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 > 第2694章 慰问

第2694章 慰问

 热门推荐:
    看来要制定一个强制性的任务,就是每次做了任务之后都要先查看两个法则城市。

    太叔盯着宁舒,把宁舒盯得战战兢兢的,总觉得他是想要抹杀她。

    能感觉到若有若无的杀意。

    只是这次问题算不上多大。

    宁舒立即说道“不会再有下次了。”

    太叔一瞬消失了,宁舒立即垮了身体,将结界反复加固了。

    然后立即离开了水之城,去木之城,顺带加固一下木之城的结界。

    做完了宁舒才回到系统空间,点开了聊天系统,现主系统过来的惩罚。

    主系统“剥夺任务者2333手下的木之城水之城税收一百年,罚款一百万功德,以儆效尤。”

    而且这个惩罚是各处通报的,尤其是将消息反复送给法则化身,颇有点杀鸡儆猴的意思。

    法则化身群里都被这条惩罚给刷屏了,生怕别人看不到。

    宁舒……

    想捂脸。

    她平时跟法则化身们没有什么交集,现在估计每个法则化身都认识她了。

    两百年没税收,还罚款一百万的功德。

    这可是大数目。

    如果不是之前装载生灵,得了一千八百万的功德,宁舒还真的没办法支付一百万功德的罚款,肯定要去卖灵魂之力或者灵魂本源。

    宁舒现在很宝贝这些东西,因为是不可再生的资源。

    现在九宫山基本上没有资源了。

    用一点就少一点。

    旗袍男祖礼来慰问“看开点,好歹没有被剥了城主勋章,我以为你会被抹杀呢,不是还活着呢,钱财是身外之物。”

    “不过你干嘛呢,连法则城市都不顾了。”

    宁舒嘴里苦“太忙了,所以一时间忘了。”

    拿个小本本写个工作日志,不然以后总忘了。

    一失误,一百年税收没有了,一百万功德没有了。

    还没了老脸,到处通报。

    宁舒咬牙切齿的,心里懊恼,她有点顾不顾尾。

    是不是也要弄个闹钟,到时候好提醒呢。

    祖礼“这都能忘了,服气,666……”

    宁舒……

    你特么试试一百年没有税收。

    没有价值的东西,会被大脑下意识忘却,然后忙碌更加要紧的事情。

    祖礼“法则化身群里好多人都说你居然没有被剥夺城主个勋章。”

    这种应该算是重大失误,居然还让做城主。

    宁舒“不然呢,我好歹死正规的水法则化身,总不能把剥夺了城主印记,还让我干白活吧。”

    经过一吓之后,宁舒冷静下来了,如果真的剥夺了她的城主勋章,还怎么让她干两百年白活。

    宁舒打开了法则化身群,群里面都在讨论她被惩罚这件事。

    不知道为什么,宁舒对法则化身群有种说不出来的抵触。

    也许是当初红玉那件事,还有就是这些人说话阴阳怪气,酸溜溜的。

    也许是不同法则城市的人流量不一样,商铺的生意也不一样,这就直接关系到城主的税收。

    同样是法则城市,有些人的税收很多,有些人的税收很少。

    这些差距足够人心里不平坦了。

    尤其是宁舒还是两个法则城市的城主,足够有些心怀不忿。

    没有被抹杀,也没有被没收了城主勋章,就是不痛不痒得罚了一下。

    宁舒嗤笑了一声,不痛不痒?

    让你们干一百年白活,一百万功德,看看是不是不痛不痒。

    就算她真的被没收了城主勋章,说的好像城主就落到你们头上了一样。

    宁舒关掉了法则化身群,干脆屏蔽了这个群,懒得逛。

    估计是气场不太合,那就不逛了。

    有什么事情祖礼会单独通知她。

    宁舒跟跟旗袍男道了一声谢,毕竟来通知她了,虽然只会一句话的事情,但是他废了这个神通知她。

    祖礼“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

    宁舒“救命之恩,来生做牛做马报。”

    唉,星辰石没弄到了,现在居然又被罚了一百年的税收,一百万的功德。

    无法想像她损失了多少钱?

    不能想,一想就跟心肝疼。

    浪荡了不少的日子,又到了做任务的时候了。

    不想做,她现在心情不好,做任务也做不好。

    还是歇会。

    宁舒躺在沙上,闭目养神,不管如何,事情已经生了再怎么地懊恼也是没用的。

    幸好只是罚款,如果她现在毫无依仗的话,只怕现在已经抹杀了。

    突然觉得所有的努力幸苦都是值得的,在这一刻,得到了回报。

    审判者心里就算想杀她,都不得不顾忌九宫山,轮回世界。

    你奈何不了我。

    当然,也有那天说不定犯错严重了,直接挪走九宫山也是有可能。

    所以就需要不断为自己增加筹码,不断让自己的份量越来越重,让别人不敢轻易动自己。

    越努力越幸运。

    宁舒现在真切感受到来自强大的特权。

    不辜负匍匐前进的辛劳。

    宁舒闻着沉香的味道沉沉睡去了,不知道睡了多久,又听到2333的声音,“做任务,你到现在都还没有做任务?”

    “这是多久了,你该不是一个任务都没做,嗯,就做了一个。”

    宁舒睁开眼睛,“胡说,我做了两个。”

    2333“这是很值得骄傲的事情,一个两个有什么区别?”

    一醒来就听到他哔哔哔,宁舒简直听够了2333的声音。

    “哟呵,我一醒来就给我这么大个惊喜呢,通报批评。”2333呵呵哒。

    宁舒……

    2333似乎仰天忧虑地说道“看来没有我是真的不行啊。”

    宁舒“你闭嘴吧。”

    都产生耳鸣了,夸张到2333的声音随时都在耳边响起。

    幻听了。

    2333更加忧虑了,看吧,没有他,她的日子过得一团乱。

    宁舒不理会2333忧国忧民的情怀,问道“你这次的收获怎么样?”

    就不相信休眠了那么久,一点点收获都没有?

    也不知道那个平步青云的系统为2333提供了多少的灵魂之力。

    宁舒好奇地问道“你不用把系统中的灵魂送到主系统去净化?”

    2333表示,这是一个语言陷阱,稍不注意回答就要掉进陷阱中去。

    一点都不好回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