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宋奸臣 > 第六章 都是官家赐的

第六章 都是官家赐的

 热门推荐:
    剿匪对于这些镇江军老兵来说确实不算什么难事,更何况是被唐宁允许使用火药的他们。

    本身就是靠剿匪发家致富的镇江军,再配上火药,山贼们就只有狼狈逃窜的份了。

    不过百姓们可不这么想,他们哪里知道火药是什么?

    镇江军一如山就噼里啪啦的轰隆作响,再结合上一次镇江军进攻山寨时,立马就爆发的地龙翻身,百姓们觉得这是唐钤辖在跟那山大王斗法。

    于是口口相传,传到苏州城里边的时候,人们就已经把唐宁说成了转世星君,前来收服那妖魔所化的山大王。

    唐宁对此固然一无所知,他现在正在忙着找人。

    山寨已经被攻破,强盗们引以为傲的牢固寨门在火药面前不堪一击,他们的大王就在寨门之上骂底下攻上来的镇江军,然后当镇江军士兵安放完火药跑回来的时候,他哈哈大笑,直说镇江军都是懦夫。<i></i>

    然后他就跟寨门一起被炸上了天。

    山贼们见大王已死,人心大乱。唐宁下令趁此机会攻上去,于是大获全胜,把剩余的山贼都变成了俘虏。

    乌泱泱的在寨中跪了一大片,唐宁让他们把头抬起来,自己一个一个的找下去,也没看到先前在路上戏弄自己的人。

    战场清理完毕之后,又将山贼的死尸聚集在一起,唐宁和神潜去一一辨认,同样也没有发现那人。

    唐宁不由眉头紧皱,难道说那个混蛋并非是此山寨中人?还是说让他给跑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此地匪患总算是解决了。随后唐宁又不负自己唐杀星的名号,把所有的山贼全部处决,人头高悬苏州城头数日,以儆效尤。<i></i>

    苏州知州十分高兴,设宴款待唐宁与镇江军诸多将领。

    本来唐宁并不想参与,但这位知州过于热情。一天遣了十二次人,邀请唐宁明日赴宴。

    知州是个什么身份啊?那可是二品的大官啊。人家都这样了,唐宁自然也不好再拒绝,便只能答应下来。

    次日入城赴宴,这还是唐宁头一次来苏州城里面。

    前几日门禁使者也对自己说过,因为地震过于频繁,老百姓有不少都选择了搬离苏州。因此街市上人烟稀少,即便是城中主街,除开左右边的店铺总有三五个人之外,其余的地方就再也见不到人了。

    酒楼里面的客人也不多,一层只有寥寥几桌的人吃着面,二层更是空无一人。知州引众人落座,要了几坛酒,说今日不醉不归。<i></i>

    “这城外的匪患总算是清除掉了

    ,还要多谢唐钤辖出手相助啊!”知州举着酒杯,十分热络的道。

    唐宁连忙端起自己的杯子回道“大人太客气了,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谈不上什么谢不谢的。”

    两人相视大笑,随后将杯中酒饮尽。知州就指着桌子上的各种菜肴对镇江军诸将校道“来,快吃快吃,别放凉了。”

    唐宁笑道“那唐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说罢,举起筷子夹了一口菜。

    其余众人见此,方才开始动筷。

    酒楼的饭菜味道不错,众人又是平时在军营里喝腻了骨头汤,自然胃口大开。

    酒足饭饱,主宾尽欢。苏州知州一路送唐宁回到了驻地,他才自己慢悠悠的回去。<i></i>

    休息一夜,第二天一早,唐宁便带着人回去润州。

    行至半路,神潜忽然间道“唐兄,那知州是不是没给咱们报酬啊?”

