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宋奸臣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安大哥

第一百二十四章 安大哥

 热门推荐:
    那壮汉被师兄拎小鸡一样拎到了后院的柴禾房,在唐宁的威逼之下,他开始吐露实情。

    这人是长虹镖局中的一名镖师,跟唐宁猜想的一模一样。派他来的,也是何蓉不假。

    但是,这里面还有一些唐宁所不知道的事情。

    首先何蓉跟何玉这对姐弟俩,是对唐宁恨之入骨的。但是他们却没有想着将唐宁除之后快,或者把唐宁的家人绑架了,以此来威胁唐宁。

    古人对于人才那是相当的重视,尤其是一些有眼光的人,比如曹操,陈琳把他祖宗三代上上下下骂了一遍,最后曹操还是没舍得杀掉这个骂人都能骂出艺术感的人才来。

    何蓉跟何玉,是希望唐宁能够像郑文年一样为何家所用的。世家大族都好这一口,你整我,我是不怕的。熬鹰不被鹰啄过挠过,怎么好意思说这是自己亲手熬出来的鹰?

    但是有个人不同意。

    这人应该便是郑文年信中的神秘人,如今的长虹镖局已经分为了两派。其中一派拥护何蓉,认为民不与官斗,离开润州是正确的。

    另一派就觉得自己是江湖好汉,打起架来七八个人近不了身,怕官府个卵球,他来了直接开打不行?非要像现在这样,跟个丧家之犬似的逃命?

    两边之间的矛盾虽然没有摆在台面上,但早已是暗流涌动。那个神秘人就趁机收买,拉拢了部分与何蓉不对付的人,听从他的命令。

    他是谁大家都不知道,但是看他洗澡的时候,身上满是刀疤箭孔,大家无不对他非常崇拜。

    一个人是怎么受了这么多的伤还能活下来的?这简直就是个奇迹。

    这样的人将来必有大运,必能成就大事,故此,这件事情以讹传讹之后,不少心思活泛的人便暗中投靠了神秘人。

    眼前这个壮汉就是其中之一,神秘人似乎对唐宁恨之入骨,他要求这些奉何蓉之命,来唐宁家附近准备把唐宁掳走的人,先把唐宁家里的人全给捉回来。

    听到这,唐宁就忍不住发问“你们现在住在哪儿啊?”

    “南山……”

    “……”

    唐宁抿了抿嘴巴“怎么会想到去哪里的?”

    “安大哥对那里很熟悉,说会带着我们在那里找到一块安身之地,东家和二爷就跟着去了。”

    唐宁点了点头,便起身准备离去。

    那人连忙道“唐公子,小人已经把知道的全告诉您了,您看……”

    唐宁挥挥手道“我准备在后院里面种些牡丹,我觉得你能让牡丹开的更艳。”

    那人大惊,急道“唐宁,你不能这样!你不讲信用!”

    师兄一脚就把他踹翻了,骂道

    “你个绑匪还讲职业道德,我师弟这么有钱,怎么就不能不讲信用了?”

    说完就一记手刀把这人敲晕,然后提溜着回前厅跟那些人扔到一起了。

    知道了想要知道的信息之后,唐宁就去了躺沈府,请沈三帮忙去通知府衙的捕快,唐家有一大群贼人被捉住了。

    沈三跑腿很快,半个时辰不到就带着四五个捕快,背着满身的镣铐回来了。

    这四五个捕快都是得到张贺授意的,对唐宁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也多少能够猜到一些。不过即便如此,一进门还是傻了眼。

    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将近三十个人,都没地方落脚了。这些人躺在地上都是昏迷不醒的模样,一见到捕快来了,一个个全跳起来了。

    冲上去就说“捕快爷爷,您可来了!您快把我带走吧!我自首,我有罪!”

    一时间场面混乱不堪,其中还有人趁机想要往外逃的。

    师兄轻咳一声,人群瞬间安静。那些人乖巧的像鹌鹑,站在原地一动都不敢动。

    师兄慢悠悠走到捕快面前,捕快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眨着眼睛问道“你也要自首?你是这群人的老大?”

