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山沟里的制造帝国 > 第6章 老牛家的四朵金花

第6章 老牛家的四朵金花

 热门推荐:
    牛小强的四个姐姐取的名字很有特色,从大到小依次是牛春香、牛夏香、牛秋香、牛冬香,四个人的名字刚好对上一年四季。

    如果按照她们的辈分来取名字的话,她们的名字中间应该跟牛小强一样是个小字。由于牛大壮不喜欢闺女,因此就没把四人排进家族的辈分体系,而是按照她们出生的季节来取名。

    还别说,这样一来反倒让四个闺女的名字变得好听了许多,也省事了许多,不然真按照辈分取名,凭借牛大壮小学都没毕业的文化水平,估计会想破脑袋的。

    俗话说长兄如父、长女如母,牛春香平时就很疼爱这个最小的弟弟,牛小强虽然傻,但好坏还是能分得清的,他很感动的点点头:“大、大姐,我还、还好。”

    看到大姐因为常年干活而被晒得黝黑粗糙的皮肤,牛小强很懂事的把草帽递还给大姐:“我不热,这、这顶草帽还是大姐戴吧。”

    牛春香赶忙推辞:“大姐不热,还是你戴着吧。”

    牛春香话音刚落,四姐牛冬香就没好气的哼了一声:“老头子要是少抽两包烟,咱们还需要为了一顶草帽推来让去的吗?”

    在四个姐姐当中,牛冬香是最泼辣的,也是最有上进心的。从小她就立志要好好念书,通过知识改变自己的命运。虽然她的成绩一直名列年级第一,但这种表现并未得到牛大壮的认可,重男轻女的他极力反对自家闺女念书,理由很简单:“女娃子家念那么多的书干啥?念得再好,将来还不是别家的人?”

    牛冬香因为念书的事情对自己的老爹很有意见,私底下一直称呼牛大壮为老头子,一点也看不出尊重的意思。为了能离开小山村,她跟自己的父亲进行着长期斗争,闹得最厉害的时候她甚至还扬言要喝农药自杀,把一家人都给吓坏了。

    最终牛冬香在斗争中获胜,稳稳当当的念完了小学和初中,然后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县城的重点高中,今年已经高二(那个时候没有高三)的她还有一个月就要参加高考了。

    即便处在高考这个紧要关头,牛冬香每次回到家也必须帮家里干农活。为了能考出好成绩,牛冬香每次下地干活的时候都会带上课本,趁着干活的间隙抓紧时间复习。她这种勤奋刻苦的劲头让牛小强十分敬佩。

    二姐牛夏香听到小妹的话立马附和:“小妹说得对,爹对他自己和大弟最大方,对咱们几个就很小气了,他要是少抽点烟,俺跟大姐和三妹也不至于小学没念完就辍学。”

    牛夏香目前在一家棉纺厂上班,原本凭借她的学历是进不去的,多亏了四叔帮忙走门路,这才给她谋了个好差事。

    现在正值盛夏,天气十分炎热,棉纺厂的工作环境又很封闭,因此工人们都扛不住,每到夏天,厂里的领导都会给工人们放半个月的消暑假。

    以前牛夏香很听话,也很老实,从来都不敢在背后说老爹的坏话。可自从在外面见过世面后,她就逐渐的对老爹不满起来,连带着对老爹最宠爱的大兄弟也很是不满。

    三姐牛秋香在镇上技校的食堂里做小工,帮着厨师切菜打杂。真要说起来,牛秋香才是四个姐妹当中脑袋瓜最聪明的人,可为了给小妹牛冬香走出大山的机会,牛秋香主动辍学,因此牛冬香对她是最感激的,姐妹两的关系也是最好的。

    听了两个姐妹的话后,牛秋香擦着汗笑道:“好啦好啦,不要埋怨爹和大弟了,只要咱们好好干,将来未必没有出息。”

    妈妈孙梅最喜欢贤惠懂事的三女儿,听到这话她笑着点点头:“三丫头说得对,只要咱们好好干,日子肯定越过越好。”

    她说完话看了看牛小强,叹息道:“其他的倒没什么,我最担心的是老幺,他这个样子将来娶媳妇都成问题,等我老了,他可咋办啊。”

    孙梅是典型的慈母,性格比较温顺,不然的话也不可能跟脾气暴躁的牛大壮一起生活这么多年。想到自己老了以后后这个小儿子无人照料,孙梅就觉得心里一阵难受。

    大闺女牛春香赶忙安慰:“娘,实在不行的话,你就答应王瘸子家的亲事吧,这样小弟将来就有人照料了。”

    王瘸子住在三十多里外的大王村,这人是个残疾,后来还把残疾遗传给了自己的儿子。

    王瘸子有一个儿子一个闺女,由于儿子天生残疾,因此二十好几了也没找到媳妇。听说了牛大壮的家庭情况后,王瘸子主动上门提亲,许诺只要牛大壮把四个闺女当中的一个嫁给自己的儿子,他就把自己唯一的女儿许配给牛小强,如此一来双方的问题就都能解决了。

    在农村地区,这种做法叫做“扁担亲”。双方都是各取所需,谈不上谁吃亏,因此也没谁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妥。

    牛春香话音刚落,牛冬香就一脸激昂的反对:“大姐,你何必作践自己呢?王瘸子的儿子可不是啥好东西,完全就是一个好吃懒做的烂货,你要是嫁给他,下半辈子可就全毁了!”

    农村人不会歧视残疾人,但很看不起好吃懒做的家伙,见过世面的牛夏香听到这话立马附和:“幺妹说得对,如果王瘸子的儿子仅仅只是个残疾那还不算啥,可他却偏偏不学好,整天好吃懒做,你要是嫁给他,以后的日子咋个过?大姐,你长得可不丑,想要找个好婆家半点问题都没有,实在不行的话我可以在厂子里帮你介绍个对象,俺们厂的正式工可是很吃香的,每个月的工资能有三十多块呢,你要是嫁给正式工,今后指定吃香的喝辣的!”

    牛夏香多少有那么点显摆的意思,她目前是四姐妹当中混得最好的一个,下半年就能从学徒工转为正式工了。她之所以把正式工说得这么好,主要还是为了彰显自己的优越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