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宋奸臣 > 第六十章 重振公输家族

第六十章 重振公输家族

 热门推荐:
    木匠自然是不愿意搭理唐宁的,对这个只知道用蛮力的没脑子莽夫鄙视到了极点。

    然而唐宁怎么可能轻易放过木匠,追在木匠屁股后面问东问西,大有一副你若不把十二柱的鲁班锁拿出来为难我,我就不会善罢甘休的架势。

    虽然对于唐宁的胡搅蛮缠沈括也有些反感,毕竟自己接下来还要向这个木匠请教问题。但这件事还是木匠和唐宁两人之间的事情,他与木匠的关系也没有好到可以为他决定一个去留的地步。

    唐宁见木匠对自己始终要么冷冷一笑,要么嗤之以鼻,忽然间脑子里灵光一闪,惊讶道“你……莫非是不会安装十二柱的鲁班锁?”

    “……”

    众所周知,鲁班锁这种东西会装就会解,因为只要把装的过程逆推,就是解开鲁班锁的方式。

    制造一个鲁班锁的人,往往比解开鲁班锁的人厉害的多。这就好比一道数学题,出题的人一定是对这道题的知识点了如指掌,不然半吊子水平出出来的题谁也看不懂啊。

    沈括在唐宁问出这个问题之后也把目光投向了木匠,只见木匠满脸涨红,两只眼睛瞪的溜圆,带着一副恼羞成怒的表情,死死的盯着唐宁。

    唐宁哈哈一笑道“没关系,我会装啊!你给我弄十二根鲁班锁用的木条来。”

    沈括沉下脸来道“唐宁,现在可不是给你胡闹的时候,大话莫要乱说。”

    唐宁摇摇头,对沈括笑道“我没胡闹,我真会解,也会装。在你家急于办事,所以没那个耐心。现在见了这位木匠,只觉得一见如故,在内心中对我鲁莽的行为进行了深刻的检讨与忏悔。

    希望你们俩给我个机会嘛,反正又没什么损失。”

    沈括狐疑道“你没说大话?你真会解?”

    木匠也狐疑的看着唐宁,他实在是不相信这个只知道抡斧子解决问题的莽夫拥有能够解开鲁班锁的智慧。

    唐宁用力的点了两下头,表情不似玩笑。

    沈括和木匠便对视一眼,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

    木匠是个爽快人,打定了主意转头就去了后院,不一会儿就拿着十二根‘匚’形的木条回来了。

    把这十二根木条全部交给唐宁,然后就和沈括一起抱着膀子看戏。

    唐宁瞅了瞅这十二根木条,然后便是一皱眉。十二柱鲁班锁所用的木条里,要有一根木条是与众不同的。这根木条的形状,在正面看上去应该像是一个往右翻转九十度的‘凹’字。

    然而眼前这十二根木条却没有,这恰恰说明了木匠根本就没有把自己劈烂的鲁班锁拆开好好看过。

    于是唐宁便掏出随身携带的那把匕首握在手上,准备把其中一

    根木条剜下一块来。

    木匠一见唐宁掏刀子就怒了,被沈括拦腰抱住的他愤怒不已,咆哮道“你要做什么!你又要做什么!你是不是想把这些木条砍断?然后再说一番狗屁不通的道理?

    你把刀给我收起来,你把刀给我收起来!你敢在这个屋子里搞破坏,今天咱俩谁也别想活着出去了!”

    唐宁抬头瞥了眼木匠,这一眼的眼神更是让木匠火冒三丈。

    这眼神跟当初父亲嫌弃自己笨的时候如出一辙,他凭什么这么看自己?他凭什么看不起自己?

    “外行就闭嘴。”唐宁的话落在木匠的耳朵里面就如同泰山压顶一般让木匠呼吸为之一窒。

    胸口灼烧般的疼,胃里也是一阵翻江倒海,随后喉咙一甜,紧接着就是一口血哇的喷了出来。

    “沈先生你莫要拦我,让我杀了这个恶贼!他毁我父亲遗物,我念他年纪尚小,不与他计较。但他今天这般折辱于我,我公输欢定与这恶贼不死不休,若有……”

    “你就慢慢发你的誓的吧,你再多发一会儿,我都能把十三柱的装出来了。”唐宁笑嘻嘻的把刚装好的鲁班锁从沈括手里抢过来,丢到了木匠手里。

    木匠下意识的伸手接过来,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把鲁班锁翻来覆去的放在手里看,刚刚为了防止唐宁作弊,他还特意留了个心眼,在木条的两端都做了个隐蔽的标记。而现在,那些标记正好好的躺在那里。

    舔了舔嘴唇,木匠涩声道“这……便是你刚刚完成的?”

