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夺嫡 > 第538章 殿前辩论!

第538章 殿前辩论!

 热门推荐:
    一石激起千层浪,皇上出关之后竟然忽然要查城防营陆铮玩忽职守之罪,这个消息震惊了整个朝廷。

    这第一个震惊是因为歆德帝已经很久没有问过政事了,他这些年每天都沉浸在修道的世界中,就算偶尔现身也是兴趣寥寥,朝中的事情事无巨细,他都交给别人去打理。

    至于偶尔需要他乾坤独断的事情,他也是果断决定,从来没有过这般劳师动众,让当事人出场,而且还惊动满朝文武。

    第二个震惊则是因为陆铮真的倒向了齐王,这在很多人看来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当下的朝廷,齐王是最没有势力的皇子,陆铮号称大康第一才子,而且能文能武,又颇受皇上的器重,他完全可以选择秦王和太子。

    无论是太子还是秦王,肯定对陆铮都要百般拉拢,就算有长公主从中作梗,陆铮遇到的困难也只是暂时的,在东宫和秦王府,陆铮终究能有一席之地。

    可是陆铮竟然选择了齐王,这未免也太意气用事,凭齐王手中的那点资源,能够给他的仕途带来什么助力?现在果然,长公主在皇上面前只是寥寥说几句话,陆铮便遭遇到了空前危机,这一次危机倘若处理不好,陆铮失去了圣宠,一切都完蛋了。

    朝廷内阁的各位大臣都被请到了西苑,面对皇上的质问,这些平日里早已经风光不再的宰相,哪里还会帮陆铮说话?长公主出了名的强势,她说陆铮玩忽职守,那还能有假么?

    看看整个朝廷,大臣们不是东宫的人便是秦王和公主的人,陆铮倒向了秦王,谁会帮他说话?一时,众内阁大臣纷纷附和长公主的意思,歆德帝的脸色便更阴沉了。

    齐王殿下看到这一幕,心中拔凉拔凉,他有心想帮一帮陆铮,可是此情此景,他能如何?真可谓是无能为力,毫无办法。

    现在这个局面对陆铮极其的不利,要想扭转乾坤,唯有陆铮自己能否兵出奇招,现在所有人都等着陆铮来西苑。

    京城的天气不太好,刚刚下过雪,外面天寒地冻,陆铮的马车走得不快,慢悠悠的穿过了皇宫的廊道,一直走到了西苑之前。

    总管太监冯仁顾不上寒风凛冽,亲自守在门口,看到陆铮从马车上下来,他瞳孔遽然一收,旋即精芒散去,又恢复到了人畜无害的样子。

    “陆大人您可来了,您要是再不来,老奴可能就得拖着这条老命亲自去陆府请您了!陛下刚刚出关,今天宴请诸位皇子和大臣,点了你的名,你还不快快见驾?”冯仁道。

    陆铮面带微笑,道:“冯公公,只怕事情没那么简单吧?陆某只是个从四品的小官,哪里有机会得见天子?陆某今日有这等荣幸,只怕有长公主的功劳吧!哈哈!”

    陆铮说完,哈哈大笑,冯仁愣了一下,竟然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他老了,以前和戴皋相交莫逆,陆铮算起来是他的晚辈,按照常规,他应该出言提醒一下陆铮,至少让陆铮有点心理准备。

    可是现在戴皋已经不当权了,冯仁又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皇宫这么巴掌大一块地方,有时候根本没有秘密,冯仁担心自己的举动得罪了秦王或者长公主,回头遭这两位嫉恨,那岂不是得不偿失?

    冯仁当了哑巴,没想到陆铮心中却跟明镜似的,对事情的来龙去脉早就了若指掌了,冯仁心头着实尴尬,老脸无颜,心中却有些好奇,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愈发感兴趣了。

    他忽然想到,眼前这个姓陆的年轻人从来就不简单,当年他单枪匹马敢和戴皋斗,现在长公主虽然跋扈厉害,可是说到阴谋诡计比戴皋相差得不止一点半点,陆铮和她的角力还真不一定会落入下风呢!

    冯仁陪着陆铮,两人到了西苑之内,西苑的议事厅里面,人可不少,陆铮进门的时候,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他身上。

    陆铮却心无旁骛,对周围的目光视若未闻,他规规矩矩的走到歆德帝面前,跪下叩头行礼,道:“微臣陆铮参见陛下,陛下万岁,万万岁!”

    歆德帝目光落在他身上,看不出喜怒,他轻轻抬抬手道:“陆卿平身,你可知道朕今日因为什么事情叫你过来?”

