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宋奸臣 > 第八十五章 洪德堡之战(14)

第八十五章 洪德堡之战(14)

 热门推荐:
    从卯时开始的战斗至今已经持续四个时辰,整整八个小时了。

    在此之前,仗着伏兵突袭的策略,宋军能够与夏军保持平衡,平分秋色。但是西夏人不会允许宋军与他们平分秋色,现实也不允许。

    未时,慕化指着大路南侧惊恐的喊道“铁鹞子!”

    已经感觉到精疲力竭的唐宁循声望去,只见一群人马皆覆全身甲胄的骑兵队伍正在朝自己的方向突进。

    所到之处夏军无不避让,重装骑兵即便速度没有提起来,撞一下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受得了的。

    铁鹞子是西夏最具盛名的一支部队,是李元昊创立的重装骑兵军团。一开始它为了满足李元昊的虚荣心,作为西夏统治者的护卫、仪仗而存在的。

    后来可能是觉得这样做太过暴殄天物,于是铁鹞子就成了西夏打开局面的主力军。

    这支部队的战斗力十分彪悍,属于西夏各战斗单位里首屈一指的级别了。更要命的是铁鹞子把骑士与战马用锁链绑在一起,这样即便是骑士死了也不会坠马,看上去就跟没死一样。

    这就导致很多宋军发现铁鹞子怎么打都打不死,很困惑,很不解,认为西夏人搞封建迷信,请神仙弄出了一个不死军团来……

    铁鹞子奔袭而来,虽然只有千余骑,却让唐宁觉得脚下的大地都在震颤。其余宋军也看到了铁鹞子,面对这支西夏威名赫赫的特种部队,宋军陷入了慌乱。

    唐宁很紧张,铁鹞子是真正能左右战争局势的部队,若是让他们杀进来,宋军与夏军之间的平衡就会被打破,紧接着宋军会往失败的方向一路狂奔。

    种建中倒是很冷静,现在的场面似乎在他的预料之中。高呼一声“燃烧弹!”众将士纷纷就把身上仅剩的燃烧弹拿出来。

    用火折子点燃,就丢向了杀过来的铁鹞子。

    仅剩的七八百个燃烧弹,直接命中的只有三百多,但这燃烧弹却救了命。

    直接命中在铁鹞子身上的燃烧弹威力十分巨大,火焰即便无法对身着重甲的人马造成直接伤害,但持续不断的高温却能直接把重甲里的人和马全部烫死。

    马被高温烫到,做不到冲过火场时的毫不慌乱。尥蹶子掀人的,不在少数。

    但铁鹞子与战马之间有铁链绑缚,无法下马。重甲穿起来都要非好大的一番力气,更不要提现在脱下来了。

    一时之间铁鹞子纷纷倒下,其余的铁鹞子虽然没有直接命中,但撞在前面停滞不前的同伴身上导致摔跟头的也不少。

    跟在铁鹞子身后,准备和往常一样等铁鹞子突破了敌阵,他们再横插进去分割战场,蚕食敌军的步兵们收了阻,便停了下来。

    但对他们最大的伤害,则是无敌的铁鹞子倒下了!

    夏军再次陷入慌乱。

    铁鹞子对西夏人来说,不仅是一个兵种,更是一种向往,一种信仰。

    没有一个西夏士兵不想当铁鹞子的,而现在目睹铁鹞子人马翻飞,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一个沉痛的打击。

    宋军欢呼一声,转头又开始去

    对付身边无心作战的夏军将士。

    虽然铁鹞子在这一会儿的功夫里面损失惨重,但依旧还是有人杀到了近前,给宋军也带来了不少的损失。

    但相比一千个铁鹞子,这几百铁鹞子带来的伤害已经是宋军的可接受范围之内了。

    折可适哈哈大笑道“老种!真有你的!”然后大吼一声“弟兄们!铁鹞子不足为惧!随我杀进中军,活捉小梁后!”

    “杀啊!杀啊!”

    宋军士气大振,竟比刚才还要威猛几分。

    种建中也没想到燃烧弹的效果会这么好,以前不是没有对铁鹞子试过火攻,但铁鹞子的战马都是万里挑一的好马,自然不会怕火。

    但是这种高温就不一样了,尤其是铁甲的导热性非常好,哪怕是白龙马,你直接把它扔在炉子上硬烧你看它受得了受不了?

