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宋奸臣 > 第七章 林威的婚事

第七章 林威的婚事

 热门推荐:
    五月份,除了金国拿下了辽国东京道五十四州这个不算好也不算坏的消息之外,对于唐宁来说,还有一个好消息,那便是林威准备与乔楚成婚了。

    乔楚作为前白莲社刺客,后来因为被俘虏,审讯时却得到了意外的收获。

    加上她与齐献瑜是旧识,看在齐献瑜的份上,唐宁才出了个主意,留下了乔楚的性命。

    乔楚也算配合,后面交出了一份很长的名单,甚至还包括一些位高权重的京官在内,都与白莲社有着不一般的关系。

    在这之后,武德司用了好几个月的时间,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乔楚的家人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如此一来,乔楚才算是脱离了白莲社。

    她现在就居住在丹阳侯府边上的村子里,这里位置比较偏僻,白莲社的人怎么也不会想到乔楚能躲到这里来。

    一开始唐宁准备将林威跟她撮合到一起,但林威无论如何也不答应。唐宁想着强扭的瓜不甜,也就没有去逼迫林威。

    但接下来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却让林威对乔楚有了那么点意思。

    先是去年上元节的时候,唐家人一同去东京城里面游玩,碰巧是乔楚也带着家人一同出行。都是邻里乡亲的,齐献瑜又跟乔楚关系不错,因此唐宁便邀请他们一起去城中玩乐。

    上元节的东京甚是热闹,走在街上是比肩接踵,水泼不入。林威本身是走在唐宁身后负责保护唐宁的,结果挤来挤去他就跟乔楚挤到一块去了。

    后来走着走着他竟然被一群陌生人给围在了里面,要不是还算认识的乔楚在身边,林威甚至觉得自己是孤身一人来东京城的。

    林威十分紧张,但乔楚却毫不在意。她看林威那副样子便想着帮林威放松下来,先是说唐宁身边跟了十几个护卫不用担心他的安危,又说难得是一年一度的上元节,不如尽兴玩耍一番。

