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宋奸臣 > 第十五章 失望的起点

第十五章 失望的起点

 热门推荐:
    四更天时皇宫还没开门,不过有一个叫做待漏院的地方,就是专门为文武百官准备的。

    提前到达的官员们,可以在这里稍作歇息。而且因为没有明文规定不许小摊贩在附近摆摊,因此四更天的待漏院前灯火人物,卖肝夹、粉粥,来往喧杂。

    周成的早饭一般就是在这里解决的,唐宁出门时被王诗给塞了个馒头,路上已经吃掉了。

    不过一个馒头哪里能吃饱?正好趁着这个时候,在待漏院里面填填肚子。

    平日周成的车夫都是买三块夹着鸡肉丝的烤饼回来,这是周成最爱吃的东西。然后再买一碗小米粥,再配上一碟腌菜,这一顿早饭,周成就能够吃的差不多了。

    路上车夫还会给自己买一碗粉,皇帝也不差饿兵,起的那么早陪老爷上朝,也应当有点特殊待遇。

    今日唐宁在,因此车夫就买了八块烤饼,两碗小米粥,两碗粉,和两碟咸菜。

    烤饼有一个拳头大小,听说每张只要三文钱,考虑到汴京的物价,其实还是蛮划算的。

    唐宁把钱袋给了林威,让他自己去买些喜欢的东西吃,然后就跟周成坐在待漏院的一间房里大快朵颐。

    其实这烤饼,在唐宁看来就是肉夹馍。只不过这饼,也不知是怎么做的,又嫩又香。鸡肉丝也是带着淡淡的咸味,两者搭配在一起,光是闻味道就能够勾起人腹中的馋虫了。

    周成抓着饼咬了一口,叹了口气道“唉,只有这个,我怎么都吃不腻啊。可惜的是,做这烤饼的人,只有每天早上会在待漏院前边售卖。其他的时候,就是找遍东京城也照不出来。

    自己找人做的,又偏偏少了一股味儿……”说着周怀又咬了一口,一边嚼一边含糊不清的道“要是能把这手艺交给我家厨娘也成啊!”

    唐宁闻言笑道“虽然不知道这饼是怎么做出来的,不过要说饼的做法,其实我也会两手。”

    一说这个,周成就开始感兴趣了。唐宁的厨艺他是亲口尝过的,味道确实不错。他做出来的饭菜,总是要比其他人做出来的好吃不少,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原因。

    挑挑眉毛,周成道“那敢情好,你大哥我别的不爱吃,就爱吃饼。说说,是什么饼?是你自己鼓捣出来的,还是从别人那学来的?”

    “是先师教给我的。”唐宁笑道“葱油饼和筋饼,味道都非常不错。尤其是筋饼,师父做完之后,把它放在书页上,都能够透过饼身看到书上的字。

    我虽然没这份手艺,不过把筋饼做得又嫩又香,还是不成问题的。”

    “哈哈,好!那明日休沐,我就去你家尝尝你的手

    艺,如何?”

    “没问题,明日小弟在家恭候大哥大驾光临!”

    两人一边说一边吃,待漏院里面的官员们,也都是吃着早餐,聊着一些乱七八糟不相干的话题,无一例外。

    整个待漏院里弥漫着各种味道的饭香,吃馄饨的,吃面的,一大早不嫌费事要喝鸡汤的……总而言之吃什么的都有。

    正在唐宁跟周成哥俩吃的正爽,聊的正欢的时候,忽然听到身边有人说道“给事中大人。”

    来人朝着周成拱手笑道,然后又看向唐宁笑呵呵的道“这位是……”

    唐宁看着那人,觉得他有几分面熟,但是又想不起来自己在哪里见过他。看他面相,也差不多有四五十岁了,应该跟师父是一个时代的人,只不过要比师父小一些。

    周成见到这人过来,连忙准备起身。但来人却笑着把周成按住,周成便拱拱手道“蔡大人。”

    唐宁见周成模样有点惊讶,给事中这个官可不低。先前也有不少来打招呼的官员,但周成也只是坐着拱拱手,闲聊几句就算过去了。

    但是如现在这般让周成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的,肯定不是什么寻常人物。

    姓蔡?唐宁仔细打量着来人,随后恍然大悟。

    怪不得自己觉得这人眼熟,他可不就跟蔡京长相差不多嘛!

