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宋奸臣 > 第二十四章 私定终身

第二十四章 私定终身

 热门推荐:
    中午在酒楼实际上是没吃什么东西的,一人一碗粥,齐献瑜和周怀还好,唐宁跟齐复正是长身体,食量大的时候,吃不饱是很正常的事情。

    而饭桌上齐复因为心中有愧而不能敞开了吃,他甚至拿起筷子都觉得韩慎阴恻恻的眼神在盯着他。

    于是吃的最痛快的就变成了唐宁,不得不说韩慎妻子的手艺的确不错。

    虽然比起自己来还有一点差距,但比起曹氏来简直就是天壤之别。饱受摧残的唐宁终于在这里发现了大宋人妻的美好之处。

    韩慎看样子挺喜欢唐宁,见唐宁筷子动得快,就不停的给唐宁夹菜。经常是跟周怀说上两句话之后,就给唐宁夹一筷子。

    唐宁来者不拒,一顿胡吃海塞,看的周怀是一阵无奈。

    韩慎笑得合不拢嘴“军中可吃不到这么好吃的饭食,看把这孩子给馋的。来来来,多吃些,你是瑾瑜兄的徒弟,来了老夫这里,只管当做自己家,不必拘束。”

    唐宁嘴巴里面塞满了东西,说不出话,只能连连点头。韩慎看的哈哈大笑,如此不惺惺作态的后生,放眼整个大宋都很少见。

    但就是他的这种真实才招人喜欢,韩慎年轻时看过太多人扮演不同的角色,到了四十多岁的时候,就愈发喜欢看别人做真实的自己。

    对于九斗山的强盗他也是因此才略带欣赏,至少人家活的真实。

    但天底下生了闺女的老爹差不多都是一个德行,护崽子护的厉害。刚才进来的时候周怀要是没提这件事情,韩慎说不定还能给齐复几分好脸色。

    周怀和韩慎又闲聊了两句,齐献瑜就有些焦急的对唐宁小声道“别吃了,快想想办法啊,你师父怎么还不提阿复的事情?”

    唐宁抻着脖子把满嘴的饭菜咽下肚子,然后小声回答道“你看看你弟弟都不急,你急个什么劲?

    莫慌,一切尽在我师父的掌控之中。”

    齐献瑜恨恨的道“果然是亲师徒,说大话都说的一模一样。”

    唐宁翻了个白眼道“那叫说大话吗?那叫气度。什么叫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你一个女人家家的懂个屁。

    哼,胸大无脑说的就是你!”

    “你!”齐献瑜心中一阵火起,伸手就在唐宁肋间软~肉处拧了一下。

    唐宁没料到齐献瑜会气急败坏的做出这种事情,吃痛之下手一哆嗦,嗷一嗓子就喊出来了。

    那边的韩慎和周怀都吓了一跳,韩慎看着龇牙咧嘴的唐宁关切的道“怎么了这是?吃到石头硌到牙了?还是咬到舌头了?”

    唐宁余光瞥了眼一副没事人模样的齐献瑜,讪笑一声道“没事没事,就是胳膊刚才动了下,牵动了伤口,有点疼。”

    韩慎点头道“我说你怎么左手一直垂着,原来是受了伤。不过你是怎么受的伤呢?”

    周怀这时接话道“他自己蠢的。

    别人来抢东西,他居然躲在放东西的车子上了。结果被山贼连人带车全给抢回去了,结果当晚那些强盗中间又起了争执,整个九斗山火光冲天。

    这小子估计就是在乱战之中不小心挨了一刀。

    不过能把命保住就已经不错了。”

    韩慎看向一脸尴尬的唐宁,忍俊不禁道

    “看你鬼精鬼精的,没想到还能做出事情来。”

    唐宁讪笑一声道“其实也不是晚辈自己想的,主要是晚辈第一亲身经历战场,一时之间有些慌乱。

    正好有个将领就给晚辈出了这么个馊主意,晚辈信了他的邪,躲在车里面,没想到就被人家连人带车都给拉回山上了。”

    韩慎捧腹大笑,周怀摇头失笑。齐复满脸尴尬的挠着头,唯一知道唐宁是如何受伤的齐献瑜,看向唐宁的眸子里多了几分平日及其罕见的柔情。

    正当韩慎准备再说话时,周怀却突然间说道“勉思,此番老夫前来寻你,叙旧是一条,另一条,其实也是有正事前来。”

    韩慎看了看周怀,又看了看齐复,脸色一下子就黑了下来。

    “可是因为小女的事情?”

    周怀惭愧道“正是。”

    韩慎皱眉道“我说了此事休要在提,瑾瑜兄你……”

    话没说完,就被周怀给打断了“其实此事与勉思你想的可能有些出入,老夫并不是来当媒人的,而是带着人来给你请罪的。”

    “请什么罪?瑾瑜兄有何罪可请?”

