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夺嫡 > 第224章 秦淮河的繁华!

第224章 秦淮河的繁华!

 热门推荐:
    天色晴朗,微风漾起河面上波光粼粼,陆铮站在船头,看着眼前的开阔,心情极其的舒展。

    他最近一直都待在家里,用功的时间长了,心中便像长了毛一般,只要待在房里就莫名的躁动,骨头缝儿里都发痒了,每每这个时候,家里便待不住了,劳逸结合,张弛有度,该出来散散心了。

    自从有了“童子”之后,陆铮需要管的事情就更少了,家里的事情有影儿便可以安排得妥妥当当,外面的事情“童子”则是考虑得非常的细致。

    陆铮家门口便是县的内河,从那里上船,沿着纵横交织的金陵内河变换穿梭,繁华的秦淮河便在眼前。

    江南便是这样的好,水路发达,金陵城以大江为中心,河网纵横交织,乘游艇,走水路的确别有一番风情。

    陆铮今日一袭白袍,风采照人,影儿陪在他身边,“童子”则是易容掩去了本来的容貌,他穿着书童的衣袍,看上去真就像是书童一般。

    金陵多才子,像陆铮这样带丫鬟、童子出行游玩的富家才子很多,所以,他们这一行并不怎么引人注目。

    秦淮河上,虽然是白天,河面上依旧船流如梭,越往前走,河面上越热闹。

    其实,秦淮河的画舫早已经不同于寻常的烟花之地了。

    混迹秦淮河的除了那些寻花问柳的嫖客之外,更多的是读书人,读书人聚会,宴客,会友,秦淮河都是首选之地。

    金陵城的各种规模的诗会,文会也大抵都在秦淮河,秦淮河的画舫也并非都是商贾嫖客能登上去的,金陵豪门养士风气极盛,像陆家的陆谦便以养士出名,而养士又必然需要养姑娘,因而,在秦淮河上有很多画舫背后皆有权阀豪门的背景。

    和扬州一样,金陵的妓女也有诸多的等级,一年一度的金陵花魁大赛更是江南瞩目,甚至京城都有才子慕名而来。

    “公子,目前秦淮河上最大的四座画舫人称‘碧海连天’,分别是碧云阁、海蜃阁,连城阁,天水阁,这等画舫,皆是纵连数百米,几乎是横亘于整个江面,而且,这四舫分占一方,几乎是将秦淮河截成四段了呢!”童子道。

    他顿了顿,又道:“但凡是顶级画舫,背后必然需要有权阀豪门支持,除了豪门之外,还需要有大批才子为其忠实的拥趸,金陵多才子,以公子之才,当在这秦淮河也占有一席之地。”

    陆铮一笑,道:“金陵人真是有趣,四座画舫起名‘碧海连天’,据说金陵的才子也有一句话,叫‘李顾苏柳陈陆阮’,这七名才子,其他的人不认识,可是这‘苏’便是苏清,他是我的老师,现在是翰林学士。

    另外,这陆我也知道,我的同父哥哥陆俊,倘若我也占有了一席之地,那这一句话便不好念了。”

    陆铮哈哈一笑,心中对所谓的金陵才子并不以为然,这七个人中固然有才学高绝之人如苏清,也有因为长期混迹秦淮河,花了大价钱之后得到的虚名。

    这种事情在陆铮前世就见怪不怪了,某些官员、企业家的自我介绍中,总会加上某某大学某某学位,某某文学艺术协会副主席等等字样。

    陆铮对这些种种,早就见怪不怪,至于秦淮河所谓的花魁,和前世的那些明星也是一样的。

    花魁要出头,单单自己有美貌有才华那是绝无可能的,其背后必然需要有金主,另外也需要包装炒作,才有出头的希望。

    那些明星所谓的冰清玉洁,那都是经纪公司包装出来的人设而已,其实在滚滚红尘之中,在纸醉金迷,物欲横流的社会里面,哪里还存在有冰清玉洁?

    秦淮河上的花魁清倌人,也是一样的,所谓的清倌人那不过是一种包装而已,所谓的清倌人在权贵才子面前大都会自荐枕席,只有那些不谙人情世故的少年公子才会相信这些包装背后的美好。

    像陆铮这样,年纪虽然不大,可是他几世为人,对这一切早就看得极其的透彻了,所以对秦淮河这里的繁华他的兴趣寥寥。

    至于金陵才子的名声,陆铮现在也已经比以前看淡了。陆铮在扬州求名,因为当时他的处境极其的艰难,他需要借助名声让自己能够获得更多的资源,得到下场参加科举的机会。

    而现在陆铮回到了应天,自己有了宅子,他将要参加的乡试和童子试完全不同,名气在乡试中的作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在这样的情况下陆铮对才子的虚名也就看淡了。

