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反穿异界的魔王大人 > 第九十七章 动乱的序章(30)

第九十七章 动乱的序章(30)

 热门推荐:
    

    刻意去忘记只会加深自己的记忆,如同当时刚和她分手,路易刻意去忘记,就像去搅动一潭水一样,越搅动它只会越动荡得厉害,也只会是波纹更多更加深刻而已。

    

    一旦选择了恨,也只会使自己活得更累,心更苦,更难以开始自己的新生活。

    

    短时间当然无法摆脱思念,还需要时间啊,只有当自己学会坦然面对,才是真的放下了,才是真的忘记了。

    

    不知不觉间,路易也明白了,失恋了还真不能把自己锁在屋里,要把自己扔进女人堆中,才得到更多的新欢资源。并且男人必须要在自己的事业上有雄心霸志,对某学问或者才华一再的突破,更上一层楼。这种种的突破和成就越成功的话,就越能吸引更多更好的女人。

    

    或许真如某人那句话所说,想要忘记一段感情,方法永远只有一个时间和新欢。

    

    要是时间和新欢也不能让你忘记一段感情,原因只有一个时间不够长,新欢不够好。

    

    如果是以前,路易看到她会心如刀绞,想到她也难受到死,可现在随着时间的流逝,还有自己身旁美女如云,她对自己再也没有了那么可怕。

    

    路易坐着出租车来到了市中心的一家小饭馆,庞大海已经等候多时了。

    

    两个人点了两瓶白酒和几个荤菜,胡侃了起来,路易问他工作的事,他问路易公司的事,路易比较好奇他怎么开拓了那么大的几个市场,他好奇泰森公司的业务。

    

    在庞大海的努力下,他们牌子的苏打水在这个城市的销量份额翻了一番,而且他的月收入不下于三万元,就连老板都笑的合不拢嘴。

    

    “把你那工作辞了,跟我做吧。我最近从金麦克ktv的老板娘那里发现了一种利润较高的啤酒,还是本地的啤酒厂,味道真的是好,而且价格不高,广受广大群众低消费者的喜爱。如果我能把地区代理拿下来,我就辞职。你跟着我干,吃香喝辣!”庞大海目光坚毅的说道。

    

    说实话,啤酒的利润远比苏打水高多了,庞大海已经看中了这款啤酒的势头。

    

    路易替他担忧道“不好吧,你现在一个月几万块钱,你去干那个,能不能干得起来的?”

    

    “要是做得起来,这一个月一两万的算个屁。你辞职吧,跟我干吧。虽然说在公司上班有双休奖金,但是做生意来钱快。”

    

    路易直摇头,手里好不容易攥紧了金饭碗,可不能白白的扔了。

    

    “胆小鬼,行,等我把业务做起来了,你再辞职过来跟我干!有钱大家赚。”他举起杯子,两个人共饮了一杯酒。

    

    这个时候,路易的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是朱雅琼打来的。

    

    本想着趁着周末和庞大海喝完酒再去找她玩的,不曾想她却主动打来了。

    

    路易急忙出饭馆门口接了。

    

    “路哥,今天是周末,你怎么也没有来找我呀,你在哪里呢?”

    

    当路易说自己在市中心和朋友喝酒时,她有点埋怨自己没先找她。

    

    路易让她过来市中心找自己,她开心的嗯了。

    

    挂了电话回到桌边,庞大海斜眼看着路易问道“情人打来的?”

    

    “你怎么知道?”

    

    “靠!看你走路鼻孔都翘到天上去了,一边走还一边笑,不是情人难道是敌人?”

    

    “哈哈,是是是。”

    

    “公司里面搞的?”庞大海没完没了的追问道。

    

    “你怎么知道?”

    

    “猜的,就你那样,除了在公司里搞还能在哪里搞。叫她过来了是吧?”

    

    “这你也知道?”

