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万器有灵 > 第一百三十九章 男子

第一百三十九章 男子

 热门推荐:
    

    扑哧!

    

    余起的魔种准确无误的刺入了他的胸膛。

    

    对方的双眼愣愣地看着擦在自己胸口处的剑,嘴里轻咳两声,流出了道道血液。

    

    “你你是余”还未说完,对方便已经断了气!

    

    余起将魔种抽了出来,可以感受到,它的剑身微微一颤,长出了一丝。

    

    “快快逃!”此时还站着的几人看到领头都已身死,蹭蹭地往后退了几步,随后便转身逃去。

    

    余起又怎么可能会让这些人逃走,他的速度猛然暴增,不一会便来到了一身的身后,一剑直接划了过去。

    

    此人本就没有再战之心,触不及防间便被余起夺去了性命。

    

    前面两人看到此景,更是心慌,恨不得自己多长两双腿。

    

    解决完此人,余起眼睛都不眨一下,他再次一冲,很快便追上了他们,晃晃两剑收割了他们之后,余起这才转身走向躺在地上不断哀嚎的人。

    

    虽然这些人都失去了战斗力,但是却都是想要取他性命的人,所以,他们该死!

    

    在他们无助的目光之中,余起一个个收割了他们的性命。

    

    此地,顿时血流成河,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之中。

    

    余起抓着滴血的魔种站立在其中,他的手臂有一些颤抖,胸口处的疼痛不断刺激着他,脑海里,是一种嗜杀之感,他杀人之时,竟是得到了一丝丝快感。

    

    他知道,这是《七氏魔种》作的祟。

    

    强忍着脑海中的嗜杀之壹,他将魔种放回了背上,随后朝着远处跑了过去。

    

    平日里,他也曾有过这种感觉,可这一次,仿佛达到了一个临界点,杀意顷刻间爆发了出来。

    

    脑海中的杀意不断怂恿着他去杀人,但内心中的自己又不想这么做。

    

    飞快地来到了一处水潭边,余起飞快的跳了下去,他希望这冰冷的水能够使得他恢复冷静。

    

    但很显然,效果不佳。

    

    他的双眼开始变得通红,手掌紧紧地抓起,手臂上青筋暴起。

    

    他从潭中跳了起来,一拳狠狠的轰在了一棵庞大的大树上。

    

    轰!

    

    在他的拳头之下,树干犹如脆弱的枝条,直接断裂开来朝后砸了过去。

    

    但是这一切远远不够余起发泄,他的手臂不断的砸向四方。

    

    原本寂静的山林顿时响起轰轰之声,惊起了四方的鸟雀。

    

    在不远处,站着一名衣着光鲜的男子,他长发飘逸,面容清秀,他的手中抓着一柄合着的扇子,一副书生模样。

    

    平静的双眼看着周围的花草,嘴角勾起道道微笑。

    

    他很是享受这安静的时刻,只是在不远处突然响起了阵阵轰鸣,破坏了他的闲情雅致。

    

    “谁这么扫兴?”

    

    男子眉头一皱,轻声说了一句,他抬起脚步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了过去。

    

    越靠近此处,轰鸣之声越发强烈,他藏在一颗树干的后面,朝着前方看去,只见那里有一名双眼血红的男子,他的手臂在不断轰击着周围的大地。

    

    “这人,莫非是入了魔不成。”

    

    男子低语一声,从树干后闪了出来。

    

    他一出现,顿时被余起注意到了,此时嗜杀之心十分浓重的余起,顿时朝着他冲了过去。

    

    虽然他的内心不想这么做,但是他理智却快要被杀意所吞噬掉,此刻也是身不由己。

    

    看着扑袭而来的余起,男子没有任何的恐惧之色,“果然是入了魔,也罢也罢,碰到了我,算你命好。”

    

    男子手臂一动,折扇瞬时张开。

    

    扇面泛白,上边画着一直在云层中翻腾着的龙,而在龙头的上边,云从龙三个金色的大字十分耀眼。

    

    余起的拳头一轰而下,男子一抬手,折扇瞬时挡了在了自己的身前。

    

    看似柔弱的扇子,居然生生的拦住了余起的手臂。

    

    男子更是脚步沉稳,没有丝毫的倒退之感。

    

    要知道,余起的力量在修习了磐岩氏之后,本就增强了不少,一拳都足以轰碎石头,可这男子竟能够游刃有余的挡下。

    

    他的实力,如果不是比余起强,那也是在伯仲之间。

    

    自己的攻击被拦下,已经失去心智的余起顿时大怒,一拳再次狠狠落下。

    

    “如此年轻便有这等实力,是位天才,只是为何会入魔?”男子看着余起,对于他的精力有些丝丝好奇。

    

    再一次拦下余起的攻击后,他发现对方眼神变得更加的很辣,知道余起失去了心智,身体连忙一退,扇子一甩而出,“地从蛇!”

    

    余起脚下的大地顿时碎裂开来,一只浑身遍布绿色的鳞片的虚幻大蛇扶摇直起。

    

    大蛇吞吐着信子,在男子的指挥之下,朝着余起缠绕了过去。

    

    本就失去心智只会无脑进攻的余起,看着前方的大蛇,直接一拳轰出。

    

    大蛇看似臃肿缓慢的身体微微一扭,便躲开了余起的攻击,随后速度陡增,直接从他的脚下朝上缠了上去,刹那间,便将余起束缚在原地。

    

    余起嘶吼着想要挣脱开,但却于事无补。

    

    男子这时走了过来,合上了手里的扇子。

    

    大蛇也发出了嘶嘶的声音,随后猛然锁紧,紧接着便是嘭的一声,它的整个身体溃散开化成了翠绿色的尘雾。

    

    余起的目光也开始变得迷离了起来,随后昏睡了过去。

    

    男子连忙一把接过了余起的身体,将他扛在了背上,朝着远处行了过去。

    

    在一处位于河边的茅屋庭院内,一名穿着粗布麻衣,头发皆白的老者坐在椅子上,双眼慵懒地看着不远处的河流。

    

    不多时,男子背着余起从外边走进了庭院内,老者瞥了一眼,问道“千白,此人是谁?”

    

    “师尊,这是我在外边偶然遇到了一位走火入魔的男子,我看他快要失心了,就顺手就下了他了。”男子面目恭敬地朝老者回道。

    

    老者点了点头,目光再次看向了远处。

    

    男子这才把余起抬进了屋子中,将他轻轻放下后,他伸出两指对着余起的眉心一点,两道翠绿色的气息顿时从他的鼻孔中漂浮了出来。

    

    这是那只大蛇的气,刚才他便是靠着这个将余起给迷晕,之所以要将此气取出来,是因为它有毒,长久待在体内的话,会慢慢腐蚀掉对方的五脏六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