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鉴宝直播 > 第037章 花架子

第037章 花架子

 热门推荐:
    周黎听了,笑道:“就他那样,他能够弄死你?不开玩笑,你一只手能够拍死他三个。”

    牛通达唉声叹气,说道:“周先生,你以前看过武侠小说吗?”

    “看过一点。”周黎笑道,“我小时候也是不务正业的人,我还曾经想要学武。”

    “中!”牛通达冲他竖起大拇指,笑道,“可知道四川唐门?”

    周黎呆了一下子,牛通达自然不会这个时候和他讨论讨论武侠小说,他们都谈不上是朋友,自然也不是一起愉快玩耍的小伙伴。

    所以,他忍不住就看了看王胖子,笑道:“胖子,看不出来你还懂得这些。”

    王胖子笑笑,倒也不在意,说道:“我精研药理——天地生万物,而这万物却是相生相克,生生不息,就好比那孕妇的紫河车,本来确实是一位中药,而且也有滋补的作用,可对于你来说,却是致命毒药。”

    周黎听得他再次提到紫河车,捂着嘴又想要吐了。

    “我们能够不提这个吗?”周黎忙着说道,“这也太恶心了。”

    牛通达原本已经准备走了,如今听王胖子这么说,诧异的问道:“你还吃过紫河车?”

    “没有,这绝对是谣传。”周黎连连摇头,说什么也承认自己曾经吃过紫河车这等东西。

    “哈哈……”牛通达冲着王胖子道,“胖爷,我走了……我不妨碍你请俊美的周先生吃饭了。”

    说着,他就直接跑了。

    “喂!”王胖子叫道,“老牛……牛同学,你……别去赌了……”

    外面,牛通达已经一溜烟的跑了。

    “你看起来还真的有些像是他老爹啊?”周黎笑着打趣。

    “他……他……原本不是这样的。”王胖子摇头叹气,一边说着,一边招呼周黎到里面做了。

    他还真的准备了一桌子的菜,就他们两个人,还特意开了一瓶红酒,等着几杯酒下肚,他才问道:“阿黎,本来你的私事我不应该问,可你现在怎么说也是我南彝古董店的伙计,对吧?”

    “你要问什么?”周黎微微皱眉,问道。

    “顾安可是怎么回事?”王胖子开门见山的说道,“他要花神杯,你给他就是,何必招惹这种麻烦?”

    周黎想了想,方才说道:“你现在是不是认为我也是麻烦?”

    “呃……”王胖子看了他片刻,方才说道,“对,我感觉也你也麻烦,但是我看你比较顺眼,这年头,颜即正义!所以你这个麻烦我就认了……”

    “既然你认了我这个麻烦,别的事情你就不要多管,顾安可我会处理好。”周黎笑道。

    “好吧,但是……你那个药……”王胖子皱眉。

    “在吃饭的时候不要提这事情,别恶心我。”周黎摇头道。

    “我不说,你不得一直吃?”王胖子笑道,“紫河车真的是药,但问题就是你无福消受。我要说的是,你那些药吃不得。”

    “我知道,你已经啰啰嗦嗦说好多遍了。”周黎直接说道。

    “楚宝仪身边的御用医师,不可能这么逊吧?”王胖子直接说道,“我也不想说,没必要为着你这个麻烦得罪人,可我已经说了。”

    “胖子,你到底要说什么?”周黎放下酒杯,说道,“说好的请我吃饭。”

    “他为什么想要你的命?”王胖子问道,“阿黎,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但是,在你还是我店里伙计的时候,谁敢动你,我就灭他全家。”

    周黎把一杯酒直接灌了下去。

    “阿黎,今天你放量喝,明天开始我给你配调理的药,你这身体骨确实需要调养。”王胖子直接说道。

    “呃……我没钱啊。”周黎突然就笑呵呵的说道。

    “没事,我会找顾安可支付,他不是要住南彝古董店吗?房租总需要对得起他身价。”王胖子轻哼了一声。

    顾安可那句话,让他也非常不舒服,他要入住,他王胖子就不敢放一个屁?

    两人继续喝酒,然后就这么天南地北胡乱聊着,直到晚上九点多,这还是顾安可不放心,跑过来接他。

    周黎这才跟着顾安可向着南彝古董店走去,走到里面,就看到铺了一地的木材,还有螺丝,钉子……

    “你还没有装好?”周黎诧异的问道,“都这么久了,装二个花木架子,你都没有能装好?”

    “这不重要,明天装吧。”顾安可发现,周黎今晚喝了很多酒,还是先哄他休息再说吧。

    “我明天就要用。”周黎直接说道,“你说一句,你会不会装?”

    “这……”顾安可今天收到快递,拆开就懵逼了,对,里面是有说明书,可是,他一点都不想装。

    这还不算,他好不容易下午把屋子打扫干净了,现在一折腾,又不怎么干净了。

    楚宝仪可是说过,周黎有洁癖不算,他还有很强很强的控物癖好——他的东西,他说放什么地方就得放什么地方,绝对不能够乱放。

    周黎就在一边的沙发上坐下来,说道:“今天给我装好,我看着你装。”

    “可是——”顾安可已经决定了,明天找一个人来装,他不是干这个的料。

    “要不,我来装?”周黎就这么看着他,说道。

    顾安可正想说:“好,你来……”

    但话到嘴边,他忙着吞了下去,不成,如果这事情让他做了,那么,他就会让他滚蛋。

    “我装……”顾安可老老实实的点头,从地上把说明书捡起来,然后参照图纸开始装,周黎就靠在一边的沙发上。

    “喂……安可?”周黎一边看着他干活,一边叫道。

    顾安可正在拧螺丝,闻言,抬头道:“怎么了?”

    顾安可很想骂娘,你这么多年清贫日子都过了,你睡过桥洞讨过饭,半工半读的读了大学……如今,你要喝茶,你不会自己动手啊?

    可是他抬头的瞬间,却是看到周黎就这么眼巴巴的看着他,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面,带着几分迷茫,几分懵懂,就像孩子一样。

    “喵的,以后就不能让他瞎喝酒。”顾安可在心中暗骂了一句。

    顾安可站起来,就在裤子上擦擦手,说道:“你等下,我去煮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