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夺舍了魔皇 > 258.手贱的陈洛阳(4更求订阅求月票!)

258.手贱的陈洛阳(4更求订阅求月票!)

 热门推荐:
    杀本来就想杀的人,肯定也比被迫去随便找一个目标,更能发挥主观能动性。

    所以,乖乖继续给本教打工出力吧,我亲爱的前任朱雀殿首座。

    翘班跑路?

    哪有那么轻松的事情啊。

    陈洛阳玩味的看着燕明空。

    他念头动处,红衣女子的身影也重新出现。

    “都记住了吗?”陈洛阳说道。

    左边的星光笼罩下,韩莓咬牙切齿半天。

    对方要求太苛刻,如果完不成任务就要死的话,那还不如现在给个痛快得了。

    这让她现在当着陈洛阳的面儿,都几乎不掩饰心中的郁闷。

    不过犹豫半晌之后,她终究还是没有选择当面顶撞,脸上艰难的挤出笑容:“前辈,可否容晚辈问个问题?假如晚辈想见您的话,又该如何跟您联系呢?”

    那威严而又低沉的声音,不紧不慢的说道。

    “你们完成第一重历练后,便有资格知道。”

    韩莓一口气于是又憋住,好不容易才艰难说道:“前辈尊号可否示下?晚辈不知该怎么称呼您。”

    “你们只是帮老夫完成赌局的人,不需要知道老夫是谁。”那威严的声音淡然说道:“将这当做是对你们的另一重历练好了,能通过者,老夫另有奖励,这个任务,不设时间限制。”

    韩莓无奈:“是,前辈。”

    “现在,各自散了吧。”陈洛阳说罢,燕明空和韩莓眼前就天旋地转。

    当她们视线中的景象恢复正常时,环顾周围,两人的身体似乎没有移动过,还在她们之前比试交手的地方。

    倒是这里聚集了一些人,似乎是被她们大战的动静惊动。

    之后她们突然消失,战斗平息,这些人才敢靠近查看,结果交战双方已经找不到了。

    正仔细检查战场遗留痕迹的时候,众人眼前突然一花,就见一袭白衣和一袭红衣突然出现。

    燕明空同周梅都没有停留,彼此对视一眼后,各奔东西,瞬间又都消失不见。

    如果是别人,她们还有心情讨论一下方才的遭遇,交换看法和情报,共同参详个章程出来。

    但对方的话,还是免了吧。

    不仅仅刚才还在打生打死,也因为互相看不对眼。

    经过刚才这一遭,再重新交手也没了心情,大家还是各走各路吧。

    一袭红衣如火的韩莓俩开方才的地点后,瞬息千里,跨越千山万水。

    许久之后,她方才停下脚步。

    没有回头向后看,红衣女子下意识的抬头向上看,然后视线又环顾四周,扫视头顶上空的天穹。

    那到底是什么人?

    韩莓心情很恶劣。

    对方能如此拿捏第十四境的她,修为实力之高,毋庸置疑。

    放眼红尘,估计也就有限的那一小撮人。

    但哪个这么无聊,搞出这种事情来?

    会不会是自己先前打过的人里,有人背景手眼通天,请了大能出来打击报复?

    那就更无聊了。

    难道说真的如那神秘人所言,一切来自一场赌局?

    想到自己成了骰子一样的赌具,韩莓心情更糟糕。

    玄一,玄二……呵呵,之后是玄三、玄四什么的话,是不是还会有天一,天二,地一,地二,黄一,黄二?

    韩莓思索分析。

    那神秘人话里意思,她们俩应该是头两个人,但这眼下还不能确定。

    要是能找到更多类似的人就好了。

    可惜现在只有那个讨厌的冰雕老女人,跟她打交道,还不如自己琢磨呢。

    不过说起来,刚才我们来分属两团星光内,隔着星光,看不清那老女人的具体模样。

    她估计应该也跟我差不多。

    这样看来,我们一起到那里的时候,应该彼此互不清楚身份才对。

    大家的身份都是保密的,可能只有摄拿我们的这个神秘人才知道谁是谁。

    红尘这么大,如果不是熟识的人,隔着星光,只凭声音和体型很难知道究竟是什么人,何况声音和体型还有改变的可能。

    但这个神秘人却偏偏又一次性同时把我们两人一起带去,以至于我们互相知道对方是谁,这又是为什么呢?

    是失误,还是说随心所欲,根本不在意?

    这矛盾的做法,究竟是为什么?

    韩莓手指轻轻托着自己的下巴,心中疑窦丛生。

    他不介意我们合作完成任务,但同样更不鼓励如此。

    只有惩罚,没有奖励的事情,谁乐意去做?

    既然无力反抗,总要尽可能给自己搞些好处吧?

