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仙帝大道 > 第五百五十四章 遗族往事

第五百五十四章 遗族往事

 热门推荐:
    晋凌体内的仙力消耗巨大。他一手握着一枚青级仙晶,缓缓地吸取着其中的仙力,另一手翻检着地上五名死者的仙兵财物,将之一一收取进纳戒之中。

    打了胜仗之后,必须要有战利品,这是他一贯的原则。

    五名仙尊级的山海宗弟子门人,身上的值钱的东西肯定不少。别的不说,光是五把仙兵,玄铁所制,都至少价值数百万金元。

    仙尊级可以强大的什么程度?北晋王国之中,目前所知的,除他晋凌之外,也不过只有四个人。

    晋凌没有后悔对这些同门下了杀手,而且杀的还是在外门权势通天的刘沐风长老的心腹。刘长老得知情况后,肯定不会轻易放过自己。可是他不怕。

    刘越他们明显是对自己起了杀心,不管是自己的主张还是别人的指使。既然如此,那么,杀不杀刘越刘长老都要自己死,还不如先下了手,除去一个将来的隐患。

    对方既然要对自己下杀手,那么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杀回去!

    想起周奕以前开主持为自己开仙时说过的一句话,说是世人看到的只是仙士表面的风光,而看不到他们一路走来时所经历的千难万险。

    想想确实如此,自己开仙成功以来,经历了多少次生死险情,遇见过多少强大对头,手底下的亡魂,也有数十上百了吧。

    只是,不管如何,自己一定要强大!

    而雨罗仙大人曾说过,强者之路,永远不可能是一片坦途!

    不过,刘越五人来截杀自己,后面未必没有接应者。自己现在仙力消耗不少,原来受的伤还未恢复又重新绷裂,晋凌想了一下,还是掉转方向,返回了山海城的观海居客栈里。

    他准备先休养一下,然后再返回宗门。

    “少主你怎么回来了?”见他返回,郎五十分奇怪。

    “我受了点伤,到地下室待一段时间养伤。”晋凌简单说了一句,就进入了客栈后院,一间专为自己留置的小院子里。这间院子清幽雅致,是整间客栈中最好的客房,只供自己入住,是不对其他客人开放的。

    在这院落的小楼底下,接手之后就开挖了一间地下的石室,以供自己贮藏美酒,存放重要仙报和物品所用,也可以用作修炼的炼功房。晋凌进入之后,郎五就在外面将门锁上,以防止外人误入。

    地下石室之中,晋凌从紫语珠中释放出了十二面的紫疗碑。这些碑文在仙语镯力量的牵引下,呈圆形分布在以他为中心的四周,然后释放出紫色的光芒,注入他的身上,为他疗伤,驱除毒素。

    ......

    灵山仙乡,晋园总部,刑堂,地牢。

    青涵在轩辕峻辰和果玉刚的护卫下,踏着一级级的石阶,走了下来,来到了一处牢笼之前。

    果玉刚从狱卒的手中早已经拿了钥匙,抢在青涵前面有些殷勤地打开了牢门。

    青涵用白手帕捂着口鼻,跟着他进入。

    牢中,趴在地上的“飞天将军”晋怀已经不成人形,浑身上下伤痕累累,双脚脚踝都被沉重的沉铁链锁着。他的经脉已经被废,与凡人无异,不再有丝毫仙力。

    “别、别杀我......”听到有人开门进来,晋怀头也不敢抬,只是趴伏在地上。

    “你下毒毒害晋园少主,我的哥哥,让他那么长时间饱受魔蛊折磨。你作为他的表兄,或许是他在世为数不多的亲人,却投靠血隐,对他百般欺骗。”青涵声音冷如冰霜,“不杀你,如何对得起晋园少主那段时间所受的煎熬与欺骗?”

    晋怀趴在地上磕头,脑袋把地板磕得砰砰直响,额头很快磕出了血,鼻涕眼泪直流。

    “大小姐,我是受人蒙骗,猪油蒙了心。”晋怀痛哭流涕,“自从做了那件事之后,我就日夜后悔,吃不下,睡不着,痛苦无比。我都完全想不到自己为什么会一时糊涂,做出那种事情来。我、我后悔死了......”

    “这个世界是没有后悔药的。”青涵冷着脸说道,“做出那样的恶事来,必然要受到惩罚。晋园利益,神圣而不可侵犯!晋园少主的生命安危,就是晋园最大的利益所在!所以,你罪不可恕!”

    青涵声音落下,果玉刚一把将晋怀从地上提了起来,右手执着铁檀木棍,狠狠就朝着对方的膝盖骨砸了过去。

    “啊......”随着一声清脆的骨裂以及一阵足以震动屋顶的惨叫声,晋怀抱着膝盖,在地上痛苦地翻滚呼号着,两膝之处,已经是一片血色,双腿呈现一种极不自然的姿态扭曲着,断骨刺出皮肤,刺破裤子,突显出来。

    果玉刚收棍,脸上不忍之色一闪而逝。

    “晋怀,就算你是少主的表兄,可是冒犯晋园,毒害少主,罪不可恕!想想虎狼帮,想想仙甲楼!凡是敌视晋园,尽使些阴谋诡计的,哪会有什么好下场!”

    青涵声音冷厉,“你应该庆幸你与少主的这层关系,否则,就不是废去仙力,砸断双腿这么便宜了!仙甲楼,宋晓苑的下场,你应该清楚!”

    “是......是!”尽管痛得脸上全是豆大的汗珠,可是这生死关头,晋怀哪敢硬气,还是要不迭地回答着。

    青涵向轩辕峻辰使了个眼色。后者上前,托起晋怀的脸,说道:“你,想活命不?”

    “想!想!”晋怀从对方的话语中听到了一丝希望,鸡啄米一般地点头。

    看到他如此狼狈,哪有传闻中“飞天将军”外号的半点影子,轩辕峻辰心中暗叹一声,将他的脸扔下了,说道:“大小姐想知道,除了李锋和罗子开率部投降的那些遗族部众之外,其他的晋姓遗族在哪里?如何与他们取得联系?”

    这话让晋怀眼睛一亮。这小丫头想与晋氏遗族取得联系?也好,二叔晋南崖仍掌握着遗族大权,不过他远在孤竹国。如果他知道自己落难,必会全力相救。

    正思索着,背上又挨了果玉刚重重一棍:“大小姐问你话哪!为何还敢不回答!”

    晋怀嘶声忍痛,略一思考,面上仍是一副惶然模样:“晋氏遗族,由我二叔晋南崖掌管大权......我与他上一次相见,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我们都在孤竹国。”

    “孤竹国?”青涵转向轩辕峻辰。

    “你们在孤竹国做什么?”轩辕峻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