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某奶爸的鬼气无限 > 第356章 瞧你那损色儿

第356章 瞧你那损色儿

 热门推荐:
    水口航希的护鲸船比沈默预料的要晚两个小时发船,因为这一次他们不仅要将沈默送到横滨港,还要继续远洋,再次穿过白令海峡,前往北冰洋,与往次不同之处在于,他们这一次不是为了偷捕鲸鱼,而是为了保护鲸鱼,免遭偷猎者的捕杀。

    这两个小时,水口航希与他的水手们为这次航行做足了充分的准备,沈默甚至在船底看到了一箱箱的管制枪械,可见北冰洋的偷猎行动充满了危险。

    随着水口航希扬起船帆,一股无形的暖流自他心底升起。

    嘶!水口航希清晰地感知到,来自鲸鱼怨念的血肉侵蚀变得缓慢一些,这更加坚定了水口航希等人前行的决心。

    这年头,谁不想多活几年?!以前他们没有机会,现在他们只想做个好人。

    一路上可谓是顺风顺水,等众人到达横滨港的时候,正是凌晨三四点钟,水口航希将护鲸船停靠在港口一角,目送着沈默消失在夜色之中。

    “海神大人!我们一定会铭记您的教诲,从今往后,战斗在护鲸卫士的第一战线。用我们的血,赎我们当年的罪。”

    沈默没有听到水口航希的誓言,因为他已经找到了徐章勋为他准备好的酒店。

    按照徐章勋的安排,沈默本该在岛国福冈上岸,然后乘坐飞机到达横滨,到时候将在横滨最有名横滨洲际大酒店入住,休息四五个小时候,与徐章勋一起登上加勒比号游轮。

    现如今,因为沈默提前离开公主号游轮,并乘坐护鲸船直达横滨,所以,他比预期中更快到达了横滨洲际大酒店。

    沈默走进宛如刀锋一般的伫立而起的洲际大酒店,感慨岛国居然也有如此另类的建筑,虽然比不上国内的马鞋搂,大裤衩,但也别有一番风味。

    进入酒店大堂,沈默一眼就看到了酒店吧台前,一身琉装的前台侍应生,像洲际大酒店这类的五星级酒店,能够担任这项工作的女子,不论是颜值还是素质要求都是极高的。

    所以,负责接待沈默的侍应生满分十分的话,沈默会给她打上七分,剩下的三分是因为沈默见多了鬼啊,妖啊,人偶啊之类的绝世美女,审美层次已经有好几层楼那么高了,一般人还真的难以令他心动。

    “先生!欢迎光临横滨洲际大酒店,这里就是您的家,请问有什么能为您服务的呢!”

    侍应生的声音甜美可人,沈默从她的名牌上看到她的名字叫做川尻松子,一个很特别的名字,让人不禁想起一部叫做【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的电影,电影里的女主角也叫松子,她的一生可是很令人感到悲惨与惋惜的啊。

    “你好,提前有定房,短信验证码是191012。”

    “好的,您稍等!”

    松子说着,面带职业性的微笑,在电脑上查阅核对一番,便递给沈默一张房卡。

    “先生,这是您的房卡,请您收好。如果还有其他需求与服务,请拨打酒店前台电话00591,我们非常乐意为您服务。”

    沈默在接过房卡的那一刹那,他的手指有轻微地碰触到松子的手,细腻,柔软,且富有弹性····这让沈默不禁微微蹙眉起来,因为就在那一刹那,他仿佛有一种触电的感觉。

    嗯?!沈默心中不解,首先排除,这不是恋爱的感觉。

    那么,眼前的松子一定有什么特别或者不同寻常的地方。

    嗡!沈默一边将房卡收起,一边打开心眼之力,将川尻松子笼罩起来,原来年轻靓丽的松子瞬间变成无数丝线所组成的能量生命体,倒映在沈默的脑海中,而就在这些丝线深处,沈默发现了一团乌黑如淤泥般的邪祟,扎根在松子的小腹处。

    是它?!那种触电的感觉来自于它?!

    沈默不知道这团邪祟的来历,岛国的妖怪远要比他想象中的多的多的多,百鬼夜行,八百万鬼神,就是当下岛国的真实写照。

    “老板!我知道它是谁!”

