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反穿异界的魔王大人 > 第九十六章 动乱的序章(29)

第九十六章 动乱的序章(29)

 热门推荐:
    朱雅琼完全哭成了一个泪人,委屈的哭着“可是,我真的没有在工作上出现纰漏。”

    路易抚摸朱雅琼的额头,说“雅琼,我相信你,可是处理结果已经出来了,只能坦与面对了。”

    “我知道,可是我心里还是很难受,要离开你我还舍不得。

    而且,你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的事情嘛,我们做的财务报表有问题,我发现了一些端倪。我和我爸说过,他还要我不要继续追查下去,不能对任何人声张,我怀疑今天的处理结果是有针对性的。”朱雅琼渐渐的停止了哭泣。

    对此,路易倒是好奇了,难不成今天的事情都是事先设计好的?只因为朱雅琼发现了一些端倪?

    “这个地方的太扑朔迷离了,你不要在这里待下去了,出去了找个其他的工作吧。”朱雅琼拉扯着路易的衣袖摇摆道。

    这个天真善良的小女孩,路易真不该说她什么好。朱雅琼窝在路易的怀里,就像个受伤的小白兔,甚是可怜。

    回去宿舍的一路上,两个人异常的沉默,谁都没有说话。

    回到宿舍后,路易先是安慰了朱雅琼一会儿,然后帮她收拾着东西。

    女孩子家的行李还是不少的,正打包的时候,朱雅琼突然冒出来了一句话“我们这样算不算分手了?”

    路易坦然一笑“当然不是了。”

    童话里的小姑娘,总是那么的天真善良,而路易就是那一只大灰狼,总是编织着一个美轮美奂的童话给这个小姑娘听“雅琼,我们周末啊还是可以约会呀。平时还可以互通电话啊,丝毫不受影响的,你说是吗?”

    当这个美好的许诺谎言脱口而出后,这个善良的小姑娘居然开心的点了点头。路易握住了她的一双小手,眼神坚定的眼神给予她精神上的支撑。

    奥斯卡影帝不颁发给路易当真是可惜了。

    不过路易仔细一想,虽然嘴上说和朱雅琼说在一起确定了男女关系,却又和不同的女人开玩笑着。可朱雅琼还是对自己那么好,自己为什么不感到羞耻,为什么不感到可耻。自己的道德心呢?

    路易不断的反问着自己。

    后来他想通了,当他的女朋友背叛他的那一刻,他早就已经不相信爱情了。

    唯有傻子才相信爱情。

    无论朱雅琼怎么对自己,路易觉得也就是这段时间的事,像她那么好的条件,一旦离开了这里,保不准她爸爸妈妈就介绍什么官二代富二代的给她了。

    这世界上优秀的男人多的是,自己和朱雅琼的感情再好又能脱离现实吗?

    她的老爸老妈如果知道这个事,会让她跟自己?

    恐怕只有三个字来回答开玩笑。

    “我该走了吧。”朱雅琼望着宿舍里的一切,有些难以割舍,似乎还有着很多美好的回忆。

    路易对此却没有什么感受,他从口袋中掏出烟盒拿出一根烟点上,悠悠的抽了一口“对,是该走了。”

    朱雅琼要离开这里了,路易是庆幸又无奈,还有一丝的不舍。

    因为朱雅琼的性格软弱可欺,她离开了这里,路易觉得是该庆幸。

    而且她离开了这里去更好的地方,实际上以她父母的背景,哪怕是被开除了也能找到更好的地方,她本身就不属于这里。

    无奈的是,让路易觉得在这家公司有一张编织的看不见底看不见边界的网,疑点太多,而且自己的惨死重生搞不好也与这家公司有着莫大的联系。

    朱雅琼的离开,是在路易与她在一起的时候就意料在内了。他已经知道朱雅琼有一天会离开这里,只是没有想到她会以这么个方式离开,而且是那么的快。

    总共收拾了两个行李箱和几个小袋,女孩子的东西就是杂七杂八的多,小袋大袋的好多。路易帮她提起来后,推开了门,刚好看到杜玉婷就站在走廊不远处。

    莫非,刚才和朱雅琼聊着的时候,她已经就在门口了?

