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夺嫡 > 第155章 陆铮摊牌!

第155章 陆铮摊牌!

 热门推荐:
    陆铮得了县试案首,秀才的功名已经板上钉钉了,陆铮有了这个身份,他的很多束缚都可以迎刃而解。

    比如,陆铮一直想脱离张家,以前他几乎不可能,因为只要他离开张家在外面住,便会立刻惹出各种闲言碎语,所以张家不会允许,而张家不点头,他便无能为力。

    大康朝讲孝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让子亡,子不得不亡,陆铮虽然远离江宁陆家,但是他被托付给张家,张家便成为了陆铮难以挣脱的牢笼。

    而现在陆铮有了秀才的身份便不同了,他可以游学,下一步他还要去参加秋闱考举人,他可以自由的离开扬州。

    他离开扬州之后,那还不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了么?所以,不夸张的说,考中秀才,对陆铮来说便意味着极大程度上的自由。

    只要他愿意,他随时可以摆脱现在这种时时刻刻都可能遭别人算计和暗算的日子,以他现在的身家,他也足可以支撑他自己的生存。

    陆铮一直滴酒不沾,并不是他不喝酒,而且他时时刻刻思想意识都处在高度的紧张之中,酒精会让他放松警惕,失去对很多事情的判断。

    而今天,他心情极其的愉悦,又有两三损友相陪,不知不觉,陆铮就喝得微醺醉意了。

    陆铮上午便出来看榜,一顿酒喝完回到张家西角院已经到了申时初,院子里面,司棋等一众小丫头,还有齐彪都已经知道消息了,一个个都喜得很。

    然而,鉴于张家的整个氛围,他的喜悦却又不便于肆无忌惮的完全释放出来,所以院子里的气氛很怪。

    还有,大管家崔大已经在院子里等候陆铮多时了,陆铮进到院子,崔大连忙迎上去,满脸笑容的道:

    “恭喜公子,贺喜公子,公子高中案首,我新河县第一个秀才出在了咱们张家,张家的门楣有光彩呢!”

    他微微顿了顿,继续道:“公子,今天报喜的人直接去了老太太院子里,老太太给了双倍的赏钱,晚上就是‘樱花宴’,聂县尊主持的宴会呢,你回头一定要好好表现,千万别堕了案首的名头哦!”

    崔大的语气极其的温和,陆铮很清楚,张家实际上掌握最大的权力的人便是眼前这个佝偻的老家伙。

    然而这老家伙的脾气一直都很好,对陆铮总是恭恭敬敬,客客气气,处处都不忘记显示他低人一等的身份。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陆铮自然对崔大也敬重得很,看到老家伙这模样,他淡淡的道:“大管家,恐怕不是为这点小事儿专程来的吧?”

    崔大一笑,道:“铮哥儿,说起来一言难尽呢!二老爷现在当家,性子最是倔强,这不他又和吴辅大人较劲了,非得要揭发吴大人在考场上失职之举。

    铮哥儿,您说说,这是什么事儿哦?二老爷刚刚走马上任,根基还不稳,这般四面树敌……”

    陆铮哈哈一笑,道:“大管家,二舅是有分寸的人,他这么做自然是有自己的道理的,您老管好家便好了,官场之上,事情纷繁复杂,您老虽然有心去管,可是哪里能管得了?”

    崔大微微愣了一下,他仔细的打量陆铮,心中忽然生出阵阵的寒意,听陆铮的口吻,他对一切都似乎了若指掌,他年纪轻轻,可是对官场上的事情却看得透透彻彻,张承西空活了四十年,其智计见识竟然还不如一十余岁的少年,实在是让人唏嘘感叹。

    崔大现在是十分的无奈,他掌管着张家的生意,张家号称扬州首富,但是有再多的财富也经不起张承西这样挥霍和糟践啊。

    张承西这个官儿就是靠撒钱才得来的,当上官儿以后,撒钱反而更凶了。张母虽然厉害,但毕竟是妇人见识,其满脑子都只想张家诗礼簪缨之族的荣耀,这哪里是持家之道?

    张承东临行之前把张家交给了崔大,崔大总不能等张承东回来的时候,张家的生意都被败光啊!

    崔大自己是没法劝张承西,他只能把主意打到陆铮身上来,而陆铮似乎对他的心思也是洞若观火呢!