    南南的声音在沈默的脑海响起,她急切地念叨,“就在刚刚,我的能力受到了攻击,那是一种与运气截然相反的力量,我妈妈曾说过,这股力量来自于我们的死对头衰鬼。”

    衰鬼?!

    沈默恍然,原来刚刚触电般的感觉是南南的运气与衰鬼的衰气发生了抵消反应,这才让他有所感应,一个带着运气加持的人与一个带着衰气加持的人相遇,自然如水火般不相容。

    既然如此,沈默不由看向手中的房卡,只见上面所标记的房门号,与短信上所提示的房门号不一致,很显然,松子在衰鬼的影响下给沈默开错了房间。

    “小姐,能帮我再换一张房卡么?”沈默将房卡递给松子,没有点明她的错误,只是将房卡号在她眼前晃了两下。

    “呀!对不起!实在抱歉!是我的疏忽给您带来了不便,实在是抱歉!”松子意识到自己开错了房卡,连声向沈默道歉,并接过房卡准备重新激活。

    可就在这时,松子体内的衰鬼再次释放出乌黑的衰气想要干扰松子的判断,让她再开错房卡。

    “还有完没完了!逮住一个孩子往死里整?”沈默心底暗骂,他本不想管的,但衰鬼的行为明显影响到了沈默的正常入住,所以,他不得不管了。

    嗡!沈默扬起加持着武器祝福圣光的手,猛然探出,拂过川尻松子青春且稚嫩的脸蛋,圣光宛如无数精灵般莫入她的身体,化作道道暖流直冲小腹。

    嘤?!松子姣呼一声,被沈默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但那种圣光入体的感觉,令她说不出的舒畅,所以,本该质问沈默流氓行径的松子,陷入极为纠结与尴尬地境地,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呵责沈默,质问他为什么要摸自己的脸?然后让保安过来将沈默带走?

    不!那种畅快的感觉不允许松子这么做,她怕再也体验不到这种感觉,这种令她仅仅一次就上瘾的感觉。

    那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继续羞涩地为沈默办理入住手续?!

    “松子小姐,我的房卡开好了么?”

    “呀!”松子在左右纠结中惊醒,她连忙将开好的房卡递给沈默,眼神飘忽,不敢直视沈默,直到沈默远去,背影消失在拐角,松子才满是希冀地望着沈默消失的地方。

    “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松子看着沈默的房间号暗暗出神。

    就在此刻,松子小腹内的衰鬼冲破圣光的封锁,再次露出衰色儿。

    “嘎嘎!你以为这样就能弄死我么?愚蠢的人类,我要寄生在你身上,把那只座敷童子吃掉,然后让你衰到死。咯咯····”

    嘶!松子敲击键盘地手指轰然一僵,她的眼神变得空洞,意识在衰鬼的操控下已然模糊,宛如提线魔偶一般离开前台,一步步向沈默离开的方向而去。

    横滨洲际大酒店665号客房。

    沈默坐在柔软的大床上,拨通了徐章勋的电话。

    “沈兄弟,你总算打电话过来了!”徐章勋标准性的开场白在电话里响起,“我在公主号接机口等了你一下午,都没有等到你下船,要不是不够24小时无法报警,我都报失踪案了,你现在在哪?”

    “我已经到横滨洲际大酒店了!”

    “什么!?你怎么这么快?”

    沈默“····”

    请不要用快字来形容我。换一个词,我们还是朋友。

    “好吧!沈兄弟你先休息一会儿,我马上就到,见面聊。”

    沈默挂断电话,将手机收起,经过四五个小时的横渡,他需要美美的洗一个热水澡,缓解一下心理与身体上的疲倦。

    哗啦啦!温热的浴水自浴头倾泻而下,洗去沈默身上疲倦的同时,也让沈默的精神为之一松。

    就在他沉浸洗浴不可自拔的时候,665号客房的房门被人从外面轻轻推开。

    嗯?!沈默眉头一皱,这个时候客房的房门被人推开可不是一件好事情。

    各类的危险事件大多数都是从这里开始的,比如有名的仙人跳,或者过时的登门送,关门宰。

    难道岛国也有这类坑人的操作?!