    唐宁笑道“不然呢?”

    沈括得意的朝木匠道“这可是我老沈的唐小友,正儿八经的仙家子弟,你一个区区的鲁班锁,还难不倒他。”

    唐宁看向沈括的目光里面除了鄙夷还有钦佩,这个人似乎忘记了刚刚对自己说过莫要再登他家大门这样的话,这般无耻到了极致的厚脸皮,还需要自己好好学习。

    公输欢捧着鲁班锁,目光有些呆滞。双腿一软,便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

    从小跟着父亲学习木工,他对木工这一行抱有极大的热忱,尤其是他无意中得知,自己的家族就是传说中鲁班的后代时,他就更加喜爱木工了。

    但这个世界不是特别公平,喜欢做的事情,不一定就是最适合做的事情。公输欢喜欢当木匠,但他在这方面的天赋却不怎么好。

    表哥表弟都解开了六柱鲁班锁时,只有他对着三柱的鲁班锁使劲挠头。

    父亲看出自己喜欢木工,却又常常叹气说自己愚钝。母亲走后不久,父亲也撒手人寰。临死之前,就把那个十二柱的鲁班锁交给了自己,说何时能解开这个,何时再以鲁班后人的身份自居。

    然而公输家族到了现

    在本身就是个笑话了,汉武帝时期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将这些人彻底的逼上了绝路。

    董仲舒一手端着美酒,一手拎着利剑,听话的,并入儒家的就是朋友,有美酒相待。不听话的,就是敌人,有利剑招呼。

    慢慢的,不愿加入儒家的公输家最后只得以木匠的身份生活在这片大地上。也许他们手中依旧掌握着鲁班传承下来的技术,但时至今日,他们似乎并没有什么进步。

    听完公输欢用一种行尸走肉的语气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唐宁的心里也有些不好受。宋朝是一个不论学术与科技都百花齐放的朝代,而作为公输家族的后人,公输欢的日子看上去也不怎么好过。

    而受了委屈的又何止公输欢一人呢?毕昇发明了影响世界的活字印刷术,却没有得到丝毫的重视。他的后代反而用这项伟大的发明去印假交子,结果落得个满门抄斩的下场。

    或许这里面有幕后黑手也说不定,但归根结底,还是宋朝的统治者们对这些匠人没有足够的重视。对他们的发明创造,也没有去了解的兴趣与必要。

    改变宋朝对唐宁来说有些难,但是拯救一个公输欢,却不是什么难事。

    “想不想重振你公输家的威风?”唐宁忽然笑着对失魂落魄的公输欢说道。

    沈括一下子就变得警惕起来,以他对唐宁的了解,此獠能说出这样的话,必定会有大事发生。

    公输欢抬起头,双眼有些茫然,不过片刻之后,便恢复了焦距,落在唐宁的身上。

    “重……振?”

    唐宁用力的点点头,走上前把公输欢搀扶起来道“对!就像战国时那样,门徒无数,制造出来的各种神奇器械,进可成雷霆霹雳,退亦如春露滋养大地。

    被皇帝以礼相待,被百姓称为圣人。这才是你公输家本身该有的样子,怎么样?动不动心?想不想重振公输家族?”

    沈括在一边听得一愣一愣的,他虽然不知道什么叫做忽悠,但他知道什么叫做哄骗。

    自西汉时起,以儒家为主流的思想都保持了一千多年了,这个时候把公输欢骗的脑子一热,就好比两个同时降生的孩子,一个已经成了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的老头,另一个却是求得了长生不老药,依旧处于壮年的孩子。

    这就没可比性啊,谈什么重振啊?难不成官员考核的时候还要先去做几个木头模型出来?这不现实。

    公输欢把唐宁的手攥的紧紧的,唐宁也是满脸热血的看着公输欢。

    “来吧!让我们两个联手!重振公输家族!”唐宁慷慨激昂的大声道。

    公输欢激动的说道“多谢公子一番美意!但是某家并没有重振公输家族的想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