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天命殓师 > 第392章 五宗齐聚

第392章 五宗齐聚

 热门推荐:
    

    荒古殷墟百里外。

    

    风雨交加。

    

    荒无人烟的的山道上,并肩走来两名僧人。

    

    其中一人身着一袭雪白僧袍,面如冠玉,清秀俊朗,左手搭着一串素白佛珠,衣袂飘飘,宛如神仙般潇洒。

    

    另外一人则身着一袭漆黑僧袍,面色乌黑如锅盖,神色冷峻,周身散发出一股猛兽般悍然气息。

    

    令人惊讶的是,二人行走在狂风暴雨之中,僧衣洒鞋却是清爽干净得很。

    

    天上飘落的雨点和脚下飞溅的泥泞,稍一靠近这一白一黑两个僧人,便自动碰撞出点点荧光,消散不见。

    

    一眼望去,这二人身形周围似乎有一个三尺范围的淡淡的荧光光罩,将二人护在当中,更映衬得两个僧人佛光宝相,庄严无比。

    

    只是那黑袍僧人的目光始终望向远处某个方向,脚步略显急促。

    

    “师弟,不急,且慢行。”白袍僧人面色从容地轻声道。

    

    声音看似轻飘飘,却毫无阻碍地穿过风雨,落入黑袍僧人耳中。

    

    “如何能不急,师尊金身,岂能永远遗落他乡!十年前我便下重誓,要将师尊金身带回寺内,之后再尊于万佛塔内,永世受人膜拜。”

    

    黑袍僧人目光坚毅,一字一顿道。

    

    白袍僧人轻叹一声“师弟,这么多年了,为何还是如此着相?你忘了当年师尊临走前留下的佛偈么?”

    

    黑袍僧人脚步陡然一停,沉默了片刻,微微昂首,决然道“着相又如何!若是没有师尊,你我兄弟二人二十年前,早就饿死在那口枯井了。”

    

    白袍僧人闻言,再度微微一叹,道“所以,我也跟来了。”

    

    微微一顿,白袍僧人继续道“只是,此次的荒古殷墟,动静似乎闹得极大,鬼域大小宗门势力可谓精英弟子齐出。听说,连玉虚宫,弈剑阁,君墨书院,天玄门都各自派出了最杰出的弟子参与。这般情形,只怕在中土大陆,也是近百年年未见之景了。我们须得小心行事,一切以找寻师尊踪迹为上,不可随意与人冲突。”

    

    黑袍僧人冷冷一笑道“师兄,怕什么?玉虚宫、弈剑阁、君墨书院、天玄门又如何,我无垢何曾将他们放在过眼里!有问题,动手便是,我倒要看看有几人能接我一拳。”

    

    白袍僧人微微摇头,轻声道“赶路吧。”

    

    说着也不理会黑袍僧人,自己独自一人向前走去。

    

    黑袍僧人眼见白袍僧人似乎有些不悦,也不禁抿了抿嘴,紧走几步跟上,语气略缓,低声道“师兄,你莫要动气,以你我兄弟二人的名头和修为,本就不应该畏惧什么,小小一个鬼域秘境算得了什么,要不是知道了师尊当年最后的落脚地点是荒古殷墟,这种破地方哪里入得了你我之眼!”

    

    白袍僧人目不斜视,缓缓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师弟这般想法,终有一日会吃大亏的。”

    

    黑袍僧人咧嘴一笑道“大觉寺,文武二僧,联手之下,可败真晶,放眼世间,无人可比。”

    

    白袍僧人没再理会黑袍僧人,只是默认地自走自路。

    

    黑袍僧人嘿嘿一笑,再度跟了上去。

    

    ……

    

    一座荒山。

    

    一个火堆。

    

    几名背着剑的道士,围着火堆盘坐。

    

    “师兄,还三日路程便可到荒古殷墟。”

    

    一个年约十五六岁的少年道士,展开手中地图看了一会,然后看向为首一名二十出头的青年道士说道。

    

    “知道了。”

    

    青年道士淡淡应道。

    

    “到了荒古殷墟,是不是就能看到忆雪师姐了?”

    

    少年道士双手托着腮帮,眨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期待道。

    

    青年道士摸了摸少年道士的头,微笑道“那是自然,因为忆雪也会一同入内试炼。”

    

    少年道士有些兴奋地握拳道“那师兄不就又可以跟师姐一起并肩而行了?师兄和师姐联手闯荡秘境,那天下还有谁人能敌?整个秘境的机缘这回是不是都要归咱们玉虚宫了?”

    

    青年道士刮了下少年道士的鼻子,笑道“就你嘴甜!”

    

    少年道士嘿嘿一笑,挠了挠头。

    

    ……

    

    一个幽深山洞。

    

    数名身着蓝衣白衫的背剑青年。

    

    “此番进入鬼域秘境历炼,阁主极为重视,众师弟须得好生表现。据闻,我们四大宗,和天玄门都会派出门下精英弟子,都是极为出色之辈。咱们不可落了下风,丢了咱们弈剑阁的脸面。”

    

    一名大约二十七八的青年看着众人沉声说道。

    

    青年面容俊朗,脸上却始终带有一丝阴冷之色。

    

    “是!师兄!”

    

    其余众人齐声应喝。

    

    “到了之后,所有人听我指挥,不可擅自行动,否则门规无情,休怪我不念平日同门之情!”

    

    青年冷冷说道。

    

    众人背后一惊,不敢多说,只得继续点头称是。

    

    青年点点头,一挥手,示意众人去休息。

    

    自己则独自一人出洞,来到山巅僻静处,十分谨慎地掏出一副羊皮地图,仔细观看了起来。

    

    待确认已经将地图上的大小地形尽皆牢记于心之后,一扬手,将地图抛入空中。

    

    一道刺目剑光闪起。

    

    地图瞬间被切为无数片,宛如细雨一般,洋洋洒洒落下。

    

    青年看着脚下散落一地,再无拼接起来的地图碎片,目光微凝,露出一丝森然道“御剑术!呵!你只能是我弈剑阁少主叶辰的,普天之下也只配我叶辰拥有你。”

    

    ……

    

    一间临时搭建的简陋茅屋。

    

    一群身着儒衫,书生打扮的人,全都盘膝打坐在屋内。

    

    每人手中握着一卷书册,正在极为认真的看书,不时有人摇头晃脑,诵读出声。

    

    ……

    

    一条涛涛大江之上,一叶扁舟泛起。

    

    扁舟之上,站立一名二十五六的绝美女子,一袭金袍,双手倒背,目视大江,两侧鬓发随着江风微微飘摆。

    

    神奇的是,扁舟没有船夫摇桨,却能无视大江浪涛,自动破浪前行。

    

    但是若是一旁有人的话,则会发现,女子周身正在隐隐散出一丝气息,淡薄如雾,仿若有只无形的手将其操控聚拢在船尾和船舷两侧,代替船桨。

    

    只见这金袍女子摸了摸腰间悬挂的两枚金色铃铛,黛眉微挑叹息道“也不知道这回能不能找到合适的人?既然四大宗年轻精英尽出,总会有那么一两个像样的吧?希望不会让我失望。唉!没办法,人才难找,只能来这种鬼地方碰碰运气了。谁让我是天玄门大师姐呢,命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