    铁鹞子突遭变故,损失惨重。剩下的数百铁鹞子不得不重整阵型,心中也开始萌生退意。

    这并非是因为宋军那丢到身上就会一直燃烧的火焰缘故,更重要的是他们在刚才奔袭的路上对自己人造成的误伤甚至比宋军还要多。

    在步兵混战之中,使用骑兵来进行攻击是非常愚蠢的。但是太后有令,他们又不敢不从。铁鹞子将官思考了一下,决定带人先去跟太后会合,把情况说明之后,再做打算。

    没藏仁荣和张旺的态度非常坚定,他们认为铁鹞子虽然是夏军中战力第一的存在,但现在显然不是他们上场的好时候。

    混战之下难免会对己方造成误伤,而来自自己人的伤害永远是让士气坠入低谷的关键因素。

    小梁后慌乱之下根本没有主意,此时只能匆忙同意没藏仁荣和张旺的意见。只要这俩人能保护好自己,随他们俩怎么折腾去吧……

    铁鹞子暂时退出战场,但很快西夏的另一支特种部队就登场了,他们是步跋子,是夏军在步兵中的特种部队,主要是配合铁鹞子行动。

    但现在铁鹞子行动失利,即便是刚刚在他们突击的时候,也因为铁鹞子人马翻飞而收了阻。更不用提那一片火场,他们可是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绕开那片火海的。

    步跋子对于宋军来说就非常棘手了,西夏人喜欢搞特种部队,步跋子作为其中之一,战力自然要比普通的西夏士兵高出一大截。

    而宋军跟普通的西夏士兵作战,没有士气加成就已经是劣势,此时步跋子加入战团,就一下子变得吃紧了。

    阵型不断的收缩,到了最后,已经是背靠背,肩顶肩的状态了。

    这样下去不行!种建中深吸了一口气。夏军有意包围,所以在退路也部署了步跋子防止种建中率军回到洪德城。

    电光火石之间种建中想了个办法,左右和屁股后面都是步跋子,那就只有往前杀过去了。与折可适所部会合,合并一处,转头在杀出重围。

    于是种建中大喊一声“跟我来!”

    随即提着掩月刀就在前面开路。

    唐宁已经快要不行了,他的精神虽然处于亢奋状态,但他的身体却告诉他,他

    已经快要到极限了。

    他从来没想过把自己置身险境,万万没想到如今却还是身陷敌阵,九死一生。

    万幸的是林威和齐复都守在他身边,众士兵也都有意的护着他,他这才没有挂彩,只是四个小时不停的作战让他感到很疲倦。

    林威看着唐宁神色不妥,他自己心中也有些焦急。他记不清楚那是多少年前了,为了一个承诺,他替马三刀杀光了玉屏山上的强盗。

    在他深处半山腰的时候,他大概就有了唐宁现在这种感觉。

    厌倦,疲乏,感觉浑身没什么力气。

    但当时的他若是不再次举起刀子砍向迎面杀来的敌人,死的就会是他。想到妻儿还在家中等着自己回去,林威的心中一下子就充满了希望,力气又回来了。

    “坚持住!大人!”林威关切的声音在唐宁耳边响起“您现在的感受属下也亲身经历过,只要熬过这一段时候,马上就会好起来的。

    大人,您一定要坚持住。您想一想齐大夫,想一想您的师父,想一想对您来说很重要的人。他们都在等着您回去呢,不是吗?”

    唐宁不知为何想起了种朴那个糟老头子,心中恨的咬牙切齿。

    自己明明跟他说了很多遍,自己没有那个本事,到了战场上不是白给就是拖油瓶。偏偏那个老家伙不肯放过自己,说什么都要自己来,还说要给自己请功,要让皇帝给自己加官进爵。

    唐宁心里这个狠呐,他觉得种朴就是看自己不爽,想要玩一招借刀杀人,用西夏人的刀子把自己给剁了。

    但想来想去,唐宁感到十分的费解。他好像没有在什么地方得罪过种朴啊?这老家伙为啥看自己不爽呢?

    想到种朴还说等自己平安回来之后想干啥都成,就算把他三十多岁的小妾送给自己也不是问题,唐宁就觉得自己必须活下去。

    不为别的,也不为那三十多岁的小妾。他奶奶的,他不说怎么都成吗?等老子活着回去,先把你满嘴的牙给打掉了!

    想到此唐宁就觉得心中充满了力量,在内心深处大吼一声“以后谁让我上前线作战我就跟谁拼命!”后,加快脚步,借着林威搀扶他的胳膊,跟着大部队前进。

    此起彼伏的喊杀声响彻整个洪德寨附近,即便是远在四十里之外的环州都清晰可闻。

    种朴双手扶着城墙,抿着嘴一言不发。他的身边站着一个中年人,也是一脸的忧色。在他们面前,一直堪称雄壮的骑兵队伍正在缓缓前行。

    之前唐宁与到的那一千铁鹞子,不过是从这里分出去的一小部分而已。这里还有上万个铁鹞子,作为殿后的军队,虎视眈眈的望着环州城。

    “贼兵自来行兵入境,则精锐在前,出境则精锐在后。种知州,非是我李浩不去帮忙,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你看看,这殿后者皆铁骑,又隐轻骑于其间,其气可呑我军。行阵壮坚,势甚雄伟。我就是想咬他们一口,我都找不到下嘴的地方。

    种知州,战后大帅若是问罪,你可要替我美言几句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