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夺嫡 > 第409章 新的酝酿!

第409章 新的酝酿!

 热门推荐:
    王文元和寇相文两人折腾了一天,可以说是受尽了羞辱,尤其去冯家之后,冯子冀恨不得按着他们给冯浩才下跪。

    自己挨揍了,受辱了,费尽了功夫才平息掉冯子冀的怒火,狼狈回到了县衙,陆铮竟然在这里大宴宾客,这不是裸的打他们两人的脸么?

    王文元和寇相文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分明是陆铮,为什么陆铮没事儿,冯子冀却要拿他们两人开刀,这完全不符合情理。

    再说了,冯浩才这个老头子又臭又硬,他怎么能够放过陆铮?然而现在,陆铮白面如玉,风采不凡,而他们两个则是鼻青脸肿,仪态失尽,人比人,气死人!

    陆铮说冯子冀昂然而来,铩羽而归,他们还只能陪笑连连称是,因为唯有如此,才能掩盖他们被虐的事实。

    他们心情十分灰暗,肠子像沾了灰一般,可是见到这满县衙的热闹,他们还不能发飙,因为一旦发飙,就立马会暴露他们脆弱的内心。

    他们丢脸了,受辱了,可是下属们都不清楚,他们在下属面前绝对要保证自己的官威,所以,受的委屈要忍住,吃了大亏要装作若无其事,被打落了牙也要和着血吞下去,否则以后他们的官还怎么当?

    于是,县衙里依旧热闹一片,陆铮依旧大宴宾客,大家一派喜气洋洋,王文元和寇相文两人躲到各自的院子里,那滋味别提多难受了。

    县衙后院,县尊王文元的居所,师爷陈孝敬一脸的红肿,哭丧着脸凑到了王文元这边,道:“县尊大人,这一次县学的事情,闹得我们县衙上下鸡犬不宁,说起来这都是陆铮惹的祸。

    他年轻气盛,自己得罪了冯家也就罢了,反而让我们县衙其他人跟着他遭殃,县尊大人,这件事您得要挺身而出,替大家做主讨个公道啊!”

    陈孝敬平常最好面子,尤其是对自己的仪表特别的重视,平常走到哪里都是才子风流的风范,可是这一次,他的面子真的丢尽了。

    冯子冀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连打他几个耳光,打得他鼻青脸肿,颜面扫地,他心中那个恨啊,真是恨到了极点。

    可是以他的区区实力,他能怎么办?他就算有再大的火气敢找冯子冀报仇么?他心里的不平衡,现在全都落到了陆铮身上。

    这件事他受了这么大委屈,丢了那么大面子,凭什么陆铮平安无事,什么事儿都没有?这让他感到特别的不爽,因此将心中的怒火都指向了陆铮。

    此时他浑然忘记了这件事是他让王文元不要插手,牺牲陆铮清楚冯浩才,他自己才是真正的始作俑者呢!

    王文元心情很糟糕,一听陈孝敬这么说,他心中的火更是一蹭就上来了,冷冷的道:

    “你还嫌自己不够愚蠢么?为什么这件事惹了那么大的祸事,我们全遭殃,唯独陆铮安然无恙?你觉得这背后的原因只是因为他的运气好么?

    还是你天真的认为冯子冀大发慈悲,故意放陆铮一马?他那么大一活人,会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被陆铮赶走的么?”

    王文元叹了一口气,道:“你真是猪脑子,这件事对我们是个很大的警醒,这说明陆铮不是我们能惹得起的人。冯子冀那么狠的主儿,也不敢拿他怎么样,更何况我们这几个废柴?

    你出的那馊主意,害人害己,以后休要再提!”

    陈孝敬被王文元骂得很难受,心情很受委屈,可是他心中依旧不甘心呢,他道:“县尊大人,您怎么骂我都可以。可是咱们沙田县您才是县尊啊,您这些年为了走到县尊的位置付出巨大,现在这姓陆的仗着自己有点背景,刚刚走马上任便倒处惹是生非,而且还收买人心,这么下去,沙田县还是谁的沙田县?

    这姓陆的年轻,有点背景我承认,可是他这么小小年纪,难不成真就是神童转世?县尊大人,无论如何您得要维护自己的威信啊!”

