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太古丹尊 > 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天魔乱神曲

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天魔乱神曲

 热门推荐:
    此时,这方天地间,灵气完全暴走,各属性灵气穿梭交织,形成杀伐巨网,充斥无尽毁灭之力,遍野都是神鬼惊哭之声。

    金钟光辉横亘虚空,浩瀚而神圣,支撑一切外来力量杀伐,守护着三人。

    那两尊虚幻巨人,重拳强势轰杀而下,虚空轰鸣,无匹锋锐音线切割一切,摩擦金钟之上,闪烁刺目星火。

    砰!一拳。

    两拳。

    四拳同落。

    金钟岿然不动,任凭攻势滔天,稳如山岳。

    一层神圣黄金光辉喷薄而出,仿佛来之远古神邸之力,恢宏惊人,音线切割金钟之上,反倒震出更为狂暴的力量,无数金色游丝一样的元气席卷而出,遮天蔽日,湮灭了长河洛的大道音法之力,那俩尊巨人受金色游丝席卷,轰然崩塌,被扫成粒子尘埃。

    吼!熔岩巨人踏落而下,漫天火焰灵气尽皆被它调动,四处喷涌的岩浆,一股股不由自主飞来,融入巨人身躯,它身形再度变大,无比伟岸,熊熊燃烧着,如太阳古神不可一世。

    “破。”

    越千阳狂吼一声,青筋布满脖颈与额头,他这一击,几乎纳尽这方天地所有火焰灵气,借天地大势化大道之力镇压而去,他相信,没有任何人防御得住,包括秦浩也一样。

    然而,熔岩巨人与虚空金钟幻影接触,却是前者火焰身躯整个被震散,无数道流火四散飞出。

    哇地一声,越千阳口中吐出一道血箭,步伐踉跄后退半步,面色极为震惊。

    他与长河洛,两位皇境八重全力一击,无法撼动金钟分毫?

    轩辕狄自然也是一样,他拳劲肆虐,化作漩涡风暴冲破地层,朝着秦浩三人袭升而去,甚至未能与金钟接触,就被弥漫而出的金色光辉撕成了粉碎。

    三位皇境至强者,破不开秦浩一人结成的防御。

    可以想象,此时他们是何等复杂的心情。

    然而,牢固不破的金钟,在挡住第一轮攻伐之后,便从众人眼前徐徐消散,力量化解与无形。

    金钟护体并非秦浩的力量,而是神器之力,很长一段时间内,只能够用上一次,以操作者修为为基础,形成强大防御结界,那股防御力成倍递增,同境之内堪称是绝对力量的防护,无解之招。

    当然,眼前只有一次使用的机会。

    “竟然会这么强。”

    轩辕狄狠狠抓紧拳心,眼神不知是恨,还是嫉妒。

    这一刻,一条黑影突然从秦浩位置袭出,冲向轩辕家族的其中一名子弟。

    秦浩寂然撑住了攻势,小九自然不能白白浪费他创造的机会,拼尽了全力刺杀而去,力争一击毙命。

    小九出手之时,周身形成一道特殊的战气,像是意志凝聚而成,乃开阳宫弟子独有秘法,这股战气力量极为玄奥,能让出手者清晰当下思路,做出最佳的判断,增强勇武之心。

    但被战气锁定的目标,会受极大影响,不由自主心生胆怯,无形削弱一部分修为。

    小九拜入开阳战尊座下,修习世间最凌厉的杀伐之道,纵然无法像海沙与斩浪那样,以绝对力量横扫一切,但刺杀亦为杀伐大道一种,而且是种绝对不容小觑凌厉道法。

    此时,他把从开战殿学到的精妙,发挥得淋漓尽致,瞬息间,已至那名轩辕家族子弟跟前,战气扰乱对方心神,爆喝一声梦魇。

    呼!元魂出,一团黑雾笼罩而去,化作梦魇困锁对手。

    那轩辕家族子弟身陷黑暗之中,本就被战气扰乱心神,胆气消散三分,这一刻无比惊慌,他还未做好准备,一抹凌厉剑影就从面前狂闪而逝。

    噗嗤!一颗眼睛凸起的狰狞头颅从黑雾里坠落在地,滚出了很远。

    同时,黑雾之中,传出一串凄厉的神魂惨叫,这一剑不仅抹杀肉身,也湮灭了对方神魂。

    “给我死。”

