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夺嫡 > 第696章 出人意料!!!

第696章 出人意料!!!

 热门推荐:
    辽东铁骑从山东下许州,虎视江南,这一行兵马可谓是虎视眈眈。

    兵临许州,谭磊和龙灵秀将大营扎下来,而后向南派出斥候,密切的关注着江南的动静。

    这一次江南危机,淮南道和岭南道同时进攻江南,谭磊和龙灵秀均认为这是绝好的机会,把握住这个机会,对辽东军来说太重要了,如果辽东军取了山东之后,能继续南下将江南吞入腹中,而后再挥戈进攻淮南,那样东边的半壁江山便将落入辽东军的手中,一统天下的格局也初步奠定了。

    龙灵秀和谭磊以及辽东军各将领在帐中议事,龙灵秀道:“陆铮这小儿,这一次恐怕够他喝一壶的了,淮南孙崇文和岭南白敬重,两人可都是积攒了半辈子家底的人物。

    他们两人从南北两方夹击江南,江南的生灵恐怕要遭涂炭了!陆铮纵然有三头六臂,恐怕最终还得北遁京城,他会不会又投靠宋老三去?”龙灵秀道,她笑容满脸,似乎是发自内心的高兴着。

    谭磊道:“难说,我现在思忖的是南府军有五万人马在豫州,这五万人马什么怎么回去?难不成他们准备借道山东而后袭击淮南,还是从京城再通过运河南下江南?”

    龙灵秀哈哈大笑,道:“借道山东,谭大将军愿意借道么?恐怕陆铮得先给你我打个招呼吧!”

    龙灵秀和谭磊两人齐齐大笑起来,两人的心情都无比的轻松,江南遇到麻烦,他们进军许州,从远处看着,只要江南生变,辽东铁骑一天之内便能杀入到江南境内,到时候就算他们要火中取粟也能从容进退。

    两位老大心情愉快,手底下的将领们也表现得十分轻松,这一次从山东南下的辽东军虽然只有两万余人,可是两万余人中有一万精骑,这样的骑兵在江南平原上足可以一当十。

    所以,无论是龙灵秀还是谭磊,他们都有绝对的信心,只要江南生变,他们必然能捞到巨大的好处。

    “我现在唯一担心的是江南垮得太快,倘若让孙家和白家过于轻松拿下了金陵,回头他们两家将江南瓜分了,就没有我们什么事儿了!”龙灵秀幽幽的道。

    龙灵秀这话刚落音,外面便传来了急报,几名斥候快马加鞭的奔进了营帐,营帐中一片忙碌。

    斥候被请到帐中,一名斥候跪在地上道:“回禀大将军,回禀公主殿下,江南的战局有紧急变化,孙崇文率领十万大军犯陈州,南府军陆铮亲自率军应敌,在陈州城外,大败孙崇文军,孙崇文军已经退回摩天崖扎营,十万大军折损过半!”

    “怎么可能?”谭磊大惊失色,他睁大眼睛道:“这……这简直是胡说八道,这怎么可能呢?陆铮难道有三头六臂不成?就凭他南府军的那几万人马,能够在陈州把孙崇文给打垮?”

    龙灵秀也愣住了,她下意识的站起身来道:“陆铮的南府军死伤有多少?”

    斥候道:“据我们的情报,陆铮是决了淮河之水,两次淹没了孙崇文,并且将淮南军切成了数段,而后用骑兵横扫,当时的情形真是尸横遍地,哀嚎遍野,种种惨状不忍直视!孙崇文大败,南府军的损失极地,如果按照人马来算,恐怕南府军的人马不减反增。淮南军的俘虏恐怕都得有数千人之多!”

    龙灵秀怔怔说不出话来,半晌她哈哈大笑,道:“陆铮啊,陆铮!你这小儿还是那般鬼神莫测。行,本宫从来不服人,就服你姓陆的!

    漂亮啊!孙崇文十万大军南下,本想着是要攻占金陵的呢,这还没到陈州便被打垮了,真是太丢人,太丢脸了,这样的草包也敢称王,也敢觊觎天下?”

