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仙帝大道 > 第五百五十五章 遗族往事(二)

第五百五十五章 遗族往事(二)

 热门推荐:
    轩辕峻辰的问话,让晋怀一阵沉默。显然,他对于这个话题,有所顾忌。

    “不想说吗?”轩辕峻辰冷冷地一笑,“晋怀将军,事已至此,嘴硬还有什么意义呢?”

    晋怀叹了口气,神情低落,一边忍痛,一边才说道:“自从晋氏王权旁落后,这么多年以来,一直在孤竹国境内流浪,准备伺机复国。”

    “复国?”青涵以几不可闻的声音将这个词在嘴边重复了一遍。

    “我们也知道,这么多年来,商氏王权已定,复国基本无望,可是,可是往昔的辉煌与荣耀,让我们,让我们不甘心,不甘心,我们总还想着,这个希望......”晋怀说着,身体颤抖起来。

    “你们既然流落在孤竹国,我哥,晋凌作为晋氏王族的直系血脉,为何没有随你们一起,反而流落在北晋王国民间,藏头露尾?他的父母,晋王晋南山和夫人,又在何处?”青涵问起了她最关心的问题。

    “这我真不知道,真不知道。”晋怀非常痛苦地连连摇头。

    “那你,又是如何与在孤竹国的晋氏遗族联系的?”轩辕峻辰追问。

    这话让晋怀又沉默了。

    轩辕峻辰向果玉刚递了个眼色,后者抡起棍子,又是一顿狠砸。

    “别打了!别打了!”晋怀仓惶躲避。可是腿骨断了一条,哪里又躲避得开,身上马上又多了无数条青瘀。

    “不想受苦的话,把该说的都说出来!”轩辕峻辰说道,“晋怀将军,你在仙乡活动多年,也知道晋园的行事雷厉风行。可以说,晋园的崛起,是从血与火里面走出来的。从默默无名到现在强势立足,仙乡有多少势力、多少修仙者,在面前倒下,再也无法站起。对付那些人尚且如此,对付向少主下毒的人,对付晋氏自己内部的叛徒,你觉得我们会如此大度?尤其他还瞒三瞒四的?”

    轩辕峻辰一番威吓,直接击溃了晋怀的心理防线。不,与其说是这番话击溃的,不如说晋怀的心理防线一早已经处于动荡飘摇之中。

    “如果你肯好好配合把知道的都说出来的话,晋园不但不会再伤害你,而且会放你出来,给你养伤,给你钱!”青涵的脸上有着与年纪完全不一样的决断,“听说,你与血隐他们合作之后,血隐给了你很多钱,你每天都在青楼里鬼混,花天酒地。现在你也知道晋园的实力,形势比人强,如果你肯好好地与晋园合作,你所希望的生活,那种生活,以后,以后或许还能继续。”

    晋怀苦涩地笑了笑,脑海中回忆起那段时间里纸醉金迷的生活,不由得舔了舔了嘴唇。

    ......

    北晋王国北部边界,晋灵关。

    北灵关是北晋王国与北方大国孤竹的国界分界线标志之一,位于灵山支脉之中,扼守关隘要道,两边都是险峻的山峰。前方有一片距离约五里路的缓冲地带,北晋与孤竹都不在此地带驻军。再往北,就是孤竹国界。

    商然和阎杰带着晋华城城防军的一支队伍,出了晋灵关。他们的任务,是接应一批被孤竹国岳东仙城遣返的晋氏遣族。

    自从晋凌为商王商振治好蛊毒,并约法三章,确定孤竹国内晋姓之人与其他普通百姓有着同等生民之权利之后,往昔二三十年之中,由于战乱避祸流落在北晋之外的晋姓百姓,开始陆续返回祖国家园。

    有些流亡在外的晋姓之人,由于与前朝晋氏王权牵连甚深,被称为晋氏遗族。在商氏王朝的强烈要求之下,他们被邻近的国家所控制监禁。但是后又由于种种算计和利害考虑,未能直接交与商氏,一直控制监禁至今。

    这一批晋氏遗族,来自孤竹国岳东仙城。他们当年流落在外,岳东仙城城主万惊风按孤竹国主命令,将之扣押至今。如今由于晋凌得势,才开始放回。

    商然和阎杰,就是带队接应这一批人返回北晋的。

    在他们出关之后,对面的孤竹国竹灵关的大门也打开了,远远地走出一队军马。在这队军马身后,还有一批百姓。

    这些人多数是原来晋王晋南山的心腹,王国丞相卢之方的亲族。大约有四百来人,男女老少都有,青壮年男子少些,妇孺很多,大多数都是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病态沉重,显见其在孤竹国被监禁扣押多年,生活非常艰难。

    “贺将军。”待对方走得近了,双方到了两处关隘的中间地带,商然向对方带队的将军施礼问安。那名四十来岁的大胡子将军,她也是熟识的,双方士兵曾经同场演武过。而且,来之前双方还就这事通过好几份文书书信。

    “真想不到,这些晋姓贱民,竟然要公主殿下亲自来接,实在是给他们脸了。”贺将军大笑道。

    “贺将军慎言。”商然坦然地说道,“我在文书中也说得很清楚,原北晋国主晋南山在流落之时生下独子晋凌,现在这晋凌是我父王的救命恩人,也是北晋王国被山海宗录取为宗门弟子的人,未来前途无量。父王下令,王国内所有晋姓之人,与其他百姓拥有同等之权利,未来他们就不再是贱民,而是王国平等的百姓了。”

    那些晋氏遗族中人很多还不知道被孤竹国军方人马带来这国境之外做什么,很多人甚至以为将要被处死了,神情悲戚。这时听到二人的对话,很多人又惊又喜,纷纷议论起来。

    “安静!”贺将军不满地挥了一下手臂。便有军士挥着皮鞭,想要让这些晋姓遗民们安静下来。

    “住手!”商然赶紧喝止,“贺将军,从我父王颁下告示的那一天起,他们就是与其他百姓平等的北晋百姓,而不再是罪囚和流落者。贵国也不想再因为这些事,与我北晋为难吧。”

    “哪里,哪里。”贺将军强笑道,“北晋与孤竹,是姻亲之国,唇齿相依,贺某岂敢放肆。既然如此,这两份交接文书,还劳烦殿下签押确认。”

    他一挥手,便有军中文书带了两份交接文书,送至北晋军方的文书手中。那文书又将交接文书递给商然。她草草看了一遍,便直接签了,让那文书送了回去。

    整个交接过程很短,估计孤竹国方便也很不耐烦这些遗族。这么多年了,看押他们,确实耗费了不少军力。做完这些事之后,那贺将军告了辞,便带着军马回去了。

    商然让军士们扶携着那些晋姓遗族,返回了晋灵关内。然后看着他们说道:“你们或许还不知道北晋国内所发生的事,我告诉你们,你们这些晋姓之人,此后,真的是其他百姓一般无二,再也不会遭到迫害与追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