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野火时代 > 第三百八十五章 【农门难出贵子】

第三百八十五章 【农门难出贵子】

 热门推荐:
    陆坤把放在边上的公文包放在手里,取出了个纸包,里边包着五千块钱,塞进老王头的手里,“这个拿着,别怪学生俗气。”

    老王头眉头颤了颤,顺手就把纸包拆开,露出一角,全是红彤彤的钞票。

    “我说,你这是钱多烧得慌是吧?非得让我给你败败?”,老王头的眉头都快挤到一块儿了。

    教书几十年,虽然绝大多数学生都没能过上什么好日子,但带了那么多届学生,总那么几个感恩的,每隔几年会回来看看他。

    往年逢年过节也会有人给他送礼谢师恩,但即便是家庭环境不错的,也就拎袋子水果饼干上门。

    陆坤这突兀地来这么一下子,老王头倒是觉得自己嗓子都发干了!

    他教书几十年,赚的钱加起来,也远没有这么多。

    说实话,这么一沓钱,他清楚自己心里想要,但又明白不该要。

    “你捐村小学去,够起好几间坚实的教室了。”,老王头把钱推回去,扭过头不再去看。

    “这是我给你,你起层房子,别再住这儿泥房里了,你不是还有风湿病呢嘛。”

    “可这”

    “别这这那那的,学校那边我会再给的。”

    陆坤把钱硬留在这儿,该怎么用,由老王头说了算。

    屋里的空气有些潮湿,估摸着最近遇上回南天了,墙上冒出了不少大大小小的水珠。

    老王头没再犟,陆坤看他摸摸口袋,估摸着是烟瘾犯了,连忙把自己口袋里装着的那一盒都给递过去,但却被意外地推开,“我抽不惯你那个,后劲儿太大,嘴里容易发干!”

    陆坤见他确实不乐意抽自己敬过去的烟,也没再坚持,把打火机和香烟都搁在俩人面前小案板似的小桌子上。

    “咱们平安村小,也就数你和观石(石头)混得最好了,其他人,唉~”

    老王头颇为感慨,“就说跟你同一届的那个方清妍,每次你考第一,她考第二,她家里送她念到高中,复读了两年,还是什么也没考上。”

    老王头说的那个叫方清妍的,陆坤回忆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这么个人。记得那是一个挺清秀的小姑娘,性子也好,挺爱学习,还跟他隐隐表露过好感来着。

    可惜,那会儿陆坤已经有了相当成熟的审美观,委实不喜欢太平公主,时常避着他。

    “那她现在怎么样了?”,陆坤顺嘴问了一句。

    跳出农门不是那么容易的,读书考大学这个途径并不比其他方式来得容易,一门英语就能让农村考生灰头土脸。

    万幸如今还没把听力列入英语考试范畴,要不然农村学子面临的形势会更加糟糕。

    这个年代,一个县也找不出几个专业的英语老师来,非重点学校的英语老师本身就是半滴水,全靠死记硬背,有多问题都没法儿给学生解释清楚。

    更偏远一点的地方,更是高一订的英语教材,高三毕业了都还没发到手里。

    在这个农村教育资源相对贫瘠,高等教育招生名额相对稀少的时代,乡下高中十年都难出一个大学生。

    即便是再大的野望,在这血淋淋的现实面前,也会慢慢熄灭。

    “她的变化挺大的。”

    老王头沉默了一下,心情有些复杂。

    不是孩子不优秀、不是孩子不努力,而是拼了命地努力,依旧没有法子。

    他对这个学生的关注从来没因为她小学毕业,远离平安村而终结。

    “复读了两年没个结果,眼看着年纪上来了,她家里人劝她别犟,她也死心了,找了个村里的小子嫁了。”,老王头像是心神一松,浑身透露着股子老年人独有的通泰之感。

    陆坤点点头。

    不死心又能怎样呢?

    老王头说方清妍家庭环境好,那是因为她上边有五个哥哥,供她一个妹妹念书,相对于其他家庭,着实是有些幸运。

    但有些恩惠并不是心安理得领受的,除非是完完全全的白眼狼。

    几个哥哥已经娶老婆的要照顾自己的小家,没娶老婆的发愁老婆本儿

    “唉~你说我这是在跟你说啥呢。”,老王头拍了拍双腿,颤颤巍巍地站起来,“这人老了腿脚就容易出毛病!”

    陆坤瞅了瞅表,发现已经在这儿待了四十多分钟,借机提出告辞。

    老王头把陆坤拉到一边,压低声音道,“你这几年没少给村小捐钱,,不过学校里边的账目乱得很,你得让人理一理。”

    “有人胡乱伸手?”,陆坤倒没有多大意外,直接开口问道。

    “也不一定就是有人胡乱伸手,咱不把人想得那么坏。”老王头沉默了一会儿,继续道,“但俗话说得好,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陆坤明白他的意思是不想让自己这个得意门生吃闷亏,笑着道,“劳您多费心帮我看着点儿。”

    “你是我学生,有什么事儿我自然会提点你一下。”,老王头见陆坤不多在意,再次重申了一遍道,“你花出去的是真金白银,是做大好事,可不能莫名其妙地进了别人的口袋。”

    老王头可是收到风声的,村小铺设薄薄一层的水泥地,花三袋水泥铺的一小块地方,敢往账上记五袋!更有甚至,东西买多了,用不完也不往厂子退,而是直接拿公家的东西送人。

    “您放心,我回头就收拾他们。”,陆坤握了握老王头皮包骨似的双手,“您照顾好自己的身体,该吃吃该喝喝,别一把年纪了还委屈自己。”

    “诶这就要走了,咋不留下吃饭?”

    老王头的儿媳妇从屋里出来,拎着一只杀好拔干净毛的大肥鸡出来。

    “嫂子,够舍得的啊!”,陆坤开了个玩笑,竖起大拇指道。

    这个时代,一般农村人除了过年,还真没那户人家豪气到杀鸡待客。

    当然了,款待那种特别重要的客人除外。

    “嗨,我坐月子的时候娘家人拎来的,嫌麻烦没杀一直养着,我这不寻思着把这鸡宰了给您和我家公下酒呢嘛。”老王头儿媳妇把大肥鸡的两条腿合拢到一块儿拎着,另一只手里还攥着把菜刀,脸上的笑意显得十分真诚。

    还别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老王头这儿媳妇的脾气看着就是个开朗的,好相处,不是那种爱斤斤计较的人。

    “不了,我们还要去其他地儿走走看看,这大肥鸡呀,嫂子你还是炖了给一家人吃吧。”,陆坤笑着婉拒道。

    老王头儿媳妇见陆坤他们真不乐意留下来吃晚饭,也没再多坚持,扬起灿烂的笑容道,“那行,既然你们是真有事儿,我也就不多留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