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宋奸臣 > 第六十九章 章楶的计策

第六十九章 章楶的计策

 热门推荐:
    十月初的环庆路,气氛是非常压抑的。因为就在几天前,所有人都得知小梁后国母亲征,率军五十万准备进攻大宋了。

    天空都非常配合的几天不露晴,今天已经是第五个阴天了。

    庆州帅府内,来来往往的人从来就没少过,整日都是一片忙碌无比的景象。

    周怀进去找章楶的时候,章楶刚好站在门口送刘令出来。将近一个月没见的两人对视了一眼,刘令冲周怀抱了抱拳,然后就匆匆忙忙的走掉了。

    章楶背着手看着周怀,笑呵呵的道“瑾瑜,老夫还以为你能够沉住气,这才几天,你就找上门来了。

    你先别说,让老夫猜猜,是不是为了你那徒弟来的?”

    周怀摇头道“并非如此。

    我虽然心中惦记我那徒弟,但男子汉只有经历了这些,存活下来,将来才能走的更远,站的更高。若是他没有活下来,我也只是感到遗憾,却不会后悔。

    章兄,我这次来不是为了我那徒弟,而是想问问你有没有对策,我也好去做准备。”

    章楶哈哈一笑道“瑾瑜啊,如果是这样,那你今天算是来着了。来来来,咱们进屋去说。”

    说罢章楶便抬腿进了正厅,之后并未停留,而是直奔书房而去。

    周怀紧跟在后面,两人一前一后进了章楶的书房。周怀回头把门关上,连忙问道“章兄可是已经有了对策?”

    章楶笑道“若是今日之前,老夫还有些头疼,陕西六路,每一路的兵力都不算多,夏军要进攻哪一路,都是有可能的。

    但今天刘公事送来了可靠情报,夏军的主攻方向,正是这里!”

    章楶说着,手指头便重重的点在摆放在书桌上的地图一角。

    周怀凑近过去看了眼,挑了挑眉毛道“环州?”

    “正是!”

    “情报有多可靠?”

    “据刘公事所说,这份情报是用三位勇士的性命换回来的。”

    周怀默然,皇城司的情报收集能力在大宋是首屈一指的,而即便如此也付出了三条性命的代价,看来这份情报取得的难度不小,真实性应该也很高。

    “那,章兄准备如何对敌?”

    “熙宁四年,枢密院曾颁下《陕西四路防秋法》,其中关于其他地区的作战指引皆是以弹性防守为主,唯有环州的作战指引意义不明。”

    说着章楶从书桌上翻找了一阵,最后拿出一份稍显老旧的折子来,打开之后,找到了地方就给周怀念道

    “贼若寇环州,即移业乐之兵截山径路趋马岭,更相度时势进兵入木波,与环州相望,据诸寨中,又可扼奔冲庆州大路,其沿边城寨只留守兵,不责以战,自余军马并屯庆州,以固根柢。”

    周怀摩挲着胡子,皱眉道“这是以防御庆州帅府为主的御敌策略啊。而且根本就没有反击之策……难道说在枢密院眼中,环州是可以被放弃的?”

    章楶把折子合上,丢到书桌上叹着气说道“正是如此啊。

    环州放弃与否,老夫其实并不在乎。老夫真正在乎的是,如果就这么把环州城拱手相让,那还要我这个经略安抚使有什么用?

    西夏

    人嗜利畏威,如果不把他们打痛,打怕。这西北之地何年何月才能安宁?

    自老夫去年年初担任了环庆路的经略安抚使以来,无时无刻不在等待着一个机会。现在机会来了,老夫怎能轻易放过?

    枢密院之法对西夏人来说,只能增加他们嚣张的气焰而无实际效果。真正的御敌之策,不能指望此法。

    此番小梁后率军亲征,看来他们国内的矛盾已经到了一定程度了。这一次一定要把西夏人打痛,要锉灭他们嚣张的气焰。

    这不仅会让西夏人知道我大宋也不是任人宰割的鱼肉,同时对于小梁后的威信也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这一仗夏军若是败了,国内的矛盾只会愈演愈烈,到那时我们就不必继续被动挨打了,掌握主动权的就变成了我们,我们甚至可以进攻西夏,夺取他们的土地……”

    章楶越说越激动,说到最后,忽然间低头看向地图。

    周怀听得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章楶这话是什么概念?