    

    “老子刚才悄悄跟在你后面偷听了,哈哈哈哈……”庞大海无耻的大笑。

    

    两个人又喝了一会儿,庞大海接了一个电话。

    

    看着庞大海一直点头哈腰的回应着,不用猜也知道是他老板打来的。

    

    “原本想看看你新情人长啥样的,可没办法了,老板叫我过去跟一家餐厅的老板对账收尾款,我先走了。如果很快忙完就今晚聚,忙不完就下周聚。”挂了电话号,庞大海说道。

    

    路易表示理解,送他到了门口。

    

    路易自己又在小饭馆喝了一会儿,没过多久朱雅琼就来了。

    

    为了见路易,朱雅琼今天打扮得真是漂亮,长发乌黑闪着光白白净净的脸蛋,笑容可人,一颠一颠跳到路易的面前抱住了他,然后假装打了他两下“出来也不找我,出来也不找我……”

    

    路易一脸笑容的拉着她坐了下来,朱雅琼看着桌上的两瓶白酒,皱起眉头问道“你们中午就喝这个了吗?”

    

    “怎么了雅琼。”

    

    “路哥,以后不要喝烈酒呀,很伤身体。”她关心的说道,坐下来双手握住了路易的双手。

    

    “雅琼吃了吗,你看看还想吃些什么,我再让服务员上菜。”

    

    “不用了,我已经吃过了。”

    

    路易也吃饱了,看着这一桌大鱼大肉,有点腻反胃。

    

    叫了老板买单,朱雅琼忙拿钱包,路易拦住她说自己来。

    

    不曾想老板却说庞大海那个家伙已经结账了。

    

    靠,庞大海这厮什么时候偷偷买单了。

    

    出了饭馆,看着外面人来人往的行人,朱雅琼问道“路哥,我们去哪儿?”

    

    今天路易的心情大好,大手一挥“走!奢侈一番,看电影去!”

    

    两个人去看了一部外国电影,不得不说外国人蛮有意思的。

    

    从电影院出来已经下午三点多了,一阵冷风吹起,路易裹紧了衣服的领口,朱雅琼则是可爱的斜着头看着他“冷不冷呀?”

    

    路易冻得直打颤,这鬼天气真是变幻莫测。“冷呀。”

    

    朱雅琼抱了抱他,然后嘻嘻地笑着。

    

    路易打趣说道“你离开公司后心情好了很多嘛。”

    

    “什么嘛说这么难听。”

    

    看着朱雅琼嘟起嘴,路易趁她不注意,在她嘴唇上咬了一下,她呀的叫了一声。

    

    “走吧,我们去逛逛小吃街。”路易搂紧了她,朝着小吃街走去。

    

    这儿离小吃街并不远,两个人去了小吃街,找了一个茶屋坐下点了两杯热饮,然后在茶屋的门口点了一些小吃。

    

    “雅琼,你现在到了新的岗位开不开心?”

    

    “还好吧,只是我的爸爸并不高兴。”

    

    路易皱了皱眉,“是不是因为被人栽赃的事?”

    

    “我爸爸听到我被人栽赃的事,确实是不高兴,但更不高兴的是,公司把我给调走了,我爸正准备给我安排别的单位。”

    

    正说着,朱雅琼握住了路易的左手“路哥,要不你也离开泰森公司吧,那里面有很多问题,不像个正规公司。你出去随便找个工作也比呆在那里强啊。”

    

    “再看看吧……”路易嘴上这么说着,可是心里却想,哪有那么容易啊小姑娘,我要是有你这样的家庭背景,我还不是想要什么工作就去干什么工作啊。

    

    唉,该拿什么拯救你,不谙世事的小女孩。

    

    次日清晨,路易便被涂佃文吵醒了。

    

    “涂大哥,这么一大早有什么事情啊?”路易还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打开了宿舍的房门。

    

    “小路,你这电话怎么一直打不通啊!”

    

    看着涂佃文一脸焦急的模样,路易拿出手机来一看,原来没电了。

    

    “手机没电关机了,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啊?”

    

    涂佃文擦了擦头上的汗水,一路小跑而来还没缓过劲来。“公司接到你家人给你打来的一个电话,因为你电话打不通,所以就转到财务部了。”

    

    路易一听是家人打来的,自问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心提到了嗓子眼“有没有说是什么事?”

    

    涂佃文喘了口气“打电话来找你的是你姐姐,说你爸……”

    

    说到这,涂佃文又顿了顿,不愿意说透,“说你家里人出现了一点问题。”

    

    路易有些着急了,“什么问题,什么问题!”

