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万器有灵 > 第三十四章 失望

第三十四章 失望

 热门推荐:
    穆青楠站在演武场内,不断操纵着士兵轰击着那一个个假人,

    假人轻微的摇晃了几下,便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这些假人,都是穆文风花费了大价钱请了一位铸造师专门为了习武而制的,足以承受住余起那种层次的全力一击,而士兵的攻击,也紧紧是在其上留下了道道拳印。

    这时,穆青楠双眼之中的光泽更加的明亮,犹如跳动的火苗一般,不断地在他的瞳孔之中刻画着。

    而他身前的士兵也随着光泽的律动,产生了变化。

    士兵的双眼逐渐地从溃散变为坚韧,身躯也渐渐的更加魁梧了起来,原本由木片制成的盔甲也从腿部开始慢慢的向上飘散。

    在十个呼吸之后,缠绕在腿部上的木片甲顿时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则是完全由铁片制作而成的铁甲。

    “还差一半就成功了。”

    穆青楠呼呼地喘着大气,眉目紧皱,额头流出了滴滴汗水,双眼之中的光泽律动地越加快速。

    士兵的身下,铁片制成的盔甲慢慢地侵袭而上,将原本的木片甲给顶掉。

    随着时间的推移,士兵的上半身也逐渐被铁甲所覆盖,只余下了最后的头部。

    穆青那的面庞一片泛白,额头上的汗水更加多了起来,双眼传来阵阵刺痛之感。

    但他依旧没有放弃,还在操控着铁甲继续朝士兵的头部蔓延而去。

    最后一步,也是最难的一步,士兵的蜕变,必须要一气呵成,否则便前功尽弃。

    眼中的光泽刻画得越来越快,一股股刺痛不断从双目种传出,瞳孔之旁更是布上了道道血丝。

    穆青楠在坚持着,不仅是为了自己,也为了穆家的将来。

    头部终于也被铁甲所覆盖,一股更加强大的战意猛然降临于此,士兵的双眼也变得狠利的起来,被铁甲所覆盖的它,看起来更加的威猛。

    如果说之前的士兵犹如逃兵,那现在的士兵就是一位已经在战场上不断厮杀的勇士。

    “终终于完成了!”穆青楠瘫软在了地上,呼呼地喘着大气,脸上布满兴奋之色,他想多看士兵几眼,但是双眼中传出的刺痛却不得不使他闭上。

    “百夫长。”穆文风站在不远处的一座阁楼上,双眼看向演武场的方向,嘴角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

    他的儿子终于不再颓废。

    当然,他深知,这一切都得归功于余起,若不是他,穆青楠必定不会如此刻苦的修炼。

    而他口中所说的百夫长,则是《沙场点兵》的修炼层次。

    最低一等的,便是那穿着木制盔甲的普通士兵,在之上就是身穿铁甲的百夫长。

    如今穆青楠修练至的层次,便是《沙场点兵》的第二层,百夫长。

    余起洗刷完身上的污垢,穿上衣衫,便朝演武场走去。

    双腿之中的经脉被邪气替代之后,他感觉得到,自己的步伐像是轻盈了不少,轻轻一动,跃向了前方。

    刚走进演武场,一股战意便倾散而来。

    双眼望去,看到穆青楠的所唤出的士兵已经发生了蜕变,他笑了笑,“看来这小子突破了啊。”

    脚步一跳,身体便已跨越了数十米的距离来到了穆青楠的身旁,将瘫坐在地上的他扶了起来,“青楠,怎么样?没事吧?”

    “大哥,我没事,就是有些虚弱。”穆青楠摇了摇头,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余起将他扶到一旁坐下,便走到场中修习起了踏燕氏。

    这踏燕氏的修习之法与铸天氏有些相似。

    只不过铸天氏是由魔气汇入躯干上的三条经脉运转,从而汇入丹田的邪种之中,诞生出道道邪气。

    踏燕氏虽然也是如此,但却不是经过躯干,而是直接从脚掌内从下而上,随后再融入魔种之中。

    余起静静的坐着,内力运转,随后灌入了腿部中那由魔气凝成的经脉之中。

    身体周围,邪气再次倾散而出。

    当双腿内部的内力逐渐靠近底部之时,周围飘荡的邪气顿时飘出两道没入了余起的腿部,与在经脉底部的内力融在一起,慢慢朝上升去,最后进入了邪种之中。

    如此循环,足足融入了十道飘荡在周围的邪气,邪种之中才诞生出另一道更加浓厚的邪气。

    “这新诞生的邪气,竟然比铸天氏修炼出来的邪气更强!”

