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有一间茅草屋 > 第一百七十一章

第一百七十一章

 热门推荐:
    “好好干,以后好处多的是,既然这注意是你想出来的,那便由你去实施。”

    说着,他将腰间的身份令牌解下递了过去。

    “记住,如今正值老爷寿辰,四面八方都有眼睛看着咱们,一定要办的漂亮些。”

    “请总管放心,小的定当不辱此命!”发言者热血沸腾的接过令牌,话语铿锵间,觉得自己发达之日快要到了。

    “去办吧~!”胡总管挥了挥手,他顿时风一般的跑了出去。

    ……

    碧落山庄,花园假山山洞之中,常玄坐在桌子前,专心致志的操控这圣龙之鼎。

    如今时辰已经过去一个半,炉中丹药已差不多成型了,只需要做好最后的一步收尾工作,便可开炉取丹了。

    很快,常玄感觉会火候到了,便撤去了手中灵火,旋即开炉取丹药。

    嘭!

    随着炉鼎的开启,一股炙热气流顿时从中冒出,若是炼丹初手的话,难逃被熏个面皮破裂的下场,但常玄已经炼丹多次了,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不多时,炉鼎热流尽数散去,露出三颗静静躺在底部的三颗白色丹丸。

    拿起看了看,两颗上品,一颗极品。

    顿时,常玄露出满意笑容。

    随后,他在脑海中勾勒出五欲楼主的形象,随后“咔嚓”一下捏碎手中的一颗幻形丹。

    瞬间,他被一片白茫茫的灵光包围,等灵光消失后,他完全变成了五欲楼主的模样,连身上衣衫也都一模一样。

    来到镜子前看了看自己,又捏了捏自己的脸,在感受到真实触感之后,常玄露出满意之色。

    这幻形丹,虽说是带有一个幻字,其实并不是通过某种手段遮掩成别人的模样,而是真正的通过药力化城对方,无论外形话是内在,只是有着时间限制罢了。

    不过此丹每颗作用三天,虽说如今试用了一颗剩下的也还能持续足足六天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足够他解决一切障碍了。

    “散!”随着常玄一声低喝,他身体之上灵光在现,重复之前的使用过程,等灵光消失时,他又不可思议的变回了自己。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镜子前,常玄目光深邃的喃喃自语。

    如今,幻形丹已经炼制妥当,那么加下来便要进行暗杀胡总管,李代桃僵的计划了!

    在之前,常玄虽是只和胡总管短暂较量的一下,却因探测在前,很清楚对方有金丹后期的实力。这实力,要刺杀对方实属不易,一般人别说是刺杀,一接近对方便会被对方感应到。

    不过常玄并不是一般人,除了炼丹之外,他还拥有之前系统赠与的隐身术,此术虽说是要消耗贡献值,但在之前使用时候,他信仰金身里还存在一些,足够应付此场计划了。

    收拾掉山洞中自己炼丹留下的痕迹,常玄四处看了看,将那一圈明珠光灯上的明珠摘下来放进自身须弥袋就离开了。

    那些明珠光灯其上的明珠颗颗价值不菲,且也不是被嵌死在上面,只需微微用力便能将之拿起,因此收取这些夜明珠并没有废多大力气。

    走出山洞,花园中一切安静如旧,常玄四处看了看没人后,便整了整自己所穿的家丁衣服,接着又运用丹田灵力改变面部容貌,由清秀的模样改成不起眼的路人。

    离开假山花园,此时正是下午十分,山庄内准备宴席的人已然忙碌,且到处聚集的拜寿着更多了,只因人数太多的关系,他们暂时接触不到李大会长才在院落中聚集,一个个虽然都是一方强者或者豪富,但在此时一个个却都犹如凡间平民一样,手里提着各自寿礼,生怕错过巴结李大会长的机会。

    因为化身家丁的缘故,这些人根本没注意从此而过的常玄,常玄也懒得在他们身上浪费目光,且如今来说,五欲楼主和叶小妹齐齐被抓,他也没心思寻找李放的所在了,需得先救下二人才行,若不然,他从良心上过不去。

