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反穿异界的魔王大人 > 第九十五章 动乱的序章(28)

第九十五章 动乱的序章(28)

 热门推荐:
    涂佃文一上来便开始感慨道“要说这吃火锅啊,还是要赶上冬天,打的精薄的黄铜锅,再配上果木烧出来的炭,把羊肉片切的薄薄的,在里面滚上一滚,再沾上芝麻酱,啧啧!那滋味别提有多美了!”

    在路易的记忆里,西洛市这个地方也是地道的炭火铜锅,不过由于天气炎热,所以来吃这个的人还真不是很多。

    “先别说这个了。”刘姐冲着涂佃文笑着说“咱们今天喝点什么啊?”

    一提到酒,涂佃文嘴角微微一翘,说“当然是来这里自酿的五十二度,吃火锅就得喝白酒,对不对?”

    “啊!”朱雅琼飞快的抬起头看了众人一眼,略微不好意思的说“可是……可是我不会喝酒。”

    “没事儿,少喝点,小酌能怡情。”涂佃文说“就倒上一杯,陪刘姐少喝点。”

    “有你这么当哥哥的么?”刘姐斜了涂佃文一眼,说“还让人家小姑娘陪我,你就不能陪我?”

    涂佃文一怔,随即眼中闪过一丝喜意,不经意的扫了路易一眼,说“那哪儿能啊,今晚上我们哥俩一定好好陪陪你!”

    刘姐仰起头媚笑了两声,满意的点了点头。

    想起涂佃文先前说过的为人处世之道,路易举起酒杯,对着刘姐说道“刘姐,我是咱们这些人当中的新人了,以后工作方面还得靠您和同事们多多协助。”

    刘姐看了路易一眼,两只手一直没有要举杯的意思。涂佃文赶忙插话道“嗨,刘姐在咱们公司的口碑那是相当不错的。小路,能跟着刘姐手底下做事,以后前程无忧。”

    “呵呵,我可没你说得那么厉害。”刘姐坏笑的轻打了涂佃文的胸口,然后举起酒杯面向路易说道“以后呢,多脚踏实地的干活,我自然不会亏待了你。”

    “多谢刘姐。”路易与刘姐酒杯相碰,一口气干了那杯酒。

    多亏了涂佃文从中帮助,路易与刘姐的那层疙瘩嫌隙算是抹平了,他还想着日后要好好的报答涂佃文。

    没过一会儿,热腾腾的火锅就被端了上来,随着一盘切好的羊尾下了锅,锅中泛起了一丝油花儿,而他们也开始推杯换盏起来。

    涂佃文的口才极佳,没一会儿气氛就开始融洽起来,当然,这也跟酒精的刺激有关系。

    张筱雨也说自己的酒量不佳,所以用小杯陪着朱雅琼慢慢的抿,而路易、涂佃文加上刘姐三个人,用的都是大杯。

    这酒真的不错,五十二度的白酒,喝起来却不觉得辣。路易轻抿了一口,顿时一股辛辣绵软直刺他的喉咙,那是一种杂糅的感受,让人一喝便再也难以忘记。

    很快,他们三人一杯大碗酒就下了肚。涂佃文的酒量那是顶不错的,而路易自己则是有些勉强了。三个人里面反应最大的是刘姐,一杯酒喝完,她的脸上已经腾起了一丝晕红,而她看涂佃文的眼神,却更加的火热起来。

    风流茶说和,酒是色媒人。这话说的真是一点也不错。

    相比之下,朱雅琼跟张筱雨两个人的脸色便好看的多,连变都没变。她们也不怎么说话,就只是吃饭。

    朱雅琼是不知道该说什么,而张筱雨却是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应该说话,而什么时候应该闭嘴。

    路易是越发的看不懂张筱雨这个人了,先前两个人也算有过一面之缘,怎么到了公司里,连言语交流都少了很多呢?

    这顿酒一直喝了三个多小时,最后涂佃文终于成功的将刘姐给喝倒了。

    不过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涂佃文现在的情况也不怎么样,至少开车是绝对不行了。

    虽然吐的很难受,不过涂佃文精神还是很清醒的,他走过来庆幸的对路易说道“小路啊,得亏今晚把刘姐给喝懵圈了,不然今晚我可就得献身了!”

