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夺嫡 > 第166章 北地贵人!

第166章 北地贵人!

 热门推荐:
    新城河上,河水碧绿,刚刚涨起来的春水略微湍急,游船在河面上顺流而下,速度很快。

    这一艘游船并不很大,也并未见多富丽堂皇,然而,船舱之中却收拾得纤尘不染。

    船舱里面,两位贵人坐在太师椅上,一长一少,年纪大一点的贵人穿着一袭直缀长袍,五缕长须一丝不苟,一双目光锐利有神,顾盼之间,极具气度。

    而年少者不足二十,白衣胜雪,唇红齿白,她手中执着一柄折扇,扇面上画着水墨山水,不过寥寥几笔,便勾勒出山势的奇峻嵯峨,一看便出自名家之手。

    两人的衣着都简单,但是质地皆十分的华丽,一看便不是凡俗之人。

    年长者书卷气十足,年幼者风度翩翩,贵气逼人,仓中的丫鬟仆从,也皆都穿着华丽,尤其是几个壮硕的汉子,身形魁梧,手掌上有老茧子,一看便是习武之人,而且武功的修为不俗。

    “这就是扬州么?看上去也就如此嘛,并未见得比常州好,比应天和江宁更是不如呢!”少年公子淡淡的道,言语中颇有轻蔑的味道。

    年长者道:“让您别跟我来,你就是不信,这一下失望了吧?这能怪谁呢?”

    “舅舅,我跟你来并不是看扬州来的,我这一次来扬州的主要目的第一我想见识一下那位扬州第一美女,嘿嘿,舅舅的风流在北地很出名,而江南却才是真正的温柔乡,就不知道被舅舅誉为扬州第一的美人儿长什么样儿呢!我心中着实好奇得很呢!”少年公子一笑,模样竟然有些阴柔。

    他顿了顿,又道:“第二,我想见识一下那个作出《将进酒》诗作的陆公子,我这一次游历江南收获不大,唯有一首《将进酒》着实让我大开眼界,想来作出这等诗作之人,当是豪迈性情中人,我很想见一见呢!”

    “第三恰逢其会,我碰上了道试,舅舅您恰好是主考官,我便想看看常州府,安庆府,扬州府这三府之地,谁能夺得案首。

    江南是才子之乡,瞧瞧江南才子的风采便不虚此行呢!”

    年长者哈哈大笑,道:“秦公子,你我约法三章,你瞧归瞧,可不能干扰我的事情。更不能惹事儿,否则我就不讲情面的把你送回去,知道么?”

    俊美少年冲着对方翻了一个白眼,道:“你就知道威胁我,那你倒说说,那个叫陆铮的才子长什么模样?有什么功名,还有他究竟是什么来历,我心中有底了,便可以去找了嘛!”

    “还有那个叫端木婉容的丫头,你能不能约一下她,让她出来我才能见到她呢!扬州可是你的地盘,我人生地不熟,你不帮我让我自己去找,肯定要生事端的呢!”

    年长者面露苦色,道:“你才是真正的威胁我呢!行了,行了,我算是怕你了!你知不知道,你在常州给我惹了多大的事儿?

    常州的那个阮少林,人家可是案首的大热门,你让人手下的人当着那么多人打他一个耳光,让他下不了台,不仅丢了面子,更重要的是对他名声损害极大。你这样的做派,便已经影响到了道试了呢!”

    “哼!那个姓阮的太跋扈,而且登徒子一个太好色,好女色也就罢了,我这身装扮他眼珠子都还不规矩呢!

    我估摸这家伙十有还好男风,十足是个混蛋,我赏他一耳光那是给了您的面子,倘若在京城,看我不狠狠的收拾他!”少年公子道,看他的神情一脸的理所当然,显然类似的事情他经常干,可以说轻车熟路呢!

    年长者摇摇头,轻轻叹气,他正是这一次道试的主考官苏清苏大人,说他是年长者,其实他的年纪也不过三十多岁而已。

    以他这样的年龄,便以翰林院修撰的身份授南直隶学政,官虽然只是五品,但是可以说是根红苗正,前途不可限量呢!

    他本就是北地的才子,现在在江南做学政,主持江南科考,这本身就是莫大的荣誉,别忘记南直隶可也是有六部的,苏清却是地地道道的北人呢!

    “好了,好了,我都有些怕你了!王通,你进来!”苏清道,舱外一名身材健硕的中年人微微弯腰进到舱里面。

    他先是对苏清行礼,苏清道:“你先给秦公子说一说陆铮的事情?我考一考你最近的功课!”

