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万器有灵 > 第一百章 往事

第一百章 往事

 热门推荐:
    “喂,你没事吧?”穆青楠喊了一声,脚步朝前跑去。



    若是余起在的话,是肯定不会让他这么做的,毕竟赵艳红可是想要对他作恶的人,现在怜悯他,与把自己重新送入敌人的虎口中没什么区别。



    说起来,这还是穆青楠的心还不够狠。



    “怎么?穆家的大公子也要来嘲笑我吗?”赵艳红自嘲地笑了一声,头也不回地朝屋内走去。



    穆青楠跟在她的后方一同进入了屋中,“我只是担心你的伤势。”



    “担心?”赵艳红的嘴角勾起了一抹轻蔑地笑意,她看向了穆青楠,“你们这些男人我见多了,我看你是想要趁我受伤而杀了我吧。”



    刚说完话,赵艳红猛咳两声,胸口处传来剧烈的疼痛,肉眼可以看到,她的衣衫已经开始被浸红。



    “你别说了,再不止血的话,伤势会加重的。”穆青楠直接走了过去,将她扶住。



    “你别碰我!”赵艳红一甩,将穆青楠的手臂甩开,不过这一动之下,牵引到了伤势,疼痛使得她紧紧地咬了咬牙。



    穆青楠看着这倔强的女人,心中生起了一些气,他直接伸开双手牢牢地抓住了赵艳红的腰部,随后迅速地将她抱入了隔间中。



    “混蛋,你干什么!”赵艳红捶打着穆青楠,但是因为已经受伤的原因,却发挥不出多少的力气。



    穆青楠将她放在了床上,按住了她,“别动,再动的话你真的会死的。”



    还在挣扎的赵艳红看着眼前这目光清澈的男子,她的心竟然平静了下来,她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药在哪?”穆青楠看到对方平静后,这才焦急地问道。



    赵艳红伸出手指了指前边的柜子,在上方摆放着不少的瓶瓶罐罐,她虚弱地说了句,“那里有云沙药。”



    穆青楠连忙跑过去,在这些瓶罐中翻找着,很快便找到了一瓶贴着云沙药的瓶子。



    这种药物只有一个作用,那就是治疗外伤,这种药对修复外伤有极好的效果,穆家的守卫们平日里受了伤的话,也是用的这种药。



    拿到药后,他来到了床边,看着躺在床上的赵艳红,再看了看她受伤的地方,穆青楠深呼了一口气,“我可以帮你。”



    赵艳红知道对方说的是什么,而且现在的她也虚弱无比,只好点了点头。



    得到应允,穆青楠的手臂抓住她胸口处的衣衫,狠狠地一撕,将伤口露了出来。



    赵艳红顿时春光乍现,但是现在穆青楠的心里根本就没想过这种东西,因为那里一片血红。



    穆青楠连忙拿出云沙药洒了上去,一股清凉而又火辣的痛顿时侵袭上赵艳红的头脑,她双眼紧紧一闭,倒吸了一口凉气。



    上完药后,穆青楠轻轻地帮她擦拭了伤口,随后才拿一些疗伤布帮她把伤口裹在了一起。



    做完这一切,已是半夜。



    穆青楠坐在桌子上,倒了一杯茶给自己的喝了下去,一想到刚才的事情,他不由觉得有些脸红。



    赵艳红的伤势也好了些许,毕竟这并不是致命伤。



    她躺在床榻上,看向了这位帮助自己的男人,心里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而一想到刚才他帮助自己上药的情景,有些泛白的面庞也开始有了些许红润。



    如此宁静了许久,赵艳红率先打破了这份尴尬的安静,“你觉得我是怎么样的女人?”



    穆青楠久久未语,因为他不知道怎么说,他的心里觉得赵艳红不是那样的人,但这些路人说的又深深的刺入了他的耳中。



    看到对方说不出话,赵艳红轻轻一笑,“下贱?放荡?这应该就是你心中浮现出来的吧。”



    “在外人看来,我确实是那样的人,但是那些男的,我一个都没碰过。”赵艳红说出了自己的事情,这也是她第一次对外人说起。



    穆青楠的身体明显一滞,他呆呆的看着赵艳红,很是不理解对方,毕竟她的名声因为这些事情,在这座城中可以说已经毁了。



    “曾经,我也是瑶凤最喜爱的弟子之一,后来,我爱上了一名男子,用剑的男子。”赵艳红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她的拳头紧紧地抓在了一起。



    “师尊她知道后叫我离开他,我遵从了师尊的意愿,可是没想到他竟然直接冲上了瑶凤山,想要带我走。”说着,她的双目已经留下了些许晶莹的泪水,“可是他又怎么可能会是瑶凤山的对手,后来她死了,师尊叫我亲手杀了他,我办不到,师尊便要亲自出手,他不想死在师尊的手里,随后便自刎死在了我的怀里。”



    “从那以后,我便脱离了瑶凤山,而离秋疏自然成为了她最得意的弟子,我所做的这一切,不过是要气她,让她看看自己教的弟子变成了什么样。”赵艳红的语气逐渐变得阴冷,她的身体竟是已经有些颤抖了起来。



    “之所以每次离秋疏都能坏了我的事,那是我故意的,这样一来我就能名正言顺的跟她打一场,然后战胜她,让瑶凤看看,就算没了她的指导,我依旧比她的弟子强。”



    穆青楠看着已经哭泣的赵艳红,她知道对方承受了多大的痛苦,爱人已死,还要背受这么多的骂名,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真的很难坚持下去。



    “赵姑娘,先前的冒犯是我的不对,还请你别在意。”穆青楠得知她是这么一位姑娘,连忙道歉起来。



    赵艳红摇了摇头,“不必了,我从没在意过这些事情,你帮了我,倒是我应该好好谢谢你,除了我死去的爹以及他之外,也只有你对我那么好了。”



    “没什么了,赵姑娘,我这人就是这样。”穆青楠嘿嘿笑了笑,虽然是在野外,但他的笑容在赵艳红眼中看来,却像是明亮的阳光。



    “哎呀,这么晚了,不知道客栈关门没有。”穆青楠这时才注意到外边的夜色,现在已经漆黑一片,虽然有着城池的微光照耀,但却也看不到多少行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