    

    “你先过来,我带你去打个电话,你和你家人说吧。”

    

    路易跟随着涂佃文慌忙的跑了出去。

    

    路易慌张的跑到了公司的财务部办公室,没敲门就闯了进去,气喘吁吁的问冯瑶自己家里究竟出了什么事。

    

    冯瑶微微皱起眉,说道“你还是打电话自己跟家人说,是你姐姐打来的。”

    

    “是我大姐还是二姐?”

    

    “这个,我也不清楚。”

    

    在冯瑶的办公室里,路易直接拨了座机打给了大姐,大姐接电话后一听是路易的声音,就哭了出来“小易,爸爸病重,恐怕就是动手术,也怕是不行了。”

    

    路易顿时也慌了分寸,眼泪就不觉的流了出来,尽管父亲一直在生病,但听到这样的消息,心里一下受不了“姐,姐别哭,你不要哭姐。我就请假,回去。”

    

    大姐哭着说“姐想和姐夫商量,把我家的几块地和给卖了,再借钱,让爸动手术。”

    

    “好好,姐,我先请假回去,看看,然后再说。”

    

    “你路上小心。你要不要给咱妈打个电话?”

    

    “我等下就打。”

    

    路易挂了电话,连忙向冯瑶请了几天假期,又向张筱雨借了一个充电宝给手机充电。

    

    出了公司大门,路易开了机就先给妈妈李红梅打了电话。

    

    李红梅一听是路易,就激动的泣不成声“你爸他……医生说可能不行了。”

    

    “妈你别哭,我现在就回去了。爸能说话吗?”路易平静了一会儿,暂时没那么慌了。

    

    “说不了,他现在在县医院,还昏迷着,接着氧气呢。”

    

    路易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市里的车站坐了直达班车。

    

    在车上,路易有些忧心忡忡,看着手机上好多来电提醒,但是都没心情一一翻看。回到县城,然后直接去了医院。

    

    到了父亲住院的那个病房,路易冲进去后,母亲李红梅一见到他就止不住的擦眼泪。

    

    老路躺在病床上,接着氧气管。

    

    “爸,爸。”路易叫了两声。

    

    父亲却是一点反应也没有,想到如果父亲就此离他而去,从此便再也没有了父亲,他的泪也涌了出来。

    

    “妈,你别哭。”路易不断的安慰母亲,自己却哭得更投入。

    

    看着老妈哭得像个泪人,他逼着自己止住了眼泪,他不能哭,这个时刻他不能哭。

    

    默默的擦掉眼泪,路易止住了哭泣,问母亲“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如果不动手术,就不行了。”

    

    通过了解,路易大致也了解了一下病情,自从路易来市里上班后父亲就病倒了,一直苦苦的撑着,到现在终于熬不住了。

    

    “有肾源吗?”路易有些自言自语。

    

    “即便有肾源我们也没有钱做手术。”妈妈也止住了哭泣。

    

    自从查出尿毒症,父亲一直靠血液透析维持着生命,但是沉重的医疗负担让家人越来越感到绝望,因为长期来的透析治疗,家里不仅花光积蓄卖光家产,还举债累累,村里能借的亲戚能借的都已经开口问了个遍,不论是几十的几百的都一一登记在一个小册子上。

    

    要想治好父亲的病,只能进行肾脏移植。

    

    可是,肾源配型合适的几率很小,就算有,路易他们家也承担不了如此高的手术费。

    

    路易突然想到大姐和他说的,就是卖地借钱给老爸动手术。

    

    他转而问妈母亲“找到合适的肾源是吗?”

    

    母亲告诉他,大姐的肾源和父亲配型成功。手术费算下来大概五十万,大姐打算借钱卖地,可是她该借的也都借了,不仅是她,就连姐夫都帮忙借,二姐也一直给家人打钱,二姐工资也不高。

    

    而路易,也才工作那么段时间,一下子去哪里找那么多钱。

    

    路易在脑海中,把自己的朋友都想了个遍,然后掏出手机,编写了一条求助信息。

    

    无所谓自尊无所谓尊严,语气低声下气的编写了一条信息,里面有详细的介绍他的父亲名字、病由、住院地址,和他详细想家庭住址、身份证号、借钱原因全写了进去,然后短信群发。

    

    没过一会儿,路易的手机信息就来了,先是小时一起玩一起读书的朋友,说最近也刚工作,身上没什么积蓄,对不起。

    

    路易发了三个字没关系。

    

    当然,大多都是不回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