    陈孝敬做师爷多年,最是了解主子的脾性,王文元权力的极大,不管是谁,倘若想和他争权夺利,他绝对翻脸不认人。

    陈孝敬便把握这一点挑拨离间,果然,王文元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他王文元能够替天子牧一方百姓,是绝对不甘心做个傀儡的,沙田县他是第一把交易,寇相文也好,还是陆铮也罢,只能是他的副手。

    王文元的脸一阴,陈孝敬便觉得有戏,当即凑过来道:“县尊大人,眼下正有机会,陆铮刚刚赶走了冯浩才,正好县学迎来了新的契机,县学的蓬勃发展,就得靠陆大人了。

    而咱们全县的赋税钱粮,又得靠寇大人,两位大人既然是县尊的左膀右臂,那自然得要有个高低,县尊大人年纪不小了,可是进步心思却一直没有淡去,眼下大人成功与否,在此一举呢!”

    王文元眼睛一眯,嘴角浮现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道:“嗯,这还差不多,冯子冀的这件事过去了,以后谁都不要再提了。

    眼下对我们沙田县来说,新的契机来了,各位同心协力,必然能替天子牧好一方百姓。师爷,至于你,则更要勤勉一些,好好替我出谋划策啊!”

    陈孝敬道:“县尊大人放心,以后某定当认认真真,兢兢业业,绝对不负大人对我的重用和信任,呵呵……”

    陈孝敬呵呵一笑,颇有自矜的意味,只是他今天鼻青脸肿,实在是难看得很,远远没有平日那般潇洒,这一笑起来,那模样更是丑陋不堪,让人不敢直视。

    王文元抬抬手,道:“好了,没有其他的事情孝敬你便先退下吧,一天的折腾,实在是劳累得很,去吧,去吧!”

    望着陈孝敬离去的方向,王文元久久不能平静,今天的经历让他受到很大的刺激,他堂堂的朝廷命官,竟然丢这么大面子,丢这么大的脸,究其原因跟是什么呢?

    说一千,道一万,还不是因为他只是个小小的县尊而已?倘若他是知府大人,就算冯子冀再嚣张,他敢像今天这样肆无忌惮,肆意妄为么?

    然后,再进一步,倘若王文元的官比知府还大,是陇右行省的巡抚或者总督,冯子冀别说嚣张了,估计见着他就得下跪,任冯子冀有多么彪悍,那也得乖乖的听话,绝对不敢造次。

    说起来,冯子冀也不过就是宋家的一条狗而已,不是掌着宋家的势力,他能这般人五人六的嚣张跋扈?

    想通这一节,他胸中的野心之火便勃勃燃烧,他这把年纪了,可是老当益壮,不仅没有淡泊名利,反而功利之心越来越重,对权力的渴望,变得愈发的迫切啊……

    ……

    冯浩才的事情终于告了一个段落,冯子冀在县衙大闹了一通,冯浩才却终究没有再官复原职,有人说冯浩才是没有脸再回来了。

    也有人说冯子冀替冯浩才出了气之后,县尊王文元曾经几次去请冯浩才出山都被婉言谢绝,冯浩才眼下真的要落叶归根,告老还乡了。

    但是不管大家是什么说法,舆论是如何走向,陆铮的在沙田县迅速成名已经变得不可遏制,谁都知道冯浩才这件事是陆铮干的,新官上任三把火,陆铮第一把火烧得太旺,太劲爆了,以至于很多人都重新审视陆铮这个小年轻。

    而陆铮也通过这件事和县衙上下,各方面关系都理顺了,县衙的人都知道,陆铮虽然是京城来的官儿,很年轻,可是行事却是果决果断,干净利落,绝对是个狠角色。

    试问冯浩才是什么牛人?当初县衙上下谁不怕他?有几个人没有被他骂过?结果陆铮走马上任之后,说赶走他就赶走他,这份胆识和魄力,真堪称是年轻人中的翘楚。

    另外,陆铮对下面的差人十分和气,县衙上下,几乎每个人都听过他讲故事,也和他一起喝过酒,下面干事的人思想都很简单,陆铮身为贵人,不把他们当外人,他们便觉得高兴,便觉得有面子,因此对陆铮的印象便极好,毫不夸张的说,不过短短半个多月的功夫,陆铮在县衙已经站稳了脚跟,县衙上下,大家对陆铮的风评都极好……

    而县衙外面,沙田县的老百姓,大家对陆铮的风评也上佳,别的不提,陆铮赶走冯浩才的事情,其中的原委普通老百姓也不知道。

    他们只通过一件事情,那就是县学在这半个月内焕然一新,不复之前的颓废衰败之相,虽然沙田县依旧是个穷县,沙田县全县也找不出几个读书人来。

    可是沙田县的百姓并不是不知道“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道理,县学的振兴,这对一个一方地域来说是吉兆,陆铮振兴县学,这是有大功德的事情,老百姓对他的印象哪里能不好?

    而对陆铮来说,经过了这一场风波,他也算是在沙田县勉强站稳了脚跟,回想这件事情,他依旧有些后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