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海洋风暴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小妖的身世

第一百一十三章 小妖的身世

 热门推荐:
    茫茫无际的大海,有多少未知区域?被发现的区域还不过万分之一,就在万分之一的漫漫大荒之角,遍地高山和草地的玩虫峡谷,一个开阔地,四周高山绕,有一只超大型的黑蜘蛛,正对闯入的两个陌生人疑问着。

    “你们要不是我女儿的朋友,你们两个必死无疑,说吧,来这干什么?为何要暗杀我?”大蜘蛛说起话来都能刮起狂风,一阵腐臭之气,不得站的远远地地方。

    花莹莹扶着刚刚清醒的大鱼,不知道怎么回答大蜘蛛的话,要说取它脑袋,必然招来它愤怒的反击。

    “我知道,我知道是什么原因。”小妖站起来,走到大蜘蛛身边,将花莹莹和大鱼告诉她的原因说了说来。

    这一边,大鱼和花莹莹两个人警惕的看着那个大蜘蛛,要是有一丝的怒气,没有其它的办法,只有先逃。

    “大鱼,等下那只大蜘蛛会不会要吃了我们?毕竟我们是来取它头颅的,它肯定会报复我们的,我们趁现在先溜走吧?红椒龙的速度不一定比不过那只蜘蛛。”花莹莹轻轻的说道。

    “别急,有小妖在,我们应该没有危险。”大鱼凝眉回答道。

    果然,那只大蜘蛛似乎很淡定,不为所动,平淡的叹道“我的仇家还是那么多,这都是孽缘啊!。”

    大蜘蛛冷漠的望着远方,眼睛里无尽的沧桑悲凉之色,小妖看着它,细细的道“父亲到底得罪了多少人?连来到这个地方也不放过?”

    大蜘蛛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有多少仇人哎,有些事情知道是错的,但却不能放弃,这就是痴迷,因为我痴迷了,为了达到目的,为了报复心中的不快,我做了很多错事。

    小妖不明白,更不用说大鱼和花莹莹了,两个人小心的靠近那只大蜘蛛,跟小妖站到一起。

    花莹莹突然想起来什么,也不很把握的轻声试问道“是不是为了一个叫兆英的?”

    大蜘蛛眼圈大睁,水波一阵晃动,大惊,怎么可能这两个小子也知道兆英?。

    “你们是怎么知道的?”大蜘蛛疑惑的问道,但是想想也不足奇怪,比较自己往事都不是秘密,这两个小子肯定是听老一辈传说的。

    “你们还知道什么?快说?”大蜘蛛继续问道。

    “其实我们也不知道什么,就是听老人们说的,说你和那兆英女皇有过一段。”花莹莹小心的回答道,也不知道提这件事等下会产生什么后果,完全出于好奇。

    且看那大蜘蛛有何变化,很长一段时间,大蜘蛛没有回答,眼睛湿润,心有所思,字字叹息,说出一段故事

    “没错,我和她从小长起来的,所有当时以为相互爱慕,后来听说有一把神剑闹得沸沸扬扬,我们两个就相约一起去寻找,我们找了很多地方,幸运的是在一个大山里找到了那把神剑,就是靠着那把神剑,她变了,所有的都变了”大蜘蛛断断续续的接着说道“后来,我来到大荒之地,修炼一种厉害无比的本事,为了修炼成功,必须人和虫结合体,我义无反顾就那样坐了,所以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

    “那后来呢?我到底是谁所生?我的母亲是谁?后来你为什么会结了那么多仇人?”小妖疑惑的问道,因为她不明白,这件事父亲从没有提起过,自己一直问父亲为什么是那种模样,而自己是人的模样,但是一直没有回答。

    大蜘蛛叹了一口气,心里无尽的思绪似乎被吐出来,无比的深沉,无比的冷淡。

    大蜘蛛思绪了片刻,接着说道“我现在的结合体,就是你父亲和你父母。”

    小妖大惊,不敢相信,这什么道理,一个身体怎么会是两个个体?“那为什么说话的是你,而不是我的母亲?”