    轩辕狄暴怒,曲指隔空一抓,无尽磅礴重力碾压虚空,黑雾当即崩散,但早失了小九身形。

    中途钟安泽一镰甩杀而上,也被叶水寒打出的水流挡住。

    “可恶。”

    越千阳看了眼地上头颅,又望向退回秦浩身旁的小九,被安全脱逃了。

    他们集合八人之力,欲除秦浩三人,一番汹涌攻势全被挡下不说,反倒还先阵亡一人。

    “老大,我得手了。”

    小九微笑道,然而左肩衣衫碎裂,露出一道黑紫色拳印,显然付出了一定代价,毕竟他杀掉的轩辕家族之人,也有着皇境六重修为,不可能一点反抗也没有。

    纵然如此,小九成功做到了以伤换命,削弱了对方部分力量。

    “能再战吗?”

    秦浩已经无法用净幽水恢复小九的伤势,每添一道伤,都会多一成亡命危险。

    “能。”

    小九撕下肩头碎衣,目光扫过对面一道道身影,似乎寻找下一个目标。

    “长河洛,还要留手?”

    越千阳看了长河洛一眼,本来他们心底从没敢小看秦浩,所以集合八人之力,以为如此,可将之铲除。

    交手后发现,对方比想象中还要强,即便他们晋升八阶皇境,竟也占不得优势。

    可他们也并非没有后手。

    “设下今天这一局,无论如何,秦浩都得死,他凝金钟结界抵挡我们三人全力一击,自身消耗必然也不小。

    而且,那金钟结界短时间内,恐怕并非能够连续施展。”

    长河洛战斗同时,也没有放弃观察。

    刚才轩辕狄出手欲留小九,秦浩却没来得及援助,足以证明他判断是正确的。

    “确实是时候了。”

    长河洛点头,曲指朝虚空弹射一缕元气,元气飞升而去,化作琴音破空激鸣,声响传开。

    秦浩朝天空看去,信号?

    难道还有其他人?

    陡然间,伴随长河洛琴指之声传开,远方,忽有一股波动滚荡而来,越来越近,嗡嗡之声大作,裹挟着清澈笛声与琵琶声。

    两种乐器相辅相成,刚柔并济,揉合成从未听过的玄妙曲音,笼罩天地之间。

    这曲音激昂无比,刚一入耳,便如同群魔狂舞,乱兽奔腾。

    刹那间,无论秦浩、叶水寒、小九,或对面越千阳、轩辕狄诸人,同感脑髓震荡,血液流速变快,意识之中,竟出现无数道魔影,遮天蔽日,数之不尽。

    同时,当曲子弥散天地间,灵气产生不安动荡,隐隐似响起无数精灵的哀嚎声。

    渐渐的,在曲音影响下,灵气缓缓消融一空,世间再无灵源可取,万物返璞归真,强如人皇化凡尘。

    万法沉沦。

    “啊……“叶水寒双手抱头,大量元气不受控制的从体内飞离出来,弥散在天地间,他的精神,像被无数狂魔啃食,摧残,撕裂。

    他的眼前,仿佛出现一个个丑陋残缺面孔,手持破烂锈迹刀剑,开始切割他的身体。

    小九状况如同叶水寒一样,体内黑暗之力被强行抽离出来,所有力量尽皆离他而去,弥散天地之间,乏力,疲惫,痛楚,各种负面作用,如潮水般席卷而来,吞噬他的灵魂。

    “静心诀。”