    王通微微愣了一下,看向年轻人道:“郡……”

    “叫我秦公子!”白衣青年给了王通一个冷峻的眼神,王通连忙改口道:“秦……秦公子,说来惭愧,这个陆铮自从府试得了案首之后,便闭门不出,不赴宴,不应酬,不出门,据说只是安心在家里读书。老奴无能,目前还没有关于他的更多信息……”

    “哦?你说什么?陆铮竟然是个没功名的白身?他得了府试案首么?”自称秦公子的青年饶有兴致的道。

    王通道:“不错,陆铮的年龄今年才十六岁,这是第一次下场童子试呢,他县试也是得了案首。”

    “哎呦,不错哦,还是个天才呢!”秦公子眼睛看向苏清道:“舅舅,人家了不起啊,县试和府试都是案首,和您可是一样的呢!您在院试时候屈居第三,没能得小三元,说不定陆铮这一次还会超过你呢!”

    秦公子搓搓手,道:“这一次到扬州本来挺失望的,不过这个陆铮倒是让我有点好奇了!”

    苏清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在安庆和常州的时候也说过同样的话,结果在安庆你捉弄赵木泉,让他差点淹死。到常州更过分,竟然让人把阮少林给打了。现在到了扬州,我只祈祷那陆铮能够耐得住性子,在道试之前千万别出来,就安心在家里闭门读书,要不然又不知要遭怎样的无妄之灾呢!哈哈……”

    “舅舅,你不能这样说话啊,我是那种是非不分的人么?我这人只是性情中人,看不得沽名钓誉、假装斯文之人。再还有一点,我身上有侠气,那个叫赵木泉的家伙欺负女子,我看不过眼,捉弄一下他,给他一个教训,这算什么事儿?”秦公子道。

    “那女子是青楼女子,男人去青楼本来就是游戏取乐耳,赵公子有什么过分之处?”苏清道。

    “哼,青楼女子也是女子,反正我看不惯便要拔刀相助!”秦公子蛮横无理的道,她摆摆手道:“行了,这陆铮先说到这里为止,你还是跟我说一说端木婉容吧,这个扬州第一美女我怎么才能见到她?”

    王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秦公子,端木婉容您这一次恐怕是见不到了!”

    “怎么回事?这女人不会死了吧?她年纪轻轻的,怎么会死?”

    王通脸上露出古怪之色,道:“不是,而是端木婉容进京了,这一次宫中选秀,端木婉容成功被选为了秀女,于昨日便离开了扬州,现在应该是一路北上了,秦公子和她错过了!”

    “啊……她……她选秀?哼,真是扫兴得很,要想干什么不好,偏偏去选秀,哼,这个女人的心很高呢!”秦公子十分不爽的道。

    苏清却哈哈笑起来道:“阿弥陀佛,这个端木婉容倒是福缘不浅,没和你碰上,呵呵,我为她感到十分高兴啊!”

    “舅舅,你真要这么说是不是?来人啊,给我派一艘快船立刻逆流而上,给我追,见到京城内府的船,便让他们先停下来。

    对了,这一次往南来的应该是内府的贺公公,你们见到贺公公便跟他说,让他别急着回京,我还在扬州玩儿几天,让他等我一起回!去吧,去吧,这事儿办好了,我赏你们。”

    两个精壮汉子叩首领命,他们立刻从船后面放下了一艘小船,两条汉子驾着小船逆流而上,速度竟然惊人的快,一路往北追了过去。

    苏清和王通两人简直是目瞪口呆,秦公子却毫不在意的笑笑道:“我想见的女人,就算她进了宫我也能让她乖乖的出来见我,哼,这个端木婉容我就非见一见不可了!”

    苏清摊摊手,表示无语,王通则咽了一口唾沫心想这哪家的人倘若惹上了这位小主儿,那真是吃不了兜着走,端木家的那丫头也够命苦的,她没招谁没惹谁,竟然遭了这么一出无妄之灾,真是……

    “王通,现在我们到哪里了?”苏清引开话题,道。

    “回大人,我们现在还在新城河,您看那边便是新城河有名的十字街。去年一把大火把那边烧了,后来重建之后反而更热闹了。”王通道。

    苏清抬抬手道:“好,今天我们就将船停在那边,别往前走了。哼,那帮人在码头上等着呢,那就让他们等吧,我们先吃饱喝足再过去。”

    秦公子站起身来道:“好,这是最好了!王通,这一带可有什么好吃的酒肆么?”

    “有呢,这一带最有名的就数福运酒楼了,这家酒楼可以说是扬州有名,不仅菜式好,而且环境雅致,秦公子,待会儿上船了您过去瞧瞧,保管您满意!”王通弯腰恭敬的道。

    船速慢慢降下来了,开始向十字街码头靠过去,这个时候还早,不过下午时分,新城河上的画舫还并没有热闹起来,不过十字街却熙熙攘攘,无比的热闹繁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