    随着接近后厨所在,路上所遇到的家丁下人也多了起来,不过听到对方口中所交谈的信息,常玄脸色却是变了。

    “听说了吗?这次为了逼出奸细的下落,胡总管可是不讲情面了,尽管那五欲楼主也算是个有名人物,却还是被胡总管打断了腿……”

    “可不是嘛,听说连那姓叶的小姑娘都没能幸免呢,总管这次,可太狠了……”

    “这都不是那魔门奸细闹得吗?胡总管是什么人你们又不是不知道,真逼急了,什么事做不出来?”

    “我看那姓叶的小姑娘要悬,不过十几岁的年纪,就要遭受惨无人道的折磨,真是惨啊……”

    听几人用“惨无人道”来形容叶小妹所受的痛苦时,常玄脸色顿时变得一片铁青,二话不说的,直接一步跨到几人面前,独属金丹的恐怖气息轰然压了过去。

    “说!胡总管现在何方!”

    这交谈的几人,都是部落山庄中最下等的家丁,其实力最强者也不过是区区练气阶而已,哪里承受的了常玄独属金丹的气息,因此在他气息刚压过去的时候,几人便嘴唇发白的僵在了原地,浑身颤抖的别说说话了,就连呼吸都变得很困难,面对常玄的问话,只是满眼惊恐的看着他。

    见几人如此,常玄也知道自己是在情急之下出手过重了,这几个连筑元都没有的家丁,又哪里能承受的了独属金丹的浩大气息?

    心念转动之下,常玄微微收敛自身气息,给了几人说话的余地。

    这几人,本就是碧落山庄中最下等的存在,实力和骨气一概没有,在常玄的气势压制下,几人刚一得到开口机会便哆哆嗦嗦的说道“在,在地牢。”

    闻言,常玄眉头陡然一皱“地牢在哪里?”

    “在在问道崖之下……”见他皱眉,几名练气阶的家丁哆嗦的更的厉害的,声音颤抖的说道。

    “你!过来为我带路!”常玄闻言一把将那只有练气一阶的家丁提了过来,随后指尖凝聚一道气息,骤然弹进了剩余两名家丁的体内。

    “我在你们身上已经留下了印记,此事若敢说出去,小心你们的小命!”

    说着,常玄提着手中那名脸色煞白的家丁便离开了这里,留下后方两名脸色惨白的家丁,其中有一人,裤子都湿透了……

    没办法,对他们这些最低等的家丁来说,金丹境的存在,就和老天爷没什么区别。

    “怎么走?”提着那名浑身颤抖的家丁,走出一个拐弯后便皱眉问道。

    “向,向下……”此名家丁很害怕违反山庄规定,但更害怕常玄会杀死他,以他只有区区练气一阶的实力,要面对金丹境的常玄根本就不够看,常玄要杀他的话,就像按死一只蚂蚁一样,由不得他不害怕。

    不过此人怕归怕,却并不像先前的几人一样尿了裤子。

    因为怕死,此人就算名知道违反山庄禁令,却也不得不带着常玄往地牢走。

    而为了避免他人看出身份,常玄在路上的时候便对此人软硬兼施,给出只要带他到地牢所在,就给他百块灵石的承陈诺。

    俗话说人为财死,得此承诺后,家丁顿时变得不一样了,态度由被动变成了主动,因为对他来说,百块灵石,足以让他脱离山庄远走高飞了。

    当然,这也是在回头无路的情况下,他不得不做的选择。

    地牢,是道源会之中的一个特殊之地,存在问道崖之下的深渊之中,其中关押的有是潜入道源会作乱的魔道之人,也有的是违反道源会的名言禁令之人,还有的是其他叫不上名号之人,但无论是那种,但凡被关地牢,就基本不具备站着离开的可能。

    就算不死,也得脱层皮。

    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下往地牢的路很偏僻,也因为地牢的特殊性,路上也基本没什么人把手,而且常玄和那名家丁穿的都是家丁服饰,此身份虽然在碧落山庄之中卑微至极,在外却是高人一等,就算偶遇一两队巡逻者,也只是随口盘问几句,得知他们是为胡总管办事之后就离开了。

