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宋奸臣 > 第一百四十六章 你今天必死

第一百四十六章 你今天必死

 热门推荐:
    有的时候唐宁极度的怀疑自己是不是脑门上写了个好大的霉字。

    别人穿越过来,认识都是什么人?谁有名认识谁,谁厉害跟谁是好兄弟。

    到了自己这儿呢?的确也都是有名的。

    自己的好兄弟朱勔,北宋末年的六贼之一,百姓对其深恶痛绝,有名吧?

    而这个方腊又是谁呢?他是宋徽宗时两浙路农民起义的头领,规模极大。水泊梁山上那群人,在他的眼里就是一群臭鱼烂虾,厉害吧?

    有名个屁啊!厉害个屁啊!这都是些什么人啊?怎么尽是一些反面人物啊?就不能来个岳飞,来个韩世忠这种威名赫赫,叫人听了虎躯一震的正面人物?

    唐宁看着那个跟小石头还在大眼瞪小眼的少年,欲哭无泪。

    这哪里是把别人的孙子收了,这明明是找了个祖宗回家啊……

    史书记载中的方腊,他造反的原因,就是因为年少时当奴隶人被剥削的太厉害了。

    可以想象唐宁若是对方腊颐气指使,方腊会做出何等反应。

    说不定就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摸出一把刀子来追着唐宁满地跑。

    老翁一脸紧张的看着唐宁道“公子,您不是要反悔吧?”

    唐宁哭着问道“我可以反悔吗?”

    老翁义正言辞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公子今日若是反悔,岂不是背上了一个言而无信的小人名号?

    小老儿决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

    总而言之,方腊最后还是留下来了。老翁为了让自己的孙子成为唐宁这个在他看来注定飞黄腾达之人的仆役,差点一头撞死在唐宁的家门口。

    没办法,唐宁最后只好跟老翁再三担保,还立了字据,表明今后即便方腊虐自己千百遍,也会待方腊如初恋,老翁这才与自己的孙子抱头哭上三哭,然后放声大笑着离去了。

    方腊一脸乖巧的站在唐宁面前,唐宁盯着他,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呃,你渴不渴?要不要喝点水?”

    “多谢少爷关心,小人不渴。”

    “呃,那你饿不饿?我下面给你吃?”

    “多谢少爷关心,小人不饿。”

    “呃,那你困不困?要不要去睡一觉?”

    “多谢少爷关心,小人不困。”

    唐宁崩溃了“那你就这么一直站着?”

    方腊眨眨眼睛,看着唐宁道“小人力气大,也会打扫院子,可以做护院,也可以给少爷您打扫家里的卫生。”

    小石头猴子一样抱着膝盖蹲坐在椅子上讥嘲道“你的力气大,你能把正厅外面那颗石头拎起来吗?”

    少年之间的火药味很重,尤其是刚刚方腊跟小石头还对视了好久,所以小石头一说话,便是一顿夹枪带棒的冷嘲热讽。

    他非常期待方腊反问自己一句,难道你能?

    到时候自己就大摇大摆的走上去,把那颗石头举起来,就能看到这个讨厌的家伙被气到吐血的样子了,哈哈哈……

    “我不能。”方腊很是老实的说道,然后就没了下文。

    小石头差点吐出一口血来,这种感觉就好像是自己的全力一击打在了一团棉花上。他为什么不反问?他为什么不问问自己能不能举起来?

    这个人太恶心了,他的无言就是对自己最大的蔑视。他一定觉得自己百分之一百举不起来这块石头,所以压根连问都懒得问了。

    于是小石头蹭的一声下了地,在刘依儿以及唐宁困惑的目光中,跑到了前院举起那块半人高的石头,怒道“我能举起来!”

    方腊回头看了一眼,鼓掌道“哇。”然后又没了下文。

    小石头把石头丢在一边,捂着心口摇摇欲坠,他觉得自己受了很严重的内伤。

    唐宁叹了口气道“这样吧,今天的话,就不用你做什么了。你先让依儿姐带你去找间房,然后去休息一下,明天要是我有事情,再叫你,好吧?”