    师兄说我不是,我就是问问我为朝廷捉拿犯人有没有赏钱拿。

    捕快一听乐了,他指着面前这一群被师兄捉住的镖师道“这些人都是你捉住的?”

    “是我。”师兄一拍胸脯,得意的说道。

    “你就吹吧你就,没见过你这么能吹的。”众捕快哈哈一笑,正要继续挖苦师兄,唐宁却走出来了。

    因为张贺的原因,唐宁总是会出现在润州府衙。对于这个连知州都和颜相待的少年,众捕快自然不敢放肆。一个个见了唐宁,连忙躬身行礼道“唐公子。”

    唐宁有些好笑,不过还是清了清嗓子道“诸位劳苦,先进来喝杯茶吧。”

    为首的捕快摆了摆手道“劳苦谈不上,份内事而已。茶么,也就不喝了。某家赶快把这些人带走,也好还您一个家宅清净。”

    唐宁便躬身道“有劳诸位了。”

    那几个捕快一还礼,便将这二十多人铐上连环铐,一群人排着队,便走到了大门外。

    师兄不依不饶,伸着手梗着脖子道“捕快,我的赏钱呢?”

    唐宁看的额头冒汗,急忙上去道“各位,这是我大哥,人比较怪,各位不要在意啊。”

    说完低声在师兄耳边道“别丢人了,一会儿我再给你贴钱还不成么?”

    师兄一听,脸上的表情非常复杂。他是勉为其难,加上喜形于色。这样的表情,估计也就只有他能做得出来了。

    好说歹说总算是把师兄拉住

    了,然后又将几位捕快送走,眼看着浩浩荡荡的人群消失,唐宁才回了家里。

    没有回屋,而是站在后院的假山池子前面,望着池中的清水发呆。

    刘依儿晃晃悠悠的过来了,见了唐宁,奇怪道“少爷?您站这儿干什么?不冷吗?”

    唐宁回头看了眼刘依儿,摇了摇头道“在想些事情。”

    “什么事情?”

    “刚刚没想明白,现在想明白了,所以现在没有事情了。”

    “哦,您要不要喝茶啊?我要去烧一壶,您要是喝,我顺便给您带一壶。”

    “不喝,一会儿睡觉了。”

    “哦。”

    刘依儿应了一声就走了,走半道,还回头看了眼唐宁。见唐宁已经往自己的屋子里面走,便晃了晃脑袋,不再想了。

    ………………

    安大哥就是赵仁。

    这是一定的对南山熟悉,身上有许多的伤疤,并且还对自己非常痛恨。

    除了赵仁,唐宁想不出来还有谁。

    自己在南山盗中的时候,与赵仁打的交道不算多。但赵仁却是唐宁当时计划中的一个重要角色,因为王庆他虽然粗中有细,但小聪明不多,并且还对韩雄非常忠诚。

    唯一有野心,也有实力能跟韩雄掰手腕的,就是赵仁。

    所以唐宁对于赵仁的性格多少还是有一些了解的,此人心眼很小,算得上是睚眦必报。而且他并非是当天就要报复,而是会一直隐忍,一直忍耐,不到最好时机,他绝对不会出手。

    因为有了这些因素,推测出那个安大哥就是赵仁,便不难了。

    对于自己是怎么暴露身份的,唐宁觉得思考这个问题是在看不起赵仁。南山众盗,死的死,失踪的失踪,就自己一个在南山盗中间名头很大的人,如今还享受着荣华富贵。

    而且刘令最后跳反,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与刘令打交道最多的,也是自己。

    这两点足以说明一切的问题了。

    刚才站在假山前面唐宁想了好久,他很想找个人说,赵仁回来了,但是在他想着要跟哪个人说这件事的时候,他心中一片茫然。

    好像没人可以说……

    说给刘令,如今刘令在什么地方自己都不知道。

    说给刘依儿,也只是徒增不必要的担心。

    说给其他人,更是只会让他们摸不着头脑——赵仁是谁啊?

    长叹一声,唐宁就把被子蒙在了脑袋上。

    他不确定光凭自己能不能化解这次危机,但是润州城里,似乎也没有人可以成为他的救兵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