    很快,问道崖之下的地牢就到了,在隔着老远的时候,常玄就感觉这犹如巨兽之口般的地牢散发这一股冲天死气,尽管从没进入过其中,也不难想象这里面究竟死了多少人。

    地牢入口处,和在来的路上不一样,守卫着两排装甲森严的黑卫不不说,两旁处还各自趴着一只拴有铁链的雄狮,其气息,不必任何金丹修士差。

    这情形,如果再带着旁边家丁往前走的话,少不得几步就要被对方发现了,毕竟对方只是个筑元不到的小小家丁,和拥有隐身术的他没法比拟。

    而这,此名家丁自己也清楚的知道,所以在常玄刚一停下步子的时候,他便哀求道“大人,地牢就在前方了,要行什么事小的一律不过问,但小的实力卑微,决不能在往前走了,到时候丢了性命是小,耽误了大人之事,小的就万万承受不起了……”

    常玄回头看了看他,也没有继续带个拖油瓶走下去的念头,伸手从须弥袋中按照约定取了百块灵石过去。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家丁接过灵石,满脸的受宠若惊,常玄给的灵石,都是中品,对他来说实属今天机缘了,有了这些灵石,他那里还用得着给人当牛做马……

    “回去以后,别乱说话,不然……”常玄淡淡扫了他一眼,话说到一半时,眼中露出杀机。

    “小的明白,若泄露大人之事,定让小的不得好死!”家丁见状赶忙堵天发誓。

    “走吧。”常玄挥了挥手,虽说此时此刻杀人灭口才是最好打算,但他毕竟不是杀人狂魔,做不出伤及无辜的事来。

    家丁离开后,常玄躲在墙后观察了一会门卫动作,随后原地施展隐身术就直接凭空消失了。

    这地牢,虽说防备森严,除了两队黑甲卫士还有两只堪比金丹的雄狮,若一般人来此,个人就不具备潜入进去的可能,可常玄不一样,他不止拥有隐身术,还拥有可遮掩气息的教主道袍,这两样东西加在一起,除非他的贡献值用完,不然就算是大罗金仙也发现不了他。

    而在他潜入地牢的时候,地牢之中又是另一番景象。

    道源会的地牢所在,虽说是关押和杀人的场所,不过那只是对被关押在这里的人来说,而这里的狱卒和守卫则个个都过的很好,因为这里犯人想要受到点优待,就必须先让狱卒舒心才行。

    在地牢之中,除了一间间黑水堆积的牢房外,还有一间间供狱卒使用的特殊房间,这两者之间虽然只是一堵墙的距离,但其中一切却是天差地别。

    前者是不折不扣的人间炼狱,后者相对炼狱来说,便是人间相仙境。

    此时,在地牢中档次最高的一处狱头房间之中,面容俊俏的胡大总管正很随意的坐在那里,而原本此处的鱼狱头则很恭敬的站在他的旁边。

    俗话说宰相门前三品官,尽管胡润所任的只是李家总管一职,但别忘了李家的李大会长可是道源会声名赫赫的第一会长,别的不说,只要是李府之人,别说是高贵与否,只要是出去的,任何人都得给三分薄面。

    当然,这并不是李家下人有多高贵,而是因为李会长的声名赫赫。

    可以这么说,凡是在道源城之中,除了道源会背靠的十的宗门和其他有数的几个人,能的得罪起李大会长的人基本就没有!

    所以胡润大总管一职虽然并比不得地牢狱头在道源会的地位高,但仗着李大会长的名声,在胡润之前他就得站着,且尽管双方不是一个机构,却不得不听从对方吩咐。

    在此时的狱头房间中,除了胡总管和他的几名得力助手还有狱头外,在房间当中还站着两排整齐划一的黑衣卫士。

    他们,正式胡润手中的核心力量,人数不多虽只有十位,但个个都有着金丹实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