    龙灵秀顿了顿,继续道:“现在的局面真是越来越有趣了,刚刚我还担心江南不堪一击呢,现在好了,陆铮有此一战,接下来我们可以安心的准备摘桃子了!”

    龙灵秀哈哈大笑,笑得无比的得意,谭磊道:“如果陆铮真是如此顺利,他会不会考虑到我们的存在?如果白家也那么不堪一击,我们还要不要渡过黄河?”

    龙灵秀道:“陆铮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他还会时时刻刻盯着我们山东么?放心吧,我们就在许州等着,坐山观虎斗!”

    龙灵秀当机立断,做了决定,帐中其他的将士心情都无比的轻松,然而,就在帐中大家议事的当口,远处忽然传来了悠扬苍茫的号角声。

    号角声响起,马蹄声疾,谭磊脸色一变,豁然叱喝道:“快,各自回帐中,立刻登城楼,看看来者何人!”

    谭磊毕竟是辽东老将,是一等一的人物,一瞬间他便知道危机降临,因而迅速的登上了城楼。

    从城楼上往前看,远处天际掀起漫天的尘土,而后便看到远处的骑兵如风卷残云一般的迅速奔袭而来。

    骑兵来了,旌旗飞扬,旗帜是大康军的旗帜,旗帜上面写着“柳”字,谭磊脱口道:“是南府军中郎将柳松!这是陆铮的军马,是豫州军!”

    柳松率领军马突然兵临许州城下,真是让人惊呆了,谭磊和龙灵秀面面相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怎么可能?在这样的情况下,在这种局面下,陆铮竟然让柳松进攻辽东军?这究竟是陆铮的意思还是柳松自作主张?

    此时此刻,他们已经没有办法求证这件事了,大敌当前,双方遭遇,他们只能接受这一战了。可是许州这地方不过是一座小城池而已,城防十分的不堪。更重要的是谭磊根本就没有想到会在许州打仗,因此也没有准备充分的防御装备。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便是自谭磊一下,军中的将领们都没有作战的心理准备,一时大家都是仓促上阵,敌人是处心积虑的奇袭而来,辽东军则是仓促赶鸭子上架。双方这一次碰撞,结果可想而知了……

    柳松拥有接近六万人马,前面的骑兵杀过来,兵临城下之后冲着城墙之上便是不断的抛射箭矢,接着后面的步兵便推来了云梯攻城车,还有投石车。这一战从一开始南府军便打出了万里如虎的气势,因而一开战便占据了绝对的上风。

    危机时候谭磊亲自站在城墙之上镇守,辽东军们死战不退,殊死拼搏,打了几个时辰,一直打到天色暗下来,双方互有死伤,柳松鸣金收兵退下去了。

    辽东军连夜在帐中聚会,这一次,全军上下所有人都没有之前的那么轻松惬意了,龙灵秀脸色十分难看,她道:“陆铮是疯了么?他一定是疯了,他在这个时候死磕我们辽东军,他……他……他真是岂有此理!”

    一直没有说话的花公公道:“公主殿下,事已至此,我们得冷静想一想了,陆铮的江南遇到麻烦,柳松欲要回援,在这种情况下借道山东取淮南,围魏救赵是最有效的策略。

    他知道殿下不肯借道,语气求殿下,还不如直接用兵锋说话,此战我们太仓促了,着实不妙啊!”

    谭磊狠狠的一拍桌子,道:“都怪我大意了!对付陆铮这种狡诈之徒,任何的大意都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今天的代价有些过于大了!为今之计,我们只有连夜从北门撤退,用一军断后,我们连夜退到两百里外,回到山东境内,如此才可保安定!”

    “退?”龙灵秀眉头一挑,道:“此时一退,柳松的士气更旺,他趁机压上来,可以迅速走山东官道直接奔赴淮南,我们辽东军恐要被天下人耻笑了!”

    龙灵秀顿了顿,道:“我们有一万精骑,何不今晚夜袭敌帐,以进为退,先和南府军真刀实枪的打一场,让他们锐气挫一挫,我们再从容撤退,同时修书调兵,双方就在许州一带拉锯,将柳松牵制在许州,我倒要看看陆铮能坚持多久!”

