面还在抬高,一名土系能力的通勤局能力者,急忙控制脚下所在的土壤,下一秒,直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有更强的……”话还没说完,倒在同伴怀里昏死过去。

    远方的山岭也在轰隆隆的巨响,山石滚落,辉瀑城面对他们的城墙也都在这一刻剧烈的震动,跑过城墙的士兵如同沸腾的水,溅到了城下,一拨拨的摔在地上。

    黑夜彻底沸了起来,来自大地深处爆发出的力量,直面的展示在了地面行走的生灵面前,数道两公里直距的地面,在轰隆隆隆的声音里,呈圆形升了起来,如同五道土龙发出亢奋的嘶鸣,追着那颗绽放白光的‘龙珠’直窜天际。

    夜空。

    冷风刮过耳边,呜呜咽咽的响,长发抚过眼前,格拉什垂下视线,下方的大地,辉瀑城已经变得渺不可及,火光密集,犹如天空璀璨的银河。

    “等着…”

    “我的生命还很漫长,等你快死的那天,我会亲自到你的世界找你!”

    天云越来越近,回去的道路仿佛已经在朝她敞开。

    思绪闪过脑海的一瞬,格拉什微微皱起了眉头,下方的大地传来崩裂的巨响,就算远在天空,多少也是能清晰的听到。

    低头。

    黑暗无法阻挡她的视线,五道巨大的圆柱岩土拖着轰隆隆的响声映入眸底,刹那间,直接越过了她。

    下一秒。

    格拉什撑开一面能量盾牌,她头顶上方,越过去的圆柱如同人的手指,突然弯曲下来,连夜空上的云都被搅动起来,跨度两公里面积巨大的土柱看似缓慢,实则一弯就是数十米的距离。

    瞬间与能量盾牌接触,能量盾牌‘咵’的轻响,然后崩散,格拉什拉开距离时,另一边同样也有‘手指’曲下。

    格拉什双手死死顶住压下来的巨岩,脸上从白转青色,手掌撑着的地方,土石崩裂,陷出深深的掌印,青色的脸孔也涨的通红,依旧还是被压着朝地面降了下去。

    “呃啊啊…”

    嘶吼之中,接连几声轰的碰响,格拉什被牢牢挤压在中间,如同人的手指捏住了一只蚂蚁,看着它在上面挣扎。

    “啊啊啊!!”

    做为一个神灵,如同蝼蚁般捏着,这份屈辱让她从未有过的癫狂,格拉什拼命的使出各种能力轰击夹着她身体的‘手指’仿佛炸开般,无数的碎石泥土从天空飞溅,然后淋去地面。

    下方的通勤局、a的众人急忙后退躲避,纵然相隔很远,但雨点一样从上千米高空落下的岩土,砸在人身上,可是会死人的。

    当五支仿佛支撑天地的柱子升上天空时,他们基本已经有些麻木了,对于那个夏亦,有种莫名的恐惧滋生出来,这种力量,完全超出了人类该有的,就算地球上六阶的能力者,也不该有这样的力量。

    几乎占据视野的通天石柱正在回落,被夹杂中间的格拉什也终于冲开一条间隙挣脱出来,踩过石柱顶端刚刚跃起,她上方一道人影俯冲而至,虚影浮现犹如洪荒巨兽,碾压过来,硕大的球锤横挥——

    ——力顶天雷!

    格拉什看着视线里放大的兵器,癫狂的神色里,面对罡风呼啸,她猛地伸出手臂抵了过去,然后……手臂折断,擂鼓瓮金锤结结实实扫在她胸口,整个人在半空偏斜横飞出去,巨力之下,在石柱上撞出漫天的土石,身体翻滚又弹起来,落去下方的地面,半个身子都陷入泥土,硬生生拉出一条十多米长的沟壑,扬起一片尘土。

    咳…咳咳…

    血流如注的涌出口鼻,格拉什躺在沟壑里望着夜空,以及渐渐收拢回到大地的石柱,模糊的视野里,一只红石组成的大手按了下来,盖在了她脑袋上。

    “不…不…别杀我,我还不想死,不想死…”

    神体已经到了极限,白色的光芒黯淡,格拉什强忍着传来的剧痛,疯狂的挣扎扭动,想要聚集全身最后一点力量来反抗。

    啪咔!

    有什么东西在破碎了,原本聚集起来的最后白色光芒黯灭下去,挣扎的身体也随之安静下来,四肢就那么垂着,轻微的摇晃。

    随后,被夏亦如同破布娃娃一样扔在了地上。

    “死…死了?”

    人群中,有人喉结滚动,吞了口唾沫,那被称作神灵的东西,就这么简单的死了,对方之前展示出来的力量,放到他们面前也是难以抵挡的,然而就这么真的被夏亦杀死了,换句话来说…那个夏亦比神还要厉害……

    “我们在追一个永远打不赢的人。”林渐渊见识到了这场非人类的战斗,身子都在发抖,有着庆幸的语气在说:“幸好,我之前出手帮了一下,算是表达善意了……”

    远处,弥漫的尘埃正在降下,夏亦表情淡漠看着地上一动不动的女体好一阵,就在那边的林渐渊振作了一点气势准备过来交谈,夏亦手中捏着的锤柄更紧了。

    “如果是上一次,我肯定会被骗,格拉什。”

    他嘴角渐渐泛起一丝冷笑,脚步轻柔的走了过去,沉重的兵器在地上拖得吱吱作响,看着一动不动的尸体,理也不理身后过来的林渐渊,手臂抬起,擂鼓瓮金锤划过半空,狠狠砸了下去。

    嘭!

    砸在面门,传出的声响以及动作,让走到不远的林渐渊吓得愣在原地。

    巨锤再次举起。

    轰!

    继续砸下!

    轰!

    轰!

    ……

    在那边二十多人的视线里,一次次的举起、砸下、举起、砸下,不断的重复。

    地上的尸体,铠甲迸裂,面目全非。

    鲜血飞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