    杜玉婷慢慢的朝着朱雅琼走来,而朱雅琼则是低着头有点不好意思的面对杜玉婷,脸上还带着红晕。

    其实更不好意思的人是杜玉婷,路易觉得她们两个人的心里都各自想着不同的东西。

    杜玉婷倒是很自觉,主动伸手过来帮朱雅琼提着行李,朱雅琼也不说话,三个人就这么默默的走下楼,涂佃文早就帮着叫好了出租车在楼下等着了。

    “唉,我都要走了,也没见筱雨姐、彤彤她们来送我……”朱雅琼嘟着个小嘴自言自语道。

    路易对此倒是看得明镜,正所谓得势人聚,失势人散,尤其朱雅琼是因为犯错离职,导致她以前的那些所谓朋友,连送她都不送。

    一旁的杜玉婷只是抿着嘴不说话。

    到底是经验丰富老练,涂佃文上前安慰道“雅琼啊,不管以后你进了哪个单位,你都要明白,当你得势时,你的身边围着很多人,当你失势时,你身边就不会剩下几个人了。”

    对于涂佃文的老生常谈,朱雅琼很显然听不懂,摇了摇头。

    路易拍着她的肩膀,耐心的跟她解释道“这就好比市场的情形,早晨大家要拼命拥挤着去买东西,可是到日暮后,谁也不会往那儿看一眼。为什么呢?因为早上可买的东西多,到晚上时就没货了。

    同样的道理,当你有权有势有钱时,大家都争着前来,因为你这里有他们需要的东西。

    可是你失势了,大家就离开了,因为从你这里得不到东西。而且跟你靠的太近还怕被领导误会,这就是人之常情。”

    但是朱雅琼还是单纯过头了,始终不了解社会的阴险之处,她摇着头问道“什么是得势,什么是失势?”

    路易无奈了,“好吧,听不懂就算了。”

    “她们是怕我连累到她们吗?”朱雅琼眨了眨眼睛,追问道。

    “大概是这个意思吧。”路易也想不出来别的话语回答了。

    杜玉婷也安慰道“雅琼,你也不要因为埋怨而断绝和她们的友情。或许过几天,她们会给你打电话的。”

    三个人帮忙把朱雅琼的行李放到了后备箱里,对于告别还真的有些不舍。

    “你们都回去吧,不要你们送了。”朱雅琼上了车,摇下了车窗。

    可是三个人依旧站着,谁都没有离开一步。

    临走前,朱雅琼还特地嘱咐了路易“你要按时吃饭睡觉,好好照顾自己,别抽那么多烟了。”

    路易点头说好。

    她又对看向了闺蜜杜玉婷,“玉婷,你有空就找我好不好?”

    面对朱雅琼的问话,杜玉婷却好似有些难以言辞,心里藏了很多的话语不知道该怎么说。

    朱雅琼补充道“你们两在这里,住那么近,可以相互照应。”

    杜玉婷没说话,只是干咳了一声,咳嗽声略带浑浊,明显的压抑呼吸,她既恐惧又愧疚。

    朱雅琼握住了杜玉婷的手,“那你有空了给我打电话,我来找你好不好?”

    下一刻,杜玉婷再也忍不住的哭了。

    看着杜玉婷哭的很是伤心,朱雅琼也跟着哭了,两个人相互拥抱着。

    但是杜玉婷哭得更大声了,哭声中慢慢地忏悔与愧疚,然后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句对不起。

    “涂大哥,谢谢你这么长时间以来的关照,有空常联系。再见了!”

    出租车开走了,朱雅琼离开了泰森公司。

    半个小时后,路易总算是绕出来了,刚好不远处有一家银行,他先带着挎包去存钱了。

    看着手机来了一条银行短信,存款多了十万元,别提那感觉有多么舒爽了。

    站在银行大厅门口,路易偶然碰到了个熟人。

    该死的前女友陈世妍!