    “准确的来说,是你母亲的身体加你父亲的思想。”大蜘蛛似乎有些痛苦的回答道。

    小妖连连摇头,自己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自己多年的疑惑难道就是这样的结果?小妖大声的吼道“这么说来,是你杀了我的母亲?是也不是?”

    大蜘蛛眼里含泪,后悔莫及,可是忏悔有什么用?“可以这么说女儿啊,我对不起了,为父对不起你。”大蜘蛛语气抽噎断续,明显有后悔之意。

    “难怪,难怪,难怪大荒里的虫子都说我是杂种,都说我是妖怪”小妖止不住心情,开始哭起来,朝着远处快跑起来,没人能体会那幼小的心灵都经历了什么。

    “小妖跑走了,会不会有什么危险?我们要不要追上去?”大鱼望着小妖的背影,听到她的出生事迹,无比的同情,比自己悲惨的多。

    这个时候大蜘蛛似乎想到了什么,急切的说道“摆脱两位,帮我去照顾一下我的女儿,千万别让她做傻事。”

    “你为什么不去呢?”花莹莹疑惑的问道,因为父亲去比朋友去更加适合。

    大蜘蛛沉痛的解释道“这个时候她最恨我了,我不能过去,只有麻烦两位过去安慰她,让她平安度过这段时间。”

    大鱼和花莹莹相视一下,大蜘蛛的话也有道理,点头表示同意,于是朝着小妖的方向追了过去。

    且说大鱼和花莹莹朝着小妖追了上去,差不多追了一千多米,在一座山石上发现了她,那座山石虽然很大,半嵌在山腰野草里,所以在高山的背影下,显得很渺小很隐蔽。

    小妖就坐在那山石的嘴外沿,双脚腾空,不停的朝着外面扔着小石子。

    大鱼和花莹莹正准备朝着小妖泳去,突然闪出来一只黑蜘蛛,正是前面的小妖的姥姥,拦住了去路。

    “你们别去打扰她,她一个个生生闷气就好了,”黑蜘蛛默然的说道。

    就在大鱼和花莹莹还沉浸在黑蜘蛛突然闪出来惊魂未定的情况下,黑蜘蛛接着问道“你们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刚才发生了什么?能跟我说说吗?”

    大鱼和花莹莹一齐点头,将经过说了出来。

    且说千芗、红灵和白发老者,装作百姓一起开凿河道,已经有五六天了,和周边的人熟悉了起来,只不过还没有告诉他们身份。

    到了休息了时间了,众人都被押送到钢铁做的大笼子,整座山峰上,高大的树木都被砍伐光了,密密麻麻都都是铁笼,数也数不清,每个笼子都关押差不多二千多个百姓。

    千芗、红灵和白发老者被关押在其中的一个铁笼里,约莫几分钟后,有士兵过来派发晚餐,两个黑馒头,一碗稀饭,仅此而已。

    拿着黑馒头,千芗和红灵还是难以下口,饿了好几天,身体开始发虚,浑身无力。

    “吃吧,一切为了复国,这点困难不算什么,更大的困难还在等着我们呢。”白发老者走到两个人身边,轻轻的说道,如果还是下不了口,自己的什么都保不住,就谈不上复国了。

    听了白发老者的话,千芗和红灵都咬咬牙,忍者黑馒头的怪气味,勉强的吃了几口,又勉强的喝了三口稀粥。

    “伯伯,我们不能老是这么在笼子里耗着,为什么还不抓紧时间告诉这些百姓?”红灵疑惑的问道。

    “现在还不是时机,我们要等待时机。”白发老者屡屡胡须,淡定的解释道。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红甲将军骑着一个鲨鱼慢慢有过来,那鲨鱼眼睛通红,非常凶猛可怕,那红甲将军眼睛不停的观察着所有的铁笼,检查是否有异样。

    红甲将军在白发老者的那个笼子旁边停了下来,鼻子嗅了嗅,眼睛使劲观察着什么。

    “师傅,他在闻什么呢?”千芗疑惑的问道,这里都是汗臭味飘荡,难道还能闻出别的味道吗?