    因为都喝了酒,于是一行人便打车回了公司的宿舍楼,至于刘姐的那辆奥迪车就先停在羊肉馆了。

    回到宿舍之后,路易洗漱了一遍,又开启了空调。

    躺在床上看了一会儿书,有手机但是没有网络,日子可真难熬啊。

    不过这个时候,他的烟瘾犯了,翻来翻去,竟然找不到一根烟可以抽了。

    突然,外面有人来敲门了。路易打开门一看,竟然是朱雅琼。

    他仔细一看,朱雅琼的手上拿了一条烟,便马上兴高采烈的冲过去“雅琼,你从哪弄来的!”

    她看路易开心的样子,也开心了起来,“从我小姐妹那里拿的。”

    路易乐不可支的拆开了,点上了一支,可憋死他了。

    轻轻吐出一口烟,路易笑道“雅琼,谢谢你啊,改天发工资了,我给她拿钱。”

    朱雅琼却说推脱说不用了。

    “怎么不用了?”

    朱雅琼说“这是我那个姐妹拿来送人的,人家不要,我就给她钱买下来了,她知道我是拿来送人,又说不要钱。”

    路易弹了弹烟蒂,“好吧,那这钱我给你。”

    朱雅琼却是直摇头说不要了不要了。

    路易笑了,看来这小女孩对他有点意思。

    刚才路易光顾着抽烟了,也没仔细瞧,这才发现烟盒牌子竟然是中华,而且还是软中华。

    他又好奇的问道“你小姐妹拿来送谁呀?”

    朱雅琼坐了下来说“找领导办事呀,她想调到别的岗位上。”

    路易不禁感慨,现在找人办事送软中华,也够舍得下血本了。

    他现在心里开始滴血,发工资要是给朱雅琼一条烟钱,再给家里打些钱,自己也剩不下什么了,可是还想买双鞋子啊。

    早上早起了一会儿,路易来到了食堂吃早饭,与食堂大妈混熟了之后,就连早餐也能多些份量。

    不过餐厅里有人在议论着部分职员离职的消息,饿极的路易刚开始没听进耳朵里,扒着饭吃,但听到她们谈论的对象却是朱雅琼。

    为什么朱雅琼会离职?

    一切发生的有些突然,朱雅琼可从来没有跟路易说过近期她要调走的消息。

    路易与朱雅琼曾经聊过这个话题,他知道朱雅琼是把这里当成跳板,他的父母只是让她在这里历练一下,迟早有一天要离开这里。可是路易也没想到她会走得那么快,就算是她打算要调走了,她没有不告诉他的理由。

    迫切想要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路易出了食堂门,刚好碰到了来食堂吃饭的杜玉婷。

    路易跟杜玉婷打了声招呼,拉着她走到了墙角边。

    “你听说了吗,雅琼要离职了!”

    杜玉婷环顾了四周无人,抿嘴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听说她犯了错,领导要把她调走。”

    越听越迷糊,朱雅琼那么乖巧的一个小女孩能犯什么错以至于要离职?

    “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杜玉婷说完后又看了看路易,小声说道“之前雅琼她看到我,挺不高兴的。我害怕,我害怕……”

    路易被她这么吞吞吐吐的话语搞得更着急了,“你害怕什么你倒是说啊!别吞吞吐吐的!”

    “我害怕我们的事,她知道了。”说着,杜玉婷的眼眶便湿润了,眼泪不停的流落下来。

    路易最怕女人哭了,赶忙安慰道“你别哭啊!这是我的事,跟你没关系。”

    “我,我对不起雅琼……她把我当成她的好姐妹,可是我还这么对她……”杜玉婷低着头,右手大拇指和食指一下一下的捏着左手手指,右脚尖在左脚尖上不停来回踩着,很是自责。

    杜玉婷擦了擦眼泪,抽泣道“她被刘姐叫去办公室了,刚才我见到她,她一直低着头,我想,她是真的知道我们的事了。”

    “好好,你先别乱想,我这就去找她。”

    杜玉婷现在完全就是一个和闺蜜男友偷情被发现的心理,她已经慌得不成样子,心里既内疚又害怕。

    但是说句不好听的,偷情的时候她可是刺激得不得了。

    现在的眼泪,不过是担心承受偷情的惩罚和对闺蜜的歉疚,以及害怕失去闺蜜的痛楚。

    这个紧要关头,路易也懒得搭理她了,听说朱雅琼被叫到了财务办公室,路易便一气跑了过去。

    路易从食堂一路狂奔到了办公楼,坐上电梯直达八楼。他气喘吁吁的跑到了财务办公室的门口,他敲了几下,里面没声音,便直接推门进去了。

    朱雅琼和刘姐两个人正站在办公室里。

    看着朱雅琼默默哭着,刘姐脸色不好看的盯着路易叫嚷道“我没叫你进来!给我出去!”