    跟她一起的还有她傍上的大款丈夫。

    看到那个中年秃发男人下了奔驰,坐在副驾上的便是前女友。

    他们也看到了路易,彼此是最为熟悉不过的了。

    之前,中年秃发男人曾是路易和前女友住房客户。托他的福,签下了一单小别墅单子,业绩倒是上去了。

    后来前女友自己去和中年秃发男人谈手续,却在这个男人金钱的诱惑下出不来了。

    当他们看到路易的时候,也愣了一下,很难想象会在这里相遇。

    此时的路易发型凌乱,裤子上还沾染,整个人看起来憔悴无比。

    中年秃发男人看了路易一眼,十足的蔑视,直直的走入了银行。

    陈世妍走了过来,似乎是想要开口说点什么,但是话到了嘴边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曾经,陈世妍在路易的心中一直都维持着女神形象,是世上最美的女人,现在一看,这长相其实说真的,很普通平凡,还不如短发的张筱雨呢。

    当初惊艳,完完全全只能怪自己世面见得少。

    陈世妍想要进去陪伴丈夫,然后走了几步,眼瞅着快要进银行门了,又折回来,问道“你还在以前那个出租屋住吗?”

    路易稍微愣了一下,笑了笑“是啊,今天来花胤镇买点东西,路过银行来取钱交那几百钱的房租呢。”

    似乎是路易把境况说得太过凄惨了一些,陈世妍用可怜我的目光看着他,从手提包里拿出几千块钱塞到了路易的手里“对不起。”

    对不起?好似听过太多遍了。

    “以前我的确觉得你对不起我,只是现在我已经放下了。这也算是我的错,感情这种东西,强求不来强迫不得,你爱跟谁跟谁。谢谢你的怜悯,我不需要。”

    路易拒绝后,陈世妍尴尬了一下,说道“那你现在去哪里工作了?”

    “我啊,在一个四四方方的像工厂的地方里面打杂工,搬搬砖扛扛沙包,养自己没有问题,房租也能自己交得起,劳你操心了。你进去吧,外面挺冷的,你丈夫还在里面等你呢。”

    路易的这番话令陈世妍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她的嘴唇颤抖了一下,路易能够看得出她其实还是有一些人情味的,只是人的感情啊,在金钱和诱惑面前,总是显得那么的脆弱。

    路易扭头不再看她,从兜里掏出一根烟抽起来。

    而陈世妍则是默默的站在路易的旁边,也不进去。

    “我开了一个店,生意挺好的。这是我的名片,你有空可以来找我。”

    路易微吐着烟圈,看着她一身金丝雀的打扮,接过了名片。

    手握着那张名片,路易嘴角一撇“当时你背叛我的筹码,就是让他给你开一家店,对吧?

    我记得你以前对我说过,你想坐奔驰车,想要拥有一家自己开的店,还想要在这个城市里买一套市里的大房子。这些你都应该实现了,真的恭喜你。”

    陈世妍的嘴角动了动,路易继续说道“你不需要怜悯我,也不需要觉得对不起我,我过的很好,真的。

    只是我觉得自己对不住你,以前我们那么苦,全是我无能。其实我们都没有错,只是不适合罢了。你跟着别人也好,如愿以偿的过上了很好的生活。而你跟着我只能受苦,是我让你受苦。”

    路易摇了摇手中的名片,“你的名片我还是不要了,无论你选择哪条路,我还是祝福你,再见。”

    路易扔掉了抽完的烟头,转身走了。

    看着表面上十分的冰冷坚定,实则心里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不懂什么滋味。

    有些人,不能再见,最好再也不见。

    不过见了也没什么,路易也没以前那种难受的感觉。

    爱一个人是把那个人放进心里,这个很容易。可是爱了,会越来越深,那个人会深深刻在自己的心里。

    要想忘记,却是要把那个人从心上狠狠挖除,但是那样的话心会很痛很痛。

    所以说爱比忘记更难。

    忘记,也许需要一个月,也许几年,或许一辈子。心什么时候能放开过去,能放下过去的爱了,但是忘记需要时间,而时间具有两面性,如果用得好就是解药,用得不好那就是毒药,只会使自己更痛苦。

    因为爱过,总是难以忘记,那些爱的回忆,还有前女友的笑脸和话语,都深深刻在自己心里,只能渐渐去淡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