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宋奸臣 > 第三十五章 又说真心话

第三十五章 又说真心话

 热门推荐:
    赵煦挥手将刘令跟老都知屏退,看着唐宁道“这里除了你我,在没第三个人了。和上次一样,咱们说点真心话。”

    “啊?还说啊?”

    “怎么,你是不愿意听,还是不愿意说?”

    唐宁吞了口唾沫,最后还是没敢说出都有这两个字。

    赵煦见状,哼了一声道“唐宁啊唐宁,我待你不薄,难道你现在还在提防我吗?”

    唐宁赶紧说道“官家,您误会了,微臣不是提防您,微臣是敬重您啊!”

    “敬重我?敬重我连句心里话都舍不得说?”

    “正是因为敬重您,微臣才不敢跟您说心里话。您对微臣而言,就如同耀眼的太阳于光芒微弱的星辰,您见过星星对太阳说心里话的吗?”

    赵煦挑了挑大拇指道“拍马屁还是你拿手。

    算了,我也不强迫你。今天我说,你听。我提问,你回答就好了。“

    唐宁这才出了口气,然后又犹豫了一下道“官家,微臣斗胆问一下,您的问题会不会涉及到微臣的方面?”

    “你再胡乱说话就给我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微臣知错……”

    赵煦翻了个白眼道“这几天下来,差不多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了,高太后驾崩了。因此,就到了我亲政的时候。

    不瞒你说,我首先就要启用新党中人,将那些排斥新党的旧党赶出去。那些用正当方式获取诉求的,爱留就留,我也懒得管了。

    其次,启用新党之后,边防策略就要改变。从我高祖时起,我圣朝就开始韬光养晦。历经曾祖,祖父以及父亲四朝,如今国库充盈,足够支撑我圣朝持续作战。

    纵观内外,圣朝最大的敌人不过有三,第一便是民间层出不穷的匪患,搅得百姓度日如年。若能除,匪寇则是我亲政后首当其冲的目标。

    然而清缴匪寇总是没那么容易,所以咱们就先把这个敌人放在一边。

    第二便是辽人,不过辽皇当年与高祖有澶渊之盟,如今两国之间和平已经持续了近百年。如果不去撩拨辽人,这份和平应当会持续下去。

    辽人势大,是一块难啃的骨头,就算是举国之力去啃这块骨头,也要啃上良久。所以这个敌人,咱们也先丢在一边。

    第三个敌人,就是西夏。历年来我圣朝与西夏之间大小攻伐不断,互有胜负,这样下去可不行啊。

    要不是父亲死前委托身边大伴写了一封密信,告诉我无论如何都不能再韬光养晦下去了,忍着也不是不成。

    可既然父亲说这是高祖时就开始落的一步棋,现在我接

    了这个手,自然要把这盘棋下好。

    匪寇,辽国,对现在的我们来说不过是癣疥之疾,西夏才是首当其冲的心腹大患。”

    赵煦的声音铿锵有力,一口气说完,跳下炕,就从书架后面抽出了一副人高的卷轴。

    抱着走到唐宁面前,脸上露出了一番感慨的神色,挑着一只眉毛,看着唐宁笑道“你知不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了?”

    还没等唐宁回答,赵煦就继续道“把桌子搬下去。”

    唐宁听话的将炕上的小方桌搬下去,赵煦就将这份巨大的卷轴展开,平铺在炕上。

    卷轴完全展开的那一刻,唐宁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呼。

    “这是……”

    这是一张地图,而且还是局部的地图。山川河流一应俱全,每个地方都有密密麻麻的小字标注。

    “这是西夏的地图。”赵煦的声音中,有一种难以抑制的激动“不是边地,是整个西夏的地图!”

    唐宁感觉自己的手心已经出汗了,他发现自己似乎已经参与到一件非常了不得的事情当中。

    双手在衣服的两侧擦了擦汗,唐宁有些口干舌燥。舔了舔嘴唇,使劲的眨着眼睛道“您的意思是……”

    “四十年。”赵煦忽然间说道“你知道么,这张地图已经准备了整整四十年了。从我太爷爷那时候起,就已经开始着手绘制这份地图了。

    四十年来,西夏人的疆域时有扩大,时有缩小。这张图,也变更了无数次。党项人背叛我们这么多年,他们凭什么以为这笔账,我们不会讨回来?”