    刘姐生气,可是路易也很气。

    他气呼呼走到刘姐的面前,弯下了身子,双手放在办公桌上,直直的瞪着刘姐责问“她们都说你要把朱雅琼调走,凭什么?”

    朱雅琼看清楚是路易进来了,更觉得委屈了,哭得更欢。

    刘姐盯着路易,鼻孔长舒气,然后对他点了两下头,挑衅一样的语气说“你又凭什么来质问我?你别忘了你的身份!”

    是啊,她是财务部副部长,自己只是个打工的,身份悬殊太大了。

    路易这才知觉自己失了身份,强忍火气,退后两步,道歉道“对不起刘姐,我有点冲动。”

    刘姐见路易后退了,头往下压了一点,眼神里也没那么挑衅,问道“朱雅琼是你什么人?”

    似乎刘姐也看出来了两个人的关系不一般,不然路易不会帮着朱雅琼出头。

    不曾想刘姐会突然问到这个问题,路易被这个问题噎住,是啊,自己凭什么冲过来向她问朱雅琼的事情?

    内心斗争结束后,路易果断的承认了朱雅琼是他的女朋友。

    这个答案令得刘姐一愣,然后笑道“行啊路易,你可真行。看来我们把你招进来,还真是给我们公司造福了。”

    这话明显是讽刺,路易淡然不说话。

    沉闷了一会儿,他看了朱雅琼一眼,又追问刘姐道“刘姐,为什么要调走朱雅琼?”

    这一次路易不再是理直气壮,而是声音软了下来。

    刘姐似乎对这套很受用,她叹了一口气,刚要说话,身后却传来了另一个女性的声音“朱雅琼在工作上出现严重的纰漏,一个小数点能够给公司带来多么巨大的损失你知道吗?她不适合呆在这里,我们公司也不会聘用这种玩忽职守的员工。”

    众人同时看向身后的女人,那是一个三十左右风姿绰约的女人。她的皮肤白皙,有一种很知性的感觉,丰满成熟。单看脸蛋或许不像身材这样动人心魄,但也绝对算得上是美女。路易这人天生就对这种皮肤白白成熟的女人没免疫力,此刻自是看呆了眼。

    “冯部长!”刘姐与朱雅琼齐声叫道。

    路易大惊,原来此人便是他们的财务部部长冯瑶。一直以来都没有见过,不曾想今日露面了。

    冯瑶看向了路易,正好和路易那色迷迷的眼神撞在一起,只是在人群中多看了一眼,差点将路易射成内伤。

    不过先前冯瑶所说的如果是真的话,那么朱雅琼的工作肯定不保,离职是必然的。

    路易看向了朱雅琼,朱雅琼看着路易满是委屈的摇头“我没有,每次做完手里的活我都会检查好几遍的。”

    冯瑶继续说道“证据就在你做的报表里,这件事已经闹大了,上头很重视,如果严格按规矩办事,是要开除在人事档案留下黑印记的。

    但是人事部做了批示,只是处于离职,档案里不会把你的过失填写进去,也算是宽大处理。”

    最终的结果,朱雅琼还是离职了。

    看着朱雅琼委屈喊冤抽泣的样子,路易的心里也很不好受。

    幸运的是,朱雅琼的身份特殊,她爸妈都是有身份和地位的人,想必公司仅仅给她处于离职也是碍于她父母的面子。

    如果朱雅琼是个没背景的小姑娘,只怕面临的,将会是难以承受的大风大雨。

    “雅琼,别哭了,乖,离开了这里也是个好事,至少不用在这个无聊乏味的地方窝着了。尝试换换不同的工作岗位,人生才会更加的丰富多彩,每天下班就回家,逛逛街的比什么都开心呀。”路易安慰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