    但感觉应该还不止如此。

    虽然给我们排了序号,但目前看不出有激烈竞争的关系。

    就像现在,虽然看那个冰雕老女人不顺眼,但我也首先头疼自己天绒石锦的难题,而不是想着给她使绊子。

    知道彼此身份,好像也没什么?

    不过,如果不是拿老女人,而是别的谁,自己知道后,或许能从对方那里得到一些情报资料,不需对方出手帮忙,也能起大作用。

    只是为了预防这一点吗?

    还是说,我们是存在竞争关系的,只是现在人数太少还看不出来?

    韩莓突然一惊。

    那序号,或许并非全无意义?

    人数多一些以后,长时间垫底的人,会遭受惩罚,乃至于丢了性命?

    一念至此,她拍拍自己的额头。

    天哪,为什么要让天纵之才,花容月貌,坚毅不屈,勇冠当世,品德高洁的我遭遇这么麻烦的事情啊!

    之前运气一直都很好,今天怎么就突然走背运了呢?

    杀了我吧,一百丈天绒石锦,十天时间,这让我上哪里找去?

    一定是那个冰雕老女人的缘故!

    这次真被她害死了。

    不行,找地方沐浴更衣,先把晦气洗掉!

    韩莓气急败坏。

    …………

    在那“左眼”中,陈洛阳其实也在检讨自己。

    还是手贱啊…………

    选了那两个纠缠在一起的星光,结果一次性把燕明空和韩莓两个之前彼此正面对面的冤家,全给带了上来。

    一看他们笼罩在星光下,都看不清具体面孔的时候,陈洛阳就知道自己失误了。

    会被他带来这里的人,如果不坦诚交流,或者其中一方对另一方极为熟悉的话,各自很难认出其他人是谁。

    陈洛阳虽然也看不清燕明空和韩莓的长相,但按照之前的经历,他估计他自己实力提升,或者对“左眼”掌控越来越好后,星光应该就不影响他这个主人了。

    而现在,燕明空和这个红衣女子,显然彼此认识。

    这在之后不知道会不会有不良影响。

    看着星空中,那两团星光快速分离各奔东西的模样,她们目前似乎没有合作的打算。

    陈洛阳暗自点头。

    还是要尽快彻底熟悉这里,更要设法找到,或者建立有效的惩罚手段,才能真正将规矩立起来,让这里发挥自己预期希望的作用。

    这次的燕明空,还有那个红衣女子,看起来都很像独来独往的人,没有太深厚的背景。

    下次如果挑上一个名门圣地出身的人,对方回去后询问门中的大佬,惹得那大佬开始查访监视,自己再想找这个人就不容易了。

    眼下还无法确定,魔尊闭关千年不出,对红尘界里当下其他顶尖人物有多大的威慑力,也不确定他们距离魔尊有多大差距。

    自己当前这个“左眼”的状态,毕竟魔尊本身全盛之时,万一碰上个莽人,把戏又被戳穿的可能。

    但自己又不能认怂退缩不再找那个后辈,否则也等于牛皮吹破。

    最好有办法从在第一时间杜绝。

    比方说,被带到这里的人,一旦向非相关人透露此事,就自动一命呜呼之类的……

    陈洛阳揣摩这“左眼”,隐隐感觉那不是没希望的空想。

    至于说让这里的人彼此注重身份保密,谁也不知道对方是谁,倒是不难。

    假如有办法搞出一个末位淘汰机制的话,就解决了。

    或者,设立某种筹码奖励,一定筹码可以免除来自他陈洛阳的惩罚,而这筹码是实体不记名,换言之是可以抢夺的,那大家自然就会很注意保守自身秘密了。

    当然,也会更用心打探对方秘密。

    诸如此类方法有不少。

    但最关键的还是,自己这个主人,一定要确保权威。

    陈洛阳一边思索着,一边重新研究这“左眼”。

    他想再多尝试几次,但却发现,眼前黑暗的虚空里,那些星光,现在全是红色的。

    这种红色的星光,他触碰之后,并没有反应。

    倒是有两个例外,但那两个意外是刚才的燕明空二人。

    意思是,当前只有一次机会,或者最多只能掌控两人吗?

    是一定时间内如此,只要等一段时间后便可以重新再来?

    还是说,跟我眼下修为境界有关?

    陈洛阳没有急躁,而是静下心来,以自身意念默默同这“左眼”沟通,尝试让对方给自己更多答案。

    过了片刻后,他心中渐渐有数。

    当前能掌控的目标,确实有数量限制。

    某一个时间段内,也确实只能来这这么一回,一回之后需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行。

    但具体的数量和时间,现在还有些估不准,需要更多尝试。

    陈洛阳的心神,从“左眼”中退出,从镜子中退出。

    回到现实世界的他摸了摸自己的左眼,沉吟不语。

    片刻后,他心神又重新沟通脑海内的黑壶,然后再次打量自己的战利品。

    那枚玉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