    陆铮慢慢站起身来,不卑不亢的道:“微臣得知皇上召见,内心十分惶恐,这一路上仔细思忖,便觉得今日微臣能有这等荣幸,定然是因为长公主的美言。微臣自走马上任以来,屡屡得到长公主的提携照顾,才渐渐站稳脚跟。想来今日微臣以卑微之身,能得见陛下,定然也和公主有关!”

    “哈哈!”歆德帝本来没有表情的脸瞬间化开,哈哈大笑起来,道:“灵秀,你瞧瞧朕的臣子,这话说得多好?他说得对不对?很对!”

    歆德帝这一说,一屋子人面面相觑,龙灵秀脸色阴沉得很,心中咬牙切齿,恨不得上去咬陆铮一口。

    她龙灵秀也算是刁顽难对付的,可是陆铮更是……嘿……

    歆德帝笑容敛去,一本正经的道:“陆铮,朕听说你在城防营不事军务,一心只扑在蹴鞠上,将城防营变成了蹴鞠场,可有此事?”

    陆铮一字一句的道:“陛下,您可别听信传言,微臣被陛下委以重任,心中十分惶恐,办差不敢有丝毫懈怠。过去的半年光景,微臣无时不刻不谨记陛下的教诲,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哪里敢玩忽职守?”

    陆铮这话说完,全场一阵哗然,歆德帝本来兴致寥寥,现在也瞬间双目锃亮,似乎兴趣大增,道:“好啊,好你个陆铮,难不成朕还真的听到了谗言不成?今天诸位内阁大臣都在,不瞒你说,就是这几位大臣说你玩忽职守。来啊,段卿,苏卿,左卿,你们和陆铮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内阁大学士段堂林,苏星海,左阶纷纷站出来,事情到了这一步,他们也顾不得其他了,只能一条路走到黑,否则他们可是欺君之罪,那罪过就大了!

    三位大人异口同声,将陆铮在城防营的蹴鞠种种事情一一说了出来,可以说有理有据,证据确凿。

    几位大臣一说完,歆德帝双目锐利的盯着陆铮,道:“陆铮,三位宰相同时指正你,你有什么话说?”

    “哈!哈!”陆铮哈哈大笑,怡然不变色,昂然道:“三位宰相皆是文臣,懂什么军务?我问三位宰相,我城防营该如何练兵?京城重地,我城防营倘若贸然动刀兵,贸然进出城池演练,贸然招摇过市,势必都会引起京城各方关注,甚至是各种议论,乃至是引发谣言!

    敢问,几位大人,你们可知道城防营以前是如何练兵的?”

    陆铮这话一问,三位宰相皆面面相觑,他们不同军务,陆铮的问题他们哪里回答得出来?三人中唯有左阶涉猎广博,当即道:“陆大人,就算城防营练兵有难处,你也不该让京畿军务荒废,让城防营堕落,每天只是游戏尔。你可知道你这等做,辜负了圣恩?”

    陆铮冷笑一声,道:“左大人,尔等不通军务,说这等话情有可原。尔等可知道,蹴鞠之术虽然是游戏,可是却也有勇有谋,需要排兵布阵,需要众志成城,需要团结协作,需要令行禁止?

    我陆某正是窥到了蹴鞠的精髓,所以将蹴鞠引入我城防营的练兵之中,我城防营三千将士,在我陆某的操练之下,短短半年已经脱胎换骨,纨绔习气早已经不在,全军上下,令行禁止,比之大内禁军中的百战精兵也不遑多让。尔等不知这中间的关窍,听别人播弄是非,便人云亦云,真是可笑之极!”

    “大胆,竖子狂悖!”左阶脸色通红,勃然大怒,怒声喝道。

    陆铮可不管对方宰相的身份,继续冷冷的道:“各位大人,尔等休要恼怒,这等事情尔等不知,可是陛下圣明,心中可谓心知肚明呢!陛下精通军务,更精通蹴鞠。曾有言:‘蹴鞠如练兵,皆是存乎一心!’尔等身为臣子,不记得陛下圣言,还敢骂陆某狂悖,真是笑话!”

    陆铮这话一说,左阶等几人脸色瞬间苍白,陛下曾经还真说过蹴鞠如练兵这等话?他们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立刻噗通跪倒,此时他们可不敢怀疑陆铮会撒谎。皇上金口玉言,陆铮倘若敢撒谎,那便是欺瞒君上,陆铮就算再大的胆子,也不敢行这样的事情吧!

    “臣等万死!不知陛下深意!”左阶等人顿首道,一个个惊骇莫名,歆德帝眯眼盯着陆铮,哈哈笑起来,道:

    “不错,朕的确说过这样的话,不过蹴鞠终究不是练兵,你刚才说左大人等几位大人不通军务,不理解你的深意。可是这件事本来是长公主最先揭发,难不成长公主也不通军务,或者说长公主容不得你,非得要挑你的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