    林威哪里听得进去她的话,奈何乔楚放的太开。拉着林威的衣袖左跑跑右看看,玩的满头大汗。

    看着乔楚那张笑脸,林威恍惚之间想起了自己的妻子。他当初之所以对乔楚另眼相看,完全就是因为乔楚的性格跟自己的妻子实在是太像了。

    坚强又勇敢,而且还带了一丝狡猾,这样的性格跟自己的妻子简直是一模一样。

    只可惜她遇到了马三刀,这个喜怒无常的混蛋。不然的话,她自保定然是没有问题的……

    唐宁知道林威不愿再娶是他忘不掉自己的亡妻,他的内心也有着浓烈的愧疚。这个男人时常会靠在某个地方望着

    天发呆,每一次唐宁都觉得,他应该是在想念他和他妻子那段幸福的时光。

    上元节之后,林威便跟乔楚的往来稍微密切了一些。当然了,这一切还都是乔楚主动。

    脱离了白莲社之后的乔楚跟齐献瑜没什么区别,都是想要嫁人的普通女人而已。

    当初她找齐献瑜咨询的时候,齐献瑜就给乔楚推荐了林威。

    乔楚这么多年江湖上摸爬滚打,要想抓住一个男人的心还不简单?自然而然的,林威也一样被她俘获。

    一开始乔楚抱着功利心与林威交往,但时间一长,乔楚发现,林威这个人忠厚耿直,虽然不善言谈,但却十分心细。

    在生活中让人难以注意到的某些细微之处,乔楚总能惊喜的发现这个少言男人的温柔。慢慢的乔楚对林威真情以待,林威也对乔楚敞开心扉。

    两人一来二去,眉飞色舞的最后就勾搭在了一起。

    五月初,并不是什么好日子。但黄历上说今天宜婚娶,两人的婚事就在这一天举办。

    虽然没有通知别人,但还是有不少人受到了风声。

    丹阳侯手下头号打手要娶妻了?这也是得参与进去的事情啊,丹阳侯手下就无庸人,从镇里就能看出来了。

    种建中、王舜臣、牛石头、方腊、方永、神潜、陈大牛、高树等等等等,这些人随便拎出来一个,其他的军队都得抢着要。

    这林威听说也是早就跟在丹阳侯身边了,据说丹阳侯曾一度想要让他去军中做事,但他不肯。丹阳侯只好让他随侍身旁,现在已经是丹阳侯手下头号打手。

    而且还有传闻说林威数次救过丹阳侯的性命,那这主仆二人之间的关系,可就有些微妙了。

    是以京中大小官员得知之后,纷纷备了礼品前去丹阳侯府凑热闹。当然也有一些跟唐宁关系不错的,比如朱勔,比如张景明,完全就是空着手去的,只带了一张嘴。

    姜念很是担忧自己的丈夫没有带礼物进门会不会被白眼相待,但门房接待自己夫妻俩的时候却十分热情,即便没有看到两人送上礼品,也还是笑容满面的将两人迎到了宴席上。

    一些礼仪规矩都是按照正常的婚礼来举办的,只是林威父母早已离世,只好让乔楚的父亲来充当林威的父亲,坐在男方家长的席位上。

    敬过酒之后,乔楚便先行去了新房。唐宁上台致词,对林威这些年兢兢业业的付出表示肯定与感谢,还没等他说别的,林威已经哭的稀里哗啦的了。

    唐宁也深受感动,林威是从自己还跟着师父满西北跑的时候开始,就陪伴在自己身边了。一路走来的风风雨雨,唐宁吃过的苦,林威也吃过。唐宁遭过的难,林威也没有落下过。

    如果不是林威自己内心里的阶级分化太深刻太顽固,林威应当是唐宁最好的兄弟才对。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句话无论古今很多人都只是把他挂在嘴边,而林威与唐宁,则是彻底的做到了这一点。

    讲到动情之处,两个压根没喝几口酒的大男人却抱在一起哭的稀里哗啦的。

    这一路走来,并不容易。且不说裴仙童以前招招致命的刺杀,前期镇江军的战事为了鼓舞士气,唐宁经常身先士卒。战场上林威顾全自身已是不容易,还要负责保护唐宁。

    这么多年下来林威身上的伤疤已经密密麻麻的,身上都很难找到一块好肉了。

    就连屁股上也被装死的西夏人连着捅了两刀,所幸没有伤到命~根子。

    总而言之,主仆二人痛哭流涕,在场众人也是一脸的戚戚然。看来丹阳侯表面上虽然风光无限,但风光背后,也并不是一帆风顺啊。

    哭过之后唐宁就把林威赶走,让他赶紧去洞房,然后自己就跟众多宾客一同饮酒。

    大宋的文官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饮酒之后,借着酒兴吟诗作赋。唐宁自然没这个本事,他又不会去剽窃古人的诗歌。

    所以在人群里他是负责鼓掌叫好的那一个。

    大家都知道,丹阳侯虽然被官家赐了文官的衔,但这人本事确实不咋样。所以也没人情商低到硬要唐宁来作一首诗,你一言我一语,东拼西凑出来了好几首之后,关泽与这些文官各自带的仆人,便拿笔将他们做成诗句写在纸上。

    饮酒作赋是其一,酒醒之后忘记自己做了什么赋,也是其一。所以就需要人在旁边记录下来,免得第二天忘掉。

    总得来说这天晚上还算开心,主宾尽欢,林威也正式搬到了唐宁在村子里给他新盖的房子去住。

    不过第二天一早,唐宁打着呵欠出门洗漱,却发现林威已经站在门口了。

    唐宁顿生困惑道“新婚头一天,你不陪媳妇,怎么又来站岗了?家里这么多人,不会出事的,你放心吧。”

    “习惯了。”林威闷声道“齐复前两年娶了人之后也搬了出去,在下不放心。万一有人对您心存不轨怎么办?在下昨天一晚上都没睡好,一闭眼睛,满脑子就是这事,所以今天早早起床之后,就过来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