    “非是老夫有罪,而是这小子。他如今是老夫帐下一名护卫亲兵,老夫不能置他于不顾啊。

    况且这小子的姐姐,和我徒弟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于情于理,这件事情我都得管管。”

    齐献瑜一听这话,脸唰一下就红了。就算她是能面不改色和唐宁讨论造小人这个话题的奇女子,也禁不住周怀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直白的说出这样一番话。

    女人的脸皮毕竟还是比男人薄一些,唐宁就在那嘿嘿直笑,好像捡了个便宜的大傻子似的。

    韩慎一听这话就觉得不对劲,要是普通的来说个媒,也用不着周怀这么折腾一次。身子微微后倾,靠着椅背上,眼睛一眯,看向齐复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齐复已经是饱受煎熬好长时间了,现在终于有了他解脱的机会。当下就是一秒钟都没犹豫,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道“岳父大人在上,请受小婿一拜!”

    “谁是你岳父?药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老夫再给你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刀子都架在脖子上了,齐复到底还算是个有担当的男子汉。咬着牙低声道“岳父大人有所不知,小婿已经与梅儿私定了终身,此番前来就是来负责任的,小婿甘愿为此受罚!”

    唐宁感慨道“你弟弟挺有担当,换做我,刀子架在我脖子上我可说不出这番话。”

    “吃干抹净就拍屁股走人,这不是你们臭男人常做的事情吗?”齐献瑜抓住机会就是一阵冷嘲热讽。

    “我可没干过这种事情,你不要乱说。

    我的意思是,我绝对不会做出私定终身这种不负责任的事情。这样的话我岳父凭什么拿刀架在我脖子上?

    再说,就算是有这么一天,我也会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用真诚打动我的岳父,而不是像你弟弟这样还这么说话去刺激别人。”

    “你说了这么多,总结一下不就是贪生怕死这四个字能概括的么?”

    “你别跟我说话了,跟你聊天一点意思都没有。没有情趣,你懂吗?你就是话题终结者,你能懂吗?”

    齐献瑜见唐宁有些气急败坏的模样,也就不继续说了。骄傲的哼了一声来表示自己的取得了胜利,然后就扭过头,担忧的看向韩慎与齐复的方向。

    之前周怀就说过韩慎脾气不太好,这件事出来之后齐复估计要挨一顿打。

    齐献瑜虽然宠溺自己的弟弟,但也没达到不通人理的地步。

    把人家闺女祸祸了,挨一顿打就翻篇,其实都是齐复赚了。

    但心里面还是有些心疼,总想着一会儿韩慎动手的时候,能不能轻点下手。

    周怀见韩慎半天没吭声,就暗叹一声,心想这下完了,韩慎发脾气之前就是这个样子的。

    果然韩慎听了齐复这番话之后,气的都浑身哆嗦。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哆哆嗦嗦的说道“你……你说什么?你……你说的可都是真的?”

    齐复跪在地上砰砰砰磕了三个头道“岳父大人,小婿刚刚说的话句句属实,绝无半句虚假!”

    韩慎勃然大怒,快步走到齐复身前,一脚就把齐复踹翻在地,指着齐复怒道“你这个禽兽!欺负一个有目疾的女子,也是人能做出来的事情吗?”

    踹了一脚不解气,就抄起桌下的椅子劈头盖脸的往齐复身上砸下去。

    齐献瑜咬着嘴唇很有想要上去阻拦的冲动,胳膊却被唐宁拽着。扭过头去,带着三分怒意,七分委屈看着唐宁。

    唐宁看到齐献瑜这眼神只觉得心都揪起来了,但还是拉着齐献瑜劝道“别冲动啊,岳父见女婿都这样。

    第一关过去了,以后就好相处了。”

    “但他下手也太重了!哪有这样对女婿的岳父啊?”

    “姐姐,你可别忘了是你弟弟把人家闺女给祸祸了在先。身为二品的知州,朝廷的命官。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一怒之下杀人都能够理解。

    更何况人家女儿还有目疾,估计是觉得齐复欺负他女儿吧。

    虽然具体情况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但齐复毕竟之前的工作有点不光彩,咱们再等等看吧。只要保证不出人命就行了。”

    齐复抱着脑袋躺在地上打滚,嘴里哎呦哎呦的叫的十分凄惨。引得韩夫人也连忙跑出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见韩慎抄着被砸的破破烂烂的凳子腿还往齐复身上打,韩夫人就惊叫一声,连忙跑上来拉住。

    “夫君!你这是在做什么!冷静点,他们不是客人吗?”

    “他是个屁的客人!”韩慎气的直跺脚“你知道他刚才说什么吗?他说他跟咱闺女私定终身了!气死我了!”

    “啊?梅儿不会做出这种事情吧?”

    “他都跟我赌咒发誓了,说他说的都是真的。你说他骗我做什么,他有这个必要吗?这混蛋一定是吃准了梅儿不爱说话,不喜欢与人交流,才会玷污了梅儿!”

    韩夫人一想,觉得也有道理。于是便也恨恨的看着齐复。

    “等等!等一下!”齐复忽然间大声叫到“我没有玷污梅儿!”

    “放屁!都私定终身了,还没有玷污我女儿?”

    “我们两个立下誓言非彼此不娶不嫁,跟玷污扯不上半点关系啊!”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