    秦浩席地而坐,忍受脑海里群魔狂舞的侵扰,摒除杂念,瑶光峰上品帝法默默运转体内,开始净化心神,一点点将邪恶曲音从脑海驱赶了出去。

    瑶光仙君绝学,斩心魔,淬道心,净神魂,抵世间万音侵扰。

    静心诀出,万音归寂。

    神圣光华笼罩身躯,秦浩渐渐从曲子阴霾里走出,纵然此时天地间震颤的曲调再激昂,也无法撼动他的心神。

    只不过,天地间的灵气,确实完全消失了。

    即使秦浩体内还有元气,如果继续战斗的话,却无法维持多久。

    “呵呵,即使有我师尊传授的静心诀又能如何,你不擅音法之道,解救不了叶水寒和那碍眼虫。”

    长河洛身体上,也弥漫着如同秦浩一样的神圣光华,显然他的体内也在运转着瑶光峰镇峰绝学,静心诀。

    他看了一眼虚空震颤的音波,感知着天地灵气的消散,自顾自的说道:“你只知瑶光有静心圣学,却不知,她还握有杀人于无形的天魔乱神曲。”

    “静心诀出,万音归寂。”

    “天魔一出,封禁万灵。”

    长河洛指向秦浩开口:“你输了。”

    静心,天魔,两种截然不同的大道音法;一部稳心神,一部乱心魄。

    秦浩非瑶光峰弟子,对曲音之道又无太大兴趣,瑶光仙君自然也没有教他去学习杀人的天魔曲。

    但现在,天魔乱舞,封禁万灵,对秦浩三人而言,无疑是致命的。

    言语之间,长河洛掌心抚琴,轻柔曲调传出,化作一道道音律飞入越千阳诸人而中,他们病态的样子眨眼排除一空,恢复之前正常状态。

    反观叶水寒和小九,脸上痛苦神色越来越重,也不知意识当中究竟发生了何等可怕的画面,神志濒临崩溃,死于天魔曲下,也只是时间问题。

    “是苏晋和蓝倾舞?”

    秦浩暗抓双掌,自知无法解除天魔曲的威力,开口问道。

    瑶光峰天才极少,有能力演奏这部至高绝学天魔曲的人更少,除了魔宪之外,这一届弟子当中,就数苏晋和蓝倾舞音律造诣最强。

    当时帝落湾考核,秦浩对这二人有所了解,确实当得起天才之名。

    而且,苏晋的元魂是笛子,蓝倾舞的元魂正是琵琶。

    长河洛没有回答,他笑了笑,算是默认。

    “我虽不懂音法奥妙,但以苏晋和蓝倾舞的资质,瑶光师叔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传授他们天魔乱神曲。”

    功法品阶越强,反噬性越大,这一点秦浩还是清楚的。

    “我教的。”

    长河洛不在意的说道:“为了能够杀你,一篇曲谱算得什么?

    而且不妨告诉你,他们学得是我改造后的残篇,一旦弹奏起来,即使想停,也根本停不下来,直至他们魂力枯竭,神魂耗尽而死。”

    “你……”秦浩牙关紧咬。

    “毒吗?

    也是被你逼的。”

    长河洛挥手扫出一道音波,音波斩过虚空,化作无匹刀刃切向秦浩。

    轰!秦浩周身血焰升腾,红莲霸火宛如龙息喷吐,将音刃焚烧一空。

    “失了天地灵源,你体内元气有限,如何与我拼?”

    长河洛双手波动琴弦,一缕缕灵气至天外引渡,加注在身上,灵力入体,游走经脉,注入丹田之中,衍变为元气,纵然恢复速速比不上消耗,但秦浩连恢复元气的机会也没有。

    何况,此时越千阳几人都是正常状态,秦浩却是独木支撑。

    “你可曾告诉过苏师弟,今日灭杀之人是我?”

    秦浩道。

    “有关系吗?”

    长河洛无所谓的摇摇头:“今天过后,神宫再无天权峰传人,瑶光峰也失去两个亲传弟子,苏晋和蓝倾舞弹奏天魔曲,力竭一样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