    沈默的心眼之力打开,顺手关掉浴头,抄起浴巾将自己裹起来。

    嗯?!川尻松子?!她怎么来了!

    沈默诧异,很快便是发现松子的行为非常诡异,根本不想正常人该有样子,并且,一个酒店前台闯进客人的客房,其中绝对有猫腻。

    沈默双眸凝视,落在松子的脸上。

    嚯!瞧你那损色儿!

    简直衰到家了!

    嘿嘿,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可真是会挑时间,趁着自己在洗澡的空挡,来对付自己,这衰鬼可有够衰的。

    “咯咯!准备衰死吧!”松子的喉咙里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怪叫声,她缓缓抬起手来,扬起乌黑的衰气,想要将沈默吞噬,这是它从一个人寄生到另一个人的手段与方法。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硬要闯。”沈默无奈的耸耸肩,面对衰气铺面,他凝气恶魔之手,瞬间将其束缚在掌心,轻轻一捏,噗的一声,衰气炸裂,同时,净化之力降临,将松子整个笼罩起来,畅快的暖意再次袭上心头,令松子恢复意识,并将其小腹内寄生的衰鬼灼烧挤压,净化殆尽。

    “怎么可能···你刚刚明明杀不死我···”

    衰鬼绝望地惊呼着,他没想到沈默还留了一手。

    伴随着衰鬼的死亡,松子已然恢复意识,她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也不知道自己来这里干什么,她只知道,就在沈默耸肩的那一刻,那条该死地,调皮的浴巾,不合时宜的话落在地。

    松子“····”

    沈默“····”

    难道就没人告诉我,穿着浴巾如果耸肩的话,浴巾有九成八的概率会滑落么?这该死的常识啊!

    因为在人耸肩的那一刻,你的腹部会下意识的收缩,原本正好的尺度就变得宽大,浴巾就随之滑落。

    松子愕然地盯着沈默,片刻地失神后,她急忙捂住眼睛,转过身去,无处安放的内心,如小鹿般乱撞。

    咳咳!沈默尴尬地解释“松子小姐,你听我说,这其实是一个误会。”

    “嗯!一个美丽的误会!”松子心底如此念叨,却是不敢说出口,她连连道歉,“对不起,让您为难了,我这就离开,请您不要介意···对不起,您不必为此感到尴尬,我并没有看到什么····真的···”

    沈默“····”

    他经常听人说,岛国的女人是出了名的贤惠与善解人意,现在看来果不其然啊!

    这件事要是放在国内,沈默绝对会被当做流氓请进去喝咖啡,但放在岛国,松子却是一个劲的道歉,并顾及沈默的面子。

    这样的女子娶来确实不错的样子。

    但沈默也仅仅是说说罢了,他并不计划将自己的另一半定位成岛国女人,因为根据沈默对岛国文化的了解,岛国提倡高中恋爱,再加上岛国的文化受美影响,思想相对开放,漂亮的稍微有姿色的在高中时期都能找到对象,绝大部分女性都有着丰富的恋爱经验与人生阅历。

    沈默可不愿意当接盘侠。

    咯吱!随着665号房门被松子关上,沈默再次卷起浴巾,准备将自己的衣服穿好,以免再出现刚刚的情况,而按照徐章勋所说,他很快就能过来。

    665号房门外,松子靠在房门上,稚嫩的脸上写满了复杂地神色,第二次体验到畅快的感觉,她似乎已经深深地迷恋上这种感觉,但对方好像真的对自己没有什么兴趣,再加上对方的入住资料显示,这个叫做沈默的男人并不是岛国人,而是来自华夏的旅客。

    松子的内心开始再次纠结起来,她该不该抛弃当下的一切,毅然决然地去遵从自己的内心,去追求她想要的爱情与幸福呢?

    要!她要!

    对于岛国女人来说,她们对于爱情的向往以及忠诚度,远要比国内一边说着女权主义,一边享受女子本弱优待的部分女人真实的多。

    所以,松子决定了。她要为爱一搏。

    “沈君!你等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