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夺嫡 > 第339章 剧情逆转?

第339章 剧情逆转?

 热门推荐:
    陆铮下定决心一个月内进京,聂小奴又高兴了起来,因为这意味着她离自由又近了一步。

    陆铮说了,只要他进京了,聂小奴便可以离开,从此以后,她将重获自由,以后几十年的人生,她将自己掌握,她想想都觉得兴奋呢!

    以她的人生阅历和智慧,根本不会想到,因为她刺杀秦王的背后,牵扯到有多少利益的博弈。

    而这样复杂的利益博弈中,陆铮又发挥了多大的作用。眼下的江南局面依旧平静,秦王殿下到了应天之后,第一件事便是拜见皇叔。

    璞王殿下在王府设宴款待这位侄子,叔侄两人把酒言欢,这一幕会被史官记录下来,若干年后,皇族的皇子皇孙,大康朝的亿兆子民都会知道这件事情,甚至有可能被传为佳话。

    尤其是倘若在诸皇子夺嫡中,秦王倘若能脱颖而出,能够更进一步,能够坐上龙椅,今天的事情更会被史家渲染,今天秦王和璞王的叔侄间的亲密会被当成皇族内部团结的标杆,被后世歌功颂德,牢牢铭记呢!

    璞王显然是懂事儿的人,对秦王的热情之盛,让秦王真得颇为感动,叔侄二人酒喝半酣,秦王道:

    “皇叔啊,在京城里我就一直念着你,大小我就知道皇叔您和父王私底下是最要好的兄弟。

    而按照寻常人家的光景来说,你可是我的亲叔叔,这是至亲啊!可是在咱们皇家,你我这样的至亲竟然几十年没见过面。

    这一次倘若不是我奉旨下江南,恐怕你我叔侄还不知要到何时才有见面的机会呢!

    都是皇家无情,说这话的人固然是偏激了些,但是其实也不无道理,将来,有一天我和皇族一样也离开京城,我只希望封地就在江南,那样你我叔侄就能时时把酒言欢了……”

    璞王摆摆手道:“皇侄啊,皇兄春秋正盛,你就不要想分封地方了。皇兄我最是熟悉,知道他的性子从来都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

    他继往开来,为我大康朝殚精竭虑,尤其在储嫡之争上让各位皇子都先不分封地方,这可以说是继往开来,对皇侄来说既是机会,又是挑战。

    皇叔羡慕你们,也喜欢你们,更是祝福你们,来,你我叔侄再干一杯,今日既然来了,咱们不醉不归!”

    璞王殿下虽然没有实权,是闲散王爷。然而名义上他是代替天子待在南朝廷皇宫的主人。

    南朝廷的各级官吏都要尊他为王,在江南他生活了几十年,也磨砺了几十年,其城府和心机早就历练到了极高的境界,他这番话看似颇勉励,其实却什么都没说,乖巧得很,很适合他的身份。

    歆德皇不让自己的几个儿子就藩,其本意是希望通过其他的庶子来磨砺太子,让太子能在竞争和危机中更加的快速的成长,能够居安思危,把祖宗留下的江山传下去。

    只是歆德皇恐怕自己都想不到,他这一招固然是逼了太子,另外一方面也给了秦王和齐王等人机会。

    皇子夺嫡,哪怕是有那么一丁点的机会,都足够让他们不惜搏命,眼下秦王殿下虽然在朝中的势力和太子不能比,但是其声望之高,隐隐已经和太子并驾齐驱了呢!

    至于齐王殿下,其是闷声发大财,暗中掌握了很多资源,朝中明面上他的势力不强,暗中他估摸着早就笼络了不少人,只待关键时候他能奋起呢!

    在这样的背景下,璞王殿下勉励任何一个皇子都是没错的,对秦王殿下他也并没有特别的优待。

    只是站在秦王殿下的角度,听着皇叔这样漂亮的话,心中觉得十分的熨帖舒坦呢!当即秦王殿下便和璞王叔侄推杯换盏,喝酒一直喝子时才返回住地。

    秦王在应天的居所是由璞王殿下安排的,他谢绝了顾家、阮家等各家的好意,最后选择了王府附近的一座小宅院住了进去。

    宅院虽小,可是对秦王的护卫却丝毫不敢放松,璞王将王府的护卫调了过来,一天十二个时辰的保护秦王,应天府更是将通往璞王府的几条要道全部封锁,禁止闲杂人等出入,凭此来保障秦王的绝对安全。

    秦王身边安全得很,然而,这个世界最厉害的从来不是刺客,刺客易防,来自朝堂之上的明枪暗箭,才是真正危机秦王的利器。

    仲父明一直在等着他,秦王进入府中,还来不及沐浴,仲父明便心急火燎的凑了过来,见到秦王的面,便“噗通”一声跪下,道:

    “殿下,大事不好了,京城出事儿了!太子爷鼓动朝臣先发制人,说你以彻查科举为幌子欲要左右江南乡试。

    又说殿下您暗中结交南府军大将,欲要将南府军掌控在手中,然后利用南府军在江南的实力,狮子大开口进行敛财呢!……”

    仲父明说这话,以他的城府竟然有些无语伦次,很显然他内心惊恐紧张到了极点。他为秦王殿下设的谋略,真可以说是天知地知秦王知和他自己知道。

    可是硬是有人看穿了他的用心,将这用心曝光在光天化日之下,这一下就捅了马蜂窝了,秦王殿下固然难堪,他仲父明作为一个奴才,臭名之上再添臭名,这对他的下半辈子是致命打击,甚至他可能逃不过这一劫。

    仲父明刚刚收到消息没多久,如果不是他埋的那条线足够深,付出的代价足够大,估计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呢!

    京城来了消息,消息千真万确,仲父明如果再不动手,就来不及了呢!

    仲父明费了好大的劲儿把京城的情况给秦王介绍了清楚,秦王豁然起身,脸都变绿了。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可是事实就在眼前,容不得他不相信。

    这究竟是谁干的?此人不仅消息灵通,而且手段极高,秦王的意图是让江南之行成为他离开京城,奔赴边陲的跳板,现在,对方不仅洞察了他的意图,而且反攻倒算,让秦王瞬间处在了极度被动的境地。

    按照仲父明给秦王的谋算,江南权阀会成为整个谋划的牺牲品,江南权阀现在今非昔比,江河日下了,他们的牺牲能换来秦王的利益,这一笔买卖太划算了。

    再说了,江南就是一块肥肉,朝廷各方势力对江南的布局已经非常深了,一旦江南有变,恰好可以给秦王以可乘之机,可以说仲父明的谋划极其的完美。

    可是为什么……

    “难道有人泄密么?”秦王殿下脸上浮现出阴霾,仲父明低着头,轻轻的道:“殿下,这一次太子爷行事非常缜密,如果不是我早有布局,说不定您进京了还会蒙在鼓里。

    如今而言,我仲父明恐怕在劫难逃,只希望殿下不要因为这件事而失去了圣心。”

    秦王用双手揉了揉太阳穴,晚上喝得有点多,猝然听闻这样的消息,脑子感觉有点回不过神来。

    “来人啊,给殿下上一碗醒酒汤,另外让奴才们准备先伺候殿下沐浴!”秦王的近身太监忙嚷嚷道。

    仲父明道:“殿下先休息片刻,某先候着,仔细斟酌,争取能想出万全之策!”

    接下来,秦王去醒酒沐浴,仲父明则是来回在会客厅踱步,他佝偻着背,一双眼睛中闪烁着阴沉的神色,此时此刻,他的胸口像是压了一块巨大的石头一般,很沉很难受,让他觉得呼吸都很困难。

    今天发生的这件事情,表面上看是冲着秦王去的,仲父明却觉得是冲着他来的,对手显然很了解他,而且出手非常的狠辣,目的就是要置他于死地呢!

    他仲父明自诩家学渊源,而且极有自信,可是这一次,他竟然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这让他觉得很可怕。

    他仲父明为秦王所谋的事情,为什么会被人第一时间洞察,而且对方的反击如此的犀利,这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仲父明脑子里天马行空的掠过了很多念头,这些念头包括秦王遇刺,在五千铁骑的严密封锁中,刺客逃之夭夭,至今不知所踪……

    他忽然觉得,也许在江南真有一双眼睛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盯着他,这种感觉让他毛骨悚然,如同芒刺在背一般。

    巨大的危机感包裹着他,他脑海之中思绪纷飞,各种念头在他脑子里涌现出来。这一次,他面临巨大的危机,他不仅要自救,而且还要把秦王给拽在一起,只有两人成为一条绳上的蚂蚱,他才有可能摆脱眼下的危机。

    这个念头在他脑海中变清晰了,他的目光之中便渐渐的浮现出狠辣之色,太子对秦王攻击,主要是攻击秦王私下谋夺兵权,和南府军骑兵营参将程虎关系过从甚密。

    皇上对什么最敏感?最敏感的肯定是兵权,秦王本来就是知兵之人,这一次奉圣旨南下在某种意义上便是皇上对他的一次考验。

    如果因为这一次考验,让皇上对秦王产生不好的印象,那实在是太不应该了。仲父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脑海中一个清晰的思路渐渐浮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