    “是。”方腊恭谨的应了一声,就拎起被自己放在地上的包袱,朝冲他招手的刘依儿走去。

    刘依儿见方腊走了过来,便笑眯眯的说道“好乖的小伙子,你今年多大啦?”

    “十五。”方腊认真的说道。

    “嗯?”刘依儿柳眉一挑,刚才她听这孩子的爷爷可不是这么说的。

    “十四。”方腊的声音弱了一点,脑袋也微微垂下去一些。

    “哦?真的是十四吗?”

    “……十三。”方腊彻底的低下了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刘依儿捂着嘴笑道“十三就十三,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在咱们家啊,没有人会因为你十三岁就欺负你。

    那个跟你岁数差不多的小石头,也只是好长时间没有遇到过同龄人,想要显摆而已。他人不坏,你别在意。”

    方腊点点头“我的确没有在意。”

    刘依儿领着方腊到了一间较偏的厢房,这屋子有些小,当初唐宁本来准备把这里拆掉的,后来刘依儿说留着也不碍眼,唐宁也就听之任之了。

    今天看到方腊,不知为何刘依儿就想起了那间稍小的厢房,便领着方腊过来了。没成想,方腊还很喜欢,他问道“我自己住这间屋子吗?”

    刘依儿点头道“是啊,咱们家人少,所以你只能自己住了……怎么,不习惯一个人睡吗?”

    方腊摇摇头说道“我从来都没住过这么大

    的屋子。”

    刘依儿愣了一下,然后便拍拍方腊的小脑袋柔声道“那以后这间屋子就是你的了。”

    “谢谢依儿姐,也谢谢少爷。”方腊笨拙的朝刘依儿认真的行了一礼。

    刘依儿笑道“不妨事的,好了,进去看看吧。缺什么的话,就来找我,找少爷也行。

    咱们家规矩没那么多,能进来的,就都是一家人。”

    说完,刘依儿还小声道“不过,也就是目前为止哦,说不定哪一天,家里的人忽然就多起来了。”

    刘依儿说完就走了,方腊站在门口看着刘依儿的身影消失在一个转角处,这才进了房间,放下包袱,小心翼翼的四处打量。

    放在桌子上的瓷瓶他不敢碰,听爷爷说,这种富贵人家的东西,哪怕是一朵花,把自己卖了都买不起。

    于是他想了想,走到了床头,端正的坐在床边直到天黑,这才和衣躺下……

    第二天一早,唐宁照例在睡懒觉。他做了个梦,梦里王诗跟他手拉着手,一路欢声笑语的奔跑在充满浪漫气息的花丛中。

    忽然前面跳出来一个身高八尺腰围也是八尺的壮汉,指着唐宁道“兄弟们给我上,他就是六贼之一,朱勔的好兄弟,把他给我拿下,为民除害,冲呀!”

    然后便是山呼海啸一般的声音传来,地平线远端一团黑糊糊的影子越行越近。

    唐宁十分慌张,拉着王诗转头想跑,却看见身后,穿着一身破烂衣服,手持鱼叉的方腊瞪着自己道“你这狗大户欺人太甚,天天使唤我,对我打骂,还不让我吃饱饭。

    我忍不了了,你今天必死!”

    说完大手一挥,不远处一群农民打扮的人手里拿着各种奇形怪状的兵器乌泱泱的冲过来了。

    唐宁转过头对王诗深情的说道“你走吧,他们的目标是我,不要拖累你。”

    谁知王诗一巴掌扇在唐宁的脸上,哭着喊道“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不仅与六贼之一的朱勔沆瀣一气,更欺压良善百姓,连自己下人的饭都不让吃饱。

    唐宁,我看错你了,你去死吧!”

    说完就跑了……

    门外传来哆哆哆的声音,把唐宁吵醒。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双手抓着棉被,那种郁闷到吐血的感觉始终无法消退。

    我能有什么办法,发生这种事情,我也很绝望啊……

    抓起被子蒙在脑袋上,唐宁啊啊啊的大叫三声。

    这时房间的门猛然被推开,方腊一下子窜了进来,紧张的说道“少爷,您没事吧?”

    唐宁扯下被子刚想回答没事,猛然间看到方腊手里拎着一把斧子,唐宁一下就崩溃了。

    他哭着说道“大哥,你连一晚上都忍不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