    “这是家父的徒弟唐宁,是……”

    “哦,老夫知道你。”那人笑道“你就是官家钦点的镇江军马步军都指挥使,先前在西北那边,还立了战功。

    不错不错,后生可畏啊,哈哈!”

    周成笑道“不知蔡大人有何吩咐?”

    “哦,没事。只是看到了新面孔,老夫觉得好奇,便过来问问罢了。”那人说完之后就摆摆手告辞,周成恭敬的看着他走远,方才坐下来继续吃饭。

    “他是谁啊?”

    “他?嘿嘿,权吏部尚书蔡卞,户部尚书蔡京的弟弟,荆公的女婿。”周成一边喝粥一边解答道。

    “怪不得。”唐宁恍然大悟。

    “怪不得什么?”

    “怪不得我看他的长相,跟蔡京那么像……”

    “呀,你还见过蔡尚书呢?”

    “见过啊,就昨天晚上从曾府出来的功夫见到的。不过我没想明白为什么蔡京会在那个时间点去曾府,这件事我想了一晚上没想通。”

    “想不通就不要想了。”周成面色十分严肃,随后四处瞅了瞅,见附近没人,便凑到唐宁耳边,

    用极低的声音道“蔡家的大哥跟他弟弟可不是一路人,荆公在看人这方面还是挺准的。”

    “……”

    ………………

    五更天,皇宫开门。在待漏院里吃过早饭的官员们,也纷纷起身进入了皇宫。天色还是半明半暗,官员们自己提着灯笼,照着脚下的路慢慢往前走。

    来到垂拱殿前边,有两排石阶。文武官员十分自觉的分为左右两边,从石阶上走到垂拱殿的殿门处。

    唐宁虽然领了个武官的职位,但没有人会真正的把他当成武官来看待。

    周成领着唐宁从文官那一排走上去,虽然之前在待漏院已经见过,有的也打过招呼,但这个新的面孔,还是引来了众多官员的一致侧目。

    当公鸡打鸣的声音响起之时,垂拱殿的殿门也随之大开。唐宁瞪大了眼睛望向殿内,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文武百官上朝的地方。

    殿内的面积十分宽阔,左右各有四根巨大的红木木桩,撑起了宫殿的穹顶。

    居中一条一米多宽的红毯,从殿门口一直延伸到赵煦的脚下。而赵煦穿着一身绛色长袍,戴着一顶通天冠,笑眯眯的坐在殿内唯一的一张椅子上。

    唐宁眨了眨眼,要是把赵煦头顶那通天冠换成乌纱帽,唐宁压根就看不出来他跟普通的官员有什么区别。

    只不过这一身肯定要比在御书房里见自己的时候威严多了,御书房里的赵煦穿着,就跟个富家公子没有半点区别。

    文武百官分为左右两边,自觉的站成了两个长方形的方阵。也幸亏有周成在场,唐宁发愣的时候,周成伸手把他拉了过来,让唐宁没丢这个人。

    “臣等参见陛下。”众官员抱着笏板纷纷躬身行礼,唐宁也有血有样的这么做了一次。

    “众卿免礼。”赵煦的声音在垂拱殿之中回荡“今日朝会,众卿可有事务禀奏?”

    “官家,微臣有事启奏。”赵煦话音刚落,就跳出来一个人站在红毯上大声道。

    赵煦一看见这人就觉得头疼,叹了口气道“是刘卿啊,你有什么事,说吧。”

    “唯唯。”刘姓官员点点头道“臣弹劾雷州通判秦观,勾结当地权贵,欺压良善,横行乡里,致使雷州日月无光,百姓苦不堪言……”

    接下来就是这个人的独角戏,他把那个雷州通判说成了千年一遇的大恶人,听的唐宁恨不得冲到雷州去把秦观活活撕成两半。

    “别当真了。”周成小声说道“这姓刘的御史是左相的人,左相一向对旧党人深恶痛绝。”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