    谭磊叹了一口气,道:“公主殿下,您这个想法的确不错,只是陆铮既然让柳松攻我们,他不一定就非得需要柳松去救他!

    我倒觉得在陆铮眼中,恐怕没有把孙崇文和白敬重放在眼里,他眼中一直盯着的便是我们辽东军,嘿,我早就应该想到这一点了,一步错便陷入了被动,再要扭转局面真就难了!”

    谭磊狠狠的跺脚,此时他真是左右为难,如果退,那辽东军士气堕了,而且一丁点好处也捞不到了。可如果要战,今天这一接触,他发现南府军的柳松真不是省油的灯。

    他现在手中只有两万人马,人家是五六万人马,这如何能战?谭磊乃辽东名将,此时也无比的紧张,真是进退两难了呢!

    最后谭磊只能接受龙灵秀的建议,先夜袭敌营,而后再退,如若不然,直接退走对方压上来打,极有可能退不了!

    “傅亮,你点五百精兵护送公主北返!”谭磊发出了自己第一道军令,傅亮领命,而后迅速组织五百精锐护送着龙灵秀走北门出城,与此同时,谭磊这边也将自己的心腹调集归拢,率领自己的一万精兵扑向柳松。

    柳松军中,夜晚灯火阑珊,看看这营帐,规整整齐,谭磊让手下将马蹄上包了草,一路奔袭过来,而后将队列散开,号角声遽然响起,骑兵迅速冲锋向前面的营帐横扫过去。

    谭磊这一进攻,势头非常的凶猛,辽东铁骑的勇武可谓体现得淋漓尽致,谭磊自己更是身先士卒,冲在最前面,一路冲锋杀到敌营,谭磊用长枪将营帐挑开,却发现营帐中鬼影俱无,竟然没有一个人。

    他一颗心瞬间沉下去,真是拔凉拔凉,他迅速叱喝道:“不好,全军后退,中计了!”

    恰在这时候,只听到前面山头上几声炮响,紧接着便见天空之中的一轮羽箭射下来,谭磊军的骑兵死伤者极多。

    因为是夜晚的缘故,军中一乱便无法再规整了,号角声响起,却是要进军的讯号,很显然,敌人已经掌握了谭磊军中的号角调子,这一来更是让骑兵们进退失据,谭磊真是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此时此刻,他只能通过骑兵的火把当成旗号,才勉强将一部分骑兵带出去。一直到天色渐渐亮了,他准备引兵去许州,看到许州城头已经插上了“柳”字的旗号了。

    再说龙灵秀被五百精兵护送北上,一路上也是十分小心谨慎,只走官道,晚上无事,走了大约五六十里路,天色渐渐的亮起来了。

    天色放量,一队人马继续往前走,还没走出十里远,便道前面山坡之上冲下一队骑兵,骑兵倏然而来,直接将五百人马团团围住,为首之人是个络腮胡子的将军,只见他哈哈大笑,道:

    “尔等辽东军听着,我们乃大康南府军,今日在这里恭候你们,就是要请公主殿下随我们走一趟!”

    辽东军将军傅亮脸色巨变,欲要反击,龙灵秀从撵车上走下来喝住他道:“傅将军,既然他们早有埋伏,恐怕谭将军此时也陷入危机之境了!柳松其人以前没有听闻过他的名头,可是用兵的确让人不能小觑!

    这一战败了,龙灵秀甘心随南府军去会一会他们的柳将军,尔等迅速的退走,设法救谭将军要紧!”

    龙灵秀说完,昂然对敌将道:“我乃龙灵秀,愿意跟着你走!”

    龙灵秀弃了撵车,找了一匹马坐上去,竟然跟着南府军的骑兵真的向南而去了。到了许州她才知道此城已经换了主人了,不用问,昨晚一战谭磊十有落入了对方的圈套中,说不定已经凶多吉少了。

    龙灵秀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喃喃的道:“谭将军之败,在于本宫的执念!倘若不是本宫坚持要夜袭,何至于有此一败?”

    此时此刻,龙灵秀的肠子简直是沾了灰一般难受,她从山东南下,是想着下江南捞好处,趁火打劫去的,她还在许州呢,便被陆铮给算计了,这等失败,真是不能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