    余起没想到,踏燕氏居然是将铸天氏修习而出的邪气融在一起,从而诞生出另一道更加浓厚的邪气。

    他能感觉得出,仅仅是这一道邪气,便比之前所修的邪气要强横,若是融入铸天氏的皆是这种邪气,那他的身体强度至少会再上升一倍。

    虽然自己已将铸天氏修到了圆满,周身也已有千道邪气,但是这以十换一的比例,依旧不够消耗。

    想着,他的体内,同时运转起铸天氏的法门。

    两种武技,一同修炼。

    一个是生产,另一个则是消耗,准确的说后者更像是凝练,将原本普通的邪气,抽出十道,从而凝练成威势更加汹涌的魔气。

    时间慢慢地过去,铸天氏的邪气逐渐减少,而踏燕氏的邪气则慢慢增多。

    在他的周围,已有百道重新凝聚的邪气,而原本的普通邪气已是消耗一空。

    余起的双眼陡然睁开,身体爆射而起,“踏燕氏。”

    右脚凌空一踏,周围的邪气顿时飘出数十股,化成了一只全身皆是灰色的燕子抵在了他迈出的脚底之下。

    虽是在空中,但是余起却感觉到自己的右腿像是踏在了厚实的地面上。

    借力一蹬,身体爆射而出,脚下的燕子也顿时消散,重新化为了道道邪气。

    在他快要力竭之时,脚步再次凌空朝前一迈,燕子再次汇聚于他的脚上。

    现在的他,可以说像是御空行走一般,由邪气汇成的燕子就犹如一架立于空中的阶梯,每当他的脚步一踏出,邪气便会汇聚成燕子凝于脚底之处,任由他漫步而行。

    “这是御空而行!”穆青楠看着演武场上空中踏步行走的余起,双眼之中流露出丝丝震撼。

    身法武技种类繁多,就算是最顶级的身法,他也从未听说过有这种存在。

    虽然以他现在的实力,也能够做到在空中疾驰一段时间,但终究会有力竭之时,最后也会落到地面之上。

    而余起,也会力竭,但是那由邪气凝聚而成的燕子却可以让他在空中借力,从而达成更长的一段御空。

    就在这时,余起突然从空中掉落了下去,穆文风面色一变,身体从阁楼之中飞出,接住了身体还未碰到地面的余起,带着他落到了地面上。

    余起的眉目紧紧皱着,丹田之中不断传出一股足以令心脏骤停的剧痛,他的手掌紧紧的扣住,面庞更是已经毫无血色,一滴滴汗珠不断流淌而下。

    穆青楠连忙跑了过来,看着余起的神色,焦急地说道:“爹,快看看大哥。”

    穆文风看着怀中痛苦的余起,将他放到了一旁的石椅上,手中运起一股内力汇入余起的体内,欲要查探他的情况。

    却不曾想自身的内力刚进入余起的经脉之时,一股剧烈的抵抗传出,他的内力竟被震出了余起的体外。

    “这小子究竟修炼何种霸道的武技,竟连我的内力都无法进入其中。”穆文风看着面部发白的余起,不知如何是好。

    好在这股剧痛来得快,去得也快,

    余起喘了几口气,睁开疲惫的双眼看向了满脸焦急的穆文风父子,“穆伯伯,青楠。”

    看到余起好转了不少,穆文风连忙问道:“余起,你没事吧?”

    余起露出了一抹微笑,“放心吧,穆伯伯,我没事,一会就会恢复了。”

    剧痛过后,苍白的面庞也慢慢红润了起来,穆文风父子这才放下心来。

    踏燕氏,一天最多只能凝聚出十只燕子。

    而余起处于御空的兴奋之中,竟是忘了自己不能使出全力,运用了踏燕氏的极限,故此才引发了刚才的剧痛。

    “看来此技,只能遇到特殊情况时再使用了。”余起的心中不禁苦笑,这也是《七氏魔种》融合了轻雨剑之后所诞生的弊端。

    穆文风看着已经好转的余起,说道,“余起,我不知道你所修的是何种霸道的武技,竟是连我的内力都被阻挡在外,《轻雨剑》呢?你有没有修炼?”

    “我想此武技应该十分强横,但是却有一定的弊端,你今后还是少用些,好好修习《轻雨剑》,才是正统。”穆文风像是在劝说着余起,很显然,他认为余起是急于复仇,放弃了《轻雨剑》而修炼一种极为霸道而又强横的武技。

    尽管《七氏魔种》看着不像魔道,但穆文风还是察觉到了有魔气的涌动。

    他担心余起会因此被那道诡异武技所侵袭,从而丧失了神智,一旦被魔所控,那他就会彻底成为一个只为杀戮的魔头。

    余起自然知道穆文风话语种的意思,因为之前,他在杀了石明峰之后,心里便升出了一股嗜杀之感。

    不过余起有分寸,毕竟当初他并没有失去意识,只是在杀人之时,会生出嗜杀之意,他能够控制,“穆伯伯,放心吧,虽然我修习了另一种武技,但是轻雨剑我一样不会落下。”

    “余起,你怎么就不懂呢,余家作为一个正道世家,《轻雨剑》更是你们的祖传剑法,可你现在却抛掉先祖所传下的武技,去修炼另一种魔道武技,你怎么对得起余家的先烈。”穆文风看着余起,眼里竟是有了些许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