    还有一点,江南才子在大康朝向来被视为恃才傲物,阴柔少谋。盖因江南太富庶,很多所谓的江南才子都是在画舫妓院的脂粉堆里面被捧出来的,这样的才子被人诟病也并不奇怪,陆铮却不想背这样的名声呢。

    在这样的心境下,陆铮游览秦淮河便宛若是旁观者一般,他的心情轻松之极,恰是这种心态,他反而变得与众不同。

    “公子,前面便是碧云阁了,您看碧云阁横亘于秦淮河,画舫建得如同空中楼阁一般,这样的雕梁画栋,唯有金陵独有。”童子指着远处船舸密集的江面道。

    陆铮看过去,果然看到秦淮河上有一艘巨大的画舫横亘在河面上,一般的画舫不过两三层而已,可这一艘画舫足足有五层高。

    从远处看上去,这画舫已经不像是一只船了,而像是雕梁画栋的一座宫殿一般,今天的天气很好,画舫沐浴在阳光中,背景是瓦蓝的天,着实能给人震撼。

    “碧云阁”三个字龙飞凤舞,据说这几个字是先帝爷下江南时亲笔所书,仅仅这三个字,便彰显出“碧云阁”在秦淮河的地位。

    以“碧云阁”为中心,周围簇拥着几十上百艘画舫,这些画舫将碧云阁拱卫在中间,更加衬托出碧云阁的超凡不俗。

    看了这里的画舫,陆铮再回想扬州的瘦西湖,那真是完全不能比,根本就不在一个层面上。

    “我们也去‘碧云阁’么?”陆铮道。

    “我这么远远看上去,那边好像人声鼎沸,很热闹啊!”

    “呵呵,自然是热闹的,今天是碧云阁的头牌,金陵第一花魁范朵朵的生辰,不知有多少才子云集而来呢!这还是白天,晚上庆生的时候,据说江面上会摆放数千盏灯笼呢!

    范朵朵姑娘喜欢孔明灯,晚上会有很多孔明灯飞上天空,那等场景才真是浩大无比!

    碧云阁今日的资费比平日贵三倍,即使如此,人们依旧对这里趋之若鹜,而最负有盛名的‘碧云诗会’也正是今天举行,范朵朵姑娘文采非凡,最喜诗词,但凡是碧云诗会诗词第一的才子,必然能得到她的青睐呢!”童子侃侃而谈,兴致很高。

    陆铮面带微笑,道:“那敢情好,今天恰好遇到了这样的机会,我们也去凑凑热闹去?”

    “不过碧云阁我们就不去了,我们在附近找一艘画舫,近距离感受了一下气氛,这样好不好?”

    影儿笑脸红扑扑的,听得真兴奋呢,她小丫头片子一个,哪里有陆铮阅历和城府,她最是羡慕那些花魁,当日在扬州的时候,对扬州的顶级花魁比如琦兰等他就佩服得很呢。

    而眼前这场面,比扬州的瘦西湖不知有繁华多少,这么大一艘画舫,上面住着金陵最顶级的花魁范朵朵,这样的女子便是万千才子的宠儿呢,同为女子,影儿岂能不崇拜?

    主仆三人驾着船先找到船坞靠岸,而后童子安排,很快便找到了一处画舫。这艘画舫名为出云轩,就紧贴着碧云阁,远远看上去,出云轩就像是碧云阁的一只翅膀,碧云阁上人声鼎沸,出云轩上却寂静得很,三层的画舫陆铮选择在最上面,这里不仅有舱室,而且还有露天的露台,一方顶层的甲板让陆铮一人独有,这等地方着实是陆铮最满意的地方了。

    唯有影儿觉得有些遗憾,因为碧云阁太大了,而且还高,即使在顶层甲板上也无法将碧云阁中的情形看得清楚,只听到远处人声鼎沸,只看到碧云阁上才子们来来往往,川流不息,却无法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碧云阁中有很大的舱室,似乎真是在举行诗会,围绕着中间的大舱室,碧云阁从上到下都聚集着人,可以看到远处诗席上有才子们登台作诗,然后便有喝彩声,吵闹声,喧嚣声,还有女人的笑声。

    陆铮叫了两个女子抚琴,影儿负责冲茶,天色已然黄昏,远处的落日渐渐西沉,陆铮看着眼前的繁华,穿过繁华则看到的是天边的落日,这样的景色动静相宜,真可以说是美到了极点。

    童子叫了酒菜上来,陆铮恰好肚子饿了,便令童子和影儿都坐下一同吃饭,酒喝半酣,影儿忽然“啊……”一声惊呼,她用手指了指画舫的方向,道:

    “公子,您看那边,那不是您在扬州的同年么?”

    陆铮抬眼看过去,果然看到在碧云阁的诗席上,一翩翩男子正在摇头晃脑的吟诗,此人陆铮的确认识,扬州院试第二阮少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