    封狼居胥是武将最大的荣耀,而开疆拓土则仅次于此。

    当年熙河开边,拓地两千里、招降三十万。河湟地区六州不仅给了大宋大片大片可以安置流民的荒地,更给了大宋一些可以养马的草场。

    只是最后的结果不太好,四年的时间投入了大量的人力、财力、物力,到最后只换了熙、河、洮、岷、宕、亹六州之地,付出与回报还是不成正比。

    而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主动权这三个字。

    当时河湟地区由西夏人暗中帮助的吐蕃反抗活动更使北宋朝廷极度的被动,被迫投入更多的兵力以维护统治。

    但这一仗若是打赢了,西夏与大宋就会迎来一个攻守转换的局面。占据了主动权的大宋,如果官家有魄力,有决心重操熙河旧事,就有极大的可能把西夏打得永世不得翻身。

    想到此,周怀激动的浑身都在颤抖。

    “我要好好想想,我得好好想想……”章楶盯着地图不断的碎碎念,他的目光总是停留在一些环州附近的山川之上。

    ………………

    周怀去的时候是早上,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下午了。

    章楶坐在书桌后面研究了一天的地图,终于高兴的拍手道“我知道了!”

    周怀为之精神一振,霍然起身道“章兄可是有了对策?”

    章楶用力的点头“几十年来我朝与夏军贼兵作战,贼兵胜多输少。如此必然横生骄纵之气,并轻视我朝将士。

    咱们便利用这一点,对贼兵进行反击。”

    “此话怎讲?”

    “贼进一舍,我退一舍。彼必谓我怯,为自衞(音卫,通卫)计,不复备吾边垒。乃衔枚由间道绕出其后,或伏山谷,伺间以击其归。”

    周怀一拍手,激动道“妙计啊妙计!敌进我便退,贼兵自大,必然以为是我们害怕不敢与其交战,为了保护自己的做法。

    如此一来,自然不会再对我们有所防备。我军趁机派人悄悄从山中小路绕道后面偷袭,或者埋伏在山谷之中,等待时机攻击他们返回的军队……

    章兄,你是如何想到如此妙计的?”

    章楶苦笑一声道“

    自打去年年初老夫来此,就一直在给官家献策。

    西北地区御敌长期采用坚壁清野之策,此法不可为。若是前沿堡寨就算了,但二三百里以内居民甚密,采取坚壁清野,损失最大的还是百姓。

    因此老夫就想到了这个办法,战兵在外,守军在内,如此不仅能够对贼兵进行打击,同时也能让贼兵无法持续攻坚。

    若是贼兵敢长驱直入,则我军将士便可埋伏在贼兵退路上伏击,歼灭贼兵。

    可惜枢密院那帮人不同意老夫的主张,认为这种办法太过冒险,极易遭受损失……”

    周怀一跺脚,气恼道“这么好的办法,为何不用?真是糊涂啊!”

    章楶呵呵一笑,手掌按在书桌上道“不过官家已经传信来了,叫老夫放手施为。既然如此,老夫便叫枢密院的酒囊饭袋们看一看老夫战术的威力!”

    “真的?官家同意你这么做了?如今不是高太后……”

    章楶苦笑一声道“密旨啊,成功了便是官家知人善用,失败了老夫就要自食苦果。

    不过老夫并不恨官家,在官家如今的情况下还能极尽所能给予老夫如此的支持,这让老夫感激涕零。此战若不取胜,便不足以报答官家对老夫的信任之情啊!”

    周怀感慨道“官家年纪虽小,却有大胸怀。我大宋中兴之主,非官家莫属啊。”

    章楶敲了敲桌子,脸上满是自豪和骄傲,但嘴上却道“瑾瑜,慎言,慎言啊!”

    周怀拱拱手道“是瑾瑜失言了……章兄,不如我们今日就研究出一个可行的战略来吧?瑾瑜虽然没有章兄这般的韬略,但好歹也是带过兵打过仗的人,多少也能提些建议。”

    章楶握着周怀的手道“如此甚好!一人之力终有尽时,乘众人之智,则无不任也。用众人之力,则无不胜也。

    瑾瑜,你愿帮我,老夫感激不尽!”

    周怀连忙道“章兄,这感激不尽四个字,瑾瑜可不敢当,瑾瑜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参谋,在一旁提一些小小的意见,主要还是靠章兄你的策略啊。

    况且此乃军国大事,不是我愿不愿意的问题,这是必然之事。”

    章楶点头道“你说的对,此乃军国大事,容不得半点疏忽。多一个人,没准就能发现一些纰漏。

    这样吧,老夫叫人去把张存,折可适,李浩,高芳都喊来,咱们今夜就商讨出一个办法来!”

    “折可适?哎呀,他也在吗?”

    “是啊,你们俩可是老相识了,当年他还是个洪德寨主的时候,你就认识他了。嘿嘿,这小子现在是老夫的心腹爱将了。”

    “哈哈!那等此间事了,我可要好好跟他叙叙旧。这一晃都多少年没见了,真是让人想念的紧啊!”

    说话间刚才出去喊人的护卫已经带着人回来了,七八个人乌泱乌泱的涌了进来,周怀正在找折可适,就见章楶让人把一张巨大的地图拉开铺在了地面上。

    “事不宜迟,咱们这就开始商定战术的细节吧!”

    “等一下,安抚使大人。”

    “怎么?”

    “您说的战术细节,是哪个战术的细节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