    “你们别看他。”白发老者警惕的吩咐道,那个红甲将军似乎很不简单,幸亏莫邪神剑藏了起来,不然定会让他发现神剑的瑞气。

    红甲将军停了一会,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又朝着山上游去,那山顶上有一道铁栅栏围了一圈,里面住的带甲的士兵,中间有个高高筑起的高塔,高塔上有个燃烧正旺的硫磺石。

    那样的铁栅栏围起来的居住区也是密密麻麻的很多,相互距离也很均等,每个士兵居住区大概有一万多个士兵。

    望着红甲将军朝着山顶而去,白发老者才放松警惕,每个铁笼外都有一个士兵把守,要想凭着三个人的本事,要想出去轻而易举,但是白发老者打算现在不那么做。

    “你们有没有想过出去,大家一起冲出去?”白发老者轻声的向周围的人问道,眼光依次扫过他们,想看他们的表情有什么变化。

    “出去?找死啊?出不去的,你别做梦了。”一个枯瘦的老者惊讶的回答道。

    “嘘,你小声点,被他们听到了,你必死无疑,以后别说这种话了。”那个被救的壮年也是惊讶的说道。

    接下来都没有人作声,都当做一个玩笑,陆陆续续的开始准备睡觉。

    白发老者望着他们可怜的神色,没有一点自信,首先需要给他们自信,才让他们有希望可以跑出去。

    “师傅,你要带他们跑出去?”千芗轻声疑惑的问道,这件事情师傅从来都没有说过。

    “这里这么森严,那些百姓没有任何本领,想带他们跑出去,这怎么可能?”红灵也不接的问道。

    白发老者捋捋胡须,微笑了一下,很快是严肃担忧的表情,自己刚才不过是试探一下,但是想要带他们跑出去,这还真是个大问题。

    首先是逃跑的时间,然后是方式,时间最好就是士兵熟睡的时间,也就是一两个时辰之后的时间,这个时间逃跑是最好的,再一个是方式。

    白发老者摸了摸铁笼子,都是大拇指粗的钢铁,不轻易被打断,就算打断了,也会废很长时间,造成动静肯定会引来士兵,所有必须想个别的办法。

    白发老者眼睛望了望笼子里整个环境,如同一个正方形体,有五个面都是钢铁,只有地面是没有钢铁的。

    白发老者似乎想出了一个好主意,笑不露齿,高兴的屡屡胡须。

    千芗和红灵都不明白他笑什么,相互看了看,都是茫然的表情,然后问白发老者。

    白发老者没有回答,淡定的表情,“先睡觉,明天我再告诉你们。”

    大海里虽然没有白天黑夜之分,但是以时间来分,每过十二个时辰,就是工作和休息的循环,且说十二个时辰之后,可怜的百姓在士兵的压迫下,开始劳作。

    整个河道工作大宏大了,就算是百万个百姓,没有三年的功夫,也无法完成。

    “时间要抓紧,争取两年完工河道,有没有把握?”红甲将军从山顶上望着河道,面无表情的说道。

    站在他身边的是个监工的士兵,非常拘束,很明显害怕得罪红甲将军,他身的是黑色战甲,闪闪发亮,腰上别着一把长刀。

    “两年两年”监工的士兵吞吞吐吐的,似乎不敢回答。

    红甲将军有些不悦,“有话就说,老实回答我就是,别欺瞒我!。”愤怒的眼睛盯着那个黑甲监工,自己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欺骗他。

    “报告将军,两年不行,最少要三年。”监工士兵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如果,我们再抓一些百姓呢?如果要在两年时间里完成河道,还要多少百姓?”红甲将军沉静的问道。

    “再抓一些百姓?这个国家的士兵不都抓来了吗?”监工士兵疑惑的问道,哪里还可以去抓百姓?

    “这个不用你管,以后那些百姓要日夜兼程,每天二十四个时辰都要干活,这样肯定加快不少速度。”红甲将军突然想到的办法,瞬间还没想到他的这个办法有漏洞。

    “日夜兼程?如果不睡觉,那岂不是要累死他们?到时候就没有人干活了。”监工士兵轻声问道。

    红甲将军沉静了一下,接着说道“那就少休息一晚,也就是做二十四个时辰休息一次。”

    “要是这样的话”监工士兵不敢反对红甲将军的意思。

    “你还有事吗?没事就出去,以后就照我的安排,不可违背!”红甲将军喝道。

    监工士兵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