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万器有灵 > 第五章 七氏魔种

第五章 七氏魔种

 热门推荐:
    中年走后,余起在和她们的对话之中得知,男的姓李,名为李长初,而那小女孩名为李月怜,他们一家子已经在这生活有数十年,平日里也就靠着李长初下河打鱼维持生计,而他们也得知了余起的名字。

    余起本想询问他们关于余家的事情,可仔细一想,普通人家又怎么会知道那些事情,并且据他得知,如今自身所身处的地界名为明郡,而余家所在的地界名为苍郡,两者相距甚远,对方更是不可能知道郡外的消息。

    就算是他自己本人在得知位置之后也是一惊,没想到自己漂流了那么远,若是普通人在水中浸了如此之久,早就溺亡而死,好在余家身为剑法世家,自幼起他便修武,身体早已异于常人。

    吃完午饭后,余起便走了出去,他来到河边,将怀里的剑柄掏了出来。

    得到剑法到至今,他都未曾好好研习过,如今有了时间,自然要好好修习,毕竟这可是让老祖名扬天下的剑法。

    闭上双目,脑海渐渐出现之前被魔剑灌入脑海中的剑法。

    此剑法名为《七氏魔种》,单单是名字,便带着一股魔意。

    在解读之后,他的脑海之中突然响起一道恢弘而又苍老的声音,“七氏魔种,共分七氏。此剑名为魔种,聚万千魔气而成,虽为剑柄,但后天亦可铸之。是为魔,而为魔,入魔者,饮血而生。”

    “原来你叫魔种。”余起看着手中的剑柄,暗红的颜色,犹如魔翼般的剑格,甚是妖异,他突然很想看看这把剑完整的样子。

    就在这时,余起的周围突然环绕起道道魔气,只是没有了老祖灵魄的加持,他所散发出来的魔气远远没有之前的强烈,甚至可以说是微弱。

    “魔分七氏,这第一氏,名为铸天氏。”余起的心里暗暗低语。

    铸天氏,修炼之时将在丹田之中种下一颗魔种,可聚周围魔气凝于其中,化为魔身。

    余起盘膝坐下,双手轻放于膝盖之上,内力沿着铸天氏的指引慢慢流聚向其他经脉,于此同时,周围的魔气也渐渐地汇入他的身体之中,与他的内力逐渐融在一起。

    奇异的是,铸天氏所引导的内力并不是按照以往的修炼顺流而行,而是行相反之路逆流而下。

    众所周知,无论修炼何种武技,内力都必须顺着经脉而流才能形成一个周天,而内力倒流,远离所有的修武之道。

    曾经也有其他人士尝试过这种方法,但他们的下场极为凄惨,轻则筋脉碎裂,成为一个废人,重则爆体而亡,连一具尸体都无法留下。

    经脉的后端本就细小,内力只有慢慢地从末端疏导到前端,才可逐渐凝聚,而此时内力倒流,无异于自取灭亡。

    就好比如普通人的一餐,在正常情况之下,两碗饭便已经感到微撑之感,而你却强行给他灌下五碗,后果可想而知。

    如今,余起正是处于现在的情况,他万万没想到修炼七氏魔种竟会是这种方法,想要停止,但内力却仿佛不再受他使唤。

    余起的面庞微微皱起,他已经感受到经脉被撑开的痛苦之感,若是在这样下去,他的经脉必定破碎。

    “该死,快给我停下。”余起的内心在怒吼着,大仇未报,他不能就此死去,他尝试着将内力向回引走,可已经与魔气混为一体的内力竟是不再受他的引导,继续向后端汇去。

    “砰!”

    体内传来一声震鸣,他的第一根经脉已破裂而开,余起的双眼开始渗出两行血水,破裂的疼痛不断刺激向他的大脑,一滴滴冷汗从他的面庞上落下,原本红润的嘴唇也已变得泛白,毫无血色之感。

    “砰!”

    第二根,他的鼻孔开始流出鲜红的血液,那一股强烈的震动不断震向身体各处,原本平放于膝盖上的双手也已经紧紧攥起,就连指甲嵌入了血肉中他都不得而知,因为这比起经脉破裂的疼痛来说,完全微不足道。

    终于,这一次到了第三根,疼痛之感就像是有万千根针一般不断刺向余起的大脑,他怒吼一声,一股殷红的鲜血从口中喷吐而出,神智已经开始模糊。

    只不过有一个现象他并未发现,那就是原本环绕在身体周围的魔气已经消失无踪,观他体内,原本的三条经脉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却是由三道魔气凝聚而成的黑色经脉。

    在三条经脉尽皆破碎之后,与魔气融聚而成的内力也逐渐汇入丹田之中,随后缓缓地凝聚。

    就在快要凝聚而成之时,在丹田之中突然冲起一团白色的气流,将魔气裹绕在其中,阻挡了它的凝聚。

    余起在疼痛的余波之中清醒过后,连忙内视自己的身体,当他发现白气在阻挡魔气之时,神情一愣,“这白色的气流是轻雨剑的内力。”

    轻语剑,是余家老祖传下来的剑法,在没有得到《七氏魔种》之前,余家所修的便是此剑术。

    老祖之所以没有传下《七氏魔种》,是因为它的条件苛刻,毕竟只有被魔种剑认可之人才可修习,旁人想要休息难上加难,故此才将另一种顶尖的剑法《轻语剑》传下。

    余家身为名门正派,这《轻语剑》自然也是正道剑术,而此时余起修炼的铸天氏乃是最为顶尖的魔道之技,与轻语剑产生了冲突,因此他的丹田之内才会引发了不同内力的抵抗。

    余起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更是没听说过,他也只能焦急的看着。

    突然,余起有了一个想法,他同时运起了铸天氏与轻语剑,体内的两团气流顿时剧烈地涌动了起来,相互之间竟是纠缠不下,甚至有一股快要炸开的趋势。

    他顿时急了起来,经脉炸开几条倒还好,至少还有魔气汇成的补了上去,但若是丹田炸开,那可就真真正正的成了废人了。

    余起慢慢观察着,他发现了两方的不同之处,由于魔气更为强横,所以才引起了《轻语剑》这顶尖剑法的剧烈抵抗。

    他适当的降低了运转魔气的速度,直至两方平衡之后,这才缓下来。

    惊奇的是,体内的两道气流在魔气下降之后果然不抵抗,甚至在余起的催动之下,两方像是有了一个契机,竟然慢慢的聚拢在了一起,随后在他的丹田中融成了一枚黑白相间的种子。

    种子形成之时,余起的周围突然散出道道魔气,奇怪的是,它不再是黑色,而是灰色。

    甚至连他原本被魔气环绕的气息之中都隐隐散发着一股正气,他不再是魔,也不再是正途之人。

    这种诡异的气息可以称之为: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