    唐宁吞了口唾沫,不知该说些什么,赵煦看上去有些激动,唐宁不想这个肺痨病人激动之下犯了病,开始咳嗽,于是只好岔开话题道“这图,很全面啊,就是不知道可信度如何,误差应该还是有的……”

    “四十年,两代,上上下下一千五百人用脚踩出来的这份地图。”赵煦轻声道“我觉得我没有任何理由去怀疑这张图的真实性。”

    “……”很显然赵煦今天一开始就告诉自己,只要带着耳朵就行是正确的。唐宁这才刚张嘴,就被赵煦给怼回来了。

    “唐卿,看到这张地图,你想到了什么?”赵煦双手撑着炕,侧过头问唐宁。

    唐宁愣了一下,随即回答道“其实微臣还真没想到其他的,如果非要说一个……那就是微臣想到党项人要倒霉了,还是很大很大的霉。”

    赵煦哈哈大笑道“没错!党项人是要倒大霉了,在我的规划里,我准备拿出十年的时间来,专门对付他们……”

    “十年?”唐宁愣了一下“十年太长了吧?把他们打痛,只要

    两年中能够取得至少三次大规模会战的胜利就可以了……等一下,官家您是要……”

    赵煦望着瞪大眼睛的唐宁,笑眯眯的道“你想的没错,我要他们死,我要党项人永远的消失。

    唐卿,你的镇江军,是逃不了这一仗的。所以你现在最好是好好想想,有什么需要的东西,或者跟党项人作战的战术。

    趁着你还没出皇宫,有什么需要你尽管提,能满足的,我一定都满足你。”

    没敢说不用十年,七年之后你就先挂了这句话。唐宁顺着赵煦的话,狐疑的问道“真的假的?”

    赵煦瞪大眼睛“你是在质疑我说的话?”

    “那给我三千个骑兵,一千重骑……哎呀官家,您干嘛踹我,不是您说的尽管提吗?”

    赵煦怒道“三千骑兵,一千重骑,你这混蛋真是张口就来啊。整个圣朝的重骑都不够八千,你开口就要一千,你怎么不把他们全要走啊?”

    “跟党项人作战,骑兵当然是多多益善,不然两条腿怎么跟人家六条腿的打啊?

    官家您要是敢给,微臣就敢开口……哎呀别打了别打了……”

    赵煦也就是轻轻拍了唐宁两下,唐宁的话,戳中了赵煦的伤心处。宋马普遍矮小,一米五的马在宋国内就相当于高头大马了。

    这样的马虽然也能拉去当骑兵的坐骑,但不管怎么说,总不如人家一米八,一米九的马更给力。

    赵煦的想法是很好的,用十年的时间逐步将党项人国土蚕食,这样的大战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尤其是他刚刚也说了,国库充盈,足以支持大宋军队连年不断的持续作战。

    不过可别忘了,党项人本质上还是游牧民族,他们的地盘也有很大的一片,是一望无际的草原……

    纵观大宋军队与辽国,与西夏,甚至是与周边的小国。莫说草原,就是平原上,作战的战绩都惨不忍睹。

    可想而知没有骑兵,在赵煦宏达的战争蓝图中,宋军会陷入一个怎样的尴尬局面。

    “没有马!没有马!”赵煦眼珠子都红了“没有好马!宫里最好的马都没我高!”

    唐宁眼看着赵煦发急,他自己也急。低头看着地图,他忽然发现在左下角有一个叫做角厮罗的地方。

    唐宁指着那块地方疑惑的道“官家,这是哪里?”

    赵煦低头一看,双手叉腰道“青塘。”

    “有马么?微臣的意思是好马……”

    赵煦冲上来就抱住了唐宁,激动的道“唐卿!你真是为我排忧解难的好马……不对,好大臣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