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万器有灵 > 第八章 五百两

第八章 五百两

 热门推荐:
    “小兄弟,不知道您要典当何物?”余起刚进去,迎面便走来一名男子,他穿着一袭淡紫的衣袍,看着也是造价不菲,而在上边则画着一道金银的丝线,这意味着他的地位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前台。

    男子恭敬地弯下了腰,迎着余起走了进去,这不是因为余起是多么尊贵的客人,而是无间当铺的规定,不论是对谁,就算对方是一个乞丐,都必须得对他恭恭敬敬的。

    无间客栈能够立足在这片土地上如此之久,靠的不只是实力,还有那令人钦佩的服务能力,当然,如果你并不是诚心去当东西的话,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余起随着男子来到前台,他从怀中掏出了一颗圆润的珠子,虽然是在白天,但依旧能看到它所散发出来的淡淡光泽。

    男子看到此珠,顿时接了过来,手掌不断地轻抚过珠子全身,双眼也是在细细地观察着,过了一会,他这才说道:“请您稍等片刻,这枚夜明珠的价格我无法做主,需要请我们掌柜的观看才可。”

    余起点了点头,随后男子便拿着夜明珠往大厅后走去。

    小怜看着他们,觉得很是无聊,她对着余起说道:“余哥哥,这里好无聊,我去门外等你。”

    “你不要走得太远。”余起道了一声,便静静的等着他们的掌柜。

    他并不担心这颗夜明珠会被掉包,因为这是无间当铺,对方可没有蠢到为了这么一颗小小的夜明珠而毁了自己维持多年的名声。

    不过一会,男子便带了一位老者走了过来,他的身上也穿着一件淡紫色的衣袍,唯一和那名前台不同的是上面多了三道金银四线,而他的手上则抓着余起的那颗夜明珠。

    “小兄弟,这位是我们的掌柜,详情你跟他叙说就好。”男子说完,便招呼其他人去了。

    老者仔细地看着这枚夜明珠,嘴里说道:“晶莹剔透,毫无一丝杂质,这么精纯的夜明珠我也很少见到,小兄弟,你的这枚夜明珠,价值五百两。”

    听到此话,余起倒是点了点头,夜明珠本就昂贵,如此精纯的夜明珠能换得五百两,价格倒也合理,他说道:“给我四百两银票,一百两碎银”。

    掌柜将夜明珠收起来后,便吩咐人去取钱了。

    当铺里的其他人听到五百两银子都不由侧目,要知道,在这个小镇中,一户普通人家一年的开销也就几两银子,他们都很想看看究竟是哪位富家公子能有那么大的手笔。

    只是当他们看到那五百两的主人只是一名穿着普通布衣的少年时,却是一阵愕然,随即心里便各自打起了主意。

    在他们看来,余起的穿着看着也只是一名普通人家的少年,如今却不知道从哪得到了珍贵的夜明珠拿来典当这五百两银子,这钱,他估计是拿不稳了。

    “哪来的黄毛丫头,敢当本大爷的路,给老子滚。”门外突然响起一道不快的声音,余起侧目一看,只见一名穿着较为华丽的男子一脸懊恼的看着眼前的女孩,他抬起脚跟就要朝着女孩踢过去,在他的后方几个幸灾乐祸的跟班戏虐的看着那名惶恐少女,嘴角不断的发着冷笑。

    余起看着那名惊慌失措的女孩,面色顿时一变,原本平静的双眼顿时燃烧起熊熊怒火,因为她,正是在门外玩耍的小怜。

    单单是李长初救了他这一个理由,就足以让余起保护他们,更不要说余起还很喜欢这一家子。

    身体周围散出道道邪气,其中的一部分以极快的速度没入了余起的体内,他的眼瞳陡然变成了灰色。

    脚步轻踏地面,余起的身子已是爆射而出,如此近的距离,只是一瞬他便来到了小怜的身前,在男子的脚掌欲要踢出之时,他猛然伸出右手扣住了对方的喉咙。

    男子还未反映过来,便看到眼前闪过一道身影,随后自己的喉咙突然传来巨大的压迫之感,面色顿时涨红,换气已是有些困难。

    这突如其来的场景将原本还在走动的路人给吓到了,他们看了看那被抓住脖子的男子后,面露惶恐之色,一个个的仿佛生怕惹到什么麻烦一般逃离而去,眨眼间,这附近就只剩下他们几个人。

    当铺中的人原本还在打着抢取余起银两的心思,突然间感受到一道道散发着邪气的阴冷气息,当他们反应过来之时,余起便已到了门外,这使得他们不禁一阵后怕,若是刚才真的劫持那名少年,他们这些连武技都不会的人不知道会是何种下场。

    欲要离去的掌柜感受到后方传来的动静,连忙转过头看了过去,余起那周身邪气环绕的身影顿时映入眼帘,他嘴角轻轻一笑,“能拿出如此精纯的夜明珠,这小子果然不是普通人。”

    早在余起拿出那么精纯的夜明珠的时候,他便观察起了对方,毕竟这只是一个小镇,常驻于此的他从未发现过任何超过五十两的东西,而对方居然直接拿出一个价格达到五百两的东西,对谁来说都会觉得奇怪。

    果不其然,余起所爆发出来的实力连他都要为之一惊,方才余起的位置距离大门约有五米,以他自身的实力也需要两步才可,对方却仅仅是一步便已来到了门外,可见这名少年的实力是多么的强横。

    周围的跟班突然看到自己的主子被人持住,一个个连忙大叫着朝着余起的身上扑了过去。

    “哼。”

    余起冷哼一声,身上的邪气纵然铺散而开,在他的维持之下,以他为中心,除了他以及小莲,还有那名被他索住脖子的男子之外,其余的跟班皆被吹飞了出去,随后砸到了路边的摊位上。

    掌柜在当铺里看着这铺面而来的邪气,不由往后退了一步,“这少年莫非是入了魔?只是这气息看着却也不像魔气,他到底是何人?”

    在外面,男子的双手紧紧的抓住扣住自己喉咙的手臂,嘴里艰难地吐出几个字,“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