    崔大今年都年过七旬了,这一辈子不知经历过多少事情,可是在他眼中,陆铮他还是觉着看不透,他一生服张承东,张承东既然说陆铮不是池中物,让家里的人别再对其不利,他便严格遵从。

    梁实倒是想违背来着,结果如何呢?现在梁实的结局多凄惨?别说梁实了,整个梁家现在都败了,陆铮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本事崔大没有亲眼见到,可是单单看到这样的结果,就够他心惊胆战的了。

    “陆公子,樱花宴已经备好了,晚上就开宴,这个时候老奴请您过去瞅一瞅,过目一下,顺带着给把把关,您千万别推辞!”崔大道。

    他微微沉吟了一下道:“其实,陆公子,这对您也是一件好事,您中了秀才了,面前的路更宽了,有道是家和万事兴,家里的事情能先处理得妥妥当当,没有了后顾之忧,其他的事情便可以放心大胆的去干,老奴没读过多少书,但是这个道理应该是如此。”

    陆铮微微皱眉,道:“嗯,大管家说得有道理,那我看看去?”

    观景山离西角院不远,陆铮对这里十分的熟悉,崔大陪着他到了樱花园,果然宴席都布置妥当了,看着满园的红灯笼,陆铮就算是见过世面,也感到有点小震撼。

    案首的坐席已经准备好了,就在聂大人的旁边,而那个位置今天属于陆铮,穿过了宴席布置的区域继续沿着樱花园往前走,崔大已经跟丢了。

    院子里,张承西苦大仇深的坐在一株樱花树旁边,他的脸色很难看,看向陆铮的眼神极其的复杂,他的嘴唇掀动,似乎有很多话想说,可是却终究一个字都没吐出来。

    他有那么多门客师爷,另外再加上崔大,今天他觉得一个都用不上,他脑子里陷入了一种混乱的状态,他实在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陆铮为什么能得案首呢?吴辅在中间究竟搞了什么鬼?他为什么没有发现?

    聂县尊对这件事会怎么看,他一旦把这事儿闹起来之后,聂县尊会如何处置此事?还有,学政苏大人就在扬州,苏大人会不会秉公处理?

    他脑子里天马行空,却不敢行动,因为他手中实在是没有任何把柄,脑子里也想不出任何线索,他总不能说自己已经把陆铮的卷子给换掉了,陆铮还得了案首,这里面有猫腻吧?

    所以,他现在陷入到了深深的苦闷之中,无法自拔。

    陆铮看到了他,微微鞠躬行礼,道:“二舅,今天的樱花宴布置得很漂亮,二舅真是大手笔啊!”

    张承西终于按耐不住了,他豁然站起身来,盯着陆铮道:“陆铮,你老实交代,你是怎么得到案首的?你究竟做了什么手脚?

    你倘若如实交代,我可以看在你我舅甥一场的缘分上面对你从轻处理,你倘若胆敢隐瞒,哼,我一定严惩不贷!”

    张承西穿着官服,这一发怒起来,看上去官威十足,而陆铮却抬起头来,哈哈大笑起来,他用一种看小丑的眼神看着张承西,心中生出和吴辅一样的念头。

    像张承西这样的人,为什么非得要往官场挤?他安安稳稳做一辈子富家翁不好么?以他这样的智商在官场上厮混,除了丢人现眼和炮制闹剧之外,他还能干什么呢?

    张承西被陆铮这一番笑,笑得面红耳赤,怒火中烧,他勃然作色,就待要发飙,陆铮笑声收敛,轻轻压了压手道:

    “二舅,您别激动,请坐,我们慢慢谈!事情我原原本本的跟你说,好不好?”

    陆铮的语气变得很平和,张承西一听陆铮要坦白,他终究坐了下来,脸上也稍微好看了一些。

    陆铮等他坐好了,他才缓缓的道:“二舅,你最疑惑的地方应该是你分明已经把我的考卷给换掉了,为什么我还能成为案首,是不是?”

    “啊……”张承西内心剧震,他瞪大了眼睛,眼珠子都差点从眼眶里滚出来:“你……你……你胡说八道,我……我……污蔑我……”

    张承西脑子凌乱了,心一下就慌了,陆铮道:“行了,舅舅,别紧张,看把你吓得,多大一点事儿啊,至于吗?”

    陆铮凑到张承西面前,一字一句的道:“二舅,其实我是案首这件事情在很早就定下来了,我这么跟您说吧,你不过给我换了一张考卷而已,就是您把我的考卷换成一坨狗屎糊了名送上去,我也是新河县试的案首,我这么说,您老会不会觉得我言过其实了?”

    张承西倒吸一口凉气,陆铮哈哈一笑,道:“不过,二舅,这真就是实情呢!说到这些事情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二舅你想不想听?

    崔大管家年纪大了,可是心里却明白,他求到了我那里,让我给你说一说,他是怕你中了吴辅的圈套啊,这个奴才,贪是贪了些,可是对张家没得说,忠心耿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