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一切从篮球开始 > 第126章 我还能说什么

第126章 我还能说什么

 热门推荐:
    陆非回到了酒店的房间,洗了一个热水澡,换上白色t恤和牛仔裤,然后就开始收拾行李。

    他要先回一趟彭城,回国打集训比赛这么久,就中间回江南省和江南队打训练赛的时候回家过一次。

    那场训练赛,老当益壮的胡卫东在朱芳雨的头上拿下了25分,让陆非对亚洲乔丹有了新的认识。

    乔史密斯已经订好了明天早上从哈尔滨去首都的火车,然后从首都飞往彭城观音机场。

    明天中午还有一个庆功宴,估计陆非是来不及参加了,和他一样参加不了的还有姚明,因为nba季前赛10月6日就开始了,也就是在五天以后。

    陆非回家路上耽搁一天,到家里再陪老爸老妈一天,再赶到沪都飞往西雅图又要一天,算来算去就算到了西雅图马上去球队报道,也只是刚好赶在季前赛开始的前一天而已。

    还好超音速的比赛不在10月6日,而是在10月9日。

    巧合的是,这场比赛正是和火箭队的比赛。

    姚明比他还惨,姚明回到球队之后,10月8日还有一场和开拓者的比赛,然后第二天才是迎战超音速。

    现在想想,他们两个人为了打亚锦赛真是不容易。

    陆非刚把衣服塞进行李箱,门外就响起了“咚咚”的敲门声。

    打开门。

    只看见一个方正的下巴。

    “姚哥,进来坐。”看下巴就知道是姚明,陆非笑着招呼道。

    姚明单手扶着门梁,低头说道:“我就不进去了,老蒋叫咱俩去他房间,说是有事儿找咱俩。”

    “有事?”陆非怔了怔,放下了手上叠着的衣服:“比赛都打完了,还有什么事?给咱俩提前发奖金?”

    “美得你,去了就知道了。”

    “……”

    两个人从酒店的三楼爬上了四楼,来到了蒋兴权的房间,姚明敲了敲门,听到里面发出“进来”的声音,才轻轻把门推开。

    一进屋,陆非就皱起了眉头。

    一股浓郁的烟味从屋内飘了出来,房间的窗户是打开的,很明显是刚刚抽了烟,没来得及散掉。

    “教练。”

    “教练。”

    陆非姚明和蒋兴权打了声招呼,房间内除了蒋兴权还有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人,陆非只看了一眼,便认出了他是谁。

    “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篮管中心的李元伟李主任。”

    李元伟站了起来,他的个头不高,戴着一副无框眼镜,眼镜底下是一双很聚光的眼睛。

    他和姚明陆非一一握手,然后示意他们俩坐下,笑道:“刚刚你们来之前,我没忍住抽了一根烟,别介意啊……我这人就这一个爱好,烟瘾上来了忍不住,心烦的时候喜欢抽两口,高兴的时候也爱抽两口。”

    陆非和姚明笑了笑。

    李元伟借着抽烟这件事就把初次见面的尴尬气氛给聊没了。

    “今儿我抽这烟是高兴的,咱们拿了冠军,这个冠军拿的及时啊,中国男篮需要这个冠军喘口气……你们俩是这次夺冠的功臣,我得向你们俩表示感谢!”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李元伟的表情变得郑重起来。

    “为国争光,应该的。”陆非和姚明先后回答道。

    李元伟把烟盒拿出来放在桌子上,然后把打火机也从兜里掏出来放在烟盒上面,说道:“今天找你们俩来也不光是为了谢谢你们,确实有两个事儿要和你们说一下。”

    两个事儿?

    陆非和姚明互相看了一样,果然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其中第一个事儿就是和你们俩道个歉。”李元伟手指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说道:“陆非被国青拒之门外的事情我是知道的,但是那时候我虽然内部收到了上任通知,但是走流程就走到了六月份,许多情况还没摸清楚,包括你被国青拒之门外这件事,而且篮管中心你们应该知道,我的上任主任给我留下了不少‘得力干将’,许多信息到我这里真真假假,我也很难区分。”

    “当然,我不是推卸责任,做错了就要挨批,这件事篮管中心确实做的不厚道,我给你道歉。”

    李元伟言语中态度诚恳。

    陆非连忙说不用不用。

    “还有大姚,你的工资被篮协抽了,这事儿虽然不是我主导的,但是我也没法帮你把这钱弄回去,也希望你能理解。”

    李元伟叹了口气。

    “我的上一任你们知道,2000年悉尼奥运会要是不是老一辈球员撑着,估计第十都够呛,结果老一辈球员没撑多久,2002年釜山就被输给了韩国,这两年成绩不好,你们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姚明眼神闪烁了一下,话到了嘴边但是没有说。

    李元伟将目光看向了陆非。

    陆非想了想,说道:“新老交替出了问题。”

    李元伟点点头,其实他原以为说出这个答案的会是姚明,因为姚明恰恰经历了这两个赛事,他应该最清楚到底问题出在哪里,可他没想到最先说出这个答案的会是陆非。

    陆非却很理解姚明,因为他和姚明不同,姚明毕竟还是体制内的球员,而他自己和体制两个字不沾边。

    悉尼奥运会输了,国内媒体说是因为对手太强,中国男篮与法国的那场比赛运气不好,要不然亚军就不是法国而是中国。

    釜山亚运会输了,媒体又说是因为王治郅没上,而中国男篮也遭遇了黑色三十秒。

    总能找到理由,可就是没人去找原因。

    “没错,是球队的新老交替出了问题。”李元伟没忍住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拿起打火机犹豫了一下,对着陆非和姚明尴尬的笑了笑,看见陆非和姚明把脸转向一边装作无视的样子才放心的把烟点上。

    然后深深吸了一口,说道:“其实只要去找老一波的教练聊一聊,找钱澄海,找杨伯镛……他们都知道,国家队是有周期的,完成一个任务就要进行新老交替,这届国家队完成任务之后,国家队至少要换掉三分之一的人,再一个任务再换掉三分之一的人,需要不断的新老交替,凡是长盛不衰的队伍,这个梯队建设都是非常成熟的。”

    “你再看看我们,1996年奥运会之后,那批队员早就该下来了,2000年上了姚明和王治郅两个新人,倒也还说的过去,到了2002年打釜山,你再看看巩晓彬、胡卫东、刘玉栋还在打……黑色三十秒怎么来的,刘玉栋被抢断,胡卫东罚球两罚不中,我不是说他们水平不行了,刘玉栋前年还和大姚在ba总决赛飙分呢,只不过年龄在这摆着,出问题是早晚的事儿……就算侥幸这两次比赛赢了,后面呢……姚明和王治郅再顶个几年,新人还成长不成长?”

    李元伟越说越是感慨。

    “前两年联赛都要给奥运会亚运会世锦赛亚锦赛这些比赛让路,一遇上大型比赛,就开始搞梯队,16,18,联赛也甭打了,都来给我集训,集训把好苗子都抽光了,联赛还打什么?”

    “按我说,信大主任的举国为国家队服务的体制,就是瞎几巴乱搞!”

    他把手里抽到底部的烟蒂狠狠的掐灭在烟灰缸里。

    抬起头看了看眼前的陆非和姚明,叹了口气。

    “别人老是拿我和他比,说我是冲着他去的,前段时间我刚宣布北极星计划,就有人说李怎么样,信又怎么样。”

    李元伟苦笑一声:“他是我的前任,他干了六年,就他这个情况能干六年,我还能说什么?”

    ……

    就像我这么勤奋更新的不要推荐票,我还能要什么?