    唐宁一愣,低头一想,还真是。于是苦笑一声道“那日知州太过热情,让我都有些飘飘然了,报酬的事情就让我给忘了。

    也罢,苏州近几日地龙翻身翻得厉害,也给他留一些钱财当做赈灾之用吧。”

    神潜耸耸肩道“你说了算。”

    回到润州之后免不了程羊一番说教,什么杀鸡焉用牛刀,打个土匪还用火药,都不够丢人钱的。

    唐宁自打闺女过完一周岁生日之后,他就变得平和许多。以前肯定是要跟程羊针锋相对的来一番舌战,但现如今他只是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笑眯眯的听程羊说完。<i></i>

    等到程羊说完了话,唐宁才不痛不痒的来一句我知道了,下次会注意的。

    因此程羊近来十分郁闷,他甚至觉得以前那个跟自己总是顶嘴的唐宁更加讨喜一些。面对现在的唐宁时,程羊总是觉得自己一拳打到棉花上,有力都没处使。

    在没有事情做的时候镇江军永远都在重复同一件事,那就是训练。

    唐宁觉得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这句话是很正确的,于是还在大营里面做了一块巨大的牌匾,挂在一个显眼的位置。

    现在就连镇江军里面最文盲的人都能认得这十个大字。

    时间一晃到了七月,唐宁才觉得上个夏天过去,这个夏天就又来了。故此不得不感叹时间之匆匆,同时也对王诗大大的肚子感到忧心忡忡。<i></i>

    因此他现在每天哪儿都不去,天天都留在家里,陪着王诗东走走,西走走。顺便还能带带孩子,因为孩儿她亲娘沉迷工作无法自拔,现在的她名声在润州很大,

    人称齐医仙。

    王诗肚子越大就越懒,天天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在床上躺一天。唐宁哪里肯?虽然他对这方面的事情一窍不通,但孕妇需要多运动方便生产这件事他还是知道的。

    他可不想到了日子的时候面临保大保小的抉择,他是个成年人,他全都要。

    全两浙路最好的稳婆请了等于白请,听她趾高气昂的说她经手的妇人有三成都是大小皆存的时候,唐宁就想把她一脚踹出家门。

    最后解决这个问题的还是那个领唐宁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报答的男人。<i></i>

    赵煦不知从哪儿听说唐家又要生小孩了,就派人把宫中专职接生的稳婆送了过来。也没其他的多余的东西,只有一块玉佩,和一个珠儿结,也就是五色丝线组成的编结物。

    唐宁知道这玩应,这就是长命锁的前身。每年端午节时,满大街都是卖这玩应的商贩。

    男孩儿就是玉佩,女孩儿就是珠儿结,赵煦考虑的不可谓不周到。

    天使把人和礼物都带来的时候,唐宁当着天使的面就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

    虽然也有做戏表忠心的成分在里面,但更多的还是对赵煦的感激。赵煦对他诚如至亲好友,这份恩情让他不知该如何回报。

    天使看唐宁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也十分感动。红着眼睛跟唐宁说,你可不能辜负官家对你的一片心意啊。

    唐宁自是连连点头,这话都不止一个人跟他这么说了。

    随后唐宁亲自下厨请天使在家吃了顿便饭,天使吃的很爽,立马就跟唐宁称兄道弟。临走的时候跟唐宁依依惜别,说下次有机会他还要来。

    唐宁满口答应,心里却说自己连你姓甚名谁都不知道。

    回到家中,王诗就直愣愣的盯着唐宁。

    唐宁被她看的莫名其妙,就很疑惑的问道“你这么看我做什么?怪吓人的。”

    王诗就很是惊诧的道“夫君啊,您居然在官家心里这么有地位呀?又是送稳婆又是送玉佩的……”

    说起这个唐宁就得意,见左右无人,就拍拍胸脯道“那是自然,你也不想想,你夫君我是谁啊?

    咱们俩结婚之后没几天,我不是去了趟京城吗?回来之后我给你带的步摇,就是你只肯在过节的时候戴在脑袋上的那个,你记得吧?”

    “嗯嗯,那个步摇花了夫君你不少钱吧?”

    “嘿嘿,花什么钱啊?那是官家赐我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